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很喜歡甜點耶。」

「嗯?」我抬頭看著正一臉呆愣地看著我的鏡夜前輩,咬著叉子想了想,最後笑著說:「嘛!跟埴埴前輩相比,我應該算還好吧?」

我看著鏡夜前輩的臉部表情微微一抽,想來要是跟埴埴前輩一樣的傢伙出現第二個,公關部的帳目上就要永遠呈現赤字狀態了吧。

嘛!雖然我也很想像埴埴前輩一樣毫無顧慮的瘋狂吃甜食,但礙於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允許,就算現在我的戶頭裡有不少錢,但我還是不會像埴埴前輩那樣吃蛋糕的,畢竟到頭來,花的錢還是自己的嘛!

「吶、鏡夜前輩,」我又塞了一口蛋糕進嘴裡,抬眼看著鏡夜前輩,他也因為我的叫喚而露出一臉的不解,似是在等我說下一句。「平常的打雜工作還是讓我來吧,如果我沒有人指名的話。」

說真的,其實我不太喜歡做所謂的接待工作,尤其是取悅女人的那種,不過這裡到底只是些讓女學生高興的地方,絕對不會有更加超過的事情,所以我勉強可以接受。

但可以的話,我還是比較頃向於打雜的工作,因為──

前世,我曾因為好玩而跑去做類似的打工,結果當然是……太可怕了。

對於我的話,鏡夜前輩笑著推了推眼鏡,不以為意的說:「依你的長相是不可能沒有人指名的,但是為什麼會想要做打雜的工作呢?」

我將最後一口蛋糕送進嘴裡,咬著叉子看著鏡夜前輩好一會,最後苦笑著說:「其實呢,我很怕女人。」

我想我大概有輕微的恐女症吧?從前世做完那份工作後。

鏡夜前輩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出來,這讓我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鏡夜前輩,這才不是什麼好笑的事情好嗎?」

「抱歉。」鏡夜前輩笑著推了推眼鏡,「但我看你好像不怕治斐啊,難道是因為她是你的青梅竹馬?」

這麼說起來,我的這種說法似乎挺有問題的。我躺在椅背上抓了抓頭,「不是,我怕的是那些過於熱情的女人,看起來就像是被野狼盯上的獵物,很可怕。」

鏡夜前輩理解的點點頭,卻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這讓我更加無奈了。

「鏡夜前輩……」

「是、是。」鏡夜前輩又遞了一塊蛋糕,「治斐那邊應該也差不多了吧,我們走吧。」

「嗚喔!」我很快地接過蛋糕,但這次我有記得問了:「鏡夜前輩?」

馬上就明白我的意思,鏡夜前輩燦笑著說:「免費。」

「太棒了!」我高興的正準備大快朵頤,卻被鏡夜前輩制止了。

「先過去再吃吧。」鏡夜前輩邊說邊看了眼時間,也是,我們待在這裡似乎挺久的了,還要跟環前輩說我也要接客的事情呢。

「那我們快點走吧!」我一手拿著蛋糕,另一手拉著鏡夜前輩,二話不說便朝目的地跑了起來。

比起跟環前輩說我要接客這種事情,當然是早點品嘗眼前的蛋糕比較重要啊!

被我拉著跑的鏡夜前輩沒有說任何話語,就這麼任由我拉著跑到治斐所在的房間,而治斐早已換好衣服走了出來,並且在環前輩的宣告之下成為正式的公關部成員。

見到我和鏡夜前輩進來,眾人皆是一愣,而最先回過神來的,自然是治斐了。

「海、海?」治斐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我,隨即跑到我跟前。「你怎麼把頭髮給剪了?」

但下一秒,治斐就一臉了然的神色,她微皺起眉頭,「海,你不用陪我做這些事情啦!」

我輕笑了幾聲,摸了摸治斐的頭,「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只是想要賺零用錢,還有吃甜食而以啊。」

「等、等一下!」我們看向一臉吃驚的環前輩,「海是……男孩子?」

「噢,」我慵懶的笑了,「我可從沒說過我是女孩子喔。」

頓了一下,我又笑著說:「環前輩,請讓我也成為公關部的正式成員吧。」

環前輩很快地便恢復平常的模式,他撥了撥瀏海,燦笑著說:「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只能說,環前輩的自我意識真的超良好的。

「那麼,從明天開始,治斐跟海倆個人就開始接客吧!」環前輩很高興地宣布這句話,但我早已經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高興的品嘗起鏡夜前輩請我的蛋糕了。

嘛!反正像環前輩這種人我也不是沒遇過,習慣就好。

「別不理我啊!」環前輩一臉不滿的吼著。

「嗯?」我咬著叉子,最後露出一臉的委屈,用著快哭的語調說:「因、因為,我最喜歡吃蛋糕了嘛!」

我看著公關部的所有人皆一臉的呆愣,唯獨早已習慣的治斐在一旁嘆了口氣,我繼續吃起手中的蛋糕。

這一世,尤其在留長髮之後便更加確信了一件事,那就是──

我的長相,男女通吃。

將最後一口蛋糕塞進嘴裡,我咬著叉子,唉,真不知道這到底是好是壞。

 

「不過,這樣真的好嗎?」

走在回家的路上,治斐卻突然提出了這個問題,我狐疑地看向治斐,臉上跟著露出了不解。

治斐先是一臉受不了的看著我,最後才皺著眉頭說:「海不是怕女生嗎?加入公關部真的沒問題?」

「你說這個啊?」我笑了,「沒問題、沒問題。」

然而這樣的說詞並沒有被治斐接受,她面露狐疑地問:「真的?」

「真的、真的。」我不厭其煩地說,「放心吧,我沒問題的。」

大概吧。我在心裡默默的補上這三個字,畢竟實際上會發生什麼事情,我能不能接受、能不能應付……等,這些都是個未知數。

嘛!真要說起來我也不能說是怕女人,一般的相處我也是可以的,就只有遇到那種像要餓虎撲羊的女人的時候……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怎麼了嗎?」治斐不解地看著我,隨即又啊了一聲,「果然還是不行的吧?我看我明天還是幫你跟前輩們說一下好了。」

「不用啦!」我搔了搔頭,苦笑著說:「我真的沒事啦!如果真的不行,我會跟前輩們說的。」

「真的嗎?」治斐用著有些不確定的表情看著我,這讓我更加無奈了。

「真──的。」

治斐直盯著我看了好一會,隨即掛起了微笑。

「我知道了。」

「啊、對了,」突然想到一件事,我笑著問:「今天我媽會很晚回家,就在妳家吃飯可以嗎?」

「喔!」治斐很快地回應,「可以啊!」

既然已經得到治斐的同意了,我自然是跟著治斐回家了。

通常到治斐家吃飯的時候都是我媽會很晚回家的時候,因為和人一起吃飯比較不無趣,所以這種時候我總是會跑到治斐家打擾。

雖然我是打擾的人,但我還是會把治斐趕去寫功課,自己則跑去做晚餐,等煮好了、治斐的爸爸回來了,我們就會一起吃晚飯,不過有時候也只有我們倆個人吃就是了。

總之呢,治斐對我來說就像家人一樣,或許就連治斐也不知道吧?對我來說,她有多麼的重要。

看了眼治斐,我微微笑著。

儘管有前世的記憶,但在這個世界生活了十幾年了,我也不可能永遠巴著過去不放,自然而然的,我便接受了這個世界的人事物了。

來到治斐家,老樣子,治斐很自動地去寫作業了,而我則是去做晚餐。

想了想公關部的生活,不曉得今後會怎麼樣?

不自覺地,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竟開始期待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