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一身黑的制服,及腰的長髮隨意束在腦後,戴上黑色的粗框眼鏡,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嗯,像個毫無姿色的書呆女。

我滿意地勾起一抹笑,拿著書包走下樓,隨手拿了片烤土司,丟了句「我出門了!」就逕自走去。

「路上小心啊!」

老媽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我揮手表示回應,邊啃土司邊加快腳下的速度。

我叫葉若婷,今年剛升上高一,考上一個沒沒無聞的學校──聖黑。

並不是說我的成績爛,而是因為要搬到這邊住,為了省麻煩才填這所學校。

秉持著方便就好,我甚至連打聽都沒有就進了這所學校,要是這是間爛到爆的學校,我也只能牙一咬,熬過這三年。

抱持著這樣的心情,今天終於可以一探究竟!

「天堂?還是地獄?」我看著聖黑的校門,卻半點人影也沒看到,就連警衛室裡也空無一人。

我狐疑地走進校園,直朝教室走去。一路上靜悄悄的,直到走在走廊上才聽到越來越多的吵鬧聲。

難道……我看著手錶,臉猛地刷白,因為我.遲.到.了!

回想起剛才鬧鐘雖指著六點半,但卻動都沒動,我直接將錯丟給老媽,抱怨她沒叫我就算了,竟然還悠哉的跟我說路上小心!

我狂奔到教室,用力地打開門,直接來一個九十度彎腰,還不忘大吼著:「對不起我遲到了!」

突然一片鴉雀無聲讓我狐疑地抬起頭,在看清教室內的情況後,我傻眼了。

台上的老師畏縮在那,臉上寫滿了驚恐,看著我的眼神卻透著感動與保重。

感動,因為這間學校竟然有我這種正常人。

保重,因為我這三年的日子「可能」會很不好過。

我看著與台上老師成強烈對比的學生個個凶神惡煞,黑道、台妹樣的冷眼瞪著我,臉上還掛著不明的微笑。

嗯,也許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我微皺著眉頭掃了班上的人一眼,一個念頭油然而生。

所謂的聖黑,該不會是「剩黑」,剩下黑道吧?我嘴角正不易察覺的抽動著。

好吧!有什麼樣的打扮就要有什麼樣的個性。既然我現在穿得跟書呆女一樣,那我就當個懦弱的書呆女吧!

我一臉害怕地看向老師,老師看了眼點名簿,指著最後面靠走廊的位子,說:「葉同學,妳的位子在那裡。」

我看向我的座位,小心翼翼地走過去。

雖說是不良,但沒來學校的似乎只有五個。我看了眼台上用抖音叫我們拿出課本的老師,一臉害怕地接收其他人對我投來的不善眼神,我拿出課本攤在桌上,一副畏縮的低頭認真上課……應該說是自修才對。

畢竟學生都是混混、太妹,試問有誰會乖乖上課?有來學校就很不錯了,要他們靜靜的聽你上課想都別想!

我默默地讀我的書,也不知過了多久,身後的門被打了開來,四男一女或微笑或面無表情地走進來。

我看了眼走進來的五人,所謂俊男美女就是在形容他們吧?

與其他人的凶神惡煞相反,這五個人個個人模人樣,不知情的人看了大概會以為自己見到一群明星吧?但看到他們臉上寫著的「我們不好惹」,失去對他們的興趣,我低頭又開始讀書。

也許我該考慮考外面的大學。我在心裡嘆了口氣。

「為什麼會有個醜女在這裡?」

四個男生中的一位一臉「別傷我的眼」的厭惡表情看著我,其他人聽了紛紛笑了起來。

「世傑,別欺負人家嘛!」五人中的唯一女性微皺著眉頭,但嘴角卻毫不掩飾地往上彎,露出了嘲諷。

「羽妃,妳這麼說就不對了!」世傑一臉認真地說。「我只是陳述事實。」

「哈哈!你說的真狠!」四個男生中的另一位邊說邊哈哈大笑著。

「我哪裡狠了?」世傑笑著。「不然佑仁你說,那女的不醜嗎?」

佑仁聽了當真認真地上下打量我,我在心裡翻了個白眼給他,想著「再看下去小心瞎了!」

「夠了。」依舊是四個男生中的一位,他冷冷的說。

「宇豪你幹麻?她該不會是你的菜吧?」世傑的一句話引起全班哄堂大笑,但卻讓我的腦袋陷入一片空白。

難道是……那個杜宇豪?我狐疑地轉頭看向宇豪,熟悉的面孔沒有太大的改變,但那冷漠的眼神……

他還是我認識的宇豪嗎?

宇豪正好看向我,他先是驚訝地看著我,接著微皺著眉頭,語氣帶著不確定地喚了聲:「若婷?」

我嘴角有些抽搐,將東西掃進書包裡,我衝了出去。

坐在靠門位置的好處就是溜得快!但不得不說……姊姊我是特例,好孩子別翹課喔!

我不管身後追來的宇豪,就這麼衝到頂樓。

「若婷!」追來的宇豪喘著粗氣,皺著眉頭看著我,不滿的說:「妳幹麻跑啊?」

我看了宇豪一眼,隨意將書包一丟,邊坐下來邊放下頭髮,拿下仍戴不慣的眼鏡,隨意抓了抓頭髮。

一開始拿到聖黑的制服時還以為學校寄錯制服給我,因為不管我怎麼翻都只有兩套白色襯衫和黑色長褲,再加一件黑色的制服外套。

我以為這是男生的制服,今天來學校才知道這也是女生的制服。

雖說太妹也是有穿裙子的,但似乎是為了不讓太妹蹲的時候露出小褲褲才做了這個決定。

但還是有不少女生自己跑去買裙子就是了。

因為如此,我才能這麼隨便的席地而坐。

我看向一直沒有動作的宇豪,卻見他一臉的呆愣。

宇豪是我的青梅竹馬,只是在我們升上國三時,他因為搬家而轉學,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沒了連絡,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他。

