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映入眼簾的依舊是褐色的長髮。

但,有一點不同……

不,是非常不同。

「這裡是哪裡阿阿阿阿啊?」我驚恐的看著四周陌生的環境……不對,是房間。

是說,這個房間很現代化,實在不像是在神殿啊!

慢著!現代化?難道……我又回來了?

但這裡怎麼看也不像是我的房間,那這裡是哪裡?重點是,就算我真的回來了,外表仍然是女生啊!這樣我要怎麼跟我媽相認阿?不要以為每個媽媽都認得出自己的小孩好嗎!

不對,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用男身跟媽媽相見了啊!

呃,現在不是鬼扯的時候。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應該是倩奏的傑作吧?但……為什麼我會在床上啊?要是屋主發現屋內突然冒出一個陌生人該怎麼辦阿阿阿阿啊!

我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間,卻聽見樓下傳來一個小孩的吼叫聲。

「媽媽,藍波大人肚子餓了啦!」

藍、藍波?慢、慢著!藍波不是那個漫畫,叫什麼家、家……對了!是家庭教師!

也就是說……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阿阿阿阿阿!

「哎呀!妳醒了啊?」奈奈和藹的笑看著我。

「呃,嗯……」我乾笑著。

奈奈沒有因為我的出現而驚訝,也就是說她知道我的存在。知道這一點,我也比較放心了。

是說,奈奈,您真的好美麗啊!

「快下來吧,可以吃飯囉!」

「好、好的。」

家教這部漫畫我多少也有看過,不知道現在到哪一段了?

「哎呀!怎麼了?不合妳的胃口?」奈奈一臉傷腦筋的看著我。

我呆愣的看了看奈奈,又低頭看了看眼前完全沒動過的食物,趕緊搖搖頭。

只顧著想事情,忘記吃了!

「不、不是的!您做的菜非常好吃!」我夾了口菜塞進嘴裡。

嗯,真的很好吃。

「太好了!我還想說會不合妳的胃口呢!」奈奈一手摸著臉頰,笑著說。

「我回來了!」

一道男音傳進我耳裡,大概是澤田綱吉吧。

「哎呀!」奈奈朝玄關走去。「阿綱,可以吃飯囉!」

「啊!好!」

「媽媽,我回來了。」

「哎呀!里包恩,歡迎回來。」

里、里包恩?傳說中的腹黑大魔王……不是,是殺手!

我邊吃奈奈煮的菜,邊看著奈奈帶著里包恩走進來。

里包恩見到我明顯愣了一下,隨後又看向奈奈,問:「媽媽,她是誰?」

「哎呀!這孩子今天早上倒在家門口,就把她帶進來了。」奈奈如是說。

原、原來,我是倒在家門口啊?好險不是直接出現在澤田家……

「咦?這位是?」

我看向阿綱,果然就是一副廢材樣……我是說乖寶寶樣。

「哎呀!還沒請教妳的名字呢!」奈奈笑看著我。

日語應該沒關係吧……慢著!日語?我怎麼在講日語阿阿阿阿阿!原來我這麼厲害嗎?果然是天才啊!

嗯,我本來就是天才啊!

「我叫郝音森……」反正我也有免疫了,要笑就笑吧!哇哈哈哈哈!

「哎呀!我可以叫妳小森嗎?」奈奈笑看著我。

好人!我一臉激動的狂點著頭。

「那小森,妳住哪裡呢?」

「呃,」住哪裡?神殿裡啊!但不能這樣講吧……畢竟這裡沒有神殿。我乾笑著說:「我、我住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哎呀!那妳一個人來這邊阿?」奈奈略顯驚訝的看著我。

「呃,我是被送來的。」應該是被倩奏送來的……吧?

「是妳父母嗎?怎麼能讓一個女孩子在外呢?」奈奈的臉上寫著不認同。

「是我自己愛亂跑,但是人生地不熟,再加上錢掉了,所以才……」我乾笑了幾聲。

想當初到吾命的時候,也是說錢掉了才住進神殿的。在那之後又生活了一年多,每天都很快樂呢!

「哎呀!那妳就先住在我們家吧!」奈奈笑著說。

好吧!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是,結論就是我要住下來了……

不是吧!這到底是怎麼跳的?也跳太快了吧!

嘆了口氣,我跟著阿綱去逛街……我是說認路。

天曉得我會待在這多久的時間,多記一個城市的路也不是什麼大問題,所以就和阿綱、里包恩、碧洋琪、一平、藍波、風太一起出去了。

但是……

「藍波,你不要玩炸彈!」

「風太,不要在街上做排行!」

「一平,不要再認錯人了。」

「阿綱,給我管好他們!」

「里包恩……」我看向坐在我肩上的里包恩,嘆了口氣。「可以不要坐在我的肩膀上嗎?」

「為什麼?」里包恩笑看著我。

我額爆青筋,低吼著:「你沒看到碧洋琪手上的有毒料理正對著我嗎?」

里包恩笑而不語,而身後的碧洋琪也把她手上的有毒料理朝我的臉砸了過來。

輕啐了聲,我在阿綱的驚呼聲中輕巧閃過。

「哇啊!」

我轉頭看向阿綱。

哎呀!雖然對你很抱歉,但我不是格里西亞,恢復力沒那麼強,如果不閃的話我就會死。不過有毒料理是掉到你的腳邊而不是你身上,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我笑咪咪地看著阿綱。

「小森,妳為什麼一臉我沒被砸到真可惜的樣子啊!」阿綱驚恐的看著我。

「有嗎?」我歪著頭,眼角卻瞄到碧洋琪再次朝我丟有毒料理。

我不想閃,但因為潛意識……好吧,其實是我根本不想再死一次,所以只好閃了。

我邊閃邊哀怨的看著里包恩,說:「里包恩,試探我也不會加入彭哥列喔!」

里包恩笑看著我問:「妳會讀心術?」

「並不會。」我翻了個白眼給里包恩。

「真的不加入?」里包恩又問。

我燦笑著說:「不、要。」

「是嗎?那妳就死吧。」里包恩用列恩變成的槍抵在我的太陽穴上。

幹!就跟你說了我不要再死一次了,你是聽不懂國語……日語喔?

……是說,我根本就沒說出來,當然不懂啊!

「啊!里包恩快住手啊!」阿綱驚恐的看著里包恩吼著。

澤田綱吉!碧洋琪動手的時候你卻不叫她住手是怎麼一回事啊嗯?小心我把你變成焦炭我告訴你!

一旁的碧洋琪也停下動作看著我和里包恩,而我也因為碧洋琪不再攻擊而停下腳步站在原地。

看了碧洋琪一眼……停下來大概是想跟里包恩一起殺了我吧?哎呀!不愧是情侶,夫妻同心啊!

「我再說一次,加入彭哥列。」里包恩冷冷的說。

「里包恩!」我看著阿綱臉上的「你不要鬧了啦!」笑了笑。

看向里包恩……不對,他現在用槍抵著我的腦袋,我要怎麼去看他?所以是用眼角看著里包恩,我笑了,而且還非常燦爛。

「我也再說一次,我不要。」

槍聲響起,緊接著的是阿綱的驚呼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