雙眼漫不經心的盯著電腦螢幕,隨即撇到了右下角的日期,上面顯示著五月二十日,這讓阿桂愣了一下,很快嘴角便勾起一抹笑。

他一個起身,隨手拿了出門必帶的工具包,熟練的收進褲子後袋便出門了。

一個轉彎溜進小巷,巷子裡的路複雜難行,但對於早將小巷的所有道路摸透的阿桂來說卻像是在自家後院逛街般,看到前方有人正在行搶,一個拐彎毫不猶豫地走向另一條路,又看到這邊有人正在進行施暴,也是面無表情地再次拐向另一條路。

他總是能在別人發現他之前先一步迴避,對巷子裡的路十分了解的他也沒有因此而迷路,依舊朝著他的目的地前進著。

大約又走了十幾分鐘的路程,他終於走出巷子,刺眼的陽光卻讓他忍不住瞇起雙眼,眉頭也忍不住皺了起來,臉上的表情明顯透著不悅,但很快地,他一個甩頭便邁開步伐,距離他的目的地尚有段路要走。

一路上都一言不發,而他身上依舊是老樣子的邋遢樣,長袖的白色帽T在這種艷陽高照的道路上不免引起一堆人的注目,金色略長的短髮也沒有特意整理,亂蓬蓬的也特別顯眼,尤其在看到他身下的破舊牛仔褲,以及腳下那似是與牛仔褲同樣久遠的藍白拖,不免讓人聯想起是哪裡落魄的乞丐跑來附近乞討。

在看看他的長相,那就更能引起許多人注意了。雖然一臉對所有事情不感興趣的模樣,身上穿的也盡是些突顯他的困難的打扮,但這些卻掩飾不了他那帥氣的臉蛋,不少人更因此跟著同行的人竊竊私語了起來,討論這樣的男人怎麼會淪落到這種落魄下場。

當然也有不少膽大的女人,在眾人的注目下走到他面前,接著開口說了一些話。有的人說得不清不楚,讓旁人忍不住閉上嘴巴豎耳傾聽。也有人如她的打扮般行事高調,說話大的讓附近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前者自然讓距離他們有段距離的人不曉得他們之間的交談,後者則換來了不少旁人的嗤笑,就好比現在的這位──

「帥哥,這麼可憐呀?要不要跟姊姊回家呀?」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身上穿著的盡是些讓人垂涎的高檔貨,但畢竟這裡是T市,治安總是比較好的,要換作Z市,恐怕在站上街道的下一秒,女人就會被路人五馬分屍了也不一定。

阿桂的眼睛只是掃了女人一眼,便無視女人的存在從旁走過,這要是有人從方才就一直跟著他跑,一定會因為這種行為而大笑出聲。要知道不少上前和他搭話的女人,大部分都是有讓他開口說出婉拒的話來,但眼前的女人卻是直接被他給無視了,實在不難看出他對這類型的女人的厭惡度有多高。

當然,就算不知道這種事,但阿桂的存在感本就高得讓人注目,女人的行為又如此高調,這發展自然是從頭到尾的落入旁人眼裡,不少人因為女人被無視而低聲嗤笑了起來,這讓女人頓時覺得顏面掃地,憤怒的回過頭朝他暴怒大喊:「你給我站住!」

不少人已經停下腳步等著看好戲了,也有不少人對阿桂報以同情的表情,更有不少人在看到女人的長相投以羨慕、貪婪的目光,但這些對阿桂來說卻是浮雲,對方的怒吼雖然成功讓他停下腳步、回身看向她,但臉上的表情卻仍舊是面無表情的讓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對於阿桂的回身,女人認為這是眼前的帥小哥為了搭上自己所使出的一種手段,因為在T市,她可算是小有名氣的女人,而對方那身邋遢破爛的可憐模樣,想要能完全搭上自己,不使用一些手段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她喜新厭舊的速度總是很快,如果只是像以前的那些男人一樣對她百依百順,她很快就會對對方失去了興致,而阿桂的舉動無疑讓自己有了一絲征服的快感,她想對方之後也會常常使用這種手段,好讓她對他的興致可以保持長久。