不過最讓我訝異的是他竟然變成這副模樣,這讓我有點感嘆短短的一年竟能讓一個人有這麼大的轉變。

不過想想也不錯!來到這種鳥不拉嘰、學校還充滿混混的地方,我還有個認識的人在。

見宇豪仍舊呆站在那,我微皺著眉頭問:「幹麻?」

回過神來的宇豪臉上一紅,尷尬的走過來。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噢!」我抓了抓頭,燦笑著說:「因為要先跟你串通好。」

「串通?」宇豪臉上露出茫然,不解地看著我。

「我原本是打算低調過這三年的,沒想到這個打扮是高調。」我苦惱地微皺著眉頭。

「……妳沒打聽就來這所學校嗎?」宇豪的嘴角有些抽動,在見到我燦笑著點頭後,他臉上露出了無奈。

「所以,妳說的串通是指裝懦弱?」

我響指一打,笑著說:「聰明!」

宇豪只覺更加無奈。他看著我,最後微微笑著,這令我有些不解。

「怎麼了?」

「妳越來越漂亮了。」宇豪發自內心的說。

「是嗎?」我淡淡的說。

宇豪看著我,笑問:「所以現在只有我知道?」

「不一定喔!」我笑看著宇豪,見他臉上透著的不解,我朝頂樓門口望去。「他是你朋友吧?」

「咦?」宇豪順著我的目光望去,只見剛才與他一起進教室卻不發一語的男生正站在門口,他驚呼著:「顥楓?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一直跟在你們後面。」顥楓將門關上,走過來坐在一旁。他盯著我好一會,才微笑著說:「真沒想到妳這麼漂亮。」

「可惜我一點也不想要。」我淡淡的說。

因為這張臉,導致那件事發生,才會有那個時候的我……沒錯,那個時候。之所以搬到這,就是要讓我離開那個環境,所以改變是我對老媽用心的回報。

「因為國一的事嗎?」

顥楓的話讓我猛地一震,為什麼他會知道?

我皺著眉頭看向宇豪,他抓了抓頭,尷尬的說:「關於妳的事我全跟他說了。」

所以……我的豐功偉業他全知道?

我呆愣地看向顥楓,他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笑看著我,彷彿在對我說:「沒錯!妳的一切我都知道。」

我無力的撫額嘆氣,宇豪看了緊張地問:「呃,若婷妳還好吧?」

我眼神銳利地看著宇豪,没好氣地問:「你沒事把我的事告訴他幹麻?」

宇豪很快地回答足以讓我吐血的話。

「因為他是我兄弟啊!」

「你還跟誰說過我的事?」我挑眉看著宇豪,心裡卻想著:「要是你還跟其他人說,我一定要狠狠地揍你一頓!」

「沒有,我只跟顥楓提過。」

只跟他提過?我狐疑地看著宇豪,他笑著說:「顥楓比較特殊。」

……我管你特不特殊!你把我的事情告訴別人比我穿成土包子還要令我難堪啊!

我眼神哀怨地看著宇豪,但他卻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看他。

到底是「女人心,海底針」,還是他太笨?我重重地嘆了口氣。

「所以?」

我看向顥楓,淡淡的說:「還問?你不是都知道了?」

腦海閃過從前的畫面,我垂下眼。

心裡沒有任何感覺,以前的事也不在意了。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我卻不知道我現在的表情有多悲傷,就像是受傷的小貓,令人心生憐憫,想要留在身邊小心呵護。

突然的沉默讓我不解,我抬頭看著兩人,卻見他們一臉的呆愣。我微皺著眉頭,不解地問:「你們幹麻?」

回過神的宇豪瞬間別開燒紅的臉,而顥楓仍直盯著我看,但看我的眼神卻有些變化,似乎是溫柔?

鐘聲在這時響起,顥楓笑看著我說:「乖寶寶,妳已經翹了一節課囉!」

我無所謂地聳聳肩,無奈的說:「反正教室這麼吵,不管在哪讀都一樣。」

我從書包隨便拿出一本課本,邊翻開來邊揶揄的說:「倒是你們,和一個土包子待在頂樓不太好喔!」

「有什麼不好?」宇毫無所謂的說:「大不了被說欺負一個土包子。」

「還是兩個人一起。」顥楓接著說。

我瞟了兩人一眼,又問:「那請問兩位空手前來的太保要在這做什麼呢?」

「陪妳。」兩人異口同聲的說,然後互看著對方,在彼此的眼中找到敵意。

我狐疑地看著兩人,見兩人似是在眼神交流,懶得理他們,我又低頭看我的書。

一直到中午,我都待在頂樓專心讀書。顥楓和宇豪倒挺配合,安靜地在旁邊做自己的事,直到我站起來伸了個懶腰,他們看著我呆了一會,才在我的叫喚聲回過神站了起來。

看著他們,我戴上眼鏡,邊綁頭髮邊問:「可以解散了吧?」

「妳下午要在教室?」宇豪狐疑地看著我,我笑了。

「怎麼可能?跟你們一起失蹤,我要真待在那准沒命!明明才第一天而已,怎麼就這麼多麻煩啊?」我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放心吧!我們會罩妳的!」宇豪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看得我更加無奈。

罩我?別再製造麻煩給我就謝天謝地了!

懶得再理他們,我轉身離去。

隨意地逛著校園,只是想看看這學校是不是真的是「剩黑」而已。一路上逛下來,中途還順便買中餐隨便吃吃好果腹,然後我知道兩件事──

看著那些專找麻煩的混混們,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警衛室裡沒有警衛的原因了。

還有就是決心,我一定、絕對!要考出去的決心!

因為我估計這間學校的混混、太妹大學也只會留在這裡,我還是考出去讓自己好過些。

對了!這途中我還聽到了一個有趣的名詞──四聖。

根據我的調查……好吧!其實是全校都在說,要不知道都難。聖黑是個附設國中的高中,而四聖就是指宇豪他們四人,由顥楓帶頭。

說帶頭有點奇怪,因為顥楓好像是莫名其妙地成為老大。不過我並沒有問本人,而且我也沒興趣知道,實際到底如何我們就不談了。至於為什麼叫四聖……

聽說是因為有人認為他們是聖黑的老大,所以把他們當聖人一樣膜拜。不過我覺得「四黑」更適合他們──四個黑道老大。

雖然黑道老大沒有他們這樣人模人樣啦!

