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唐柔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天亮的時候。

她先是眨了眨迷茫的雙眼,在回想起昨天的痛苦後雙眼瞬間變得清明,運起異能就開始查看,這一看又是一驚。

昨天的痛苦大概是因為她空間異能的空間和那個突然多出來的空間融合了,她想她應該是這世上唯一一個有這種特殊空間的人也不一定。

最重要的是,融合過後的空間明顯又大了一倍,還多了個小竹房。

這是什麼修真小說出現的,機緣巧合下得到的修仙飾品並誤打誤撞進行認主儀式,於是裡面有一堆大能留下來給有緣人的雜七雜八的寶物之類的節奏嗎?

唐柔嘴角微抽,卻還是壓不住好奇心地進了空間,直奔竹房去看了。

竹房不大,也很乾淨,一眼望去就能看完,所以唐柔失望了,因為裡面什麼都沒有。

她想,好吧,能得到這個空間已經很不錯了,還是別奢求太多。

重生到現在,她已經幸運過頭了,要知足。

……但昨天痛得死去活來讓她實在知足不起來啊。

突然看到桌上放著一本有些破舊的書本,唐柔邊走過去邊吐槽著:好吧,看來還是有東西的,只是大概沒什麼屁用?

然後就拿起那本書快速翻閱了一下。

這本筆記本大意是在介紹這個空間的一些用途,像是在這裡種植的蔬菜、養殖的動物都會成長的很快,但只要成長到最好時期便會停止生長;井裡的水具有洗筋伐髓的功效,多喝可以改善體質,增加能力,也可以解毒;放在空間裡的食物不會腐壞,會停留在最美味的時刻……等等,看得唐柔的雙眼是越來越亮,一張小臉因此而紅撲撲的可愛。

要知道上輩子到最後世上都沒有能食用的肉類,因此到最後食物簡直難吃到人神共憤卻毫無辦法,還以為這輩子也只有前面幾年可以好好享用,卻沒想到自己竟然得到這麼好的寶貝!

肉啊!她這輩子不愁吃肉啦!

看這上面寫著井水的功效,也不知道餵給動物喝有沒有機會清除牠們體內的病毒?

這必須得嘗試啊!得趕緊抓一些動物養殖在空間裡,失敗了也無所謂,大不了趁著現在肉都還沒壞光光,趕緊搶來丟到空間裡備著,要是成功了那就更好了,從此不愁沒肉吃!

越想越興奮,越想越高興,唐柔立刻出了空間就衝去江紀澤的房間和他分享這個好消息。

江紀澤因為唐柔的事昨晚並沒有睡好,唐柔衝進去時他也已經起來了,正準備去看看她的狀況,見她這般活蹦亂跳的頓時就放下心來,又看她難得這般孩子氣的舉動又覺得有些好笑。

「怎麼了?」江紀澤張開雙臂,一把將跳進自己懷裡的女孩牢牢接住,語氣帶著些許寵溺。

「阿澤阿澤!我跟你說啊,我賺到了!」唐柔嘩啦嘩啦將自己空間的事情全部講出來,最後說出自己的打算:「我得趕緊出去一趟,找種子找畜生找肉!」

「好,先去吃早餐。」江紀澤揉了揉她的頭髮,就這麼抱著人下樓去。

一下樓就見客廳坐著三個人,分別是江睿澤、蕭天哲和孫明煦。

唐柔準備的資料實在太多了,三人又想要趕快全部記住,花費了一整個晚上總算記得差不多了,卻也因此還留在客廳。

不過三人都是異能者,蕭天哲和孫明煦雖然是看過資料並進行嘗試後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獲得了異能,但也因此,身為異能者而有所改善的體質讓他們一晚沒睡都沒有往常要來得覺得疲憊。

幾人也覺得有些新奇,在發現自己根本不覺得累後,又看天已經亮了,想著今天就要開始訓練,便乾脆決定不睡了,正準備去弄些吃的,就見江紀澤抱著令他們擔憂一個晚上的人兒下樓。

