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出爐了──

還沒填問卷的人快去填,這部作品有購買意願的請直接在文章裡面留言

有海外通販流程的相關知識的人快來跟我交流交流,誠徵多位(一位怕被我搞到爆肝(喂))願意有事沒事畫圖給我的夥伴,有在寫作的朋友也歡迎(有機會可以合本),以上──

******

送女孩到公會後,我的任務就只剩下領錢了。

看著女孩被公會的人帶走,卻還不時回頭看我,最後像是道謝般的朝我露齒一笑,我先是呆愣地看著女孩,不懂她那豐富的表情變化到底想表達什麼,女孩卻在這個時候掙脫掉抓著她的手,然後朝我高興的揮舞雙手,用著清脆響亮的聲音喊著:「謝謝!」

我愣了一下,也跟著笑了。

「喔!」

大概是得到我的回應而感到滿足,女孩再次跟著公會的人一起朝家裡的方向前進,這次她沒有再回頭了。

我笑著搖搖頭,領了錢便步出公會,但走沒幾步,一陣無力感便湧上心頭,導致腳也跟著無力再往前行進。

啊啊,雖然說可以不要赴約,但逃得了一時,卻逃不了一世啊!我摀著臉,覺得更加無力了。

我不知道那個叫Cranio的變態是不是真的盯上我了,但我想要我跟這種變態相處實在是很有壓力,好歹我也算是個正常人,要我跟一個熱愛骨頭的人相處,不如一刀捅死我算了。

……不,死了就沒樂趣可言了,還是不要好了。

就各種結果來看,我還是乖乖去赴約比較好。憑我的實力,多少應該能應付,就算不能應付,逃跑應該也行。

有些煩悶地抓了抓頭,之後也懶得整理,就這麼頂著一顆凌亂的頭,再次來到了黑森林。

雖然還稱不上老練,但至今為止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呢?更何況我也在眾多任務中打滾過,沒到底這麼衰,今天就栽在那變態手上。這麼想的我,心情也逐漸平靜、恢復平常,我像散步般地漫步在黑森林裡,就好像這裡是我家庭院般,要是有人看到這副景象,恐怕會嚇得以為我是這裡的亡靈吧?

畢竟在黑森林裡有很多恐怖的謠言,而且是眾所皆知。待在黑森林還能泰然自若的,恐怕就只有早已死在此處的亡靈做得到了吧。

當然,這是一般人的想法。人類在恐懼的陰影下,想法自然會偏向負面,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一樣。人類的數量是如此的龐大,自然會有幾個不信這套、不怕死的人存在,再說那些謠言也只是以訛傳訛的結果,最初的謠言恐怕沒這麼誇張。

我想,要不是因為謠言越傳越離奇,這裡也不會被世人所隔絕,變成現今這般陰沉、毫無生氣的地方。到頭來,黑森林之所以會變成人類懼怕的地方,也是人類自己一手造成的,這樣想倒也有幾分諷刺。

有時候真的覺得這個世界很可笑,還真是個充滿矛盾的世界啊!

腦袋正在胡思亂想的我,自然是不會注意前方道路有什麼異物,所以我就這麼硬生生地撞上了那『異物』,身體一個不穩,就這麼快速地往後倒去。

在千鈞一髮之際,有隻手抱住了我的腰、撐住我的身體,讓我免去了一場摔倒災難。

「你走路都不看路的嗎?」

這聲音對我來說並不陌生,畢竟是不久前才見過面、讓我一路苦惱過來的變態傢伙。我抬頭看著Cranio,有些尷尬地抓了抓臉乾笑了幾聲。

「哈哈……哈哈哈……」這就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我啊!哈哈!哈哈哈……啊啊,不要在自我吐槽了,心情只會更糟啊!

Cranio只是微皺著眉頭盯著我看,沉默的期間讓我的腦袋逐漸恢復冷靜,我這才發現我們現在的姿勢有多麼的曖昧──他左手摟著我的腰,右手抓著我的左手腕,彼此的身體正緊貼著──這場景好像挺常見的,但我還真沒看過兩個大男人做這種動作。

「喂,我站穩了,快點放開我。」我皺著眉頭看著Cranio,卻發現他的雙眼似乎在發亮,這讓我有股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Cranio的手開始不安份地在我身上捏捏抓抓,搞得我雞皮疙瘩掉滿地,這傢伙果然是變態啊!

「喂!住手!快放開我!」我緊咬著牙,從牙縫裡擠出話語,但似乎傳不進Cranio的耳裡。

……我已經大受打擊了,身為一個男人,竟然就這麼讓別人上下其手,而且還反抗不了,最重要的一點是對方還是個男的!

心中的怒火越燒越高,我額爆青筋,藉著腎上腺素爆發的力量掙脫掉Cranio箝制住我的手,也逃離了他放在我腰上的手。顯然遠離他也沒辦法讓我平息這股怒氣,我二話不說就起腳朝他踢了過去。

Cranio臉上的笑容不減,他輕鬆地閃過我的攻擊,手還不忘抓住我踢過去的腳,接著又是一陣捏捏抓抓。

「喂!」我再次掙脫掉他的手,這次改用拳頭,卻仍然被他閃過,然後又是一陣捏捏抓抓。

Cranio!」我沒好氣地吼著,這次成功地讓他停下手上的動作、抬頭看著我了。

看著Cranio露出一臉不解的表情,我想我現在的臉一定佈滿了青筋,這傢伙真的太讓人火大了。

「我警告你,不要再摸了!」我憤憤地吼著,這簡直是屈辱!

「可是菲爾菲特,你的骨頭好棒喔!」Cranio用著一副小孩子拿到糖果的高興表情說出這句話,這讓我差點吐血。

「我原本以為你的骨頭一點也不好,可是剛才抓住你的時候才發現你的骨頭超棒的!」Cranio一副發現寶物的興奮表情,看得我是冷汗直流。

「菲爾菲特,把你的手給我好不好,你的骨頭一定很美麗!」

看著Cranio用天真的表情說出這句話後,我真想立刻口吐白沫昏過去,但我知道不行,因為等我醒來了,我的手腳可能也不見了也說不定。

不,從他的說法以及他對骨頭的愛好程度來看,他應該是覺得我全身上下的骨頭都很棒,也就是說如果我現在昏倒了,我看我大概也不用醒來了。

不行不行,我還沒享受過許多樂趣,怎麼能現在就栽在他手裡?我扶著額頭,覺得頭在陣陣發疼。

「我的手不能給你,因為我還要用。」我有些無力的說,換來的卻是Cranio「咦」的怪叫一聲,這讓我沒好氣地吼道:「咦什麼咦啦?不行就是不行!」

Cranio惋惜地看著我……的手腳一會,最後像洩了氣的皮球,失落地應了聲:「好吧。」

我的天啊!他是在失落個屁啊?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卻又覺得這傢伙在某方面似乎挺單純的。

「對了,你叫我來陪你聊天,聊什麼?」突然想起這個問題,我忍不住好奇的問。

「噢,」Cranio先是抓了抓頭,最後指了指不遠處的一間小房子,「到那邊去吧。」

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幹嘛,但我想目前應該是沒問題了……畢竟這傢伙執著的也只有骨頭。

被剛才那樣亂搞後,我的心情已經放鬆許多。沒有多說什麼,也不曾懷疑過會有什麼危機,就這麼跟著Cranio朝著小屋前去。


2011.11.20  阿貴仔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