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桂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現在在心中的這股憤怒,先看看自身的變化──年齡明顯減少,變成了國中生的體態,金色略長的短髮沒有變化,但上身多出的兩顆渾圓與身下明顯的平坦,阿桂額爆青筋,一點都不想看到自己究竟變成了什麼樣。

再看看同樣喝了藍色藥水的李艷與甲甲,身高差不多的兩人雖然沒什麼變化,但胸前的兩顆渾圓倒是變得平坦無比,而身下自然是有些隆起,情況正好與阿桂相反。

而喝了綠色藥水的天使則是長出了與他髮色相同的銀毛獸耳與尾巴,喝了黑色藥水的阿月與喝了紅色藥水的小芸則沒有任何變化。

「哇哦!想不到阿桂女孩子的模樣挺可愛的嘛~」甲甲邊說邊朝阿桂走近,以手托起他的下巴,她舔了舔嘴角,看起來有幾分飢渴,這讓一旁的李艷看得有些緊張。

「等、甲甲姊,妳別對阿桂動手動腳的啊!」

「唉,妳這麼緊張幹什麼?」甲甲放開阿桂,有些不悅地看向李艷,卻在看清李艷的相貌後嘖嘖兩聲,快步地朝她接近。

「我說小艷啊,妳男孩子的模樣也挺可口的耶~」

「甲、甲甲姊!」

而另一邊,半獸化的天使正在研究自己的尾巴,只見他一臉有趣地看著自己的尾巴,也不知是在試著控制,還是本就不由自主地搖擺著,看起來倒也有幾分野獸的危險氣息。

不過這些都不在阿桂的關心範圍內,其他人──包括他自己──變成怎樣都無所謂,阿桂看著弟妹兩人,一顆心懸在上空七上八下的,實在無法冷靜。

沒有變化才是最有問題的,至少阿桂是這麼認定的。

「你們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阿桂率先看向阿月叫喚了一聲,卻見他沉默不語,這讓前者又更加緊張了起來。

阿月的視線直盯著阿桂瞧,但後者根本無法讀清前者的想法,只能站在原地乾著急,但前者卻在這時輕輕地喚了聲:「哥……」

這聲輕喚讓阿桂差點失去理智,以為阿月喝的藥水傷及身體,也因此在聽到阿月的下一句話,他的腦袋陷入短暫的當機狀態。

「哥,你可不可以狠狠的抽打我一頓,我現在好想享受被虐的快感。」

「……」

阿桂冷眼看向楊思宇,後者不知死活地哈哈大笑了幾聲,才證實了阿桂的想法:「黑色藥水是會讓S變成MM變成S的藥!怎麼樣,我很厲害對吧?」

如果說眼神可以殺死人,阿桂早就不知道殺了楊思宇幾百回了,他根本懶得去理這個做出一點屁用都沒有,說整人還比較實在的發明,還自以為這些發明很偉大的神經病!

S變成M是小事情,阿月這邊暫時不用擔心,阿桂指了指小芸,一副耐心用光的樣子,語帶強烈殺氣地追問:「紅色的呢?喝下去會怎樣?」

「噢,紅色的啊……」

還沒聽到答案,阿桂就被人從後面擒抱住,突如的發展讓他嚇了一跳,卻又在看清來者而愣了一下。

「小芸?」阿桂擔憂地看著緊抱住自己的小芸,現在的他不只變成女生,就連年齡也變年輕了,連帶身高也跟著縮水許多,變得跟小芸差不多高,他不確定小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要是做出什麼奇怪舉動,變成女生的自己又是否還有那個能力能夠阻止。

腦袋仍舊處在非常混亂的狀態,事情卻僅發生在一瞬間,只見小芸右手一拉,將阿桂快速地轉了過來,接著左手一伸,抓著阿桂的後腦勺用力一壓,便覆上自己的唇。

一連串令人反應不及的動作最後停留在四片唇瓣緊貼的畫面,眾人呆愣地看著兩人,一時之間誰也沒回過神來。

「小芸啊──」

最先回過神的阿月發出淒厲的慘叫聲,但小芸卻不肯將自己的雙唇離開阿桂的,甚至伸出舌頭想要撬開阿桂緊閉的雙唇,這讓後者的臉色又變得陰沉幾分,楊思宇的聲音也正好在這時插了進來。

