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無聲無息地拐進了巷子裡,不疾不徐地左轉右彎著,看得出他對巷子這繁雜的路線無比熟悉。

要是有人的眼睛稍微尖一點,就會發現這位渾身散發著威嚴的男人正是當今世界最大的商業集團──藍星──的創辦人,張仲胤。

不稍片刻,他便走到巷子的末端,印入眼簾的卻仍舊是高聳的水泥牆,而這樣的結果是張仲胤始料未及的,不禁讓他愕然:「又來了?」

知曉的人都知道在這裡有一間屋子,而且還是個古董出租店,他們稱之為「無名」。然而現在那本該有一間屋子的地方卻是空無一物,就好像這裡本就如此,要是不知情的人經過此地必然覺得沒什麼不對勁,但對算是無名常客的張仲胤就不同了。

他冷靜地走上前去,站在那個本該是無名的店門口的位置,蹲下身擦了擦那本該放著地毯的那塊地,地上便出現了一些文字,顯然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他看著地上那一行整齊漂亮的字,不免嘆了口氣。

『出門旅行,時間不定。──劉老闆』

雖然不清楚劉墨是怎麼讓房子消失不見,也不曉得為什麼能夠做出這種擦一擦就會出現、沒多久就會消失的文字訊息,但一想到劉墨開的是間妖怪出租店便不覺得奇怪了,更何況張仲胤還是個『特例』。

從來沒有人知道劉墨的真實身份,他們甚至連劉墨的名字都不曉得,對於劉墨的神祕早已沒人敢去猜測,因為知道無名的人都知道,他們的生命從踏進無名開始,隨時都有可能被奪走。

張仲胤站在這空無一物的巷子裡,竟不自覺地發起呆來了。他想起自己年輕時血氣方剛,無意中看到巷子裡有幾個流氓在毆打一人,大吼一聲便衝了進去。

幾個流氓倒也不怕他,但礙於他的吼叫聲實在太大,引起外面不少人的注意,這讓他們忌憚了起來,便決定先跑再說。

當時的張仲胤怕是電視看太多了,竟以為自己有辦法對付那幾個流氓,也不管那被打的人的傷勢,二話不說便追了上去,想要替那人教訓教訓那幾個流氓,誰知這巷子不但彎路甚多,而且還有好幾條岔路,他很快地就把人給追丟了。

不死心的他繼續狂奔在小巷內,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竟跑到了巷子的末端,並且發現了無名。

當時的他只覺得奇怪,這種地方竟然有一間房子,也不知道是誰住在這種地方,頓是好奇心大起,便把那些流氓給忘得一乾二淨。他也不管這裡到底有沒有危險,手輕輕一轉,便把門慢慢地推開。

當時只覺得有種探險的味道,這讓張仲胤覺得異常興奮,動作也跟著小心翼翼。他偷偷摸摸地踏進屋內,卻發現屋內擺滿了各種看起來有些老舊的東西,這東西他在電視上看過,叫「古董」。

只可惜他雖然知道這些東西是古董,卻不知道古董的價值。張仲胤在發現這間屋子裡擺滿了古董便無其他東西,不覺一陣洩氣,心情也跟著改變,這讓他一反先前的小心翼翼,直接大刺刺地到處走動瀏覽著。

突然,他的視線被一顆綠色的小珠子吸引過去。那株子有一個彈珠這麼大,仔細看會發現那株子的綠竟像有生命般地在不斷迴轉,並且隱隱散發著一股魅惑的氣息,這讓張仲胤忍不住伸手想去拿,但手還沒碰到,就先被一道男音嚇得回過神來。

「想要那個嗎?」

張仲胤被這突如的聲音嚇得跳了起來,驚恐地翻過頭去,卻見一名身穿一襲黑色中國長袍的男子正微笑著看著他,他這才想起自己私闖民宅,只是沒想到他闖的這一間還有人住罷了。

劉墨只是看了張仲胤一眼,便露出一臉的有趣,但這樣的表情卻讓張仲胤覺得莫名其妙,心想難道這個人在嘲笑自己?

「你可以拿走那個綠珠子,但是你必須要每天來我這裡。」劉墨微笑著說出了讓張仲胤愣住的話,因為張仲胤無法明白他的用意。

轉頭再次看了眼那綠珠子,張仲胤這次想也沒想地便答應了這項奇怪的要求,因為第一次看那顆綠珠子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想法,但這第二次卻讓張仲胤有著強烈的慾望,他知道他想要這顆珠子。

之後他便每天都帶著那顆綠珠子來找劉墨報到,而他雖然也不知道劉墨的名字,但與其他人不同,他稱劉墨為「師父」。

在劉墨這裡學習一些術法長達了十年之久,張仲胤自然知道要怎麼找劉墨所留下的訊息。

儘管劉墨仍舊保留了許多東西沒有傳授給張仲胤,但張仲胤知道,之所以沒有傳授給他是因為根本沒必要,因為並不是所有的功夫他都用得上。

張仲胤也知道,就算劉墨沒有將所有一切傳授給自己,但這十年的時間他也學到了不少東西,心中雖然佩服劉墨如此高深莫測,卻也不忘感激劉墨的教導。

對張仲胤來說,劉墨在心中佔了極重的地位,是個不可侵犯的人,也因此就算知道劉墨還有很多東西沒教自己,張仲胤也沒有絲毫怨懟的念頭。

回憶至此,張仲胤冷俊的臉上早已掛起淡淡的微笑,這笑要是被藍星的員工看見了,八成會以為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而驚慌不已吧。

從口袋裡掏出那顆綠珠子,這株子自從劉墨給他後,他就無時無刻地帶在身上,就像是護身符般的存在,而對張仲胤來說,這綠珠子也確實是個護身符。

又呆站了好一會,張仲胤才想起來這找劉墨的目地,想來也只是個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便決定等劉墨回來再來拜訪。但隨後又想起上一次劉墨說出門旅行,一去就是五年,張仲胤不禁一陣苦笑。反正有急事,他還有劉墨教的幾個辦法能夠聯絡上他,便搖搖頭準備離開。

「把錢交出來!」

張仲胤先是呆愣地看著眼前幾個兇狠的流氓,他們的手上各個拿著一把銳利的刀,刀上還有殘留在上面的凝固血跡,看來是個有前科記錄、不怕死的殺人犯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張仲胤並不慌亂,就好像現在面對的不是什麼可怕的怪物,而是幾隻可愛的小貓。

「讓開,你們擋到我的路了。」

面對這樣的發言,幾個流氓先是一愣,隨即擺起惡狠狠的面孔,二話不說便拿著手中的刀子朝張仲胤衝了過去。

曾經,張仲胤問劉墨為什麼要收他為徒,劉墨聽到這個問題笑了笑,然後告訴他一個不算答案的答案,但他至今為止仍記得那句話。

手上的綠珠子發出了刺眼且詭異的綠色光芒,眼前的幾個流氓便在一瞬間消失無蹤。張仲胤淡漠地收起綠珠子,便邁開修長的雙腿離開巷子。

『因為,你是個受到眷顧的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