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快逃啊!」

無情的大雨打在大地上,也打在兩名嬌小的女孩身上。

「可是雪……」櫻不安的看著我,我回她一個溫柔的微笑。

「我一定會保護妳,所以,妳一定要平安無事喔!」

櫻看著我,用力的點著頭,接著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

我看著櫻的背影笑著,身後在這時傳來許多人跑步的聲音。

我轉過身,抽出雪櫻,朝奔來的黑衣人揮去。

只要是為了櫻,就算要我殺人也無所謂。為了櫻,我要殺光你們!

水藍色的眼瞳沒有一絲情感,我冷冷地看著地上的屍體。

「唷!這小鬼真厲害!」

反射性地轉過身,我卻震住了。

「雪……」櫻紅著眼看著我,我慌了。

「放開她!」

「喔?」男人挑眉笑看著我。「小妹妹,殺我弟兄們的代價可是很高的喔!」

我瞪大雙眼看著男人拿起一把刀,對我露齒一笑。

「不要--」

水藍色的雙眼猛地睜開,消毒水的味道撲鼻而來,我驚恐地看著前方。

「雪!我在這!我在這喔!」

我努力將焦距集中在我面前的臉上,櫻擔心的臉越來越清晰。

「……櫻?」

「對!是我喔!」櫻微笑著看著我,像是哄小孩似的說。

我看著櫻溫暖的微笑,心中的恐懼漸漸平復下來。見我冷靜下來,櫻在我旁邊坐了下來,我這才發現櫻正緊緊地握著我的手。

「櫻,妳沒受傷吧?」我擔憂地看著櫻,印象中我並沒有讓她受到傷害,但還是小心起見,免得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櫻回我一個微笑,說:「我沒事啦!」

「嗯。」我鬆了口氣的微笑著,這才注意到這間房間裡還有第三者在。

轉頭看去,呃了一聲,我狐疑地喚了聲:「恭彌?」

他怎麼會在這裡?不對,應該說我跟櫻為什麼會在漫畫裡?難道是穿越?但這應該是小說漫畫才有的情節吧……

雲雀挑起眉頭,不悅的說:「草食動物,誰准妳叫我的名字?」

嗯,你這一說我才想起,我昏倒前你好像也說過同樣的話。只是……因為櫻很喜歡看這部動畫,所以我都會陪她一起看。人名嘛…‥我是跟著她叫的。雖然你不肯讓我叫你的名字,但習慣是很可怕的,你突然叫我改掉我也……

「唔……」我苦惱地看著雲雀,又看向櫻。不知道櫻怎麼叫他?

我唔了好半晌,最後乾脆睜著水藍色的眼瞳看向雲雀,不解的問:「不行嗎?」

雲雀直盯著我好一會兒,最後像生氣的孩子似的不悅地撇開頭。

「……隨便妳。」

我輕笑著,聲音不大,卻夠讓雲雀將頭轉過來了。

看著雲雀微啟的嘴唇,像是要開口卻又說不出來的樣子,我不解的問:「怎麼了嗎?」

雲雀哼了一聲,再次將頭撇開。

我不解地看向雲雀,又轉頭看向櫻,櫻正笑咪咪地看著我,這讓我更加不解。

「到底怎麼了?」

櫻沒回我,仍舊笑咪咪地看著我,我喚了幾次她的名字,卻仍舊沒有回應。

「櫻!」我大吼一聲,嚇到了櫻。

「什、什麼事?」櫻呆愣的看著我,我皺著眉頭直盯著她看。

「我說櫻啊,妳真的沒事嗎?」

「沒事啊……為什麼這麼問?」櫻不解的看著我。

「因為妳怪怪的。」我看著櫻臉上一閃而逝的尷尬,又問一次:「妳真的沒事嗎?」

「沒事啦!」櫻乾笑了幾聲,見我仍舊用狐疑的眼神看著她,趕緊說:「雪,妳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喔!」

出院?我呆愣了幾秒,這才發現我現在在醫院。

我是無所謂啦!只是櫻……啊!

「我睡多久了?」

似是被我緊張的神色嚇到了,櫻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四、四天了……」

「四、四天?」我驚呼著坐起身,卻因為動作太大讓胸口悶痛了起來。

「雪!」櫻緊張地將我輕押回床上,擔心的問:「沒事吧?很痛嗎?我去叫醫生!」

「不用!」我一把抓住櫻的手,重重吐了口氣。「不用了。」

「可是……」櫻面露難色地看著我,我回她一個安心的笑容。

「妳有找到住處嗎?」鬆開抓著櫻的手,我皺著眉頭問:「妳這幾天都睡哪?」

「呃,我睡醫院啊……」櫻坐了下來,笑著說:「明天雪出院了在一起去找住的地方就可以了。」

我皺著眉頭,不同意地看著櫻。

睡醫院?躺椅又不舒服,晚上又這麼冷,只蓋一條小毯子不保暖,會感冒的!

似乎是看穿我的想法,櫻回我一個安心的微笑。

「不然,今天我跟雪一起睡嘛!」

愣了一下,我笑著說:「好!」

「我家。」

久久不語的雲雀突然開口,我不解地轉頭看向他。

「明天我會來接妳們。」

我看著雲雀說完這句話後就帥氣的轉身就走……唔,我從第一次看到動畫的恭彌就想問了,你外套披在身上走路,偶爾還有風吹過,為什麼都不會掉呢?

我轉頭看向櫻,她也正好轉過來看著我,我們笑了。

「這樣雪就不用擔心明天會露宿街頭了!」

……我是在擔心妳會露宿街頭啦!笨蛋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