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會感到最悲哀的事情是什麼?

人家說「哀莫大於心死」,所以是哀莫?

不……

對我來說,最悲哀的莫過於莫名其妙的穿越。

唯一慶幸的是,我穿越到了我最喜歡的一本小說《吾命騎士》裡。

至於為什麼會感到悲哀呢……

身為一個身強體壯、英俊瀟灑,宛如潘安在世的本大帥哥,在吾命裡卻變成了人見人愛、楚楚可憐,讓人會一看臉紅二看搭訕三看拐回家的美、少、女!

靠!

誰說穿越就要變性的?為何我一穿越就來個性向大轉變?整我也不是這樣啊!

光明神啊!敢情音森我做了什麼背離光明的事,要讓光明神的嚴厲來懲罰我?可我不記得我做錯了什麼啊!難道就因為我叫做郝音森,「好陰森」嗎?

如果是的話,我警告祢,就算是光明神我郝音森也絕對不會原諒祢的!祢這是性別……是姓名歧視啊!

「小姐。」

我一臉哀怨的轉過頭去,只見有著一頭綠色頭髮的男人朝我溫柔的笑了笑。

「小姐,妳身體不舒服嗎?」男人的臉上仍舊掛著溫柔的笑容,眼神卻透著擔心地看著我。

我瞇著眼看著男人,總覺得這人非常的眼熟……

「呃……妳不要誤會!我是看妳好像有困難的樣子,所以……」男人一臉緊張的看著我。「對了,我叫綠葉。」

綠葉!十二聖騎士的那個好人!

我開始思考了起來……

是說,我莫名其妙的穿越到這邊,長相嘛……已經看過了,變成了連我自己都會愛上的小美女。身分嘛……身無分文的,既沒錢,晚上也不曉得要睡在哪。

……

靠!

「綠葉,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我激動地抓著綠葉的手臂,似乎是嚇到他了。

但我現在可管不了這麼多!

「呃,什麼事?」綠葉一臉呆愣的看著我,臉上似是因為我靠得太近而有些微紅。

靠!你臉紅個屁啊!我是男的耶!

不行!我要忍住、忍住……

「其實,我剛到葉芽城,身上的錢在路上掉了,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死命的裝可憐,一副快哭的樣子看著綠葉。

話又說回來,要是因此能住進光明神殿就太棒了!我老早就想看看光明神殿長什麼樣了!

嗯?你問我不是應該要說「我老早就想看看XXX長什麼樣了!」才對?開玩笑!書上就有附圖了我還會不知道十二聖騎士長什麼樣?

嗯?你說圖也只有十二聖騎士?笨啊!要看當然是要看十二聖騎士啊!其他配角你看他幹麻啊?

所以啦!書上一直說光明神殿有多大多大啊,害我一直很想看看光明神殿的風光啊!綠葉你這好人就快快帶我回家……不對,是回神殿吧!

「這樣啊……」綠葉微皺著眉頭想了想,然後笑著說:「這樣好了,我這裡有一些錢,妳就拿去吧!」

該死!

我壓下怒氣,又用一臉楚楚可憐的樣子看著綠葉說:「綠葉,你狠心讓我一個人住旅館嗎?我聽說最近葉芽城有很多不死生物耶!」所以你還不快快帶我去光明神殿,好讓我見識聖殿的風光!不是,是保護我這位柔弱的女子!

……

靠!我承認了嗎?我終於承認了嗎?不要啊啊啊啊啊!我不是柔弱的女子!我是男人、男人啊!

「妳放心吧!太陽騎士會趕走不死生物,保護葉芽城的所有居民的!」綠葉笑的溫暖的看著我,我忍不住在心裡怒罵了幾千萬個幹!

綠葉,你不是好人嗎?你在我心目中也一直都是好人啊!可為什麼你就是要跟我唱反調?你說啊、你說啊!

「綠葉……」我淚眼汪汪的看著綠葉,「你真的狠心嗎?你、你真的不知道嗎?」

看到我的眼淚,綠葉似乎是慌了。他緊張的安撫著我,輕聲問:「我、我要知道什麼?」

對啊!你要知道什麼?我哪知道啊!自己不會想!快動用你的腦袋、腦袋啊!

我眼角瞄了一下四周,似乎有不少群眾在觀望。大概是因為堂堂的葉綠騎士竟然會在街上被一個眼角泛著淚光的美女抓著,所以覺得很稀奇吧?

靠!又錯了!是帥哥、帥哥啦!

不過放眼望去,好像都是男的在觀看……等等!男的?

我想到了!「綠、綠葉,他、他們……」我用眼角掃了四周的男生,然後又一臉快哭的樣子看著綠葉。

靠!我到底是不是男人?竟然像個女人一樣在和葉綠騎士哭著求救!要是男兒身,我就可以睡路旁,有機會搞不好還會被粉紅相中……我是說遇到,然後帶回去調教……我是說照顧,然後成為史上最強的太陽……大魔王勒!

綠葉這才會意到,趕緊安撫我道:「呃,不然這樣好了,妳先跟我回神殿,我帶妳去見教皇,好嗎?」

「好……」我一臉乖巧的看著綠葉,抓著綠葉的手鬆了鬆,然後回他一個我自認為甜美的微笑。

我看著綠葉瞬間泛紅的臉,表面上依舊微笑著,心裡卻是各種髒話都飆出來好幾百遍了。

是說,綠葉騎士啊,你不是有安了嗎?

來到神殿,表面上我仍舊一臉的微笑,心裡卻是不停的讚嘆著光明神殿的雄偉。

記得格里西亞曾經摔了三百二十三階樓梯,從此對神殿樓梯的可恨度就變得比大地騎士還高。就像他說的……

幹!樓梯建那麼長要死喔!

我邊欣賞著神殿,邊跟著綠葉。一路上有不少人先是驚愕的看了我一眼,隨後別過瞬間泛紅的臉。

這讓我在這段路程中,又罵了不少髒話。

除了一些小咖,一路上並沒有遇到其他十二聖騎士,這讓我覺得有點可惜……慢著!搞得我好像初戀的少女,正在為看不到我的阿娜達而悲傷一樣!

靠!我還是男人嗎?繼性向大轉變後是性格大轉變嗎?光明神啊!你倒是告訴音森到底做錯了什麼吧!為何你要這樣子對我?汙辱我的美!

呃,我怎麼唱起歌來了?搞屁啊?

綠葉領著我來到教皇的辦公室外,還沒敲門,就聽見裡頭傳來的聲音。

「進來吧。」

綠葉朝我溫柔一笑,然後開門領著我走進去。一進去,就見一個外表約十五歲的正太坐在那。

原來這就是教皇啊?我看著正上下觀察著我的教皇,實在無法想像這傢伙要是變回原本的模樣會是什麼樣?

不過……不就是老人樣嗎?

呃,扯遠了。

綠葉簡單的向教皇說明一下我的狀況後,就退出去做自己的事了。

靠!再說一次,綠葉你是好人,在我的心目中也是好人,但你為什麼要放我一個人在這自生自滅啊!