江睿澤是第一個發現的,頓時就從椅子上跳起,衝過來就問:「小柔姊沒事吧?」

蕭天哲和孫明煦隨後就到,臉上也透著明顯的擔憂。

「嗯,沒事沒事,就是餓了。」本來唐柔一心只想著種子啊肉啊什麼的,但被江紀澤一說頓時就覺得飢餓難耐。

「我去弄,小柔姊妳等等。」江睿澤乖覺得趕緊跑去廚房。

「我也去幫忙。」孫明煦溫柔一笑,便跟著走進廚房。

蕭天哲對廚房的事毫無辦法,便不去湊熱鬧了,跟著江紀澤一起走回客廳,看著他溫柔的將女孩放在椅子上,才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她。

「怎麼了?」唐柔納悶地看著蕭天哲。

「真的沒事?」他微蹙眉頭,眼底帶著明顯的擔憂。

江紀澤頓了一下,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不愧是她看得上眼的,相處不過短短幾小時,竟然就對她如此上心。

也許可以試著將他們留在隊伍裡。

至於心底在瞬間浮起的不悅,則被他一如既往地無視了。

江紀澤此刻的想法唐柔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無所謂,對於蕭天哲的關心雖然也有些受寵若驚,但從江家那裡實在是得到太多溫暖了,以至於她已經學會去試著接受一些人,而既然認同了蕭天哲和孫明煦,接受他們的關心就顯得順理成章,因此唐柔笑了笑:「嗯,讓你們擔心了。」

「那就好。反正也是江紀澤負責訓練我們,妳要是不舒服,不如今天就休息吧?」蕭天哲說到最後又覺得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就規勸道。

「不用了,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是真的沒事。」唐柔有些哭笑不得。

蕭天哲看了唐柔一會,才相信她的點點頭。

早餐並沒有用得太複雜,加上有兩個人同時準備,因此在他們的對話剛結束,就見江睿澤和孫明煦端著五人的早餐走了出來。

簡單的烤吐司配蛋,再加一杯熱牛奶。

唐柔現在的食量依舊不大,至於其他人,沒吃飽的則繼續吃乾糧。

「對了,那個女的還沒醒嗎?」吃飽喝足的唐柔突然想到。

「孫蕾嗎?我不知道。」蕭天哲隨口回道。

「我們昨天晚上都在看妳給的那些資料,一整晚沒上樓,也沒去看她。」孫明煦溫和地解釋。

「這樣啊?難道我估算錯誤了?雖然是反射動作,但下腳也沒多大力啊……」唐柔納悶地低咕著。「不管了,我待會要出門一趟。」

「我跟妳去。」安靜許久的江紀澤突然開口。

「你今天不是要訓練他們嗎?」

「也只是讓他們按照你的訓練菜單做而已。」

「那也要有人看著呀。」

「要不小柔姊,妳今天再帶上我們吧?反正還是要實戰的。」江睿澤提議道。

「你倒是無所謂,平常就有在鍛鍊身體。」唐柔看向另外二人打量了一會,才說:「蕭天哲看起來也是有練過的,但孫明煦不行啊。」

「我會加油的。」孫明煦苦笑著,被一個女孩子當面說不行讓他心下有些複雜。

唐柔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的話貌似挺傷人的,頓了一下才解釋道:「你知道的,現在是末世,我只是想讓你們早點有能活下去的能力。」

「我知道。」所以孫明煦才沒有反駁,他笑了笑,覺得這女孩真是有些溫柔得過分。

「要不然這樣好了,那些資料你們也看過了,異能者在昏睡的那幾天體質也會跟著改變,如果你們要跟著去,那之後的訓練菜單就改成地獄模式怎麼樣?」

她本來也不是很急,因此給他們的菜單也不過中級模式,訓練完就是累了點,但每天做下來那成長也是挺不得了的。

至於地獄模式嘛,不用說,自然會讓他們每天累得像條狗了。

孫明煦也知道唐柔是為了他們好,尤其是像他這樣柔弱的人,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須要更加努力,因此便笑著接受了:「好。」

「那行啊,就這麼決定了!」唐柔拍了拍手,起身就招呼眾人趕緊走,她今天想盡可能的收集該收集的東西呢。

於是五人就這麼浩浩蕩蕩地離開了,全然忘了還在房間昏迷不醒的孫蕾……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