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太陽身旁,我靜默不語。我們就這麼沉默地走了好一會,太陽才率先打破這場沉默。

「妳的肚子會餓嗎?」

聞言,我摸了摸肚子,不說還真沒想到,我真的有點餓了。我點點頭,「嗯」了一聲。

「那我先帶妳去吃東西,明天再帶妳去找審判。」太陽快速地將行程簡單地向我說明,我也不忘把這些行程給一一記下,接著便在太陽的帶領下繼續漫步在神殿裡。

並不是因為我們很悠哉,而是太陽一路上都要優雅的走路,比起一般人,太陽走路的速度就慢上許多。

看著太陽走路的模樣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因為他的舉手投足真的非常優雅。有句話叫「百聞不如一見」,書上寫的我還真不明白是怎麼個優雅法,現在看到了還真是大開眼界。

完全沒有要效法太陽走路的意思,因為我知道太陽的這種優雅,不管我怎麼學都學不會的。

太陽剛開始並不介意我肆無忌憚地盯著他看,但時間久了,他的表情就越來越古怪,最後忍不住用只有我聽得見的音量問:「妳幹麻一直盯著我?」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不敢這樣做,經太陽這麼一說,我這才驚覺到我的失態。

看來我在這個世界,緊繃的心真的放鬆了不少,所以才會這麼沒禮貌的看著他吧。

不過也正因為知道這裡跟前世不同,所以我沒有像前世一樣立刻低頭道歉,相反的,我掛上微笑,坦承道:「你走路的樣子很漂亮。」

太陽被這句話說得一愣,隨即撇開頭,這讓我看不清他現在的表情。而他的反應也讓我有些納悶,難道我說錯話了?

一想到前世的生活,這讓我有些心急,緊張地說:「那個,抱歉,我沒有冒犯的意思……」

「冒犯?」太陽狐疑地看著我,不懂我為什麼會這麼說。當然,太陽並沒有忘記注意四周,他是在確定附近沒有人,這才稍微卸下太陽騎士式微笑,露出狐疑的表情來表示他的不解。

「咦?你不是因為我說錯話,所以……」生氣了嗎?

太陽愣了一下,這才會意過來,但在會意的同時,他皺起眉頭,不解為什麼我會這麼想,但他隨後又變了個臉色,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我看著太陽一臉古怪的表情,不解地問:「怎麼了嗎?」但太陽只是搖了搖頭,隨即掛上太陽騎士式微笑,似乎是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

太陽回不回答這個問題我並不是很在意,只要知道太陽沒有生氣,這就夠了。

前世就是這樣活得小心翼翼,現在想想,這樣的生活還真累人,不知道在這裡生活能不能稍微輕鬆一點?

想來這裡還有不死生物,在這裡生活稱得上是處處充滿危機,大概也輕鬆不到哪去,這讓我忍不在輕嘆了口氣。

聽到輕嘆聲,太陽只是撇了我一眼,沉默片刻後,他才用有些不確定的語氣問:「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這個問題我並沒有思考太久,因為我本來就打算要在這裡生活,而過去的一切被他們知道應該沒什麼關係,唯獨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這件事恐怕要隱瞞一下,所以我很快地回道:「嗯。」

「妳……」遲疑了一會,太陽還是開口問:「為什麼沒有名字?」

沒料到太陽會問這個問題,這讓我猛地一愣。雖然說我願意將我的過去說出來,但如果是要我說那些痛苦的回憶,這無疑是在我的傷口上灑鹽。

我知道記憶這種東西不是說忘就能忘的東西,而我想要忘記,自然也就代表著我不願再去回憶,但現在……我該說嗎?

我面露掙扎,這件事實在讓我拿不定主義,而太陽見我似乎有所顧忌,不免也感到狐疑。

太陽會出現這種反應,我想是因為對現在的神殿來說,我的存在就是一種危險、是不定時炸彈,所以看到我露出這種看似在思考著要怎麼說謊的表情,他也升起了一股警惕,懷疑我別有居心的緣故。

我想我真的很不會偽裝,記得「那個人」也常常說我心事全寫在臉上,或許是因為我又把我的想法表現在臉上了,所以我發現太陽的臉色又變了,這次是一臉的懺悔,好像在說:「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為了不讓太陽有愧疚感,我左思右想的試著說些話來,卻只能「我」個老半天都擠不出一句話,嘆了口氣,我決定坦承:「我有名字。」

我的回答讓太陽先是露出一臉的意外,他似乎沒想到我會這樣回答,臉上的表情隨即又被好奇所取代,我想了想,自己實在不想述說那些難堪的過去,但什麼都不說又很容易造成誤會,所以我決定大概解釋一下。

「我以前的生活過得不太好,光是在心裡默念我的名字,腦海就會浮現以前的事情。」

其實不是「不太好」,而是「非常不好」,但我想我並不需要這樣講,因為在這裡,沒有人知道我,沒有人知道以前的事情,而我也不打算讓這裡的任何人知道,因為我想活得無憂無慮,我不想得到任何人的同情。

同情是最不需要的情感,這也是我在前世學到的。我不希望有人聽了我的過去而對我倍感照顧,這樣我反而會覺得不自在。

突然很慶幸,儘管過去是那樣的難堪,但至少我很堅強、很獨立,所以我從未有過輕生的念頭,但現在卻顯得有些可笑。

嘆了口氣,我決定不再想這些事情。抬頭看著太陽,他也正回看著我,奇怪的是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這讓我替他捏了把冷汗,幸運的是附近仍舊沒有人經過。

要是被人看見太陽騎士的臉上沒有笑容,恐怕會嚇到不少人吧。

沉默了一會,我又開口道:「那些回憶都是我想忘掉的,但你也知道,記憶這種東西不是說忘就能忘的。」更何況太陽的記憶力好到連小時後的事情都還記得一清二楚,相信他更能了解我現在的痛苦。

頓了一下,我苦笑著。

「所以,我選擇拋棄名字。」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