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路人甲說要寫給我的,千拖萬拖終於給我生出來了,說笑我寫的藥水,我也在笑你的捏(幹

因為她只給我圖片(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401235/1743336925.png),所以我只好自己貼過惹

那麼就請大家一起來欣賞ㄅ

 

作者:夢柔 http://www.plurk.com/asdzxdream

******

看到前段陣子阿貴打的藥水我笑了很久之外(WHY

看他說掌握不定甲甲的個性我又爆笑了之外的之外

為了感謝他爽快的打了藥水,所以我生出了這篇爛爛的番外(NO

話說回來我也掌握不住阿桂的個性

反正他戲份不多

隨性喇(

最後說這昰甲甲跟書書的放閃日常(唉

 

【藥水番外──副作用】

自從從楊思宇那邊回來,甲甲突然之間發現自己變得比之前更有力量,就像是男人一樣,以前扭不開的東西──例如人的大腿關節處──現在都可以輕鬆的扭斷。

原本這昰件好事,甲甲樂的用蠻力去玩以前對獵物做不到的極刑,但現在她正煩惱的插著腰對著鏡子裡的「他」嘟了嘟嘴。

「甲甲?妳在做什麼?」書書從甲甲的身後冒出一顆頭,書書是甲甲的同居人,是阿桂那邊丟過來的孩子,乖巧黏人又不多話,甲甲看到書書小巧的樣子便馬上答應收留她。

「書書啊,妳不覺得我變得不一樣嗎?」甲甲用著比平常還要低沉的聲音問著,接著轉過身端起了比自己矮小的書書下巴,濃密的眼睫逼近對方睜大的濃褐雙眸。

「嗯,甲甲變帥了。」書書直視著對方,面無表情的說。

原對方會臉容露出個少女害羞姿態結果卻是如此,甲甲興缺缺的道:「書書太淡定了不好玩~!」放下端著對方的手,轉而抱起書書的腰開始轉圈。

「甲甲不要轉,會暈……」被轉暈的書書弱弱的拍打對方的肩,甲甲嘻笑了一聲:「書書變得好輕啊~」

「甲甲的胸部沒了,好硬。」書書低下頭,伸手在甲甲的胸部那邊摸了摸。

「偷吃我豆腐,書書妳變大膽了~」

「豆腐?」

「嗯?不懂?那該說是性騷擾~」

書書歪了歪頭,「那甲甲天天都是在對我性騷擾?」常常伸手到我的衣服裡面揉。

甲甲噎了一口,「不不不,那是愛的教育,現在我是男生,妳這樣對我就是性騷擾,女生對女生不是!」

書書疑惑的嗯了一聲,甲甲難得一臉汗顏的放下對方。

誰知道剛剛轉太多圈,書書還暈著,她腳一軟發出微小的叫聲順手拉住了甲甲的衣角,接著兩人紛紛往地上倒。

「『哇啊!』」

書書被摔疼了,加上甲甲壓在她的身上很不舒服,眼眶忍不住紅了,淚珠在眼角聚集。

「甲甲這個大笨蛋!」壓的我好痛!

「咦?唉唉唉?」甲甲揉了揉自己摔到的腦袋,撐起身體看見的就是書書從來沒看過的淚眸。

我現在是男人對吧?

突然之間覺得飢渴了呢。

一下子虐感上升,甲甲危險的瞇了瞇雙眼逼近了對方的雙唇,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吶、書書,現在身為男人的甲甲來教妳大人的遊戲吧……」

「唉?」還沒進入狀況的書書,雙手瞬間被甲甲一手拉到頭頂上掐制住,一臉疑惑的看著「他」用節骨分明的手從腰側那邊緩緩伸入。

微涼的手碰到軟嫩的少女皮膚,忍不住使她縮了一下身體,啊的一聲躲著對方的手。

「癢……不要用……」

像是小貓一般的軟綿反抗引得甲甲更加愉悅。

衣服被掀起了一半,纖細的腰暴露在眼前,青澀的反應讓身為「男人」的甲甲越來越

──興奮。

低下頭在少女的耳邊吐出一口灼氣,磁性的呢喃:「書書……」

手不規矩的撫摸著她白嫩的肌膚,書書瞇著眼面無表情的扭著身體躲著。

正當甲甲準備攻下對方那對柔嫩的小圓時,門不合時宜的打開了。

不、正確來說是被踹開的。

「甲甲我來找妳,阿貴說要叫妳去催夢柔寫稿順便帶著妳針筒──……抱歉打擾了?」

「哇!甲甲姐妳在做什麼!書書啊啊啊!」李艷尖叫著摀住了自己的雙眼,只露出一點縫偷看著。

「小芸、阿月別看。」阿桂冷靜的將雙手分別摀住自家弟妹的雙眼。

「甲甲妳飢渴也別對書書下手啊。」天使靠在門檻涼涼的說。

甲甲被阿桂一群人打消了興致,嘟著嘴放開了書書的雙手順便替她整理好了衣服。

甲甲雙頰潮紅像個醉漢笑呵呵的說:「書書這麼可愛怎麼可能不下手~」

阿桂嘆了口氣,聽著甲甲有病的發言忍不住思考了當初自己把書書丟給他是不是個錯誤。

話說甲甲是不是比平常還飢渴?

副作用?

接著為了書書的人身安全,阿桂把異常飢渴的男性甲甲一路拖回了楊思宇那邊,經這不靠譜的白癡說明後甲甲異常飢渴和突然之間變成男性的確是當初藥水的副作用。

結果楊思宇意外的被甲甲痛打一頓。

甲甲可是很愛書書的,怎麼可以吃掉她呢。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