「坐吧。」教皇笑看著我,我又在心中罵了幾句靠。

不只外表假,就連笑容也很假啊!教皇,您老人家不如就去媽媽的懷抱,然後問媽媽什麼叫『笑』吧!

「妳想當祭司嗎?」

教皇劈頭的一句話就讓我張大嘴巴,傻眼的看著他。

「你在開玩笑?」除了開玩笑,我實在想不到這死老頭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

嗯?被格里西亞傳染,竟然叫教皇『死老頭』了。

「身無分文又沒錢吃飯住旅館,一個女孩子在外又危險,這不是妳現在的問題嗎?」教皇笑看著我,我點點頭。

見我點頭,教皇又接著道:「成為祭司,就可以住在神殿,吃住不用錢,又有錢拿。這樣,妳的問題不是都解決了?」

有道理……的屁!我穿越來的,天曉得我有沒有那個能力學神術?要是我跟格里西亞一樣,學到老師都吐血了還這麼沒出息要怎麼辦?

「不能當騎士?」寧可耍劍讓自己累垮,也不要害一個不知名的老師為我吐血身亡啊!

不對!身為男人,當然要學劍啊!

顯然我的回答讓教皇愣住了。

試問,一個有著算是甜美外表的美女說要當騎士……像話嗎?

「妳在開玩笑?」這次換教皇說了。

靠!誰跟你開玩笑?我就連劍術都不一定學得會勒!何況是神術?

「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我冷冷的看著教皇。

「……給我個理由。」

靠!當個騎士也要理由?因為我想當個男子漢行不行?

不對,我現在是女的……不不不!我是男的、男的啊!

我挑眉看著教皇,最後決定說:「我不知道我學不學得起來,所以學劍術比較保險。」

這次換教皇挑眉看著我了。

靠!先是學我說話,現在又學我挑眉,是怎樣?您老人家沒梗了嗎?不要以為您是老人家就可以這樣啊!老娘……呸呸呸!老子我不吃這套!

「啊!」教皇的一聲驚呼讓我皺起眉頭,我不解地看著教皇從他的抽屜丟出了越來越多的東西……敢情您的抽屜是類似百寶袋的東西?

我嘴角抽搐的看著教皇。

「有了。」教皇從抽屜裡拿出一枚戒指。

「……你翻出這麼多的(垃圾)東西就只是要找這個戒指?」我無言的看著教皇。

「給妳。」教皇將戒指丟給我,我反射性的伸出手,接住了戒指。

「給我?」我狐疑地看著教皇,不懂他老人家在想什麼。

「妳戴上去看看。」教皇一邊將他的垃圾收進抽屜,一邊笑看著我。

我皺著眉頭,但還是把戒指給戴在左手的中指上。

戒指是水藍色的寶石,潔白無暇的非常漂亮。周圍固定寶石的,是似藤蔓的雕紋銀戒。

戴上後,我明顯地感受到我的身高變高、頭髮變短,我立刻跟教皇借了面鏡子……一百六十幾的身高似乎變成了一七多,褐色的及腰長髮變成了燦爛的金色短髮,寶石般的紅眼變成了蔚藍的藍眼……

「靠!這不是跟格里西亞一樣?」我不小心吼出聲,教皇明顯愣了愣。

「你認識太陽?」教皇挑眉看著我。

我身體僵在那,乾笑了幾聲,笑著說:「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是金髮藍眼,就算我不是葉芽城的居民,也是知道這種事情的。」

教皇也笑著說:「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但不知道格里西亞喔!」

「……」

靠!死老頭!你一定要這樣子對我嗎?我好歹也是個美……靠!是帥哥啦帥哥!

「好吧,我就告訴你好了。」我一臉哀莫大於心死的看著教皇。「我認識格里西亞,但格里西亞不認識我。」

我說的也是事實嘛!不只格里西亞,十二聖騎士的人我都認識啊!但他們不認識我,因為我不是這個世界……不是這個小說裡的人啊!

教皇一臉狐疑的看著我,然後又擺擺手,繼續說道:「劍術去叫審判教你,神術就先學個幾天看看。」

意思是我兩種都要學囉?我思考了下,覺得這也並不壞,就答應了教皇。

「以後你就用這個模樣出去,省得有人來問東問西。」教皇從另一個抽屜拿出了一壺紅茶和兩個杯子。「要喝嗎?」

「要!」紅茶可是我的最愛啊!快快把紅茶交出來!

見我如此激動,教皇的眼裡閃過一絲狡詐。但那只是一瞬間,所以我並沒有看到。

喝了幾杯紅茶,就有人來敲門。

教皇說了句進來,只見有著一頭燦爛的金髮和蔚藍的雙眼的男人走了進來。

我差點把嘴裡的紅茶給吐出來。

靠!格里西亞,你的笑容還真是『燦爛』啊!

我看著太陽門一關上,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無蹤,一臉怒意的看著教皇,不由得感嘆。

所謂「翻臉比翻書快」,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至少格里西亞的笑容比教皇的好太多了。尼奧,我佩服你!

「死老頭,找我又有什麼事?」太陽的口氣有著濃濃的怒意。

格里西亞,你剛才該不會正準備敷面膜吧?沒辦法,誰叫你敷面膜的時候都會有人來敲門呢?這就是命啊!

教皇笑著看向我,太陽也跟著教皇的視線,轉頭看向我。

太陽明顯的一愣,隨後又換上了太陽騎士式笑容。

「別裝了,他說他認識你。」教皇冷笑著說。

太陽的笑容瞬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靠!格里西亞,你好神!

「但我不認識他。」太陽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他是說過他認識你,但你不認識他啦。」教皇朝我看了一眼。「他知道你叫格里西亞。」

太陽愣了一下,又皺著眉頭看著我,問:「你是誰?」

靠!為什麼要問我名字?不笑翻還得了?

「……郝音森。」

「誰?誰好陰森?我嗎?」太陽不解的用他的食指指著自己。

教皇聽了是哈哈大笑,手還狂拍著桌子。太陽看了,怒罵著教皇。

我陰沉的看著他們兩個,吸了一口氣,然後大吼著:「我叫郝音森!音樂的音,森林的森!不准給我笑!」

教皇和太陽呆愣的看著正一臉怒意的回瞪著他們的我,兩人的肩膀很明顯的在顫抖。

我死命的盯著兩人看,身邊有幾道小小的閃電正擦出了火光。

「等、等等!你會魔法?」教皇一臉吃驚的看著我,只可惜我現在什麼也聽不進去。

「死吧!」

我冷冷的看著兩具跟焦屍沒兩樣的黑色物體,離開了這間辦公室。

 

「音森兄弟,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哪怕是你無意識的用魔法將我和教皇電成了焦炭。」

在此說明一下。剛才我無意識的使用雷的魔法將格里西亞和教皇電成焦炭是在上午的時候,而現在格里西亞站在我前面,是我迷路了、肚子也餓到走不動的晚上的時候。

嗯?你問我怎麼不問路?如果我說,我走的路剛好都沒有人你相信嗎?

