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治斐同樣是打雜的,所以我們被叫去買東西了。

「環前輩還真會使喚人啊……」治斐有氣無力的說,但我正在解決手中的小蛋糕,所以並沒有回應。

見我沒回答,治斐顯得有些不滿,這讓她的臉頰有些鼓起,正巧吃完最後一口蛋糕的時候,我看到了。

「呃,別擺出這種表情嘛!」我舔了舔手,然後搖了搖另一手拿著的東西,「我不是幫妳拿東西了嗎?」

治斐在聽我這麼說後,隨即露出抱歉的表情,「對不起,還要你陪我。」

治斐說的是陪她一起進男公關部這件事情吧?我笑了笑,無所謂的說:「就像妳說的,我只是想賺零用錢而已。」

「咦?」治斐先是呆愣地看著我,隨即露出了笑容。「嗯!」

「而且在公關部裡有好多甜食,不知道要不要錢?」我撫了撫下巴,那些蛋糕看起來都好好吃,不曉得環前輩肯不肯讓我免費吃蛋糕?

「海……」治斐的語氣夾帶著些許無奈,我只是輕笑了幾聲。

「哎呀!我喜歡吃甜食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妳就別介意了。」

這句話換來治斐無力卻又認同的無奈表情,然後我們便不再交談,繼續朝著公關部的方向前進。

「說起來……」治斐似乎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她看向我,「我是無所謂啦,但是海沒關係嗎?被誤認為是女生。」

「嗯?」我看向治斐,隨即笑了笑,「無所謂,反正不礙事。」畢竟現在的自己並不需要接客,就只是做打雜的工作而已。

或許等治斐開始接客的時候,我會考慮跟環前輩說我也要接客吧。

回到男公關部,裡面已經有不少客人,而前輩們正在招待他們的客人,正巧在這時,環前輩看到回來的我們,於是便笑著說:「小豬們,讓你們去購物辛苦了!不知道有沒有買對呢?」

「豬、豬?」治斐嘴角抽搐地看著環前輩,而我則是選擇無視。

不得不說環前輩這傢伙,對待客人跟對待打雜的我們,態度真的差太多了,哪怕是沒有負債的我也一樣,竟然叫我豬……

撇了眼我的身材,嗯,這身體根本就是發育不良,所以就算我沒什麼在運動,我也不用擔心吃太多甜食而發胖。

「噢!治斐,你怎麼可以讓海一個人拿東西呢?」環前輩突地指著治斐,語氣裡夾帶著滿滿的不認同,我想是因為他仍舊不清楚我們的性別,所以才會說這種話吧。

我也懶得解釋,和治斐對看了一眼,治斐有些無奈地從我手中接過了東西便拿去給環前輩,我便趁著他們這些有錢人對著一瓶即溶咖啡在那邊研究半天的時候,偷偷拿了塊蛋糕吃了起來。

不過待會還是去跟鏡夜前輩說一聲好了,免得因為偷吃蛋糕被他們這群鬼點子一堆的傢伙以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讓我也跟著負債……

接著是和治斐倆人輪流送茶水,因為在餐廳裡做過服務生,所以這種事情還滿上手的。

終於能夠休息了,鏡夜前輩卻來跟我們說一些關於這個公關部的事情,順便警告治斐不要逃跑,否則會讓她在日本待不了,不得不說,實際碰到有錢人後,真的覺得有錢人超討厭的。

趁著治斐被環前輩纏上,我走到鏡夜前輩身旁。他先是看了我一眼,隨後又將視線放在手上的資料上。

「鏡夜前輩,我剛才吃了一塊蛋糕喔。」我說,卻見鏡夜前輩將視線放到我身上,怎麼?我該不會把自己推入火坑了吧?

「吃蛋糕的錢可是會從你薪水扣的,在一般的情況下應該不會說吧?」鏡夜前輩一臉有趣地看著我,但我只是聳了聳肩,然後回他一個微笑。

「誰知道呢?」

鏡夜前輩先是盯著我看了好一會,隨即勾起了一抹笑。

「誰知道……嗎。」

「啊、等一下!」

治斐的一聲叫喊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力,沒多久,治斐就被雙胞胎給架走了,而環前輩也開始對每個人發號施令。

這麼快就要開始接客了嗎?我搔了搔頭,再次走到鏡夜前輩身旁。

「吶、鏡夜前輩,能不能也讓我剪一下頭髮?」因為剛才環前輩是叫鏡夜前輩連絡髮型屋的嘛!

鏡夜前輩看著我一會,就在我以為他會拒絕的時候,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好啊。」

我呆愣地看著鏡夜前輩轉過身去,然後在他開口催促我後,我才趕緊跟了上去。

 

「你也想要接客嗎?」鏡夜前輩站在一旁,微笑著。

「嗯。」我點點頭,然後髮型師便在鏡夜前輩的命令下,將我的長髮給俐落剪去。

「是因為治斐嗎?」仍待在一旁的鏡夜前輩開口問道,似乎是因為好奇。

我看了看鏡夜前輩,笑了。

「不,我只是想多吃幾個蛋糕。」因為公關部裡提供的蛋糕種類不但多樣,而且都好好吃的樣子,身為甜食愛好份子的我,沒道理不好好品嘗啊!

對於我的回答,鏡夜前輩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

「為了蛋糕嗎?」

「嗯!為了蛋糕。」我開心的笑了,髮型也很快地便在髮型師的手下成型。

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俐落的短髮卻有些凌亂地翹著,伸手捲了捲瀏海,我勾起了一抹笑。

換上短髮造型的我,不管怎麼看都不像個女孩子,再加上我總是慵懶、睡不飽的樣子,倒也有一番特色,看來我是不用擔心會跟公關部裡現有的類型撞到了。

「給,你的制服。」鏡夜前輩遞了個袋子給我,我笑著接過袋子。

「謝啦!鏡夜前輩。」

髮型師早在剛才就已經離開去幫治斐剪頭髮去了,這裡也只有鏡夜前輩一人,更何況我也不是女人,所以我就直接換起衣服來了。

和其他人不同,我套上襯衫,上面的兩個鈕釦卻沒有扣起,領帶也只是隨意地打了上去便將外套給套上,衣服也沒有扎進去,我轉過身看向鏡夜前輩,慵懶的笑了。

鏡夜前輩先是一臉呆愣地看著我,隨即推了推眼鏡。

「你該不會想要這樣走在外面吧?」

「不行嗎?」我一臉可惜地看著鏡夜前輩,我真的很不喜歡領帶勒住脖子的感覺。

「不──行。」鏡夜前輩燦笑著,我只好乖乖地將衣服給穿好。

真是的,為什麼你們都能夠忍受領帶勒住脖子的窒息感呢?我忍不住咕噥了起來。

「來。」

我看著鏡夜前輩遞來的蛋糕,嘴裡忍不住發出了「嗚喔喔喔喔!」的吶喊聲,還很沒禮貌的一把搶過。

「愛死你了!鏡夜前輩!」

我高興地吃了起來,嗚喔!公關部裡的蛋糕真的是超好吃的啦!

但是隨即又想到了一個問題,我咬著叉子看著鏡夜前輩,有些不確定地問:「鏡夜前輩,這個蛋糕……應該不用錢吧?」

鏡夜前輩笑而不語,就在我額冒冷汗的時候,他才笑著說:「不,這是我請你的,不用錢。」

哈!免費又好吃的蛋糕!

一個放心,我露出一臉幸福的表情,又開始吃起手中的蛋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