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阿阿阿阿阿!」

我無言的看著阿綱一臉驚恐的看著我抱頭吶喊著。

阿綱,你果然跟漫畫上畫的一樣膽小,有事沒事都要吶喊一下……你該不會都用京都念慈安琵琶潤喉糖來保養你的喉嚨吧?

咳!扯遠了。

我笑著跟正散發著強烈殺氣的里包恩對望著。

嗯?你問我怎麼知道他在放殺氣?簡單啊!他臉上不就明白的寫著「竟然失敗了,我很不爽,所以一定要殺了妳」嗎?到底會不會看人家的臉色啊?你這樣是沒有辦法在這個社會……是在你那個世界的社會上生存的你知不知道阿你!

啊!不過我是用另一種方法看的,因為你比較笨……不是,因為你學不來,所以我就只好跟你講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了。希望這個方法可以讓你繼續存活在你那個世界的社會上。

啊!不用太感謝我,我會不好意思!也不要叫你媽媽送水果、錢什麼的來賄賂……來謝謝我,因為我是個清廉……是個正直的小孩,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不要臉的收下這些禮物的。

嗯?你問我為什麼沒有被里包恩殺死?你這個問題是我聽過最白痴的問題。當然是用風魔法在他開槍以前把他轟走啊!這麼簡單的方法你都想不到!虧你還說你愛御我大愛吾命,我看你根本就是在放屁!

不過轟是轟了,但其實也沒多遠啦!就剛好在碧洋琪的肩膀上而已。

啊!里包恩你不要一臉「快告訴我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看著我,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因為……

這個世界沒有魔法只有火焰啊!

慢著!火焰?我如果將火的魔法聚集在掌心,然後跟里包恩說「因為我的火焰是嵐之火焰,但你們已經有獄寺準人了不是嗎?」不知道會不會放過我?

……想也知道不可能,所以還是在一旁乖乖當個守口如瓶的好孩子吧。

里包恩冷哼了一聲,將變回去的列恩放到帽沿上。

嘆了口氣,我看向阿綱問:「最近有發生什麼大事嗎?」

「咦?」阿綱一臉呆愣的看著我,不解的問:「什麼大事?」

我想想……因為不知道現在進展……什麼進展?搞得好像是在說男女朋友的關係,在問現在進行到幾壘了一樣!我是說劇情拉劇情!因為不知道劇情發展到哪裡了,所以就從最前面的開始好了。最前面的大事是……

「例如……六道骸?」我笑看著阿綱。

「咦?」阿綱明顯愣住了。

「為什麼妳會知道六道骸的事?」里包恩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怎麼知道不重要,你只要告訴我那是什麼時候發生的。」我燦笑著。

「呃……前幾天剛結束而已。」

「是嗎?」我低頭沉思……不是,是回想。

六道骸的事件過後是什麼呢?恩……

眼神隨意看了看阿綱,又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手……怎麼想不起來呢?

看著手上帶著的兩枚戒指,我繼續回想著。

戒指?我想起來了!

「里包恩,跟你談個交易。」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笑看著里包恩。

「什麼交易?」里包恩也笑看著我。

「我告訴你一個情報,條件是不准再叫我加入彭哥列!」

「什麼情報?」里包恩依舊笑著。

這讓我笑的更燦爛了。

親愛的里包恩,我知道你是想讓我直接告訴你情報,事後再說「我剛才並沒有答應妳。」之類的來反悔,這樣我就頭大了。

「你必須先答應我。」

里包恩直盯著我,知道我不會上他的當只好妥協了。而我也高興的告訴他們戒指爭奪戰即將來臨,要里包恩好好「照顧」阿綱。

「預知嗎?」里包恩饒富意味的看著我。

「不,不是預知。」我笑著。

因為我是真的沒有那種能力,只不過是知道而已。我不會因為「知道」,就把它當成「預知」的。

嗯?你說我的態度幹麻突然變得這麼嚴肅?老實說我也不太明白。

從小,我就是個事事分明的人。明明是這一類,卻要放在另一類來看待,我實在無法認同。

啥?你說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白痴啊!這跟明明是鹿,卻說是馬不是同樣的道理嗎?

明明就只是知道,卻說這是預知,這什麼屁啊?這跟詐欺有什麼兩樣?

要是真遇到危險了,你要我說「我的預知能力不是十全十美的」或是「我只能看到部分未來」還是「啊!我的預知能力消失了!」?不管怎麼說,我都覺得很像神經病啊!

至少我自己是這麼認為。

沒辦法,誰叫我是善良的乖小孩,媽媽說不可以說謊,所以我沒有說謊喔!

……是說,我最近是不是一直在講屁啊?

「不是預知?」

我笑看著里包恩,淡淡的說:「對,不是預知,就只是知道而已。」

里包恩笑看著我,說:「是嗎?」

我笑而不語。

嗯?你說怎麼氣氛好像變得很沉重的樣子?對耶!怎麼會這樣?

啥?你叫我搞笑?

……於是音森成為了彭哥列的守護者,在澤田家生活了十年,最後被十年前的彭哥列拯救,然後跟著十年前的彭哥列一起消失,回到了神殿繼續過完下半輩子,故事就這麼結束了。謝謝各位觀眾的收看,我們下次見!

碰!