嗯?你說那我怎麼不大叫?身為一個男人,卻要大呼求救,像話嗎?

嗄?你說我迷路能迷的這麼久,而且還沒遇到半個人,很厲害?靠!那是因為我是天才……不對,你說什麼?小心我把你電成焦炭我告訴你!

「我不需要光明神原諒我的罪惡,我只需要吃飯!再說,要原諒也是光明神要求我原諒,輪不到祂!」我冷冷的說。

要不是光明神,我也不會變得這麼慘!

想當初,我看了《吾命騎士》後就開始信仰光明神,但結果卻是莫名其妙的穿越到這裡。光明神,你不能因為我信仰祢,祢就把我帶來這邊啊!祢想讓我順理成章的信仰祢嗎?祢最近就這麼缺信徒嗎?難道葉芽城的居民還不夠多嗎?都死了嗎?祢說啊、祢說啊!

「還有,這附近沒有人,講話不用這麼文謅謅的,煩死了。」我忍不住瞪了太陽一眼。

太陽看了我一下,才開口道:「光明神幹麻要你原諒?」

「哼!要不是因為光明神,我才不會變成這樣!」沒錯!一定都是光明神,所以我才會在這邊!光明神,祢死定了!

太陽看著我一臉的憤怒,皺著眉頭。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如果是要吃飯的話就走吧。」

「你要帶我去吃飯?」我雙眼發亮的看著太陽。

噢!格里西亞,你真不愧是太陽騎士!你是我心目中的神,請讓我永遠追隨你吧!

「對啦!」太陽不耐煩的說。「待會還要帶你去找審判。」

我跟在太陽的後面,順便記一下路。

打從迷路開始,我就順便將神殿的路給一一記下了。

嗯?你說這樣還會找不到餐廳,而且一路上還沒碰到人,實在有夠厲害?靠!這叫天賦!懂不懂啊?人家還沒看到我就會先閃得遠遠的,代表我很可怕!

嗯?你說我真是天才?還好啦!不用太仰慕我,我會不好意思。

什麼?你說是天生的蠢材?你,死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為什麼我會魔法?」我低喃著,但似乎還是傳進了太陽的耳裡。

「你沒使用過魔法?」太陽挑眉看著我。

我搖了搖頭。「沒有啊。」

太陽的眼睛轉了轉,然後笑著說:「真有趣,你想學魔法的話就來找我吧。」

是啊,真的很有趣。學魔法不是找魔法師,而是找騎士,還是一名太陽騎士。

不過我還是很興奮啊!想不到繼劍術和神術,我還可以學魔法?真是太棒了!光明神,我對不起祢,其實把我送來這裡還挺不賴的!

「那就拜託你啦!」我高興的說。而太陽也因為路上開始有其他人,而掛上了太陽騎士式笑容。

看著太陽,我忍不住說:「順便教我怎麼優雅和變臉好了……」

太陽看著我,用著別人聽不到的音量說:「怎麼,你想當太陽騎士?」

「不,我是想當個笑裡藏刀的人。」我奸笑著。

太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回過頭繼續用他那太陽騎士式笑容看著前方。

「喂,你還沒回答我啊!」

「……」

來到餐廳,裡面已有不少人在裡面。一見到我們進去,所有人皆一致的停下動作。

一路上,我一直觀察著太陽,後來也跟著他一起掛上了太陽騎士式笑容。再加上現在的我也是金髮藍眼,我想他們吃驚的大概就是這點了吧?

因為突然出現了兩名太陽騎士,身高差不多、體格差不多,同樣是金髮藍眼,臉上也同樣掛著太陽般的笑容。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真正的太陽騎士頭髮是長的,而我的頭髮是短的吧?

真可惜,要是教皇的這個戒指能夠變換造型,我就把自己搞得跟格里西亞一樣,然後就可以玩個雙胞胎戲碼了。

想到這,我忍不住嘆了口氣。當然,是在心裡嘆氣。

「各位兄弟,是否是因為太陽聽不見光明神的耳語,所以你們才想提醒太陽光明神的教誨?」

你們一直盯著我們看幹麻?

「還是各位兄弟覺得音森的出現,是光明神美麗的錯誤?」

因為我長的很像格里西亞?

所有人一致的搖著頭,然後轉回去繼續吃著自己的晚餐。

太陽看了我一眼,小聲的說:「學得倒挺快的嘛……」

「還好啦!」

「啊!太陽,這裡!」

我們轉頭看向正朝我們揮揮手的綠葉,走了過去。走過去才發現,十二聖騎士的溫暖好人派全在這裡。

不,白雲不在。

「太陽,他是……」綠葉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親愛的艾爾梅瑞,其實我們今天早上才見過喔!我在心裡冷笑著。

「葉綠兄弟,音森是受到光明神的召喚來到此處,為光明神傳遞祂的仁慈的。太陽深感榮幸,能夠帶領音森一起見識光明神的仁慈。」

意思就是我要住在這裡,而我這個麻煩被教皇丟給你了是吧?我看著太陽,心裡卻是在冷笑。

反正我不會惹麻煩啦!……應該吧。

「你好,我叫綠葉。」綠葉伸出手,朝我溫柔的笑了笑。

我也伸出手和綠葉握了握,然後笑著說:「光明神用祂那溫柔的耳語,告訴音森你們的仁慈。音森有幸見識到,都是因為光明神的仁慈。」

所有人的臉色明顯變了一下,我滿意的看著他們的表情,心裡正在偷笑。

然後我和太陽就跟著溫暖好人派一起吃晚餐。

沒多久,殘酷冰塊組的人也來了。

想不到一天之內就可以見到十二聖騎士,我還真幸運。

不對,我沒看到帝摩斯啊!

殘酷冰塊組的人一走過來就發現了我,他們朝我看了看,又朝太陽看了看,最後視線全部落在他們的老大審判身上。

「太陽騎士長,他是?」審判黑色的眼瞳直盯著我,我朝他露出太陽騎士式笑容。

怕太陽開口的暴風搶先回答道:「他叫音森,新來的騎士。」

「音森?」審判看著我。「你就是教皇叫我訓練的那個新人?」

聽到這,所有人明顯地倒抽一口氣。

誰不知道雷瑟的訓練有多嚴格?但,為了邁向男子漢之路,我拼了!

我笑著說:「是的。」

「明天早上七點到廣場找我。」

……

「等等,為什麼是廣場?」烈火一臉不解的看著審判。

沒錯!為什麼是廣場?你不怕我迷路嗎?雷瑟審判,不要以為你是殘酷冰塊組的大佬我就不敢動你!

不,我是真的不敢……嘖!這不是重點啦!

「教皇說把他丟到城外。」審判如是回答。

很好!死老頭,你死定了!

於是,晚餐就在我臉上依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眼神卻極度哀怨下一一解決了。

隔天早上六點,我準時出現在審判的房門外。

早在昨天格里西亞要帶我去房間的時候,我就叫格里西亞帶我逛逛神殿認認路了。

至於為什麼會站在雷瑟的房門外……你!不要以為我要偷窺什麼的,老子我是男的、男的!混帳東西!

