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同人有丟到網路上來,雖然並不是絕對,但偶爾還是會填一下坑,但是這些自創就…(遠目

總之,我丟上來只是為了讓自己記得還有這些坑要填…

希望我會填(目死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叫諾飛尼亞的王國裡,有一位非常……非常……非常──

自戀的王子。

 

「裴洛可!誰去給我把裴洛可叫來!」一位金髮及腰、臉上掛著興奮,完全看不出是生過三個孩子的媽媽的美麗女子朝一旁的侍女笑喊道。

此人正是諾飛尼亞的王后。

她的皮膚白皙滑嫩,誘人的身材配上王室的華麗服飾顯得異常苗條,粉嫩的雙唇塗上淡淡的粉紅色口紅,白皙的皮膚再搭上粉嫩的妝扮,讓人看了都忍不住想咬一口。

有些坐不住的王后忍不住站起身來回走動,等待著自家大兒子的到來。但這樣的動作並沒有持續太久,便聽見敲門聲和兒子那獨特的嗓音傳來。

「母后,我是裴洛可。」

「啊!」聽見裴洛可的聲音,王后停下走動的腳步,臉上的表情更加喜悅。她急忙朝門外喊道:「裴洛可,快!快進來呀!」

王后看著房門緩緩打開,一位有著與她相同的金色及腰長髮,白皙滑嫩的肌膚甚至比她還要更加滑嫩好摸,身上穿著的豹紋大衣露出雪白的胸肌,褐色的緊身熱褲再配上及膝褐色長統靴的男人微笑著走進來。要不是因為他露出了胸肌,不知情的人看了大概會把他誤認為某國的美女公主吧?

「裴洛可,你真的好美啊!」王后一臉陶醉地看著自家大兒子,接著又走到床邊,拿起她請人為裴洛可量身訂做的衣服,笑著朝他接近。「快!裴洛可,快去試試這件衣服!」

裴洛可依言接過衣服,走到王后專用的浴室便快速卻不失優雅地換上新衣服,因為他知道自家母后等不及要看他換完衣服後的樣子。

雪白的上衣滾著絨邊,幾乎與裴洛可的白皙肌膚融為一體。黑色的緊身熱褲再配上黑色馬靴,更加襯托他細長雙腿的白嫩。整體來看,就是一位長相美麗得讓人無法形容,甚至會讓人驚艷到窒息的超級大美女。

「天啊!裴洛可,你真是太美了!」王后雙手摀著嘴,瞪大的雙眼透著驚訝與喜悅,她看著裴洛可走到自己面前,忍不住伸手摸著他的雙頰,接著將他的臉拉到面前,用力地在他臉頰上留下一個口紅印。

裴洛可對王后的舉動習以為常,他不在意臉上的印記,微笑著說:「不瞞您說,母后,我甚至覺得這世上沒有人的美貌可以與我相比。」

對於裴洛可的話,王后猛地點頭,笑著附和道:「沒錯沒錯!在這世上,絕對沒有人比你還要美麗!」

母子倆臉上漾著的笑容說有多燦爛就有多燦爛,就算將人的眼睛閃瞎也不誇張!

房門在這時猛地被推開,一個臉上似是掛了好幾條黑線的黑髮男子一臉無奈地看著房內的兩人,此人正是諾菲尼亞的國王。

「父王。」裴洛可笑著看向走過來的國王,「父王,您今天怎麼有空?」

「是啊!」王后也笑著點頭道,「您這個時候不都會去城裡視察的嗎?」

國王看了看王后,又看向裴洛可,接著響指一打,身後的侍女便拿了兩個行李箱進來。

裴洛可呆愣地看著地上的行李箱,就連王后的臉上也透著不解。國王看了看倆人,沉穩有力的聲音確實地傳進兩人耳裡。

「裴洛可,我要你立刻啟程,看看這世界所有一切的一切!」頓了一下,國王接著道:「當你體會到世間冷暖的真諦,就是我安享晚年的時候了。」

裴洛可仍是一臉的呆愣,隨即恍然大悟地點點頭,接著又愣住了。

「父王的意思是……」要我離開這個家、這個王國?

國王看著裴洛可臉上的表情,知道他心裡已有個底,便「嗯」了一聲當作回答。

這有如晴天霹靂的消息讓裴洛可石化了,他只能站在原地,呆愣地看著自家父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一旁的王后倒是與他完全相反,她難掩興奮之情,抓著裴洛可的手搖啊搖的,隨即又將侍女拿來的行李箱打開。看了看裡面的衣服,她皺起柳眉,二話不說就將衣服全數倒出。

「王后,妳在做什麼?」國王面露不解,剛才王后是如此地高興,他還以為她會答應讓裴洛可出外旅行,怎麼下一秒就把他請侍女準備的行李全部倒出來了呢?