「啊!小森!妳怎麼被罐子砸到了?還好吧?」阿綱緊張的看著我。

……放心吧!我知道這罐子不是你丟的,我不會把你電成焦炭的。

「哎呀!真是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喔!」

一群臉上寫著「我很不良,而且我是故意的,但我不會告訴你」的男人們走了過來把我和碧洋琪團團圍住。

所以現在是要上演一場流氓貪圖美色大作戰……我是說流氓貪圖美色最後被扁的淅瀝嘩啦是嗎?

畢竟他們圍的是碧洋琪……還有我。

幹!想不到我竟然有這一天?為什麼我不是圍美女……不是,是搭訕美女,而是被搭訕……不是,是被圍的那一個?

呃,我在說什麼阿?算了,結論就是你們敢圍我,我就敢讓你們去跟閻羅王報到!

「唷!兩位小姐長得挺不賴的嘛!」

「要不要跟哥哥們去玩啊?」

「怎麼帶一群小鬼呢?」

「把他們丟在這,和我們一起去玩啦!」

嗯,一個比一個還要醜,而且表情又很猥褻,就變成了很可怕的畫面,可惜我不怕的畫面。

「媽媽我好怕喔。」我笑著自言自語著。

「啥?不要怕啦!哥哥們會對妳很好的!」

嗯,看到有人笑著說媽媽我好怕竟然還會說出這種話,大哥不要太難過,腦子有洞的人一大堆,你不用擔心沒有人陪你。

我看著一個男人流著口水慢慢接近碧洋琪,碧洋琪直接把有毒料理砸在那人的臉上。

見自己的同伴倒下去,其他人面目猙獰的看著碧洋琪。

「小妞,妳不想活了是吧?」

「啊!不好意思打斷你們的談話。」我看著那些流氓轉頭惡狠狠的瞪著我,燦笑著說:「她丟的是有毒料理,不趕快帶你朋友走的話……」

我臉色陰沉的笑著說:「會死喔!」

似是被我嚇到,他們面面相覷著,最後是一個似是帶頭的傢伙大吼一聲「想唬弄老子?門都沒有!」,然後一群人就朝碧洋琪攻過去……啊!有幾個臉上帶著猥褻笑容的傢伙朝我走過來了!

幹!我又沒幹麻,還給你們提醒,你們竟然敢向我伸出魔爪?不對,魔爪感覺挺帥的,你們不適合。所以是……啊!鹹、豬、手!你們竟敢將你們的鹹豬手朝我伸過來?活的不耐煩了!

既然如此,我只好在你們的鹹豬手碰到我之前動作了。

我換上冷酷的表情,這是我戰鬥必備表情。

請不要說我裝模作樣,因為跟雷瑟打也實在笑不出來,所以就習慣戰鬥的時候就是那張冷酷臉。

嗯?你說我跟雷瑟的修練不是很輕鬆嗎?好吧,我換個方式說……因為跟雷瑟這個一臉認真在教我的人打,笑看著他實在是對不起他啊!

我被那些流氓擋住視線,所以我並不知道里包恩的眼神閃過一絲玩味。

「變裝。」

冰冷刺骨的聲音從我嘴裡發出,聞者皆不寒而慄。手上的戒指發出一道淡淡的白光,手從胸前揮過,一把刀就出現在眼前。一把握住那在空中不斷旋轉的刀,我冷冷的看著流氓。

就連在對付碧洋琪的流氓們都轉過來驚訝的看著我,在看到我臉上的冰冷表情都忍不住閃過一絲恐懼。

「滾,還是躺?」

連滾帶爬的,所有流氓被嚇跑了。

將刀隨意一拋,便消失在眾人眼前。

「好、好厲害!」阿綱一臉崇拜的看著我。

「竟然用殺氣就解決了。」碧洋琪也笑看著我。

「哎呀!我是不介意他們躺在地上讓我捅一刀在治療,治療完在捅一刀啦!」我燦笑著說。

糟糕!我明明就沒有打萊卡啊!該不會是被他帶壞了?還是……原來我體內暗藏了這種黑暗面嗎?好可怕啊!

這件是絕對不能跟萊卡說!不然每天都來找我要我鞭打他怎麼辦?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到時候我會變成喪心病狂的SM女王……不對,因為是用男生的外表,所以是SM國王?

咳!不要再鬼扯了。

「好可怕啊!」阿綱一臉驚恐的看著我,我笑的更燦爛了。

澤田綱吉,小心我把你變成焦炭喔!

「妳的能力很特殊。」里包恩笑看著我。

「是阿,真的很特殊,可惜我要走了。」我也笑看著里包恩。

「咦?妳要走?走去哪?」阿綱一臉呆愣的看著我。

「特殊能力嘛!不要太想我喔!」我笑著,身體在他們的面前漸漸變淡。

「小、小森?妳、妳的身體!」阿綱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唉!時間到了,我該走了。」我一臉惋惜的說。

其實是剛才聽到倩奏的聲音,她說差不多要讓我回來了。

嘛!在走之前,稍微整一下里包恩也不錯嘛!看他現在一臉震驚的表情……哈哈!誰叫你要整我?活該!

「各位,再見了。」

我笑著揮揮手,身體也消失了,只剩下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回盪在眾人耳裡……

「幫我向媽媽問好……」

回到神殿,我問倩奏為什麼把我送到那裡去,她笑著說因為那是我的第二最愛,所以想讓我去看看。

我笑了,謝謝她,因為真的很有趣。

雖然只相處了一天,但還是希望下次能再見到他們。

啊!都忘了里包恩是腹黑大魔王……也許我該考慮考慮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