昨天就說過了,我會迷路啊迷路!我昨天才剛把神殿給混熟,但那是神殿,而不是葉芽城啊!廣場在哪?我哪知道啊!

沒多久,審判就出來了。一看到我,審判明顯愣了一下。

「我不是叫你去廣場?」

「我不認得路。」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回看著審判。

審判的嘴角明顯地上揚了點,我表面上雖仍笑著,內心卻愣了愣。

敢情雷瑟是喜歡格里西亞?不會要我做備胎吧?

靠!我是男人啊!

不對,我現在確實是男人……

靠!不要在胡思亂想了!越想越可怕啊!我忍住內心的恐懼,穩著身子不讓他顫抖。

「走吧。」審判拿著他的劍朝我走過來,見我兩手空空,審判又問:「你的劍呢?」

「教皇沒給我。」我在心裡怒罵著教皇。

死老頭,不給劍還叫雷瑟把我丟到城外是吧?很好!我記著了,你就等著向光明神懺悔吧!

聞言,審判又走回房間,拿了一把劍給我。

「先用這把吧。」

我接過劍,內心卻充滿了感激。

雷瑟,其實你是個好人!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你審判完罪人會衝到廁所去吐,然後拿格里西亞遞給你的手帕清水和板凳來用,還會準備甜點看著格里西亞享用,但我不知道你竟然這麼的善良,竟然這麼關心我的生命安危,還將你的劍借給我!

哪像教皇那個死老頭,打開他的百寶抽屜,卻只翻出了這個能讓我變回男兒身的戒指!雖然能變回男生我很高興,但被丟到城外卻連一把武器都沒有就不高興了。

所以雷瑟,娶我吧!不對,我是男的啊!不能娶我,不能不能絕對不能!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教皇你個死老頭,你、死、定、了!

「謝謝。」

「反正時間還早,我先帶你去認識葉芽城。」審判邊說邊逕自走去。

嗚喔喔喔喔!雷瑟我愛你!雖然你是男的我不能娶你,但我還是愛你啊!

我高興的跟在審判後面。

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逛完了葉芽城,然後審判就帶我到城外一個人煙稀少的空地,開始今天的訓練。

花了將進四個小時的時間,我的肚子終於忍不住,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好餓啊──」我一屁股坐了下去,一手正來回撫摸著我的肚子。

審判朝我走過來,說:「今天就到這裡吧。回去吃飽飯後去找教皇。」

「找教皇?找教皇幹麻?」我不解地看著審判,抓著他伸過來的手,站了起來。

「教皇要教你神術。」審判看著我拍好屁股上的塵土後,便朝城裡走去。「你很厲害,練了四個小時,竟然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只是喊餓而已。」

我看著審判臉上明顯的表示讚賞,笑了笑。

沒辦法啊,體力好、記憶好、學習能力強、吸收快……看啊!我是多麼完美的男人,現在卻變成了該死的女人!

不是我歧視女人,而是我只想當個男人啊!

「學習的速度也快,看來我很快就會教出一個高手了。」審判笑看著我。

「承蒙誇獎!」我一臉臭屁的笑看著審判,審判無奈的搖搖頭。

回到神殿,我們直接來到餐廳。

一進餐廳,就看見其他十二聖騎士。

當然,我還是沒有看到白雲。

「音森,你怎麼一副沒事的樣子?」暴風不解地看著我。

「暴風兄弟莫非是希望音森受到光明神嚴厲的懲罰?」我再次展開太陽騎士式笑容,笑看著暴風。

暴風明顯慌了起來,解釋道:「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跟審判出去,卻像是出去逛街似的。」太陽難得的沒有用他那太陽騎士式的說話方式說話,因為現在的餐廳只有十二聖騎士在嘛!

「音森很厲害,在過幾天就可以結束訓練了。」審判邊說邊坐了下來。

此話一出,所有人明顯的倒抽一口氣。

太陽看了我一眼,才開口道:「找完教皇後來找我。」

我看著太陽,嘴角卻有些抽搐。

你們就這樣佔用了我一天的時間,這樣對嗎?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你們不嫌煩,我都嫌煩了!

……靠!背起台詞來了,搞屁啊?

不過我也不能說什麼,當初可是直接拜託格里西亞教我魔法的,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

可惡!我強是天賦啊!我只不過把我的天賦秀出來,你們幹嘛接二連三的來找我?不能因為我是天才就要我當你們的徒弟啊!

該死!我什麼時候才能休閒一下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劍術、神術、魔法……敢情你們是想把我培養成大魔王?

吃飽飯,我立刻衝到教皇辦公室,一腳踹開他的門,嘴裡還不忘吼道:「死老頭!」

「小力點啊!」教皇心疼地看著他的門,然後又惡狠狠的瞪著我罵道:「給我好好的開門!」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教皇,「碰!」的一聲把門關上。

「給我小力一點!」教皇的臉變得有些慘白。

嗯……看來神殿最近又沒錢了,也難怪死老頭連一扇門都可以鬼吼鬼叫個半天。

「死、老、頭──」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優雅的走到教皇面前。

終於發現不對勁的教皇,一臉警戒的看著我。

我一把拉過教皇的衣領,讓教皇的臉離我不到三公分,臉上依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我用著帶了濃厚怒氣的聲音,笑著說:「你竟然連把武器都不給我,就叫雷瑟把我丟到城外,你好大的膽子啊!」

「等、等等!不然我先給你薪水,你去城裡買一把!」教皇一臉驚恐的看著我說。

聞言,我笑的更燦爛了。

「一個新生騎士的薪水能夠買到什麼呢?嗯?」何況神殿現在缺錢吧?我就不信你拿得出能夠買一把中等以上的武器的錢來給我!

騎士準則「絕對不要碰太陽騎士的逆鱗」?哼!我會讓你們知道,也絕對不要碰到我的逆鱗的!

「不、不然你想怎樣?」教皇一副「我認命了」的樣子,哀怨的看著我。

「我要訂做一把,錢你幫我出。」我看著教皇垮下來的臉,露出勝利的微笑。

死老頭,看我怎麼吃垮你!

「我、我知道了……」

我滿意的放開抓著教皇的手,笑哼了聲。

教皇又嘆了口氣。擺擺手,正色道:「現在就開始教你神術吧。」

然後,再次花了將近四小時的時間,再次敵不過我的肚子,我又倒了。

「死老頭,我要吃飯啦吃飯!」我有氣無力的說,身體早已攤坐在椅子上,連根指頭都不想動。

「真沒想到你竟然學得這麼快……」教皇低喃著,從抽屜拿出了準備好的蛋糕和紅茶遞給我。

「嗚喔喔喔喔!」我立刻拿起蛋糕吃了起來。

見我狼吞虎嚥的像好幾天沒吃飯的樣子,教皇忍不住叮嚀道:「吃慢點。」

我乖乖的放慢速度,吃完一個蛋糕,教皇又遞給我一個;喝完一杯紅茶,教皇又倒了一杯給我。

「泥素個好人!」我口齒不清的說,因為我的嘴巴塞滿了蛋糕。

「……吃東西不要說話。」教皇一臉無奈的看著我。

吃飽喝足後,我高興的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謝謝招待!」我笑看著教皇,卻也在看到教皇不知何時又翻起他的百寶抽屜而僵住了。

地上被教皇的垃圾淹沒,我無言的看著地上的垃圾。

「你在幹麻?」

「找東西。」

我額爆青筋。「我知道。」你當我目睛青暝(台:眼睛瞎了)啊?

