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一下,我雖然有玩,但到現在都沒有玩出一張R卡出來(遠目

嘛!雖然我挖坑,但如果看得很不爽請留言說聲,我會刪坑的!畢竟這款遊戲現在很熱門,我又連一張R卡都沒完出來還寫就顯得很……呃,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嘛!就是這樣。

然後這坑,不忍說其實我只是想惡搞(靠

還有就是名字雖然不是我遊戲中的名字,但人物出現的順序就是我拿到卡的順序,算是我對我自己玩的一些小小幻想(笑

******

睜開雙眼,艾瑪看了看四周。周圍附近雜草叢生,她正躺在草地上。

和她同樣躺在一旁的人有了些許動作,她轉頭看向身旁,不意外那人是艾伯,畢竟是自己選擇要替他找回記憶的碎片好讓他恢復記憶的,她不會忘記自己的職責。

看了眼自己的手,是木偶的身體,艾瑪的心情沒有太大的起伏,或許連她自己都不曉得現在的身體還有沒有心情起伏這種東西。

她淡漠地站起身,一旁的艾伯也跟著起身拍去身上的塵土,他看著艾瑪,語帶恭敬地問:「大小姐,請問要啟程了嗎?」

大小姐?艾瑪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陷入了沉默。

她的職責所在就是要幫艾伯找回記憶的碎片,她抬頭仰望著天空,比起「艾瑪」,「大小姐」這個稱呼要來得有意義多了。

名字,是最不需要的東西。艾瑪如此想著,毫無留念地捨棄自己的名字,從現在起,她沒有名字,就只有「大小姐」這個稱呼。

大小姐轉頭看向站在一旁靜默不語、等待她回答的艾伯,陣陣微風吹起她那一頭藍色的秀髮,她順著風播了播頭髮,隨即邁開步伐。

「出發吧。」

 

跟著艾伯一同尋找記憶的碎片,大小姐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看著前方出現的蝙蝠,大小姐淡漠地下達著命令:「艾伯。」

艾伯沒有多做猶豫,他舉起槍支便朝蝙蝠一陣掃射,蝙蝠很快地便被艾伯給射死在地,接著他們便會再次啟程,毫無目的地隨意前往。

路途中,倆人並沒有特別多做交談,只要遇到危險,大小姐就會叫艾伯出手解決,而艾伯總是很快地便解決掉阻礙,讓他們的旅途能夠持續進行。

在走了幾天幾夜後,他們來到一個城鎮,一進到城鎮,大小姐就覺得口袋裡的抽獎卷在騷動。

那是她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就有的東西,大小姐狐疑地從口袋裡取出抽獎卷,卻像是被引導般地,她和艾伯來到了一間暗房裡。

「歡迎來到暗房,這裡是戰士們沉睡的場所,要使用您的運氣來讓他們甦醒嗎?」布勞微笑著看著大小姐手中的抽獎卷,大小姐這才知道抽獎卷是什麼東西。

將抽獎卷遞給布勞,布勞很快地便收了下來,他微笑著,緊接著身旁亮起了白光。

大小姐和艾伯倆人面無表情地盯著白光黯淡,接著一位少女便出現在眾人面前。

少女一手抱著布娃娃,另一手撐著紫色洋傘,她看著大小姐好一會,隨即漾開了笑容。

「是妳喚醒我的嗎?妳好,我叫雪莉喔!」

看樣子是個很開朗的孩子。大小姐如此想著,也跟著露出友善的微笑:「直接叫我大小姐吧,今後還請妳多多指教。」接著,大小姐指向一旁沉默不語的艾伯,介紹道:「這位是艾伯里斯特。」

於是,這個隊伍很快地便增加了一個人。

 

這是大小姐第一次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錯誤」!她錯了,她真的覺得自己錯了,原來一個人不能只看外表是真的!她現在終於明白這個道理了!

原本以為雪莉是個很開朗的孩子,但在看到她的戰鬥後,大小姐無語了。

一隻蝙蝠朝三人衝了過來,雪莉自告奮勇地衝去應戰,對此大小姐也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倒也莫可奈何。

「艾伯,待會雪莉回來,換你去應戰。」大小姐閉上雙眼嘆了口氣,如果她的身體不是人偶,她想她現在會好好地揉一下她的太陽穴。

「是的,大小姐。」艾伯的語氣中也有些無奈,因為雪莉加入隊伍的時候,他是很高興有人能夠替他分擔戰鬥的重任的,但在看過雪莉的戰鬥後,他也只能祈禱她能夠活著回來了。

並不是說雪莉的戰鬥能力太弱,而是……

「自殺傾向。」

看著雪莉拿著刀子捅自己,大小姐這次很直接地仰望天空了。

是的,雪莉平常雖然是個開朗的孩子,但是一到戰鬥的時候,有時候會藉由自殘來增加自己攻擊的威力。

雖然攻擊威力增加是一件好事,但當戰鬥結束的時候,雪莉也差不多不能應付下一場戰鬥了,有時候戰鬥甚至還沒結束,她就會先倒在地上,然後艾伯就會在大小姐的命令下接下她的位置。

接下雪莉的位置是小事,重點是戰鬥過後,他們的旅途不會因此停下,所以就必須要有人揹著雪莉上路。

揹人的任務自然不可能由大小姐來,所以艾伯便要揹著雪莉上路,路途中還要應付襲擊的怪物,這實在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今天似乎有些幸運,雪莉雖然自殘了,但是傷的卻不嚴重,而且還很成功的將蝙蝠給解決掉,這讓他們今天的旅途不至於在一開始就變成了帶一個傷患上路的窘況。

殺死蝙蝠的雪莉撐著小洋傘,高興地跑跑跳跳著來到大小姐面前,臉上漾著大大的笑容,就像一位想要討糖吃的孩子。

大小姐沉默地看著雪莉好一會,最後緩緩地抬起右手,放在雪莉的頭上摸了摸。

「妳做得很好。」

原本因為大小姐一直毫無動作而露出些許難過表情的雪莉,在聽到大小姐這麼說後,她重新漾開笑容,臉上寫滿了高興,看起來真的很像一位天真可愛的少女,這讓大小姐和艾伯忍不住在心裡嘆氣。

明明外表就這麼像一位活潑開朗的孩子,為什麼偏偏就是會自殘呢?

對於加大小姐只有三人的這個隊伍,裡面有一個專門自殘的夥伴,還有一個是毫無戰鬥能力的聖女之子,這無疑是個很容易被滅團的隊伍。

或許在毫無記憶的艾伯面前,現在的他眼裡只有大小姐,而雪莉在平常的時候只是位天真的少女,所以他們可以說是沒有太多的憂慮,但對於大小姐來說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這樣的隊伍……真的沒問題嗎?

走在艾伯與雪莉的中間,大小姐瞟了倆人一眼,最後嘆了口氣。

他們的旅途,仍在持續。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