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笑。

愉悅的笑聲充斥在整個房間裡,高高低低的聲音時大時小,讓聞者不禁好奇起這人到底是碰上了什麼事,才會笑得如此開心。

然而,在他面前的男人可就不這麼想了。

男人的手腳被固定在椅上,無法動彈,嘴巴也被塞進了毛巾,就算再怎麼心急的想嘶吼吶喊,發出的聲音也只是細小如蚊,絲毫起不了作用,這讓男人的內心更加焦急。

會有這樣的反應很正常,因為男人不只被綁在椅子上,嘴裡還被塞進異物而發不出聲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手裡的刀子不斷往自己靠近。冷汗浸濕了他的上衣,男人只能用唯一能轉動的眼珠傳遞他的驚恐,卻也只能迎來無人搭救的局面。

男人已經絕望了。

男人不認為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還會這麼剛好有人出現來救他,他一向沒那麼樂觀。

看著眼前無力反抗的男人,他又發出了詭異的歡笑聲,接著毫不猶豫地將手中的刀子往男人臉上一劃──鮮紅的鮮血順著臉頰滑落下來,滴在男人的衣服上,也滴在地板上。

但他不介意。

一連在男人身上劃下一道又一道的傷口,看著鮮紅血液不斷流下,他的笑聲又變得更大聲、更愉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笑聲聽在耳裡,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是什麼開心的歡笑聲,但親眼看著他臉上的扭曲笑容,男人知道自己難逃一死。

儘管自己根本就沒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也不曾得罪過別人,但男人還是漸漸地闔上越發沉重的雙眼,因為他一直都知道──

他不是什麼幸運的人,從來不是。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