「顥楓!宇豪!」

我停下腳步看向走廊的另一端,顥楓和宇豪正被一群女生圍著,而那群女生十之八九跟我同班。

「你們早上去哪了?怎麼都沒回來?」

「宇豪,你早上幹麻去追那個醜女啊?」

「就是說啊!好討厭喔!」

由以上對話……呃,顥楓和宇豪沒有答腔,這算對話嗎?

不,我只是要說由此可以判斷那些女生跟我同班。

「講話小心點。」宇豪冷冷的說。「妳們口中的醜女可是我朋友。」

「呃……」幾個女生面面相覷,一時有些尷尬。

正好看到我的顥楓笑喊了聲:「若婷?」

聞言,宇豪也看向我。他和顥楓一起走過來,我立刻裝出畏縮的模樣,心裡還不斷翻白眼給這兩個傢伙。

雖然剛才宇豪才說我是他朋友,但兩個人直接走過來就不好了……看啊!他們臉上的憤怒與忌妒。很好!看來我的仇家也樹立好了,而且在日後還會持續增加!

大概是看到我眼中的哀怨,顥楓和宇豪先是對看了一眼,又看向我,接著又看向身後那群女生們,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一臉歉意地看著我。

「有、有事嗎?」我一副害怕的表情看著兩人,兩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出來。

我惡狠狠地瞪著兩人,兩人乾咳了一聲。

「妳要回教室?」宇豪狐疑地看著我。

「對、對啊!要拿課本……」

「既然如此,下午就在教室吧!」宇豪似是故意的說。「妳已經翹掉一個早上了喔!」

……杜宇豪,你是在推我入火坑嗎?我瞪著宇豪,嘴上卻說:「對、對不起……」

因為這樣,我跟著他們一起回教室。最糟糕的是……顥楓和宇豪擅自換了座位,一個在我前面,一個在我隔壁。

「你們,故意的嗎?」我假裝讀書,小聲地跟坐我前面的顥楓說,但他只是對我淡淡的笑著。

……我死也要考出去!

「若婷!」

身上突然的重量讓我差點一頭撞上桌子,我一副害怕的樣子低著頭說:「什、什麼事?」,然後從牙縫擠出:「杜宇豪你找死嗎?」

「若婷,妳不要看書啦!我們那麼久沒見了!」

「等等!你們認識?」佑仁狐疑地看著我和宇豪,我又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早上他就喊過我名字了,這不是認識是什麼?

「她是我的青梅竹馬。」

……你一定要搞到大家都知道就是了?

「為什麼你從沒提過?」佑仁一臉的不服氣,但被宇豪直接忽略掉了。

我發現一件事,就是宇豪只有跟我和顥楓說話才有表情……你這擺明告訴別人我很特別讓我在一天之內樹立不少敵人。

我瞄了眼那些臉上清楚寫著「我很不爽」的女生們,唉!連第一天都還沒過完,我今年是犯太歲嗎?

「那、那個……」我抬頭看著宇豪。「你、可不可以先、先從我身上下、下來?」

「為什麼?」宇豪又將臉靠過來了些,他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笑著說:「妳想說我們都大了,男女授受不親?」

我看向前面正盯著我看的顥楓,臉往後靠,在宇豪的耳邊小聲的說:「我是怕等一下把你甩出去。」

我看著宇豪的臉由紅一下刷白,乾笑了幾聲,動作僵硬地放開我,接著鼻子摸摸走回自己的位子上坐著。

「你幹麻啊?」世傑狐移地看著宇豪,但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噢不,有低笑聲回應他。

我看向顥楓,又看了眼班上其他人。看來顥楓很少笑得這麼開心,所以大家的表情才會這麼訝異。

「妳剛才跟宇豪說什麼?」顥楓好奇地看著我,大概是因為第一次看到宇豪臉色變得如此慘白而覺得有趣吧?

