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旅程仍在持續,正確來說,這趟旅程甚至還不到一天。

依舊走在小路上,王子和他的隨從皆悶不吭聲,靜靜地往鄰國城鎮邁進。但是只要近一點看,就會發現王子的額上冒著大量的汗水,但身上仍穿著華麗衣賞。

事實上,裴洛可不說話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身上的衣服厚重悶熱,搞得他滿頭大汗、喉嚨乾渴。

葛雷特也知道,但臨時被裴洛可抓出來的他有帶到自己的衣服就很不錯了,又怎麼會帶多餘的水跟食物呢?食物和水的份量僅夠倆人定時的攝取三餐,沒有絲毫多餘的份量,而這也是為什麼明知裴洛可需要攝取水分,卻無法提供的原因。

雖然造成裴洛可如此乾渴的罪魁禍首就是他身上穿著的華麗大衣,奈何他堅持不肯脫下衣物,也不願換上比較涼爽的服裝,想來是為了到達鄰國城鎮時,為了讓那裡的人民的眼睛為之一亮,將他那華麗的身影、美麗的面貌牢牢地刻印在心底吧?

關於這一點,就算葛雷特再怎麼發揮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裴洛可仍堅持不肯妥協。為此,葛雷特只好不再開口,默默地跟在裴洛可身後。

「喂,葛雷特……」

裴洛可有氣無力地叫喊道,跟隨在後的葛雷特立即回道:「王子,有何吩咐?」

「……給我水。」

「……」

葛雷特微皺起眉頭,因為他現在是在裴洛可的後面,再加上裴洛可熱得連扭頭往後看都懶,所以裴洛可並沒有看見。

王子不願意換下衣服,如果現在就將水給王子喝掉,那麼過幾天就沒有水可以喝了……不行!水不可以給王子喝!

葛雷特眼神一凜,臉上透著決心,他心下一橫便道:「王子,如果您現在就將水喝完,我們的水會不夠喝。離鄰國城鎮還有段距離,我必須要確保您日後還有足夠的水。」頓了一下,他用略帶命令的口吻道:「王子,請您換下身上的衣服!」

「不要!」

一聽到葛雷特要他換衣服,裴洛可立刻扭頭看向葛雷特,臉上寫滿了堅決。

「我絕對不.要.換.衣.服!」

我的天啊……

葛雷特有種想暈倒的感覺,要不是因為他所服侍的主人是個王子,他其實很想拍額頭。當然,是拍自己的額頭,因為不管對方是什麼身分,主人就是主人,不能以下犯上,所以他能做的也只有……

仰望天空。

「喂!葛雷特,我在說話你有沒有在聽啊?我說我不要換,你看著天空幹什麼?你到底聽到了沒有啊!?」

 

王宮裡,王后坐在魔鏡前,臉上寫滿了憤怒與忌妒。

就在剛才,王后問魔鏡許久未問的問題,而答案也正如她所料的,現在在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人就是白雪公主!

不,事實上有些出乎預料……

十分鐘前──

儘管心裡已有了底,但王后還是來到魔鏡前,抱持著小到不能在小的信心,問著那一成不變的問題。

「魔鏡啊魔鏡,在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人是誰?」

「是裴洛可,王后!裴洛可就是這世上最美麗的人。」

原本以為魔鏡的回答是白雪公主,誰知道卻冒出了一個不熟悉的名字,這讓王后一時有些呆愣。

「裴洛可?她是誰?」

「裴洛可是鄰國的王子,王后。」

魔鏡如此回答,卻讓王后更加錯愕。

剛才它說了什麼?鄰國的王子?現在在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人,竟然是一名男子!?

王后額爆青筋,語帶怒氣地說:「是女人!這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是白雪公主,王后!白雪公主就是這世上最美麗的女人。」

果真如此嗎?

王后沉下臉來,對於今早國王將白雪公主丟出城外這件事情雖感意外,但這卻是個除掉她的大好機會!