「知道還問?」頭連抬都沒抬,教皇依舊翻著他的百寶抽屜。

額上的青筋乘二,我笑著說:「死、老、頭──」

打了個冷顫,教皇猛地抬頭看著我。

「你說,你在幹麻啊?」我一臉的燦笑。

教皇一臉驚恐的看著我,說:「找、找東西啊!」

額上的青筋再乘以二,我從牙縫裡擠出「我知道」這三個字。

「知、知道還問?」

啪!

一條名為「理智」的線斷了,我沉下臉來,越過重重的難關……不是,是垃圾。越過重重的垃圾,來到了教皇面前,一把抓起教皇的衣領拉到我面前,冷冷的說:「你是故意的?」

教皇驚恐的搖搖頭。

放開抓著教皇的手,我皺著眉頭,又問:「你到底在找什麼?」

「等一下。」說完,教皇又開始翻起了他的百寶抽屜。

我看著教皇被越堆越高的垃圾給淹沒,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不是,是一個轉身開門就走。

「啊──」

門剛關上,就聽到教皇的慘叫聲。

大概是真的被自己的垃圾堆給淹沒了吧?我為教皇默哀一秒。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我看著教皇辦公室的門,突地笑了起來。

「但我不會。」

我高興的轉身離開,嘴裡還哼著歌曲。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從口袋拿出剛才從教皇的垃圾堆裡拿出來的十字項鍊看了看。

項鍊是銀製的,上面有著用翠綠寶石雕做出來的藤蔓環繞著,是個與教皇先前給我的戒指有些類似的項鍊。

對了!戒指!也難怪我會覺得很眼熟,還順手把它拿了出來……想不到我竟然會做出這種順手牽羊的事,難道我墮落了嗎?

「算了,反正明天也要去找他。」我看著手中的項鍊,突然有種想把它戴上的衝動。

「嗯……就戴到明天還給死老頭為止吧!」思至此,我就把項鍊拿起,準備戴上。

「慢著!」

教皇的一聲怒吼嚇了我一跳,拿著項鍊的手反射性的放開,項鍊就這麼掛在我的脖子上。

「慘了!」教皇一臉慘白的看著我。

「什麼慘了?」我皺著眉頭看著教皇,沒好氣的說:「死老頭,你沒事嚇我幹麻?」

「你……」

在此說明一下,不是教皇只吐出這麼一個單音節,而是……那是我被黑暗吞噬前,聽到的最後一個字。

該死!光明神,祢一定要在我第一次犯罪後不到三分鐘就給我懲罰嗎?

……

對不起我錯了,請用您的仁慈來原諒我吧!

 

「……森……郝音森!」

緩緩睜開眼,赫然發現我躺在一個柔軟的白色沙發上。

「你醒了嗎?」

我轉頭看向我的正對面,一個有著一頭橘色大波浪的及腰長髮和褐色眼瞳,身上穿的紅色洋裝長至大腿,誘人的身材展露無疑,雪白的大腿就這麼大刺刺的放在我眼前。

只可惜,我對這種看起來就很X蕩的女人沒興趣。

「妳是誰?」我坐起身,卻見一具屍體遞了杯紅茶給我,我不小心「靠!」了一聲。

「妳是死靈法師?」

「嗯。」女人笑的甜美。「我叫倩奏,倩碧的倩,演奏的奏。」

……妳是用倩碧的護膚產品,皮膚才保養的這麼好嗎?

靠!我是個男人耶!身為一個男人,竟然會羨慕她皮膚好?難道我終於被同化了嗎?不──快快還我男兒身啊啊啊啊啊!

「欠揍,找我有什麼事?不對,這裡是哪裡?」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倩奏。

對於她的名字,我感同身受,所以不會有恥笑她的念頭。

至於為什麼要唸錯她的名字嘛……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她很欠揍啊!

「我是被封印在你身上那條十字架裡的死靈法師,只要戴上那條項鍊,封印就會解除。」倩奏笑看著我。

我低頭看著胸前的十字架,似藤蔓的翠綠寶石已不在。

「那個像藤蔓一樣的翠綠色寶石就是封印我的石頭。」倩奏證實了我的假設。

「然後呢?」我又看向倩奏。

靠!為什麼我一直覺得這傢伙很欠揍啊?手好癢……喂!欠揍!我可以打妳嗎?

是說……不對啊!御我大的《吾命騎士》裡,死靈法師只有三個啊!

難道是因為我的出現,毀壞了這部大作?

想到這,我的臉色也變得有些慘白。

光明神啊!祢這麼做就不對了!祢這不是在整我,而是在整御我大啊啊啊啊啊!祢不能這麼做祢知道嗎?這是不對的不對的!光明神我警告祢,祢要是敢讓御我大身敗名裂,讓讀者們哭泣,就算是光明神我郝音森也絕對不會放過祢的!

「還有一件事,」倩奏笑看著我,道:「原著裡並沒有我這個角色,但你畢竟是我送來的,我有義務要跟你聯絡。」

她剛剛好像說了什麼驚人的消息……慢著!我是她送來的?

我額爆青筋,將手中那裝了紅茶的杯子……喝完然後朝倩奏丟過去。

倩奏一時反應不及,直接被我丟過去的杯子打中額頭。她吃痛的摸著被打疼的頭,哀怨的看著我,說:「為什麼丟我?」

因為妳很欠揍啊!

「妳說是妳把我送來的?」我面無表情的接過屍體……叫男傭好了。接過男傭遞來的紅茶,喝了幾口。

「因為我看你好像很喜歡這部小說啊!」倩奏一臉小媳婦受委屈的樣子看著我。

搞得我好像惡婆婆一樣……靠!是惡公公啦!是公公!

「為什麼妳能送我到這裡?」我問。

「因為人家是穿越之神嘛……」倩奏嘟著小嘴說。

「那為什麼要送我過來?」我又問。

「因為人家想讓你高興。」倩奏的臉似乎有些微的泛紅。

「為什麼?」我再問。

「因為……人家喜歡你……」倩奏的聲音越來越小……

我額爆青筋,吼著:「那妳幹麻把我變成女人?」

眼角泛著淚光,倩奏哽咽的說:「因、因為……人家不要你被別人搶走嘛!」

青筋乘二,我沒好氣的吼著:「妳白痴啊?神殿裡的騎士都是男的!」

「祭司是女的啊!」倩奏也不甘示弱的回著。

「靠!哪天我要是喜歡上男人妳就完了!」我惡狠狠的瞪了倩奏一眼。

「不會吧?」倩奏一臉呆愣的看著我。

「難說喔。」

「那,你就成為雙性戀好了!」倩奏一臉高興的說。

我看著倩奏笑的一臉甜蜜的臉,掛上了太陽騎士式笑容,柔聲道:「倩、奏。」

「什、什麼事?」倩奏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我。

說真的,倩奏一反先前的X蕩,變得一副清純的少女……靠!為什麼我卻偏偏喜歡清純的傢伙?好欺負嗎?原來我是這麼變態的人嗎?可我已經變成女人了啊!

