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幾天,我撞見太陽和審判吵架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雖然沒有芭樂的被拉扯,但也還是芭樂的爆發了。

也不是說我想管,反正又不關我的事,也沒有人拿著紅茶蛋糕來賄賂……來拜託我解決,我只好乖乖地當個旁觀者在一旁吃爆米花喝可樂,但……

「我還跟小森接吻過呢!」太陽的一聲大吼,臉上露出勝利的微笑看著一時不知如何回嗆的審判。

就是因為這句話,我爆發了。

嗯?你問我什麼時候跟太陽接吻了?不就萬聖節那天倩奏那傢伙搞得鬼嗎?想來我的初吻竟然給一個男人……怒火越燒越旺,我燦笑著走到他們旁邊,額上爆出數條青筋,我用龍之戒變出一把細劍,毫不遲疑地朝兩人奮力一揮,只見這條長廊在瞬間變成了空地,而兩位騎士長則是不知被轟到哪去了。

我微笑著轉過身,手上的細劍跟著消失無蹤。向一旁正好經過並且目睹經過的暴風和烈火問好,我邁開腳步大步離去。

「太陽啊--」

身後傳來暴風和烈火悽慘……不是,是淒厲的叫吼聲,然後是其他因為我轟掉兩位騎士長而造成的巨響聲而趕來的其他十二聖騎士,大概是以為有哪個不知死活的死亡領主什麼的勇闖神殿想鬧他個天翻地覆而各個拿著自個兒的武器,在看到現場的情況和我離去的背影後……

「太陽啊--」

同樣的叫吼聲,還參雜了另一句--

「審判啊--」

然後是一致的--

「不管誰都好,你們快回話啊--」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