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從芙夢幻夜那邊直接複製,置頂公告有更新,請各位記得去瞄一下嗚喔喔喔喔!!!

******

新角色登場~

好吧我承認我是因為Cranio賣萌所以我才會這麼迅速的打出來。


所以,Cranio你繼續賣萌讓我有動力吧

******

進來後,發現小屋裡跟我所想的不同,沒有陰森森的感覺,也沒有骨頭掛在牆上當裝飾品。只有一張尺寸較一般大的床、一張桌子、一個小板凳和一個頗大的櫃子。板凳前方有個鐵覘,上面有槌子跟鉗子,右方是壁爐,左方是一個倒扣的木盆。儼然就像個鐵匠舖。

Cranio是個鐵匠?收集骨頭是為了打造更好的鐵器?我不禁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這怎麼可能。況且他之前也說過「他喜歡收藏美麗的骨頭」,應該是不會幹這種事的。 

那麼就是有人和他一起住了?而那個人的職業是鐵匠。這樣想就說的通了。不過那些骨頭都放哪了呢?難不成有地窖之類的東西?

Cranio,你的骨頭都放哪阿?」沒人回應,跑哪去了?「Cranio?」我又喊了一次。突然我的眼皮跳了跳,直覺告訴我有危險,而我的直覺向來準確,他也救過我許多次,所以我毫不猶豫的往大門的方向走。

沒想到當我手碰到門把時卻感覺後腦杓一陣劇痛,像是被什麼堅硬的東西重擊一般。「Cranio你個小人來陰的……」我的骨頭不保了。

隨即昏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悠悠醒來,但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痛是消失了,但是有點昏。我說Cranio你是跟我有仇嗎下手這麼重,一點都不敬老尊賢。

不過倒是看不出來Cranio看起來這麼文弱的人有這麼大的力氣……不,他之前能面不改色的接下我的拳頭,應該也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人果然不可貌相。

耳朵聽到的是燒柴的批哩啪啦聲,展開神識發現有個人正從不遠的地方往這個方向前進。

「涅爾,菲爾菲怎麼還沒醒來?你下手是不是太重了?」來人是Cranio,我能想像他皺著眉說這句話的樣子。沒想到這屋子裡還有另外一個人,不過我剛剛卻沒有探查到,看來這人實力比我只高不低。嘖,原本還想說要報這重擊的仇,但在實力不足的情況下還是先擱在一邊好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雖然我不是君子,但也是有時間可以慢慢來的。

不過我的名子什麼時候改做菲爾菲了?不要擅自改阿混帳!我跟你這變態不熟!

「他早醒了,裝昏。」有些低沉的聲音從身旁傳來,這人就是涅爾了嗎?看來報仇時間可能又要再往後延了……我根本沒發現他靠近我。

「……老人家經不起嚇,你就不能用正當手段嗎?很痛耶!」既然被發現了我索性坐起身,正對著名叫諾爾的男人。

「抱歉,我也不願意的。但是涅爾說要檢查一下你,所以只好把你打昏。」Cranio依然皺眉,「不然我幫你揉揉?」

「不用了。」我覺得你是想趁機摸我頭蓋骨。不過在我昏迷的期間他應該也摸完了吧?我骨頭的貞操就這麼獻給一個男人了,真哀桑。

「好吧,那我去拿點吃的給你。」說完就跑了,也沒看我答應了沒有。

「你想從我身上找什麼東西?」我看著涅爾,等他給我一個解釋。進入黑森林的時候我發現有一點微小的空間波動,應該是有人佈下了結界之類的東西。

「石頭。」涅爾閉上眼睛,不打算再說什麼。……這位大哥你也太惜字如金了吧。

之後我們沒有再交談,我趁這段時間觀察了這個男人。其實他長的也蠻帥的,俐落的黑髮、深咖啡到有點黑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和有點剛毅的臉部線條……這拖去城裡也會讓女孩們尖叫阿。再加上這種冷冷不多言的氣質……城裡的妞我都不用泡了阿。

光看臉就這麼令人悲憤了,那麼身為鐵匠的他肌肉也應該很發達。於是我往下看……揉揉眼睛,再看……輪椅?!這樣的男人居然坐輪椅?!有沒有搞錯,這暴殄天物阿!

說來Cranio也是個帥哥,淺咖啡的長髮及肩,如黑寶石般的眼睛,外型是沒話說啦,就是個性變態了點、興趣特殊了點、天然到恐怖了點……當我沒說。

怎麼我遇到的帥哥都有這種美中不足的地方呢?好吧,人總是不能太完美的,不然會提早看見死神在跟你招手。

「菲爾菲─我帶食物來給你了喔!」你拿個食物也太久。「跟你說我的名子叫菲爾菲……我靠!你抱的東西怎麼跟骨灰罈很像阿?」 我從沉思中抬頭,差點沒跌下床。

「咦?骨灰罈不對嗎?我都用這個裝阿,很方便耶!」還歪頭賣萌!你這萬惡的傢伙!

我本來以為用骨灰罈裝食物已經很讓我吐血了,沒想到他打開封裝拿出裡面的東西直接把我的HP打到負值。我說Cranio你是小時候腦袋撞到了嗎?這麼偏愛骨頭,你這骨頭偏執狂!

沒錯,那東西又跟骨頭有關……骨頭餅乾。

「吃吃看吧,我自己烤的喔!不過涅爾說有點甜。」Cranio笑著遞給了我一片紅色的骨頭。

……我現在後悔了,諾爾兄你能不能再敲昏我一次?

 

2011.11.21  芙夢幻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