然而阿桂接下來的問話卻讓女人的嘴角一僵,那種事情已成定局的勝利感頓時消失無蹤。

「有事嗎?」阿桂的口吻極淡,淡的讓人確定對方是真的對她絲毫不感興趣,這讓女人頓時覺得難以置信。

女人對自己的長相、姿色可是有百分之百的自信,眼前這個落魄的男人卻一副對自己興趣缺缺的模樣,明明只是個空有臉蛋的可憐窮小子,這要她怎麼不感到屈辱?

「有!當然有事!」女人咬牙切齒,與阿桂的淡然形成強烈的對比。

「什麼事?」阿桂的表情依舊,平淡的反應讓女人吐血,但她還是有理智在,知道現在仍在大街道上,而且已經引起不少人在旁圍觀,為了維持形象,她深呼吸了幾次好緩和情緒,故作鎮定的掛上微笑。

「你看起來很需要幫忙。」女人的臉上雖掛著微笑,內心卻是不住地冷笑著。

每個接近她的男人不外乎都是為了錢,而她也很清楚這一點,這就是她換男人跟換衣服一樣快的原因。她當然知道現下的她風評有多差,但只要她還是有錢人,就沒有人敢跟她說三道四,就是想接近她的男人,也要看她願不願意。

她有這種本事,她可以讓那些想接近她的男人接近,同樣也可以一腳將他們踹開,因為她有錢,她才是老大!

每個男人都是見錢眼開的,再加上她的姿色,她也是有十足的信心,她知道那些男人不只是為了她的錢,也是為了玩玩她的身體,而她也不介意。

每個人都有性慾要處理,她也就當那些男人是她花錢買回來的牛郎,是幫她解決性慾的工具。而眼前的男人,也就是阿桂,女人相信他也是個會對她的長相傾倒的男人,更是為了能得到她的錢而甘心聽從自己命令的垃圾!

對方的身份或許不知道自己,但要控制一個落魄的乞丐,她想這是不難的。她深信一個淪落到要當乞丐的男人,在知道自己非常有錢的情況下,再加上自己的姿色,就算要他當自己的奴隸也不是問題。

然而她對阿桂的不了解卻讓她錯估了形勢,阿桂只是撇了她一眼,便淡淡地回了句:「不需要。」這讓女人頓時一臉錯愕,不敢相信對方竟然會放過這樣的大好機會。

現在雖然是她率先開口要幫忙的,但既然在身處落魄時遇到願意幫忙的人,一般不都該滿懷感激的接受才對?怎麼眼前的男人卻彷彿在看著臭蟲般地對待自己?

他們之間的對話並沒有特地降低音量,附近圍觀的路人也極有默契地靜默不語,兩人的對話自然是全部落入眾人耳裡,更是有不少認出女人身分的人開始竊笑起來,這讓女人頓時感到羞憤,知道自己的風評稱不上好,頓時將維持形象的這種想法拋諸腦後。

然而理智尚存,她不能在大街上破口大罵,但她一定要讓眼前這讓她失了顏面的男人跟她一樣顏面掃地才行。

眼珠子轉了轉,女人隨即笑了起來,「看你一副乞丐樣,倒是空有副不錯的臉蛋,我只是好心想施捨你,讓你可以過過正常的生活罷了。」

這種又是刻薄又是施捨的話語,圍觀的人當中有的不以為意,有的皺起眉頭、為阿桂感到不悅,有的則是純粹的看戲,等著接下來的發展。

女人有著十足的把握,就她對男人的了解來看,尤其是像阿桂這種落魄的男人,就算再怎麼有自尊,最終還是會因為現下的困境而像錢投降。她相信只要她這麼說,眼前的男人也會在不久後點頭和自己離開,因為她是可以幫助他脫離現下困境的稻草,沒道理會有人不懂得把握機會緊緊抓住。

