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這樣。

我總是會讓人感到失望,次數一多,我都不知道到底是我的想法真的太過悲觀,還是事實就是如此了。

就算是來到新的世界、新的生活,我也還是在讓別人失望,就像現在的太陽一樣。

內心變得更加憂鬱,我踩著沉重的步伐,緩步朝食堂走去。由於現在時間尚早,所以食堂裡並沒有多少人,也因此對於我的出現,並沒有太多人注意。

簡單地吃了一餐後,我這才緩步走到與審判約好的空地,距離八點還有段時間,足夠讓我稍作休息。

審判所挑選的空地非常安靜,也不知道是因為太過偏僻,還是因為時間太早,除了我以外並沒有其他人在附近閒晃,這樣的發現也著實讓我鬆了口氣,畢竟我很怕跟陌生人說話,因為總會擔心自己什麼時候會說錯話,惹得對方一陣不快。

這麼一想,我這樣老是怕東怕西的生活真的過得很辛苦、很不愉快啊……

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我抬頭看著天空,天空非常的蔚藍美麗,就像太陽的眼睛一樣,能夠讓人的心情恢復平靜。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開始變得這麼小心翼翼。

記得小時候還在學劍道時,我明明就是個非常開朗,不知恐懼為何物的小屁孩,怎麼到現在卻變成了完全相反的個性了?

還有一點很奇怪,為什麼我會忘了我學過劍道的事情,到了這邊卻又全想起來了?

我想這是我怎麼想也想不明白的事情吧。

忍不住閉上雙眼,我感受著微風輕撫臉頰的觸感,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揚。像這樣悠閒的坐在外面吹著微風,以前似乎從來沒有體驗過。

每天都在為了生活而煩惱,每天都在憂鬱中度過,城市中的空氣也不像這裡這般清新,也是現在才知道,原來呼吸新鮮的空氣真的能讓人感到心情愉悅。

全都是生前不曾體會過的呢。

嘴角噙著笑意,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有多享受現在的氛圍,我想多少可以期待未來的生活也不一定。

「妳現在的表情很棒。」

突然的男性嗓音讓我嚇了一跳,我驚疑不定的看向來者,是審判。

見我嚇得不輕,這讓審判眼裡流露出明顯的抱歉,但表情倒很好地維持著撲克臉,現在想想也只跟太陽坦白過我知道他們的事情,也難怪審判要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了。

看著明明想要向我道歉,但礙於審判騎士長的身分而頂著一張撲克臉的審判,我還是決定告訴他:「那個,我知道你們的個性只是裝出來的,在我面前可以不用偽裝喔……」

我看著審判臉上一閃而過的訝異與堤防,雖然有一瞬間還露出了欲言又止的模樣,但很快地又被他隱忍下來,我想他大概是要問為什麼我會知道、是不是太陽告訴我之類的問題吧。

不過這個問題我也很難回答,總不能跟他說「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我知道。」,也不能說是太陽告訴我的,畢竟昨天和太陽的互動看起來也不像是彼此認識的好友,又怎麼可能會告訴我這麼隱私的問題呢?

他不問,正好也省去我一個麻煩。

不過讓我納悶的,還是審判剛才說的話。

說我的表情很棒,我面露不解地看著審判,希望他可以告訴我這話是什麼意思,而審判也不愧是審問犯人的高手,一個表情就理解我的想法,他很快地便替我解答:「昨天的妳看起來像死人一樣……抱歉,這樣的說法會不會讓妳不舒服?」

我搖了搖頭、微微一笑,就算審判不說,我大概也能想像昨天的我臉色有多難看,之後在太陽的懷裡痛哭一場後心境才有所轉變,再加上這裡的空氣清新,非常讓人喜愛,也難怪審判會說出這種話來了。

確定我沒有因為方才的話語而感到任何不快,審判放下心來,又隨口問了句:「對了,妳的名字已經決定好了嗎?」

「嗯,就叫『向陽』,格里西亞幫我取的。」

「向陽?」

「嗯,他要我成為配得上這個名字的人,要隨時都能面向太陽。」我面露苦笑,卻也不擔心這句話會遭來審判的誤解。

想來太陽雖然總喜歡將美女的容貌記憶在腦海裡回房觀賞,但還不至於直接帶了個不認識的女人來神殿,再加上昨天我的表情舉止,應該不難推測出太陽替我取這名字的意義才對。

而審判也確實如我所料,很快就理解事情的前因後果,也因此他露出淡淡的微笑。

「這名字取得很好,很適合妳。」

適合我?我笑了笑。

「謝謝。」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開始吧。」審判不再和我閒聊,將手邊的劍遞給我,我這才發現他從剛才開始就拿了兩把劍。

接過劍,沉重的份量讓我眉頭輕蹙,畢竟已經好幾年沒有練過劍道了,最重要的是我練的劍道是用竹刀,不是真刀,這樣的差別讓我一時無法習慣。

查覺到我的不對勁,這讓審判忍不住問道:「妳沒用過劍嗎?」

「沒有。」我老實的搖頭承認,「而且很久沒練劍術了,我不確定我會不會。」

審判在這時才終於了解他被叫來替我測試實力的原因。

「那就先試試,熟悉一下。」

「好。」

我抽出劍,劍身將我的臉反映在上,這讓我覺得莫名刺眼。但想想這是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的保命技能,而大多數也只是拿來砍不死生物的,應該用不著這般膽戰心驚才是。

很快地便穩住心智,我隨意揮舞了下,意外發現這把劍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重。

倒不如說,我的力量似乎比生前還要有力許多。

是因為穿越嗎?就像許多小說中寫的一樣,雖然沒有當面見到送我過來的神,而且祂還哪裡不送,偏偏就把我送到太陽的床上……總之就是,也許祂在送我來這裡的過程,也替我的身體做了些加強也不一定。

那我是不是可以抱持著些許希望,認為我的實力也被祂提升過了?

但很快地,這些無關緊要的念頭就被我拋諸腦後,只因為現在不是想那些事情的時候。

再說,只要跟審判打一場就能知道自己的身體有沒有什麼變化了,而要知道的最快方法,就是趕快和審判開打。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