「沒、沒有啊……我、我什麼都沒說。」我的頭又低了些。

白話點就是「你想知道就去問本人,不要來問我!」

大概是聽懂我的意思,顥楓意味深長地說了句「是嗎?」,看向正對著他擺臭臉,眼神卻透著哀怨地看著我的宇豪,忍不住又低笑了起來。

「不會吧!」發出驚呼聲將大家拉回神的正是世傑。他吃驚地看著宇豪攤在桌上的課本,不敢置信地問:「宇豪你在讀書?」

宇豪絲毫不理世傑,後者邊敲前者的頭邊說:「你發燒啦?還是頭殼壞了?」

宇豪一把抓住世傑的手反手一抝,痛得世傑哇哇大叫。

「少來煩我。」宇豪冷冷的說。

我看向宇豪,走過去在他耳邊說了句「到頂樓。」,然後畏畏縮縮地走出去。

宇豪先是一愣,待我走出教室後趕緊追了上來。

「你好像很討厭那個楊世傑?」我好笑地看著宇豪,隨便坐了下來。

「我說妳啊……」宇豪無奈地看著我的坐姿。「女孩子坐要有坐像!」

「囉唆!」我依舊維持兩腳開開的坐姿,笑著說:「這不是太妹的坐姿嗎?還是男人婆?應該是男人婆吧?我不想當太妹。」

「喂……」宇豪顯得有些無力,我無所謂的聳聳肩。

嘆了口氣,宇豪才緩緩道:「那傢伙把抄有妳的電話的紙搞丟了,結果還不幫我找,不爽他很久了。」

「這就是你没跟我連絡的原因?」我有些愕然。

「是啊!」宇豪一臉哀怨地看著我,又道:「原以為妳會打給我,結果竟然連一通都沒有!」

「呃,」我乾笑了幾聲,尷尬的說:「你的電話在大掃除的時候被我媽當垃圾丟掉了。」

宇豪無言了。

結果是因為類似的原因,彼此都在等對方,從此就失連了嗎?我無奈的笑著。

「所以,妳剛剛到底跟宇豪說什麼?」

我們看向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的顥楓跳了起來,異口同聲道:「何方妖孽?」

「怎麼?我像妖孽嗎?」顥楓好笑地看著我們,我們乾笑了幾聲。

「你什麼時候來的?」我狐疑地看著顥楓,他回我一個極度燦爛的笑容。

「我從一開始就在了。」

「……」

「所以?」

我看向宇豪燦笑著。

「也沒什麼,只是說我會把他甩出去而已。」

看了下手錶,我起身拍掉身上的塵土,還不忘抱怨道:「託兩位聖人的服,我在開學第一天就成了聖黑的女性公敵!」

「聖、聖人?」

「……妳哪聽來的?」

「嗯?」我不解地看著兩人,好笑的說:「到處走都聽得到四聖的話題,我不知道才奇怪吧?」

「……說得也是。」

「還有,下去前就說過了,跟你們一起消失整個早上,現在又三個人一起離開,我看我待會就完了吧?」哀怨地瞟了兩人一眼,我邊嘆氣邊頭也不回的走了。

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完了。

我看著十幾個男女擋在我面前,雖然只看過幾眼,但我確定他們跟我同班。

當然,那個站在一旁看戲的世傑我也認得。

「請、請問,有、有事嗎?」我縮著身體,一臉驚恐的膽小樣。

「顥楓跟宇豪呢?」一個膚色頗黑的太妹皺著眉頭看著我,臉上清楚寫著「只不過是個土包子,憑什麼跟他們這麼要好?」

「我、我不知道……」因為我是最先離開的,没跟在我後面,我又怎麼會知道他們在哪?

「真是個令人討厭的醜女。」另一個臉上畫著濃妝的太妹冷笑著,其他人聽了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讓我回想起那件事……十幾個女生將我抓到體育館將我團團圍住,瘋狂且毫不停歇地拉扯我的頭髮、對我拳打腳踢。

「長得可愛又怎樣?」

「有種去跟老師講啊!」

「她沒那個膽啦!」

「哈!說得也是!」

最後甚至在「他」面前,找了幾個流氓想對我做那種事……

眼神閃過一絲冷酷,我深呼吸了一口。

儘管沒有失身,但當時的景像仍像剛發生的一樣,只要一想起來就會讓我全身止不住地顫抖,失去所有的理智……

我又做了幾次深呼吸,右拳下意識地緊握著,我試著緩和自己的情緒。

「怎麼?害怕啦?」

「該不會哭了吧?」

「哈哈!好可憐喔!」

眼前的男女不斷對我冷嘲熱諷,握著的右拳越來越緊,指甲刺進肉裡的刺痛感仍無法讓我冷靜,我的眼神越來越冰冷,但似是因為鏡片的反射,他們並沒有看到,並且將我的舉止歸類為害怕。

害怕?真可笑!自發生那件事後我就沒有害怕這種東西了。

「怎麼不說話?啞巴啊?」太妹起手將我一推,突然的力道讓我重心不穩,往後倒去。

原以為會跌在地上,順便看跌倒的痛楚是否能讓我冷靜。但出乎意料,我跌進別人的懷裡,淡淡的薰衣草香撲鼻而來,但我卻連動都沒動,也不想知道那個人是誰,什麼事都不想做……

「你們在幹什麼?」顥楓看著懷裡明顯不對勁的我,又看向眼前的男女,冷冷的問。

「討厭啦!顥楓,我們只是想問她你和宇豪在哪,怎麼知道她會突然跌倒啊?」

宇豪走過來低下頭看著我,在看到我的表情後緊張地喚了聲:「若婷?」

見我毫無反應,又看到我握緊的右手正滴著血,他慘白著臉,一把抓起我的右手,邊扳開我的指頭邊對顥楓吼道:「快把她打昏!」

顥楓毫不遲疑地對我一掌劈下,眼前一黑,我昏了過去。

待我醒來,我已經在我房間了。坐起身,右手卻傳來一陣痛楚,我微皺著眉頭看著我右手包著的繃帶。

對了,是顥楓把我打昏的……我看著右手發呆,最後縮著腳,將臉埋在膝蓋間無聲的痛哭著。

老媽一進門就見我在哭,她心疼地走過來將我拉進懷裡。

「沒事了,」老媽輕拍我的背,笑著說:「妳那兩個朋友在看妳喔!」

朋友?我露出哭紅的雙眼看向門口,顥楓和宇豪正站在那。用手抹去淚水,我從老媽的懷裡離開。

老媽溫柔地笑摸我的頭,然後就走出去,留下我和他們兩個在這裡。

顥楓率先走進來,他坐到我旁邊擔憂的問:「背會痛嗎?」

我搖搖頭,顥楓看了放心似的吐了口氣,站在他旁邊的宇豪又接著問:「身體還會抖嗎?」

愣了一下,我看著自己的手好一會,才搖搖頭。

「那就好……」

我看向他們與剛進來的表情不同,擔心被放心取代,我有些掙扎地看著他們好一會,最後小小聲的說:「謝謝。」

「為什麼要說謝謝?」顥楓溫柔地笑看著我,這讓我更加彆扭。

有多久不曾得到老媽以外的人的關心?又有多少年不曾看過別人對我露出如此友善的笑容?我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再次獲得,卻讓我感到不知所措。

也許是害怕吧?我害怕當我伸手握住它,它又會再次從我手中溜掉,帶給我同樣的傷害,甚至更深的傷害。

察覺到我的異樣,顥楓不解地問:「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

一直在觀察我的宇豪,有些不確定的問:「若婷妳……在害怕嗎?」

我的身體猛地一震,又開始些微的顫抖。

顥楓和宇豪對看了一眼,後者向前者使了個眼色,前者點頭表示回應,接著轉頭看向我。

「我們會保護妳,而且絕對不會離開妳,好嗎?」顥楓哄小孩似的說。

我看著他們,小聲的問:「真的嗎?」

他們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真的。」

 

時間飛逝,轉眼間我們都升上高三了。自從那天顥楓和宇豪說絕對不會離開我,就開始了持續至今的保護。

他們不是兩個一起,就是輪流陪在我身邊,這讓班上女生對我投來的眼神變得更加銳利。

其中以走在四聖旁邊的羽妃最不明顯,但從她看我的眼神,我看得出她對我的怨恨,再加上她看顥楓的眼神,不難發現她的心意。

我曾經問過顥楓知不知道羽妃的心意,他微笑著看著我,彷彿在笑我的笨。

「我當然知道。」

他的回答讓我愕然,難道羽妃沒有向他告白?