……

靠!我終於又承認了嗎?我承認我是女人了嗎?不要啊啊啊啊啊!我只想做個好人啊!不是,是做個男人啊!

咳!似乎扯遠了。

「妳現在的身體是屍體吧?」

「是、是的。」

「很好!」我滿意的笑了。

「咦?」倩奏呆愣的看著我。

各位朋友請不要誤會,我絕對不是要X屍……不對,像我這種正人君子又怎麼會強X人呢?呃,又錯了,她是屍體。

嗯,似乎又扯遠了。

總之,我只是想……

我看著變成焦炭般的倩奏,笑著說:「這是給妳的小小報復,妳就帶著妳的懺悔去找光明神吧!」

我冷哼了一聲,然後轉身準備離去。

才剛跨出一步,我的身體就僵住了。

「慘了,忘記問她要怎麼出去了!」

 

「媽,我回來了。」我打開家門,笑著走了進去。

「回來啦?小森,來!媽媽幫你準備了你最愛的紅茶跟蛋糕喔!」母親朝我和藹的笑著。

「真的?」我高興的跟著母親來到客廳,紅茶的香味撲鼻而來。

我等不及要好好品嚐了!因為那是如此懷念的味道……

慢著!懷念?

腦中頓時閃過出車禍的畫面。是的,我死了。

那……就讓我在夢中陪伴著孤獨一身的媽媽吧!

在我還小的時候,母親因為父親外遇,而跟父親離婚。一個人就這麼辛辛苦苦的把我撫養長大,直到我十八歲,出車禍的那一天……

不知道媽媽現在過得怎麼樣?她還好嗎?有沒有好好吃飯?

我突然想多看母親幾眼。轉過身去,卻只看見空無一人的客廳、空無一人的家……

「媽?」

我一喊再喊,卻沒有任何人回應。

這是個可怕的夢魘……

「媽!」

我猛地睜開眼,卻看見太陽正一臉的不解。

「赫!」我跳了起來。太陽迅速的躲開,這才免於我們額頭相撞的危機。

「你幹麻啊?很危險耶!」太楊沒好氣的吼著。

我呆愣的看著一夥人。十二聖騎士竟然都在我房間?不對,還是沒有看到帝摩斯……那不重要啦!一群人擠在我房間幹麻?開轟趴啊?

審判走了過來,問:「音森,你家在哪?」

「……問這個幹麻?」我現在哪還有家啊?

「不就某人亂拿死老頭的東西,結果昏迷了三天,還一直叫媽嗎?」太陽揶揄的看著我。

……格里西亞太陽,你已經快要變成焦炭了喔!

「我們不知道你的事,但照這樣看來,你應該是逃家對吧?」審判摸摸我的頭,溫柔的說:「想回去,就回去吧。」

我低著頭……

雷瑟審判,你真的是一個好人!但你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啊!

我不是逃家,而是死了!我想我媽媽,但我看不到她啊!

嗯……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家誤會了,所以還是跟他們解釋一下好了。

我抬頭看著審判,淡淡的說:「我不是逃家,而且我沒有家。正確來說,現在的神殿就是我家。還有,我確實是想見我媽媽,但是她不在這裡,就算我想見也見不到了。」

現場突然陷入一片死寂,我愣了一下。

慘了!我剛才說了什麼?我緊張的看向其他人,正準備開口解釋,卻被太陽一口打斷。

「音森,你放心!神殿是你家,而我們都是你的家人!」太陽眼睛泛著淚光的看著我說。

「沒錯!你可以叫我哥哥沒關係!」烈火激動的抱著我說。

「你可以跟我要甜點。」寒冰摸摸我的頭。

「你可以……」

「你……」

……

媽媽,我錯了。被他們搞到變成走的人是您,孩兒不肖啊!

呃,演起古裝劇來了,搞屁啊?

「你的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一陣胡鬧後,教皇的聲音突地響起。

「赫!你什麼時候來的?」我驚恐的拍著胸口,心臟正撲通撲通的狂跳。

「一開始就在了。」教皇回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敢情您老人家是走了,所以才這麼神出鬼沒?

不,還是不要詛咒死老頭了……死老頭要是死了,那誰來救格里西亞?

嗯?你說我可以?對吼!學完起死回生術就把死老頭給幹掉!

呃,不行!這樣御我大會變成怨靈來找我索命……為了我自己的小命著想,我還是安分點好了。

「我的身體要有什麼變化嗎?」我不解的看著教皇,手下意識的摸向口袋。

口袋裡有一張紙,我默默的把手伸了出來。

「你拿的項鍊,裡面封印了一名強大的死靈法師。」教皇一臉嚴肅的看著我。「封印被你解開了,她可能會把你給殺了。」

其他人聽了,臉上都透著緊張的看著我。

「沒事。」我爆出最燦爛的笑容。「那傢伙變成焦炭了。」

教皇呆愣的看著我額頭上那若隱若現的青筋,好奇的問:「她對你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把我變成這副德行,再加上叫我去當雙性戀而已。」我依舊燦爛的笑著。

眾人沉默了一會,然後決定自動將那位怪怪的死靈法師給省略掉……

待眾人離開後,我才拿出倩奏塞給我的紙條,我打了開來。

直到剛才,我的房間還這麼熱鬧,突然安靜下來的房間讓我覺得有些寂寞。

好久沒有體會這種溫馨的感覺了……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事沒事,只要喊我的名字,我就會飛到你身邊喔!』

……

我額爆青筋,將紙條揉成一團,丟到垃圾桶去。

叩!叩!

我抬頭看向房門,問:「請問門外是哪位兄弟在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提醒之下,前來尋找音森討論光明神的仁慈呢?」

是說,講太陽語真的好累啊!而且我大部分都會忘了講,然後就破功了……不然以後看心情講算了!哈哈哈!

只是這樣好像對不起格里西亞?

算了,反正我又不是要當太陽騎士。

「我是太陽騎士小隊副隊長亞戴爾,我送晚餐來給你的。」

原來是格里西亞的奴才……我是說副隊長亞戴爾啊?是說,我到現在都還沒看過他呢!

「請進。」

亞戴爾一進來,我的視線就全集中在他……拿著蛋糕跟紅茶的手上。

見我直盯著蛋糕跟紅茶,亞戴爾邊遞蛋糕給我,邊笑著說:「隊長說你的身體沒什麼大礙,所以我就拿你喜歡的甜點過來了。」

「泥怎抹豬道?」我好奇的看著亞戴爾。

因為練完劍,就要去練神術。神術練完,就要去練魔法……對吼!我還沒找過格里西亞耶!

