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文只在冒天看,因為對我來說冒天的比較方便,然後看到有些同人文,就會想「這個也能挖喔?」,接著就會點進去看,看完之後就會想跟著挖坑了(靠

然後昨天無聊就跑去挖了(去死

還有這篇是BL,很白癡的內容XDD,然後其實我不知道到底跟標題有沒有關係XDD(你到底

還有還有!!快來吐槽我XDDDD(去死

******

身上穿著一件有些破舊的白色長袖襯衫,搭配一條淡藍色牛仔褲,及腰的黑色秀髮隨意地披散在腦後,我走在空無一人的長廊上。

手上拿著的是昨天特地去買的小蛋糕,雙眼正左右掃射地搜尋著某人的身影。

我正在找我的青梅竹馬──藤岡治斐。

這裡是一部叫做《櫻蘭高校男公關部》的漫畫世界,我在前世因為一場意外而死亡,醒來後卻發現自己變成了嬰兒,長大後甚至還發現自己竟然不是投胎而是穿越,並且成為治斐的鄰居,老實說我有點意外。

之所以會看這部漫畫純粹是因為無聊,再加上我幾乎是不選擇類型的,可以說是什麼都看,也因此這類的少女漫畫也翻過了不少,當然多多少少也還記得一些,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在穿越到這個世界、認識了治斐後就知道我來到了什麼地方的緣故。

因為我穿越到這個世界後就是一個小嬰兒,所以並沒有小說漫畫裡常見的什麼因為穿越者的到來而讓原本的小孩在外人眼中性格大變之類的情節。當然,我也不需要因此而有所顧忌,所以我依舊維持我本來的個性。

我的個性就是隨隨便便的,而且也不愛讀書,重生無疑是一種痛苦,因為這代表著我要重新讀小學、國中、高中還有大學,原以為就快要能夠解脫、離開這種痛不欲生的校園生活,沒想到卻因為一場意外身亡,還因此而穿越來到新的世界重新回歸學校生活,每每想到這裡都忍不住搖頭嘆氣。

慶幸的是我算是個天才,所以就算不讀書,考試也可以輕輕鬆鬆的拿到高分。真正讓我受不了的是上課時的無趣,所以前世的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翹課了。

然而這一世,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再翹過一堂課。

也不能說是我突然想開了,而是前世的我正是因為翹課出去才意外身亡的,我想我還是少亂跑得好,免得又死了一次,那就麻煩了。

從小,我就和治斐一起玩耍、一起讀書……不對,就算到了這個世界,打死我也不碰書本!我是看著治斐讀書,而我則是在一旁玩耍睡覺,在她有不懂的問題的時候在教上她一番。

由於家裡的經濟狀況跟治斐家差不了多少,所以在升上國中後,我便跑去打工了。

因為有特別去跟學校商量,所以我平常上課時間也可以去打工,唯獨考試的時候一定要出席,學校的讓步讓我在國中的這三年裡存了不少錢,而學費則是完全靠獎學金,倒沒有花到家裡的半毛錢。

再加上打工的錢,平常的花費自然也不需要向家裡伸手,雖然母親總是一臉虧欠地看著我,但我並沒有任何的不滿與責備,因為打工實在比待在學校好太多了。

儘管有在打工,每晚我仍會抽點時間到治斐家拜訪,看著她寫作業、溫習功課,教導她不懂的問題,偶爾還會買些食物請她吃,不得不說,治斐真的是一個很令人討喜的孩子。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三年,連續三年的打工生活也讓我有些膩了,所以我決定跟治斐一起去報考櫻蘭高校的入學考試。

只要能進入櫻蘭高校,就可以不用愁學費,用錢方面應該也很少,這樣我就可以不用再打工賺錢了。就算是家裡的生活開銷,這三年來賺的錢我也積存了不少,應該夠我過一陣子的悠閒生活。