我問,顥楓只是笑著搖搖頭,我又好奇的問:「如果她跟你告白,你接受嗎?」

他先是一臉的呆愣,隨即笑看著我,眼神似乎還帶了點期盼。

「妳很在意?」

「只是很好奇。」我說,顥楓不禁苦笑,這讓我不解的問:「怎麼了嗎?」

「沒什麼。」顥楓露出溫柔的笑。「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就在很久以前。」

看著顥楓的表情,我笑著說:「看得出你很喜歡她。」

「可惜她好像不知道。」顥楓好笑地看著我,似是有點無奈。

「你告白了嗎?」我問,他苦笑著搖搖頭。

「她似乎對我絲毫不感興趣。」

我看著顥楓有些寞落的臉,歪著頭想著該如何安慰他。

「也許你該跟她告白。」我看著顥楓臉上的不解,笑著解釋:「有些人對別人的感情很敏銳,但對自己的就很遲鈍。也許她不是對你不感興趣,而是還沒發現,亦或是她雖然喜歡你,但認為是不可能的夢想。嗯……反正有很多種可能,所以我建議你告訴她你的想法,就算失敗了,至少她會把你放在心上。」

顥楓看著我,笑了起來。

「看來妳很有經驗。」他揶揄的說,我直接翻了個白眼給他。

「很可惜,那些都只是我個人的看法。」

顥楓微笑著。

「謝謝。」

但是之後我並沒有聽到顥楓跟誰告白的消息,也許他在等待時機?

不曉得……該不會是因為時間都花在我身上,讓他沒時間去找那女孩?

……也許我該找個時間再跟他談談。

除了女生,男生多少也對我有些不滿,以世傑最明顯。

他總是用手指著我吼道:「妳這個醜女到底對我們的顥楓做了什麼?宇豪就算了,畢竟他說過妳是他的菜!但顥楓可不一樣!他怎麼可能會喜歡妳這個醜女?又不是頭殼壞了……啊!難道是下蠱?妳這醜女!想不到妳表面這麼懦弱,內心卻是這麼的陰險邪惡!還不快快把我們的顥楓還來!」

然後顥楓就會微笑著向宇豪使眼色,宇豪就會把世傑丟出去。

至於世傑說的宇豪說我是他的菜……純粹是開學第一天他在損我時被宇豪制止就脫口問出的話,但宇豪並沒有回答,所以他就當宇豪默認了。

當然,在這兩年裡還有許多小插曲,好比放學後被抓去關在廁所或體育館,到隔天早上顥楓和宇豪來接我卻發現我沒回家後衝到學校將我找出來。

還有幾個幼稚的傢伙在我椅子上黏口香糖放冰淇淋什麼的,甚至還放了刀片等危險物品,不過都被我看到,默默的清掉或換張椅子了。

唯一慶幸的是我的抽屜是空的,所以他們也只能在我的桌椅上動動手腳。

這些事讓顥楓和宇豪非常生氣,但我只是微笑不語。

「妳都不生氣嗎?」

有天,終於看不下去的宇豪忍不住問我,一旁的顥楓臉上也寫著同樣的疑惑。

「為什麼要生氣?」我反問,他們卻愣住了。

我笑了,而且極度燦爛。

「跟以前比起來,那些都只是小兒科,我根本不需要感到生氣,你們把事情想得太誇張了。」

是的,就是太誇張。現在只是在桌椅上動點手腳,或是把我關在學校一晚,但比起以前,被關還要先一陣拳打腳踢,課本被塗鴉的塗鴉、被丟掉的丟掉,甚至是撕成碎片……

起初,看不下去的男生還會幫我說話,但當那些女生對那些幫助我的男生施以報復後,那些男生就不敢再接近我──除了宇豪。

雖然有宇豪,但憑他一人有怎麼敵得了那群女生?

被欺負的日子就這麼持續一年,然後有一天,她們將我抓到一個破舊的倉庫。

倉庫裡有很多的流氓、混混,我那時很害怕,害怕的全身顫抖,而那些女生只是不停的笑,笑我的活該。

沒多久,那個我心儀的男生也被抓來了。他先是錯愕地看著我,隨即對那群女生嘶吼著:「為什麼若婷會在這裡?妳們不是答應我不會對她動手的嗎?」

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我的身邊不是只有宇豪。

「反正你也想看她的身體不是嗎?我們可是一番好意,想讓你看個夠啊!」

「妳們!」

「喂!動作快點!」

當時的我看著那些男人朝我走過來,臉上還掛著猥褻的笑容,我的腦袋卻不停的問自己為什麼。

低著頭的我臉上已無任何表情,當那些男人碰到我的那一剎那,累積一年的情緒終於爆發……

不再想下去,我笑看著顥楓和宇豪。

「有你們在就夠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顥楓和宇豪保護得更加勤勞,就連放學都要跟到我家看著我走進去才離開,時不時還會在我家外面徘徊……