總之就是,剛來到這裡,時間就被剝奪了,害我都沒時間去認識別人。

「因為隊長最近很常提到你,所以就觀察了一下。」亞戴爾不好意思的說。

……我出現在餐廳的次數,算算也才不過兩次而已,你的觀察力未免也太強了吧?

不對,我只有在教皇的辦公室吃過蛋糕跟喝紅茶,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啊?

吃飽後,我一臉幸福的笑了。

一旁的亞戴爾看了,好笑的說:「你真的很喜歡蛋糕耶!」

「但蛋糕卻比不上紅茶的甜美……」

「噗!」

我看著亞戴爾,他笑著說了句:「抱歉。」

「看在你幫我送晚餐的份上,我就原諒你吧。」我哼了一聲。

「謝謝。」

……對了!「亞戴爾,你現在有沒有空?」

「怎麼了嗎?」亞戴爾不解的看著一臉興奮的我。

「你帶我去認識神殿裡的所有人好不好?」

愣了一下,亞戴爾才笑著說:「沒問題。」

然後,我就跟著亞戴爾,再次走遍了神殿,認識了神殿的所有人。

幾天過後,因為我學習的速度很快,所以有越來越多的時間可以閒逛。也因此,只要一有空,我就會在神殿裡到處亂逛。

沒多久,我就和神殿的人都混熟了,而大家也都叫我「小森」,這讓我有點想笑。

小森是我媽在叫的,長這麼大,除了全名跟音森,沒有人會想叫這兩個以外的名字的啦!

畢竟很有笑點嘛!突然覺得這名字真該死!但畢竟是母親取的……雖然不知道媽媽為什麼要幫我取這個名字,但我還是心存感激,所以我絕不允許別人嘲笑我的名字!

不過聽到這熟悉的小名,不免還是覺得有些高興。

「你最近倒是挺高興的嘛?」太陽挑眉看著我。

現在是太陽剛結束教我魔法的時候,看起來就是「你好幾天都這麼高興的樣子,老子我看了很不爽啊!」的表情。

「因為神殿裡都是好人啊!」我笑著說。

太陽看了我一眼,然後笑著說:「也就是說,神殿裡的每一個人,都是你的家人。」

愣了一下,我爆出最燦爛的笑容。

「嗯!」

「好吧!既然你今天這個高興,我們就再練一下吧!」太陽也一臉燦笑的看著我說。

「……」

 

來到這已有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裡,從最初的沒時間,到現在的閒的發慌。

是的,咱們的教皇、太陽騎士長和審判騎士長的訓練已經完美結束了!現在的我,是個大、魔、王!

……是「太多時間需要消磨的王」。

我是不知道我能不能當大魔王,最後搶格里西亞的飯碗去消滅羅蘭啦!但我知道……我好閒啊啊啊啊啊!沒事做真的很無聊啊!就沒有什麼事情好做嗎?

啊對了!希歐不是都有一大堆公文要改嗎?

眼睛轉了轉,我決定來去找暴風。

「希歐哥──」我在暴風的房門外叫著,手也不忘敲了幾下。

但等了一陣子,暴風還是沒有來開門,我只好在喊了句:「希歐哥,你還活著嗎?」

「……等一下。」

有氣無力的回話聲,自暴風的房間幽幽地傳出。我乖乖的站在那,等著暴風開門讓我進去玩……是教我改公文才對。

門被緩緩的打開,臉上有著又大又黑又圓的黑眼圈的暴風掛在門上看著我。

「小森,有事嗎?」暴風勉強擠出笑容笑看著我。

……好慘啊!我看希歐你應該會成為史上第一個過勞死的暴風騎士,而不是染髮染到得腎衰竭致死。高興吧?

「希歐哥可以教我改公文嗎?」我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暴風。

嗯?你問我說話的方式怎麼變得這麼娘?喵的咧!我是在扮演弟弟的角色!是弟弟啊!

自從那天被誤會成「我媽媽死了,我是無家可歸又渴望得到親情的可憐小孩」後,十二聖騎待我就像弟弟一樣。

格里西亞時不時分點他最愛的甜點給我;希歐會抽空陪我玩;奇克斯會抱著我邊摸我的頭邊說我好乖;艾爾梅瑞會教我用弓箭然後帶我去打獵;喬葛會教我怎麼拐女人到房間去;帝摩斯會讓我進他的小天地玩;雷瑟會關心我的身體狀況;伊希嵐會泡好喝的紅茶和做好吃的甜點給我吃;維瓦爾約會時會順便帶我出去玩;艾維斯會帶我出任務;萊卡會教我怎麼用鞭子和蠟燭;羅蘭會帶我去找粉紅玩。

嗯……這麼說起來,其實也沒那麼閒嘛!

「你要學改公文?」暴風一臉狐疑地看著我。

「不行嗎?」我一臉難過的低下頭。

「呃……進來吧。」

我高興的跟著暴風進去,卻也在看到暴風房間那滿滿的公文傻眼了。

希歐,我佩服你!在我的心目中,你也是神!

暴風遞給我一份公文,摸摸我的頭,說:「你先改改看,寫完拿給我。」,然後又開始改起公文了。

我喔了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開始看公文。

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我將公文遞還給暴風。

暴風愣了一下,然後又摸摸我的頭,說:「對你來說太難了,對吧?」

「我改好了。」我笑看著暴風。

「你就去找其他人……你說什麼?」

「我改好了。」我又重複了一次,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燦爛。

暴風立刻翻開我改的公文看了起來,然後一臉讚嘆的看著我說:「改得太好了!小森,你可以幫忙我改嗎?」

「好啊!」反正我現在也很閒。

見暴風準備清一個位置給我,我趕緊制止道:「希歐哥,我坐那改就好了。」

「那就拜託你了!」暴風一臉感激的看著我。

然後今天一整個早上,我都待在暴風的房間改公文,直到審判來敲門……

「小森?你在這裡幹麻?」審判不解的看著正專心看公文的我。「你在改公文?」

「審判!你來的正好。」暴風將改好的公文全部丟給審判,然後又指著一旁我改好的公文,說:「還有小森改的那一疊。」

審判叫一旁經過的維達將公文抱走,自己則伸手拿了一份我改的公文翻了翻。

「這是小森改的公文?」這是審判看完後,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那話中帶著驚訝,就連音量也有些高,高的讓我的視線從公文轉到審判的身上……

審判瞪大雙眼,一臉呆愣的看著我,我看了差點笑了出來。

想不到我竟然能看到雷瑟露出這麼經典的表情!光明神,祢真是個好人!不是,是好神啊!

「小森,今後也能拜託你改公文嗎?」審判一臉高興的看著我。

「好啊。」反正我很閒……

「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我翻了個白眼。

在那之後,又過了一個月。現在的我,每天都有改不完的公文!

現在回想起來……該死!光明神,祢是個好人!不是,又說錯了……祢是個好神!所以,請祢讓我回到以前那很閒的日子吧!