「怎麼能讓裴洛可穿那些難看的衣服!」王后走到一個衣櫃前,那個放了她為裴洛可請人量身訂做、尚未給他試穿的衣服的衣櫃,打開、拿出,一件又一件地丟進行李箱內,動作一氣呵成、非常迅速。

聽著王后的話、看著王后的動作,國王他……徹底無言了。

依照王后的思考模式,想來裴洛可常年居住在王宮裡,其美貌只有宮裡的人見識過,這遠門一出,必定讓世人為之驚嘆!

為了讓世人都知道裴洛可的美麗,她絕不允許裴洛可帶那些醜陋的衣服出門!

看著王后的動作,裴洛可理解的點點頭,臉上立刻掛上如沐春風的笑容笑看著國王應允道:「父王您放心,我絕不會辜負您的期待的!」

是你母后的期待吧?國王只覺一陣無力感湧上心頭,卻也只能在心裡自我安慰道:「沒關係,只要讓裴洛可出去見見世面,嚐盡所有悲歡離合,必定有所成長!」

「行李整理好,我要你立刻啟程!」

「是的,父王!」

於是,自戀的王子,便帶了一個可憐的隨從,展開了一場……一場……一場──

向世人傳播他的美貌的冒險旅程。

 

在某地的某個國家,一個王后在為她的女兒織衣服時,不小心讓針刺進她的手指裡。三滴深紅色的鮮血沿著針滴落在雪地上,王后看了看那點綴在白雪上的鮮紅血滴,又看了看一旁的烏木窗。

「希望我女兒的皮膚像雪一樣白,嘴唇像血一樣紅,頭髮像這窗子的烏木一樣又黑又亮!」

而王后的女兒確實如她所說的,皮膚像雪一樣白,嘴唇像血一樣紅,頭髮像烏木一樣又黑又亮,所以王后替她的女兒取了個名字,叫白雪公主。但白雪公主還來不及長大,王后就死去了。

過沒多久,國王娶了一個妻子。新的王后長得非常漂亮,但她驕傲自負,忌妒心極強,不能忍受有人比她漂亮,哪怕那人只是聽說的。

她還有塊魔鏡,她經常走到魔鏡面前自我欣賞,並問道:「魔鏡啊魔鏡,在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人是誰?」

當王后這麼問的時候,鏡子就會回答:「是您,王后!您就是這世上最美麗的人。」

聽到這樣的回答,王后就會滿意地笑了起來。但白雪公主漸漸地長大,變得更加標緻,到了七歲,她甚至比王后還要更加美麗動人。

好運的是,在這之前的白雪公主因為生性懶散,每天足不出戶,成天待在房間裡看她叫侍女準備的雜誌,三餐也都由侍女準備送進房裡,因此王后幾乎沒有看過白雪公主。

而這段期間,王后也因為國王不務正業,成天抱著她述說著她的美麗,晚上還不讓她休息,搞得她身心疲憊,沒有力氣走到魔鏡面前。

如今,白雪公主已十五歲,雖然成天待在房間裡,但那健康的飲食與她在房裡的跑跑跳跳並沒有讓她的身材走樣,依舊苗條。也在她十五歲的生日這天,國王將她叫了出來,讓王后看到她的樣貌後非常震撼。

我已經好久沒去問魔鏡了,現在這個世上最美麗的人……還會是我嗎?王后沉下臉,決定晚點去問魔鏡這個問題,並在心裡盤算著──如果我已經不是這世上最美麗的人,我就要把最美麗的那個人殺了!

王后的心裡如此盤算的同時,國王盤算已久的計畫也在進行。將白雪公主叫出來,不外乎就是要改善她懶惰不出門的個性,他老早以前就想把白雪公主丟出家門,奈何白雪公主年紀尚幼,要是就這麼丟出去了他也會擔心,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

「白雪公主,我要妳立刻出城到鄰國,勾引王子,增加我國土地!」國王鏗鏘有力地說完這句話,就叫一名僕人拿出白雪公主的行李,接著在白雪公主還來不及為自己的未來爭取一點『福利』,就這麼連同行李箱一起被丟出城去。

白雪公主看著陌生的自家城門,雙腳一軟跪倒在地,眼淚忍不住像打開的水龍頭般一滴接一滴地滴在地上。她握緊粉嫩的雙拳,深呼吸了幾口好平復情緒。

跪地的動作持續了好一段時間,久到站在城門看守的衛兵都想要上前察看他們的公主是否安好。倆位衛兵面面相覷,終於決定一同上前,卻在踏出第一步時……

他們的公主,動了。

白雪公主一個吸氣,猛地撐起身體,抬頭仰望著萬里晴空,放聲怒吼道:「至少給我帶幾本猛男雜誌啊啊啊啊啊──!」

城門前的倆名看守守衛,今天是他們站崗以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站崗途中腳底沒有緊貼地面,而是身體緊貼地面。

是的,他們滑倒了,因為他們萬萬沒想到,他們素未見面、一見就讓人驚艷的公主竟然喜歡看猛男雜誌。

爬起身的倆名守衛互看了一眼,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材,然後又看了看對方的身材,接著很有默契地嘆了口氣,默默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看守他們的城門。

於是,他們的公主,便孤身展開了一場……一場……一場──

尋找猛男的冒險旅程。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