「哈哈哈!紅色是失敗作品,會讓人變成接吻魔!」楊思宇絲毫沒有愧疚反省的意思,反而開心地說出令阿桂理智斷裂、斷裂、再斷裂的話來,或許是因為被小芸給擋住了,抑或是他根本就沒注意,阿桂的臉色已經難看到讓空氣都凝結,室內的溫度也跟著降下幾度。

抓著小芸的雙肩一個使力,阿桂面無表情地將小芸與自己拉開距離,天使在這時適時地拿出一塊黑布矇住小芸的眼睛,接著接手抓住小芸的工作,幾個人識相地退離了死刑場,留下仍不知大難臨頭的楊思宇一人在原位上歡樂的笑著。

「楊思宇,藥效會持續到什麼時候?」阿桂毫無起伏的語氣,要是沒看他現在的表情,還真聽不出裡面蘊含了多少怒氣,而楊思宇正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因而沒有看過阿桂一眼,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近了。

「那還用說嗎?我天才發明家所發明的東西當然是最好的,所以這些藥水的藥效當然是一輩子!」楊思宇自豪地大聲宣布著,又像個討糖的小朋友,似乎在等著誰來獎勵他幾句,但左等右等,卻發現四周似乎安靜的連根針掉到地上都聽得見,他這才察覺到氣氛古怪,狐疑地抬頭望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就讓他嚇出了一身冷汗。就是平常天不怕地不怕,但為了可以做自己最愛的研究發明而願意卑躬屈膝地活下去的楊思宇,面對這個平常其實沒什麼危險性,生起氣來卻是手術刀一拿,二話不說就把對方殺掉的阿桂,他終於發現自己現在的處境。

毫不意外地看到阿桂拿出一把手術刀,而且還緩緩朝他接近,楊思宇全身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因為他知道──現在的他要是敢有任何動作,就是只有一厘米,阿桂手上的手術刀也會在下一秒跑到自己身上!

「所以說,藥效是一輩子了?」阿桂冷冷地問,冰冷的手術刀輕輕地貼在楊思宇臉頰旁,似乎只要楊思宇再附和一次,他就會毫不猶豫地用手術刀在楊思宇身上畫上幾刀。

「沒、沒有啦!就算是身為天才發明家的我,剛做出來的東西也不一定就是最佳成品,這些都只是未完成品啦,應該一下就恢復了……」楊思宇的話讓氣溫頓時回升了幾度,但隨後,氣溫又下降了。

「我管你有沒有什麼時效,在阿月和小芸恢復前,你給我去做解藥,要是藥效真的是一輩子……三天後,我就殺了你。」冷冷地宣布完,阿桂收起手術刀,接著便坐到一旁靜靜等待。

楊思宇苦著一張臉,因為他知道阿桂是說到做到的人,他說會殺就是會殺,沒有退路的他也只好默默地站起身。

然後在一個小時後,因為藥效到了而解除危機的楊思宇,在因為小芸將初吻獻給自家大哥而痛哭流涕時被阿桂狠狠地痛打一頓後,他發誓再也不要讓別人動冰箱裡的東西了。

*****

弱弱的收尾!!!

因為洗澡水太舒服了所以沒趕上害我的日更只持續兩天NOOOOOOOOOOOOO!!!!

不過其實藥水打完之後就不知道要打什麼了,啊嘶(你

然後就是很可惜的一點,甲甲不是我的孩子所以個性沒抓到,害我一直有衝動想把甲甲換掉!!但是都打了所以就算了(喂

行程滿檔,期待寫SP正文的那天!!有誰跟我一樣期待捏捏捏捏捏???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