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人群中,大小姐瞟了眼路上的行人,有的人有說有笑的,有的人正吃著手上熱騰騰的食物,大小姐收回視線,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艾伯和雪莉靜靜地跟在大小姐身後,倆人互看了一眼,似乎正在用眼神交流著什麼,但大小姐並沒有看見。

大小姐看著前方,卻沒有要停下腳步的意思,很快地,高大的城門便出現在三人面前,這讓艾伯和雪莉的眼中流露出些許慌張。

艾伯快速地向雪莉使了個眼色,雪莉點點頭,拉了拉大小姐的衣袖。

感覺到衣袖被人輕輕一拉,大小姐停下腳步,回過頭看向雪莉,面露不解地問:「怎麼了嗎?」

雪莉先是一臉的猶豫不決,沉默片刻後,她才用有些小心翼翼地語氣問:「那個……大小姐,今晚就在旅館休息吧?」

「累了?」大小姐伸手輕撫著雪莉的臉頰,卻看不出雪莉臉上的疲憊,這讓她的臉上多了點狐疑與不確定。

「呃,是的,真是對不起……」雪莉有些尷尬地看著大小姐,但大小姐卻只是搖頭表示不在意。

「走吧。」大小姐回過頭,帶著倆人前往旅館。在這樣的城市中,要找到一間旅館暫住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他們很快地便找到一間小旅館,三人便進房休息了。

大小姐雖然是個人偶,但她還是會洗澡的,但也只有在他們住旅館的時候。

大小姐終究是個人偶,所以她洗澡並不像人類一樣的沖洗浸泡,而是用毛巾將身體擦拭乾淨。難得住進旅館的大小姐,今天也確實地將身體擦拭乾淨一番後,她快速地換上乾淨的衣物,步出浴室。

一出浴室,就看見艾伯和雪莉倆人靜靜地坐在地上,大小姐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也被疑惑所取代。

「怎麼了?」大小姐看著倆人,卻久久得不到解答。

不想說嗎?大小姐越過倆人爬上床,沒看到倆人露出的洩氣表情,她棉被一蓋,說了句「快去洗澡睡覺吧。」便閉上了雙眼。

艾伯和雪莉倆人面面相覷,最後嘆了口氣。

不是不想說,而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倆人搖了搖頭,雪莉便起身先行去洗澡,而艾伯則是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大小姐的睡顏,靜默不語。

 

大小姐的身體是一具人偶,但她卻不知道她為什麼可以呼吸、可以睡覺,明明就像人偶一樣不需要進食,但這個問題她永遠都不會知道,正確來說她根本就不會去細想這個問題,因為沒有必要。

她甚至還會做夢,雖然有些納悶身為人偶的自己為什麼還會做夢,但她並不介意,因為這也算是生活中的一種樂趣。

她不會忘記自己的職責,她會替艾伯找回記憶的碎片,還有其他夥伴。她不知道在未來,他們的隊伍會有多少夥伴,但就現在來說,她除了要幫艾伯恢復記憶外,還要幫雪莉恢復記憶。

他們的時間很多,只因為他們都不算是個人,所以不急。

躺在床上,大小姐睜開眼,她看了看四周,卻不見艾伯和雪莉的身影,她爬起身,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

「出去了嗎?」她爬下床,淡漠地看了看四周,確認他們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後,她皺起了眉頭。

她步出房門,不疾不徐地走下樓,抬眼撇了眼時間,兩點半。

走出旅館,大小姐看了看左右兩旁的街道,接著隨性地往右邊的道路離去。她向逛後花園般地悠閒在街道上,完全不像是一個在找人的人。

她邊走邊隨意地看著四周,卻也沒特別注意著什麼,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才停下腳步。

為什麼找不到呢?她納悶地想著,看了看四周,街道上空無一人,夜晚的寒風她感覺不到,她拍拍臉頰振作精神,再次邁開了步伐。

從最初的慢步,到後來的疾走,再到現在的狂奔,大小姐面露驚慌地穿梭在街上,但不管她怎麼找都找不到艾伯和雪莉的身影。

「不要……」大小姐突地停下腳步,她跪坐在地,淚水順著臉頰滴落,她不知道人偶為什麼會哭,也不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她蜷縮著身體,將臉埋進手心裡。

我是不是被拋棄了呢?大小姐忍不住這麼想。

明明是聖女之子,是要幫他們找回記憶的碎片好讓他們能夠恢復記憶的夥伴,為什麼要拋棄她?她不懂,但她想她的世界正在崩壞。

找回記憶的碎片,並且讓他們恢復記憶,這就是她的使命,但是現在呢?他們拋棄了她,那麼現在……她生存的意義在哪?

大小姐抬起小臉,呆坐在地上,久久無法回神。她仰望著天空,看著明亮的月光,她突然很好奇,自己是否真的存在在這個世上,因為她會做夢,所以,也許……她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這個想法讓她心頭一驚,回過神來,雙眼猛地睜開,她驚疑不定地看著天花板,雙手正緊緊地抓著棉被,呼吸也有些急促,而這也是剛洗好澡的艾伯一出來就看見的情況。

「大小姐,怎麼了?」艾伯快步走到大小姐身旁,扶起準備起身的她,他面露擔憂地看著大小姐。「做惡夢了?」

大小姐的身體猛地一震,她點了點頭。

輕柔地拍拍大小姐的背,艾伯輕聲安撫道:「沒事了。」

大小姐抬頭看著艾伯,忍不住開口問:「艾伯,你會離開我嗎?」

對於這個問題,艾伯先是一愣,隨即微微一笑。「不會。」

「真的?」大小姐面露不安地又問了一次,這次連被吵醒的雪莉也笑了。

「大小姐,我們不會離開您的。」雪莉邊說邊撲上床,這樣的舉動讓艾伯皺起眉頭。

「雪莉,不可以這麼無理!」語氣裡充滿了不悅,艾伯伸手想將雪莉給抓下床,卻被雪莉給輕巧閃過。

被閃過的艾伯眉頭皺得更緊,他大吼一聲:「雪莉!」便再次朝雪莉伸手。

大小姐看著倆人的打鬧,最後輕笑了起來,這讓正在打鬧的倆人立刻停下原本的動作,臉上露出了呆愣。

這是他們在一起以來,第一次看到大小姐真誠的笑容。

大小姐停下笑聲,她看著倆人,臉上仍掛著微笑。

她想,她有點明白自己存在的意義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