但隨即又想到鏡子剛才說這世上最美麗的人是那個什麼鄰國的王子,裴洛可……王后又看向魔鏡,問道:「魔鏡,讓我看看裴洛可長什麼樣。」

不是她自誇,她的魔鏡就是如此好用,誠實又有絕對的公信力,還可以用來收集情報,而且資料絕對正確!全世界就只有這麼一塊,她死也不會賣的!

鏡子很快地就出現一個長相非常艷麗的男人,鏡中的他穿著華麗,大方地露出他雪白的胸膛,白皙的皮膚看起來滑滑嫩嫩、吹彈可破,實在是令人稱羨。王后沒想到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美麗的人存在,而且他還是個男人,頓時憤怒充斥著腦袋,無法思考。

怎麼能讓這種人活在這個世上?就算是男人,只要你擁有比我還要美麗的美貌,我也要你死!

勉強壓下憤怒,王后叫來她的秘密刺客,冷聲命令道:「去給我把白雪公主跟裴洛可殺了。」

哼!我就好心點,讓你們路上有個伴吧!這樣也比較不寂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王后是在心裡想著,但似乎是因為幻想到沒有白雪公主跟裴洛可在的未來,太過高興而連帶的有了動作。只見王后仰天大笑著,面孔說有多猙獰就有多猙獰,雖然王后長得美麗,但在現在的秘密刺客們面前來看,頗有神經病的味道。

而這也讓秘密刺客們面面相覷,沒有人敢接近,但不接近就沒辦法執行王后剛剛下達的命令,因為他們的心中都存有同樣的疑問──

裴洛可……是誰啊?

 

儘管危機逼近……也或許沒有,但秘密刺客們總有問到的時候。總之就是,對於渾然未覺危機逼近的兩人,旅程仍在平順的持續進行著。

不,或許有點不平順。旅程雖然連一天都還沒過,但葛雷特卻覺得像過了一世紀!

再次發揮他的三寸不爛之舌,這次他成功地讓裴洛可換下比較輕便的衣服。看似困難,其實很簡單,只要告訴裴洛可滿身大汗、溼透的衣服緊貼在身上,模樣看起來有多狼狽、多難看,裴洛可自然會乖乖的換下衣服了。

雖然說緊貼的衣物可以展露裴洛可迷人的曲線,但他的瀏海皆因大量的汗水而貼在臉上,及腰的長髮在風的吹拂與奔波下有些凌亂,缺乏水分的臉透著無力與狼狽,就算是像裴洛可這樣美麗的人,這模樣要是讓其他人看見了也不會讓人感到驚艷。

不,多少還是有些美感,但只要把這個說明說的天花亂墜的,只在乎外表的裴洛可自然是趕緊換上清爽的衣服,不但讓他接下來的旅程減輕負擔與酷熱,他還能在葛雷特破例讓他攝取些許水分後恢復開始的神清氣爽,一路上坐得直挺挺的,心情似乎也很不錯。

葛雷特說的沒錯,其實不穿的華麗一點,我的美貌也能夠吸引眾人,只要我能保持神清氣爽、面帶微笑,就算身上穿的是現在這種清爽、一點也不華麗的衣服,也能讓全世界的人都為我的美貌歌誦!

不過到了鄰國我一定要好好打理自己,然後穿得華麗一點,因為華麗的衣服在配上我的美貌,更能讓人印象深刻、永不忘懷!這樣我的美貌一定可以讓全世界的人歌誦千年,甚至是萬年!

打定主意的裴洛可就這麼帶著愉悅的心情,繼續往鄰國城鎮的道路邁進。

葛雷特的心情卻與他完全相反,光是今天的狀況就夠讓他認清一個殘酷的事實──今後的旅途,他將會非常的累!絕對!

想想以前在王宮,雖然葛雷特是裴洛可的貼身侍衛,但一般正常起居以及飲食一類的雜事都由侍女負責,他的功能僅限於保護。但是現在──

母親,您在天上是否也在看著我呢?

如果是的話,請您別再看了!

因為……

我已經從一個令人欽佩的貼身侍衛變成王子專屬的──

保母了……

依舊走在裴洛可後頭的葛雷特,悄悄地抹去眼角上的淚水。

******

最後一章存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