 

「你最近很忙嘛!」教皇一臉好笑的看著我。

我瞪著教皇,冷聲道:「再笑啊?」

教皇猛地抖了下,乾笑了幾聲。

看了教皇一眼,我問:「找我幹麻?」

「噢!」教皇拿出一枚太極戒指遞給我。「給你。」

又是戒指……應該說,為什麼是太極啊?

我不解地看著教皇,教皇正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快戴上啊!」

「……」我無言,但還是把戒指給戴上了。

一戴上戒指,太極戒指就發出了黑白兩道光。白色的光代表仁慈,黑色的光代表嚴厲。

簡直就像是光明神,有雙重神格的光明神。

『在下是龍之戒,不是光明神。』

「赫!」

「怎麼了?」教皇被我的驚呼聲嚇了一跳。

「剛才是誰在說話?」我看著教皇不解的搖搖頭,正準備再開口,那道聲音卻又突地出現。

『在下是戒指。』

「戒指?」我呆愣的看著被我戴到左手食指上的太極戒指……不,是龍之戒。

黑百兩道光閃過後,原本應該是太極圖案的戒指變成了一隻龍,黑白的龍。

龍之戒……

『是。』

你跟龍的聖衣是什麼關係?

『主上,龍的聖衣是在下失散多年的哥哥。』

……好吧,我無言了。我只不過是隨便問問,竟然真的有答案?而且,衣服是哥哥,戒指是弟弟,這是什麼邏輯?東西的大小嗎?

「怎麼樣?」教皇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什麼怎麼樣?」

「戒指變成龍的圖案就代表認主儀式完成。」教皇解釋著。「戒指認主後,你只要在腦海裡想著你要的東西,不管是武器還是衣服,就算是改變造型也可以喔!」

好方便啊!我呆愣的看著教皇。

「想好後,只要說『變裝』就可以了。方便吧?」教皇一臉神氣的看著我。

我猛地點頭。

慢著!龍的聖衣要血,那龍之戒你要什麼?也是血嗎?

『主上,在下不需要任何代價。』

這麼好?可是你哥不是要血嗎?你這個弟弟怎麼可能不要?

『因為在下是吃素的。』

……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勉強了……是說,戒指要怎麼吃素啊?

『……』

不回我嗎?有那麼難以啟齒嗎?真的嗎?

『……』

好吧!不想說就算了。

「可是教皇,你給我這麼好的東西幹麻?」我狐疑地看著教皇。

教皇的身子微微一震,我瞇著雙眼看著教皇。

「你該不會是因為拿不出錢來給我打把劍,只好割愛了吧?」我看著教皇臉上開始冒著冷汗,冷笑著。「有了武器,就順便讓我出任務?」

教皇汗如雨下,表面雖一臉的鎮靜,眼神卻透著驚恐。

「一年份的紅茶蛋糕!」教皇用最後一絲力氣吼著。

「成交!」我高興的笑了。

哎呀!各位親戚朋友、叔叔阿姨、阿公阿嬤們,您們有許多的煩惱嗎?每天都過得很憂愁嗎?您們有福了!想要拋開煩惱、每天都過著神仙般的快樂生活,就快點帶著紅茶蛋糕來賄賂我吧!來喔、來喔!要賄賂要快,晚到就沒有囉!

教皇嘆了口氣,然後一臉哀怨的看著我。

「我只做一年喔!」我笑咪咪的看著教皇。

「沒問題!」教皇的眼神閃過一絲狡詐。

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靠!該不會被陰了吧?我額冒冷汗的看著教皇。

「總之呢,出一次任務就吃一天份的紅茶蛋糕。」

「什麼?」出一次任務只有一天份的紅茶蛋糕?那我不是虧大了!

我怒瞪著教皇,教皇則一臉無辜的看著我說:「你說成交了喔!」

……

靠!死老頭,你死定了!竟然敢陰我?哼!

「倩奏。」我冷瞪著教皇,倩奏在我的呼喚下出現在我的身邊。

「把這傢伙給宰了!不對,半死不活好了。」我冷冷的說完,就朝門口走去。

「慢著!你收服了那隻死靈法師?」教皇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

我回過頭,朝教皇冷冷一笑。

「等、等一下!叫她住手啊!」

我輕輕的關上門,冷哼了一聲。

「死老頭,你就帶著你的懺悔去找光明神吧!」

「啊──」

淒厲的叫喊聲傳遍整座神殿,聞者皆忍不住為這位兄弟祈禱,希望他能得到光明神的仁慈。

……不,有一人不是。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頓了一下,我笑著說:「但我不會。」

所以死老頭,你就盡情的叫吧、叫吧!哈哈哈!

之後,我還是為了我的紅茶蛋糕賣命地做任務,而在我出任務的這段期間,神殿裡有不少關於我的奇怪傳聞,但紅茶蛋糕在前,我又怎麼會去理會呢?

正準備去做下一個任務的我,卻見太陽在不遠處重重地嘆口氣,我好奇的走上前去。

「這麼煩惱啊?」

太陽看著我,微笑著說:「不就某人現在很有名嗎?有名的讓人頭痛!」

很顯然的,這個『某人』指的就是我,而太陽臉上掛著的微笑……應該是『危』笑吧?

不過親愛的格里西亞,如果你是想叫我收斂一點……嘿嘿!

「喔?」我挑眉看著太陽,嘻嘻笑著說:「不用太羨慕啦!」

太陽毫不遲疑的賞我一顆爆栗,我吃痛的蹲在地上抱著頭,眼角還泛著淚光。

痛死我了!「為什麼打我?」我哀怨的看著太陽。

「我打你應該,不打你悲哀。」

「……這句話好耳熟。」我的嘴角正微微抽動著。

「是嗎?」

懶得再說下去,我擺擺手道:「算了!教皇派我出個任務,走了。」

自那次過後,謠言不知道為什麼漸漸沒了,但我也沒在意,依舊做我的任務吃我的紅茶蛋糕。

對了,前陣子倒是有聽說有個白目騎士笑倩奏的名字,結果她氣的把半做神殿給轟了,教皇還為那龐大的修理費哭了好久。

噢!還有還有!我在住進神殿的一年又六個月,被十二聖騎發現我是女生的事,所以我告訴他們關於我死掉以及被倩奏變成女生的事。

在那之後,為了怕麻煩,太陽叫我以女生的模樣繼續待在神殿裡,而所有認識我的人在知道我是女生並且看過我的長相後,總是在走幾步路就想起我,然後望著天空開始思……我是說發呆。

任務沒有因此而停止,之後我仍繼續做任務,而教皇也非常大方的提供我紅茶蛋糕。

大概是因為他派給我的任務都是一些消滅不死生物或收信徒之類的,所以現在世界各地都有人送錢……咳!我是說捐贈資金給神殿,所以教皇才會這麼大方吧。

在經過長期的任務奔波下,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是沒被我幫助過的,甚至到後來還有個因我而成立的國家──望森國,即帶來希望的音森。

在神殿,我是唯一一位女騎士,對神殿來說,我就像公主一樣。

也因此,人們給我一個稱呼──

公主騎士。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