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整理著簡便行李,臉上是面無表情。

聽說他即將前往的地方是個鬼城,很多人都阻止過他,但他的表情卻沒有一絲改變。

「為什麼要去?」他的父親,同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問出大家都不明所以的問題。

他看著自己的父親,舜也不舜地,而他的父親也是,這讓旁人看了都忍不住感到一陣沉重與壓力。

「我不知道,」他淡淡的說,「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去。」

他如是說,而他的父親則是一陣沉默。沉默過後,他的父親嘆了口氣:「你很固執,從以前就這樣。」

「嗯。」他看著父親面露疲憊的臉龐,面無表情的臉有一絲柔化。

「隨你去吧!我只有一個條件。」

「是?」

「活著回來。」

「……是。」

於是,他踏著不輕不重的步伐,離開了他的家鄉、他的家。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定得去鬼城,但總有個感覺驅使他前往,這讓他非常納悶。

只要去到那裡,他就能知道一切,至少他是這麼相信的,所以他毅然決然的決定前往。

驅使他想前往鬼城的想法總是很困擾著他,因為他並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想去一個鬼城。他需要一個理由,去鬼城的理由,所以他找出這個理由──去尋找自己想去鬼城的原因。

他來到鬼城,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改變,面無表情的像是準備公事公辦的刑警。他站在入口處張望了下,內心卻有道聲音驅使著他前進,他邁開步伐,隨著聲音前往目的地──

那是一個老舊的大樓,他抬頭看了看,便毫不猶豫地邁步進去。

聲音仍在腦海裡迴響著,他聽從聲音的指示來到了六樓,卻發現心臟越跳越快,漸漸地,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為什麼要來?

起初,是因為他做了一個夢。

夢裡,他看到一個男人,有著一頭柔順金髮,褐色的雙眼總是柔和地看著他,嘴裡時常掛著溫柔微笑。

男人生得一張美麗的臉蛋,美得令他心跳加速,但他卻在他嘴唇微起之際便清醒了過來。

剛開始,他對這樣的夢,不以為意。

然而,接二連三地作著相同的夢,並在同個時間點醒來,他開始好奇男人到底要對他說什麼話了。

漸漸地,他發現他突然很想來這個鬼城看看,他想或許夢裡的男人就在這裡,是他在召喚他過來。

六樓,空曠無牆的隔閡,讓人能一目瞭然地看清整棟樓層的場景。不遠處,一個男人在那輕巧地跳著舞,遠遠地令人看不清楚。

他緩步往前,漸漸地,他看見那是有著一頭金髮的男人。他再繼續往前,男人卻因發現他的存在而停下舞步,褐色的雙眼朝他看了過來,臉上也跟著掛起溫柔微笑。

是他,夢裡的那個男人。

「你來了。」男人說,卻沒有移動腳步。

「嗯。」他停下腳步,靜靜地與他對望著。

「想知道為什麼嗎?為什麼會想到這裡來。」

「……」他沉默,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再次邁開腳步,朝男人走了過去。

男人沉默地看著他,直到他走到自己面前,他才停下腳步。

毫不猶豫地,他伸手抱住了男人。男人沒有反抗,也沒有任何動作,就只是站在原地任由他抱著。

「我想起來了,所有一切……」他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謝謝你,還在等我。」

他的眼角滑下了淚水,男人也是。男人回報住他,漾起大大的溫柔笑容。

「我是不是不應該讓你想起我?」男人輕笑幾聲,聽在他耳裡卻是椎心刺骨。

他搖了搖頭,「讓你這麼痛苦,這是我罪有應得。」

男人起手摸了摸他的頭,笑著說:「你明知道我會心疼的。」

「嗯。」

又輕笑了幾聲,男人緊緊抱住他,並在他耳邊留下一句淡淡的話語,身體便在他懷裡消失無蹤。

他的淚水掉得更兇了。

「我也愛你。」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