後來我也確實和治斐一起去考試,雖然櫻蘭高校只收一名學生,但因為我和治斐考同樣高分,學校便開特例將我們倆個同時給收了進來,而這也是為什麼我現在會在櫻蘭高校裡找治斐的原因。

記得治斐剛才說要去圖書館看書,但我已經去四個圖書館晃過了,卻怎麼也找不到治斐的身影,肚子正好在這時咕嚕咕嚕叫了起來,唉!我已經想要好好享受手裡的甜點了。

腳下的步伐越來越慢,眼角卻突然瞄到了不遠處的門牌,上面寫著「第三音樂室」這五個字,我微皺起眉頭走到教室門口面前,說起來,那個男公關好像就設立在無人使用的音樂教室裡?

看了眼手中的小蛋糕,嘛!就算治斐不是在這裡,我也要先找個能坐的地方來解決這小蛋糕,因為我好餓……

打開門,印入眼簾的卻是倒在地上的治斐,還有因為我的到來而將視線轉移到我身上的那群男公關,還有……碎落一地的花瓶殘骸。

「喔喔!這不是另一位特待生嗎?」說話的人我還記得,叫做須王環的樣子。他正一臉興奮地看著我,似乎是接客模式呢。

躺在地上的治斐立即回過神來,她爬起身看向我,一副看到救星的模樣,我看著她快速地衝到我面前,眼角還泛著淚光,緊緊抓著我的手,看起來倒有些無助。

我記得花瓶的價錢是八百萬,我想治斐之所以什麼都說不出來,是因為她也不能拜託我還債,畢竟她身為我的青梅竹馬,自然知道我家的經濟狀況跟她差不多,就算拜託我幫忙,我也沒有任何辦法。

我微微一笑,伸手摸摸她的頭,然後拿起手上的小蛋糕,「要吃嗎?」

但是治斐不吃甜食,所以她只是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卻明顯放鬆許多。

「你就是上原海吧?長得真是可愛啊!怎麼樣?妳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呢?」環前輩笑著正準備介紹的時候,卻聽到了一聲竊笑,這讓他猛地停下了動作。

我有些無奈地看著治斐,竊笑聲就是她發出來的,真是,我可不覺得這種事很好笑啊!

但是治斐似乎還要笑一段時間,這讓我更加無奈了。

「治斐……」

「抱、抱歉……」治斐笑得眼角都泛出了淚光來,我也只能嘆了口氣。

看著仍舊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環前輩,我抓了抓頭,最後微笑著說:「前輩,可以讓我也加入公關部嗎?」

「咦?」環前輩先是呆愣地看了我一會,隨即像想到什麼似地,他哦了一聲,一副理解的表情道:「原來海跟治斐是情侶嗎?所以才會在治斐向妳求助的時候而決定和他一起還債,多麼令人動容的愛情啊!」

我想我的嘴角正在微微抽動吧……我無言地看著環前輩,最後無力的解釋:「前輩,我跟治斐不是這種關係。」

但是環前輩並沒有接受這樣的解釋,反而猛點頭說:「我懂我懂,你們不想公開你們的關係對吧?就算說出去也沒關係的!因為不管怎樣,你們都會是這個學校裡最窮的情侶!」

不只是我,就連治斐也因為這句話而額爆青筋,這傢伙,我看是活得不耐煩了!

我深呼吸了幾口氣,最後還是掛上了微笑。

「前輩,我再說一次,我跟治斐不是這種關係。」

「咦?是嗎?」環前輩這次終於接受這個說法了,但他卻一臉不解地看著我,「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幫他還債?」

「啊!海不是要幫我還債,而是要賺取零用錢的。」治斐比我還要早開口,卻說出了令我錯愕的話。

哎呀,意思是不要我幫忙她還債嗎?我微微一笑,也好,在這邊打工似乎也挺有趣的。

「就是這樣。」我懶懶的笑著,「請多指教囉!」

於是,我和治斐便加入了男公關部了,但我想……

現在知道治斐是女生、而我是男生的人,大概就只有鏡夜前輩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