不可否認,這可以說是全天候的保護確實大大地降低被欺負的次數,甚至不再有人欺負我,但我知道那些看著我的不善眼神一天比一天更加濃厚。

我還發現了幾件事。這間學校充滿了混混、太妹,而每個人似乎跟黑道都有扯上關係,也因此聖黑又被叫做「黑幫高校」。

還有羽妃對我的敵視一天比一天明顯,而世傑則一天比一天沉默。而這個發現讓我有預感,不久之後我就要倒大楣了。

他們倆個的異狀顥楓和宇豪也有發現,而他們則是語重心長的要我多加小心。

還有佑仁,不知是他太單純,看到顥楓和宇豪這麼照顧我還是怎樣,總之就是,他也成了我的保鑣的一員了。

對了,我之前是住在T市,自那件事發生後,我開始到處打架,因此變得非常有名。在T市的人給我一個封號,叫「若無」,即若有似無的傳說。

一開始,我只是為了報復那些欺負我的人而打架,然後我開始找附近的混混,接著跟隨我的人越來越多,我們便開始和警方合作。

T市來說,若無是個從不曾有過的傳說,因為從沒有混混願意協助警方,而且還是身手傑出的高手。

最近有幾個從T市前來探望我的小弟們讓我非常無奈。

他們很直接……倒不如說是老樣子,劈頭就喊了句「若無大姐頭」讓我直接賞他們一個爆栗。

我是不知道在這裡我有不有名,但還是小心不要暴露會比較好。

除了這些插曲,倒也沒什麼大事……或許該說還沒發生吧。

所以我昏倒前想的不是緊張不是害怕,而是無奈。

想不到自己的預感竟會成真……我睜開眼看著四周,破舊的倉庫沒有任何東西,只有我躺在地上,手腳還被繩子綁著。

長髮映入眼簾,視線內沒有黑色的鏡框,看來他們看過我的長相了。

倉庫的大門被打了開來,我看著羽妃走進來,後面還跟了幾十個混混,當時的畫面再次閃過眼前。

「真沒想到妳竟然這麼漂亮,這就是顥楓幫妳的原因嗎?」羽妃冷冷的看著我,見我不語,她冷笑著。

「無所謂。這次……誰也救不了妳!」

我看著羽妃朝身後的男人們比了個手勢,他們紛紛朝我接近,臉上猥褻的笑容讓我沉下臉來。

與上次不同,這次我的手腳都被綁住了,根本無法反擊,當時的問題再次浮上腦海。

為什麼我什麼都沒做卻要受到這種對待?

為什麼我什麼都沒做卻要被一副我活該的臉看?

為什麼這世界的人都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裡也一樣?

男人們還沒碰到我,就被人打飛出去,但我卻不想抬頭,不想知道他是誰,什麼都不想……

「世傑?」羽妃驚訝地看著世傑,隨即怒瞪著他。「你為什麼要幫她?你不是說過你喜歡我?」

「我喜歡妳的笑容,不是這張醜陋的臉。」世傑淡淡的說。

「你說我醜?」羽妃的臉變得有些猙獰,她笑著說:「你說你喜歡我是騙人的吧?男人都一樣,只要女人長得漂亮就說愛!」

世傑的眼神閃過一絲受傷,但早已喪失理智的羽妃又怎麼看得到?

「我以前說喜歡妳是真的。」世傑邊幫我解開繩子邊淡淡的說:「誰都知道妳喜歡顥楓,自從若婷來了妳就變了,妳已經不是我喜歡的那個羽妃了。」

「若婷?」羽妃哈哈大笑著。「平常老叫她醜女的你,現在竟然這麼親密的叫她?」

「愛怎麼叫是我的自由,反正她也不介意。」世傑微皺著眉頭看著有些怪異的我,喚了聲我的名字。

我搖搖晃晃的站起身,眼神冷漠地看著那些男人,二話不說衝了上去。

「若婷!」

身後傳來世傑緊張的叫喊聲,他看著我正想衝上前來,卻在看到我的動作後傻愣在地。

絲毫不給男人們反應的機會,我衝上前直接撂倒一名壯漢,接著腹部一打,男人痛得縮著身體在地上打滾。

右腳快速掃去,我抓著那人的頭朝地上撞去,接著左手一抓,拉著另一人的腳讓他倒地,我起身補上一腳。

整個過程不到三十秒。

回過神的其他人朝我衝來,我閃過眼前朝我揮來的拳頭,朝他腹部一打,接著低下身閃過左右兩旁的攻擊,我快速起身抓著兩人的頭互撞。

身後一個拿著不知從哪找到的木棍的男人朝我衝來,我起腳一踢,踢爛了木棍,也將那人踢飛出去,接著又閃過一旁的拳頭將他打飛出去。

接下來的五分鐘,我在世傑瞪大雙眼張大嘴巴,一臉的不敢置信,和羽妃錯愕的表情下,將所有人打趴在地。

「若無大姐頭!」

門被猛地打開,我看著我之前的小弟們衝了進來。

「我們來晚啦?」

「若無?」世傑驚訝地看著我。「妳是T市的若無?」

「怎麼?若無大姐頭這麼有名啊?」

「沒有人不知道若無吧?」世傑呆愣的說:「若無的豐功偉業說全國都知道也不奇怪,只是沒有人看過她的長相,所以到處都有模仿者。」

「原來我們若無大姐頭這麼有名啊?哈哈!」

「若婷!」

我緩緩轉頭看向奔過來的顥楓三人,淚水終於忍不住潰堤。

「若婷?若婷妳還好吧?」

「怎麼了?怎麼哭了呢?」

「沒事了,沒事了若婷!」

「若無大姐頭!」

我低著頭,看著雙手濺到的鮮血低喃著:「我什麼都沒做,我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為什麼還是這樣?不管在哪裡……不管在哪裡都一樣……」

我跌坐在地,看得顥楓三人是又心疼又緊張。

「若婷妳還好嗎?」

「若婷你不要嚇我們啊!到底怎麼了?」

「若婷?」

我臉上佈滿淚水,抬頭看著他們。

「怎麼辦?我好想死啊!」

我看著他們三人驚愕的表情,眼前一黑,我倒了下去。

那天之後,我不再去學校,每天都坐在床上望著窗外發呆。

老媽沒有說什麼,只是心疼的看著我、照顧我。顥楓他們很常來看我,就連世傑也會來拜訪。

就像世傑說的,我的事說全國都知道也不奇怪,所以我的事情很快地傳遍全國,也因此來看我的不只有四聖,還有一些不認識的人。但除了四聖,老媽沒有讓任何人進來,所以他們也只是站在門口,將探望的禮物托給老媽。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半年,而這半年我都過得渾渾噩噩,只知道四聖每天都會來陪我。