然而她還是敗在了不了解阿桂的個性上,也不見阿桂的嘴角有絲毫扯動,就見他毫不猶豫地開口道:「不需要。」

這下圍觀眾人的心態是全變成了看戲了,誰也沒想到這樣一個落魄、看起來急需幫助的男人,竟然會如此果斷的拒絕女人的幫助。

也許是因為身為男人,有著不容讓女人幫助的自尊;也許是因為男人的自尊,就是不容許別人的幫助。沒有人知道,所以他們留下來繼續圍觀。

有些人甚至開始思考起來,要是現在那個落魄的跟乞丐一樣的男人就是自己,遇到這種事情,自己又會如何回答?

大部分的人都認為自己一定會答應女人的提議,畢竟阿桂實在像極了睡在路邊的乞丐,而當自己真成為無家可歸的乞丐時,有人願意給自己一個能睡覺的地方,就算要拋棄自尊當小白臉也在所不惜。

這麼一想,此時此刻阿桂的舉動就顯得更加男子氣概了。雖然他的拒絕並不會對現下的生活造成什麼改變,但至少他也維持住男人的自尊,這無疑是令所有男人非常敬佩的舉動。

更何況阿桂可是有當小白臉的本錢,而他們也根本不需要問別人就能知道自己跟他的長相根本是天差地別!就是他們真淪落到去當乞丐,也不見得有人願意包養他們。

但這樣的人卻不願意讓一個有錢女人包養,這不是徹底的男子漢是什麼?

所有男人都忍不住在心裡為阿桂歡呼了起來,礙於還要看著後續發展,倒是有志一同的沒有出聲。但是他的拒絕還是引起不少人竊竊私語,一時間倒也有幾分吵雜。

其中就以主角之一的女人反應最大。女人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阿桂,完全無法理解對方究竟有什麼理由會拒絕自己,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她也是事實,難道這T市就真還有這種男人的存在?

寧可做乞丐,也不願意讓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包養,真的就是這麼有志氣的男人?

女人沉默的看著阿桂,她之所以主動出擊的原因正是因為對方的長相正是自己的喜好,認定落魄的對方必定會因為自己的長相,或自己的錢而乖乖和自己回家,卻沒想到男人不但果斷的拒絕她,直到現在連嘴角都沒見扯動一下。

這還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了挫敗感。

深呼吸了口氣,再次緩和好情緒,女人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朝阿桂緩步接近,她自然是不會忘記有意無意地賣弄自己的姣好身材,不少圍觀的男人因此而倒吸一口氣,而這正是女人最想要的反應。

然而這樣的反應卻從未出現在她的目標,也就是阿桂的臉上,阿桂的嘴角仍舊不見一絲扯動,依舊是一臉的面無表情,只是平淡的與她對望著。這樣的反應完全出乎女人的預料之外,但她還是走到他面前,一副撩人的模樣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有意無意的勾引著對方的情慾,看得圍觀的女人們面露厭惡、男人們目瞪口呆。

「不要這麼死板嘛!人家只是想要幫幫你……」女人一反先前的強勢,勾引的姿態異常明顯,紅艷的嘴唇也跟著有意無意的嘟了起來。「人家一個人住有點寂寞,家裡還有空的房間可以住,你就當作是做善事,陪陪人家嘛!」

在場的男人都忍不住妄想自己和阿桂的角色對調,個個都是不住地點著頭,下流的讓圍觀女人看了又是一陣厭惡。相較之下,依舊沒有扯動一絲嘴角的阿桂,倒是換來不少女人的青睞,對他的好感度又更高了些。

依舊只是掃了女人一眼,但這次眾人卻意外的發現,阿桂面無表情的臉竟然有了改變。只見他掛起淡淡的微笑,非常好看,卻夠讓女人得意、讓圍觀的女人失望、讓圍觀的男人忌妒,而女人更是在內心冷笑了起來。

終於到手了!

