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個到底在發什麼神經啊?」我憤憤地將蛋糕塞進嘴裡,臉上的不滿表露無遺。

「他們似乎吵架了。」寒冰苦笑著說。

「吵架?」我狐疑地看向寒冰,不解的問:「為什麼吵架?」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但事情恐怕沒那個簡單。」寒冰重重嘆了口氣,臉上寫滿了無奈,這讓我有些不解。

「怎麼了嗎?」

寒冰看著我,又嘆了口氣,才緩緩道:「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有意的,他們常常碰在一起,一見面就吵了起來,一天下來正事都沒什麼在做。」

……他們剛才不是說事情都做好了,只剩下一些雜事的嗎?也就是說他們根本沒在做事,所以除了這兩位吵架的仁兄以外,其他人的工作都增加了,是這個意思吧?但……

「我比較想知道他們在搶我是怎麼回事。」我冷著臉,卻在蛋糕塞進嘴裡的下一秒露出一臉的幸福。

「呃,你聽誰說的?」

我看著寒冰有些僵硬的臉,微微笑著。

「因為對方不是女人而放心的看好戲的那位。」

寒冰的嘴角微微抽動著,最後無奈的說:「就像剛才那樣,他們是在搶你沒錯……」

寒冰說,太陽和審判每次吵架都會扯到我,扯到最後不是「不准你去找小森!」就是「小森才不是你的!」,然後哼了一聲,兩人轉身瀟灑……不是,是憤憤離去。

剛才是他們吵架至今,我第一次也在場,所以就演變成了拉扯的芭樂戲碼。而為了不讓劇情往芭樂的兩人開始拉來拉去,最後被拉的受不了而崩潰大哭什麼的,我只好先拉下他們抓著我的手,找了個不相干的人,也就是剛好經過的伊希嵐,丟下他們私奔……不是,是瀟灑離去了。

不過照這樣看來,這跟倩奏說的似乎又是不同的情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