他們會告訴我外面發生的事,羽妃在那件事之後就轉學了,學校的人在知道我是若無後全變了樣,就連老師們都含淚說我是「不正常中的正常人」。

也有人在知道我讀聖黑後紛紛轉過來,據學校調查,明年甚至有一半的正常人會來聖黑就讀,這讓老師們非常感動,就連校長也哭著說:「我不用退休了!」

學校的人都在等我回去,一盼就是半年。半年了,我仍足不出戶,而他們,仍在等待。

「若婷,」老媽笑走過來摸摸我的頭。「顥楓來看妳囉!」

我茫然地看向門口,顥楓正微笑著看著我。老媽笑了笑,走出去輕帶上房門,留下我和顥楓在房裡。

顥楓走上前來,坐在旁邊那老媽為他們準備的椅子,他看著我。

「若婷,妳待在家已經半年了。」

我看著顥楓,又看向窗外,淡淡的說:「我不想出門。」

顥楓心疼的看著我,他苦笑著。

「若婷,妳這是在逃避。」

「……說我逃避也好,懦弱也罷,我不想再受到傷害了。」我看向顥楓,笑得有些悽涼。「我累了,顥楓,真的累了……」

握著我的右手,顥楓看著我變得黯淡的雙眼,沙啞的說:「但是若婷,我還在等妳。」

我茫然的看著顥楓,他苦笑著。

「若婷,我喜歡妳。」顥楓看著我呆愣的表情,笑著說:「妳說過我應該告白,就算失敗,至少對方的心裡有我。」

原來……顥楓喜歡的人,是我嗎?

「每天陪在妳身邊就夠了,我原本是這麼想的。」顥楓苦笑著。「但是若婷,我要妳現在的每一天都在想我!」

「什麼都不要想,只要想我就好……」顥楓捧著我的手,將臉埋進他的手裡,也貼在我的右手上。

「顥楓,你不了解……你不了解我有多痛苦。」我淡淡的說,顥楓抬起頭看著我。

「你是不會了解的……我只能待在家裡,待在這個家,我才能不受任何傷害。我怕啊!顥楓,我怕啊!」

顥楓將我拉進懷裡,他親吻著我的額頭,輕聲道:「還記得嗎?我說過我絕對不會離開妳。」

我在顥楓的懷裡動也不動,顥楓又苦笑著說:「宇豪也是,現在的佑仁也是,還有世傑……我們四聖,竟然會被妳一個女人搞得焦頭爛額。」

我抬頭看著顥楓,茫然的問:「你們……都喜歡我?」

顥楓輕撫著我的頭,有些苦澀的笑著。

「是啊,我們都喜歡妳,喜歡的不得了,已經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了。」

淚水在眼框裡打轉,半年不曾流過的淚水再次潰堤,我低喃著:「不值得……我不值得啊!」

顥楓只是溫柔地笑看著我。

「值不值得,是我們決定。」

那天,我在顥楓的懷裡哭了好久,而顥楓只是輕拍著我的背。

宇豪他們來時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看得他們是又心疼又忌妒。

他們一直陪我,直到我哭累了、睡著了,他們才悄悄離開。

隔天起來,我因為哭得眼睛紅腫而決定不去學校。多虧了顥楓,我終於振作起來了。

老媽看了也很開心,一早就做了豐盛的早餐給我吃。

很平常的一天,卻是老媽盼了半年的一天。

今天顥楓他們也來看我,見我精神抖擻的個個一臉的歡喜。

老媽將他們留下來一起吃晚飯,今天晚上我們家非常熱鬧。

睡前,我開始認真思考四聖的問題。

顥楓說他們四人都喜歡我,那我呢?我對他們的好感又是哪種情感?

仔細釐清自己的情感,我閉上雙眼。

我害怕受傷,但卻也要傷害人。在這世上,沒有人是不會受傷的,但要怎麼做才可以把傷害降到最低?

不懂。要一個從小就飽受傷害的人想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太困難了。

是的,每個人多少都會受到傷害,所以我要學會堅強。四聖都說過他們不會離開我,但未來總會有變化,他們也不可能四個人永遠陪在我身邊。

或許,總有一天我們所有人都會受到傷害。

或許,口頭上的誓言會在某天不復存在。

太多個或許浮現在腦海,我想最好的辦法就是明白告訴他們我的感受。

待在聖黑只剩下半年的時間,但過了三個月,我仍沒有表態。

或許是害怕吧?我自己也不清楚。

從以前到現在,我只得到老媽給我的愛。我的老爸再很久以前就離開我跟老媽,和另一個女人私奔。

從那之後,老媽一個人將我扶養長大,她總是細心呵護著我。

對以前的我來說,有老媽才有愛,因為不管在哪裡,我都會因為這張臉而遭人忌妒,進而被欺負。對那個時候的我而言,家是我的避風港,只有家才能讓我感到溫暖、感到安心。

不曾接受過別人的愛的我,又怎麼有勇氣伸手抓住那份情?或許我的懦弱不是裝出來的,我深深地這麼認為。

大概是知道我的想法,四聖並沒有做任何表態,仍舊在我身邊守候著我,我有些慌亂。

我知道時間拖得越長,受的傷害就越重,但我就是說不出口。

但時間似乎也不打算讓我說了。

就在我終於下定決心要行動的那一天,一群從以前就想把我做掉的黑道魚貫而入,整個校園成了黑鴉鴉的一片。

「我們是奉命來把若無幹掉的。」一個男人笑看著我,接著起手一個動作,所有人朝我衝來。

「若無大姐頭!」

大概是消息走漏吧?前來幫忙的人數竟與黑道相當,甚至更多,我們很快地將那群黑道打趴。

學校早已通知警方,待警察到了,我們也解決了。

看著那些被押上車的黑道,我皺著眉頭。

「看來有人想要我的命。」這個念頭閃過我的腦海,我微皺著眉頭。

一個正在被押上車的男人突地掙脫警方的壓制,搶過手槍指著我,他露出勝利的微笑。

「若婷!」

「砰!」

我瞪大雙眼看著顥風緩緩倒下,他的臉上露出安心的微笑。

「顥楓!」

那天,我和宇豪三人待在醫院,子彈打在心臟的旁邊,手術進行了十幾個小時。

我的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嘴裡不斷喃喃的說:「我不要,我不要你死,我不要……」

宇豪他們知道我喜歡的是顥楓,他們都想過,如果現在中彈的是自己,我喜歡的人會不會變成自己。但他們知道,答案是不會,所以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和我一起祈禱,祈禱顥楓能夠平安無事。