女人沒有將此時內心的雀躍表現出來,但心裡卻是對阿桂各種嘲諷了起來。她想阿桂大概是不認識她,但從她身上穿戴的衣服飾品不難猜出自己的財富,而自己的姿色也是對方所垂涎的,為了能人錢都能到手,才會在自己提出邀約,並有意無意的勾引他時露出微笑準備答應。

男人果然都是些禽獸!

女人其實也不在乎這些事情,反正她也只是對阿桂的身體有興趣,可以說是半斤八兩了。

然而,在場所有人卻沒人想到,此時此刻阿桂微笑的意義何在。

「我沒興趣陪母豬睡覺。」阿桂微笑著,動作稱不上輕柔的將女人從自己身上甩開,語氣倒是意外的誠懇,這讓不少圍觀的路人在錯愕片刻後嗤笑了起來,也讓回過神的女人難堪的不得了。

「你說誰是母豬啊!」女人怒火中燒,尖聲吼叫著,那聲音卻讓阿桂不滿的皺起眉頭,嘴裡更是不忘冷冷地丟了句:「吵死了。」這讓女人更加暴跳如雷。

無所謂的陶著不存在的耳屎,阿桂淡淡的說:「你要真想找人陪睡,這裡圍觀的男人每個都很願意任你挑,就是挑個十來個回去都不成問題。」

阿桂的話瞬間換來一些人的附和,各個笑著喊道:「對啊!小妞選我吧選我吧!」

「是我啦我啦!」

「小妞選老子啊!老子的弟弟可是成長茁壯,夠妳爽的喔!」

話題越來越下流,不少圍觀女人的臉上露出更加厭惡的表情,卻也沒什麼人先行離開,因為大家都在看場中主角的女人笑話,對於女人拿錢砸男人卻碰了個壁,他們又怎麼可能錯過這種好笑的事情?

「我還有事先走啦!妳就在這邊慢慢挑男人吧。」阿桂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而女人正想追上,卻被圍觀的眾男人層層包圍,而圍觀的女人們見沒戲唱了,紛紛退出給後邊的男人們空間擠上去,女人頓時被一群男人圍得動彈不得,氣得大吼大叫,但區區一個女人,又怎麼可能讓一群男人輕易離開呢?

甚至幾個心懷不軌的男人眼神交流了一下,手腳俐落的抓著女人,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就將女人帶進了小巷深處。

剛開始女人尖銳的叫喊聲非常引人注目,卻沒有任何人有上前搭救的念頭。畢竟附近的人大部分還是知道方才發生的事情,這樣一個在大街道上勾引男人的女人,實在不需要特別去搭理。

女人的叫喊聲越來越遠、越來越細,到最後消失在這熱鬧的街道上,而片刻後,不時就有幾個男人紛紛從小巷裡走出,一個個臉上是神清氣爽的不得了,而女人走出巷子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的事了。

*****

想說520就來寫點應景的,但是還要是有病的,而有病的自然就非SP莫屬了,但是好像寫不完啊幹XDDDDD

看到這邊就看得出來超有病的,但重點是我還沒寫到我要的主題啊操XDDDDDD

看來過程也很有病XDDDDD

 

好吧,如果今天寫不完就算了,有空再補(幹

至於SP,因為故事其實還沒進行,所以很多東西可能會不清楚,但應該不影響閱讀才對

大家只要知道這是個從頭到尾很有病的故事就可以了XDDD可以參考MH的幾篇文XDDDD

MH是去年參加的一個角噗,阿桂就是那時候的產物,然後在參加的過程中就萌生出了要寫阿桂的故事的念頭

不過後來發現我不太適合玩角噗所以這次企劃重開我就沒有再回去了了了了了

總之就是,不管我今天打不打得完都愛你們啦哈哈XDDDD

 

P.S 說是應景,其實好像沒有很應景ㄛ!要是打得完,後面的劇情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看,因為我是不會標註什麼15、18ㄉ……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會不會寫啦(幹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