「顥楓他……」坐在我旁邊的宇豪緩緩說道:「他在聽說若無的事,也就是妳的事之後,立刻到T市想見妳一面。」

我看向宇豪,而他只是看著天花板。

「在T市絲毫沒有隱藏身份的妳,他很快就找到了。他說他看到的妳,眼神總是透著悲傷,但他卻覺得好美好美……」

我靜靜的聽著,就連世傑和佑仁也看向宇豪。

「他說他很好奇,一個聲名遠播的傢伙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眼神。然後,我轉來了。」宇豪頓了一下,又接著說:「他一開始就跑來找我,問了很多關於妳的事。剛開始,我因為要和妳分開,所以每天心情都很差,沒多久妳的電話又被世傑給弄丟,我的心情可以說壞到最高點。」

說到這,宇豪狠狠地瞪了世傑一眼,後者乾笑了幾聲。

「然後,他告訴我他的想法,也就是我剛才說的。他讓我覺得這個世界上也有人能夠了解妳,如果是他,一定可以……讓妳不再受傷。」

我又看向宇豪,他也正回看著我。

「我沒有自信能讓妳不受傷害,因為妳就是在我還陪在妳身邊的時候出事的。當時的我很恨我自己,我恨我竟然沒辦法保護妳。」宇豪苦笑著。

「但是顥楓卻讓我有『他可以保護妳不受任何傷害』的想法,所以我把妳的事全告訴他。」頓了一下,宇豪接著說:「我喜歡妳,但我知道未來站在妳旁邊的不是我。我很不甘心,但我願意接受這項事實,只要妳還活著……」

視線變得有些模糊,我快看不清宇豪的臉了。

「羽妃的事雖然是我們的疏忽,但還好有世傑的幫忙,才沒有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但是顥楓一直很自責,他恨自己沒有辦法保護妳,就像當時的我一樣。」

宇豪輕嘆了口氣,他看向手術房那仍亮著的紅燈,卻覺得異常刺眼。

「這次,他保護到妳了,他倒下前那安心的笑容,妳一定也有看到。」

宇豪再次看向我,他露出溫柔的微笑。

「不管妳選擇誰,不管未來如何,我都不會離開妳,顥楓也一樣。」

「還有我。」世傑也露出溫柔的微笑笑看著我。

「還有我喔!」佑仁笑指著自己。

「就算最後和別人結婚生子,我們也不會離開妳。」

淚水像水龍頭般不停地留下,我撲進宇豪的懷裡失聲痛哭著。

之後,我在宇豪的命令下睡著了。待我醒來,我睡在躺椅上,而宇豪三人則擠在一張沙發上睡著。

病床上,顥楓正微笑著看著我,而我也回他一抹微笑。

「想不到若無是個愛哭鬼嗎?」顥楓有些心疼地看著我紅腫的雙眼,我笑而不語。

「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顥楓不解地看著我,我走上前抱住他,他似是被我突然的舉動嚇到了,一時竟動都不敢動。

「你說過絕對不會離開我的,不可以食言喔!」

顥楓先是呆愣地看著我,隨即一臉的欣喜若狂,他高興的抱著我。

「只可惜,我們三個也會在旁邊喔!」

一旁傳來宇豪悠哉的話語,顥楓先是一臉尷尬的放開我,隨即一臉古怪地看向宇豪,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不管若婷是否選擇你,也不管我們會不會娶別的女人,我們三個閃亮亮的電燈泡也會為了信守諾言,永遠陪在若婷身邊,絕──對不會離開她的喔!」世傑燦笑著,與顥楓慘白的臉形成強烈的對比。

「不、不會吧……」

「就是這樣啦!」

「還請你繼續多多指教呐!」

「放心吧!我們會讓你們有私人空間的!」

「糟糕!我怎麼覺得我的傷口越來越痛了?我說……若婷,妳也說句話嘛!別一直笑啊!」

 

自那天的表白後,我們五人就一直在一起。那次的事件讓追隨我的人越來越多,甚至組成了幫派,叫「若無幫」,並且由我帶領。

莫名其妙地多了個幫派,他們先是擅自找出想要殺我的那一幫人,才聽從我的指示,繼續幫助警察維護治安。

我們五人仍住在一起,宇豪仍舊單身,而世傑和佑仁也在我和顥楓結婚沒多久雙雙步入禮堂。

世傑曾損宇豪,說他再不結婚就沒人要了,然後我們就會和他老婆一起看著他被宇豪丟出家門,鎖在門外。

佑仁也介紹很多女性朋友給宇豪認識,但宇豪似乎都沒有興趣,這讓顥楓有些擔心。

「你該不會還想跟我搶若婷吧?」

宇豪看著顥楓,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他一把將我拉進懷裡,對顥楓露出壞壞的笑容。

「是又如何?」

然後我就會看著他們扭打在一起,而世傑和佑仁則是帶著他們的老婆各自回房。

「媽!」一個將及腰長髮隨意束再腦後,還戴了個黑色粗框眼鏡的女孩高興地撲進我懷裡。

「妳回來啦?小芙。」我笑摸若芙的頭,她是我和顥楓的孩子。

「媽!我跟妳說喔!」若芙一臉興奮地看著我,就連一旁在扭打的顥楓和宇豪都停下動作,好奇我們的小公主怎麼這麼開心。

順帶一提,今天是若芙升上高一的開學日,而她就讀的學校……似是從世傑和佑仁的口中聽說我們的事,讓她毅然決然的說要上我們的母校,也就是聖黑。

「媽,我跟妳說喔!我們班有一個跟宇豪叔長得很像的男生,叫杜宇翔喔!」

我狐疑地看向宇豪,顥楓也看向他,他乾笑了幾聲。

不知何時站在宇豪身後的世傑跳到他背上,揶揄的說:「我說兄弟,你應該不會做偷偷結婚這種事吧?」

「不,我做了。」

「什麼?喂!你太不夠意思了吧?你什麼時候結婚的?」

「孩子都這麼大了,你說呢?」

「你!臭小子!納命來!」

「喂!住手啦!」

「這是懲罰!兄弟們,上!」

我看著三人打打鬧鬧,最後連佑仁也加入這場鬧局,我微微笑著。

這,就是我們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