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柔從未想過會從江紀澤嘴裡聽到這樣對他來說稱得上離經叛道的話,畢竟從這一天下來對他的觀察來看,對方應該是相當紀律,做事一絲不苟的人才對。

卻沒想到為了她竟然也能這般毫無原則。

唐柔覺得自己的心似乎在這一刻更加柔軟了,她輕輕一笑,「你別擔心,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不會有事的。」

簡言之就是不答應他跟隨了。

江紀澤微蹙眉頭,對女孩的決定有些不滿,卻又無可奈何。他看得出她的堅持,也知道她是為了他好,除了順從別無他法,只得點頭答應了。

「還有,不要連名帶姓的叫我,聽著生疏。」

唐柔先是頓了一下,才有些好笑地問:「那我要怎麼叫你?江哥?紀澤哥?阿澤?」

隨著女孩用她甜美軟嚅的嗓音叫喚出一個個稱呼,江紀澤覺得自己的身體一次比一次還要酥麻。

「還是要叫……紀澤?」

江紀澤突然覺得身體酥軟的彷彿不是自己的了,他微垂雙眸看著身旁笑得狡黠的女孩,眼底流淌著無奈。

「好。」他說,只要她不喊得那般生疏,其他隨她高興。

「啊,要是可以的話,幫我搞點東西來。」唐柔邊說邊去拿了紙筆,將自己要的東西一一寫下就遞給對方。

江紀澤只是瞥了一眼清單上的內容,問也不問就默默將紙張折好收起,也算是沉默的應下了。

「今天去的地方有點遠,我待會就得走了,你先去找馮姨吧,記得幫我勸勸她,就說唐家這事我自有分寸讓她別管,不然會壞了我的好事。」唐柔說得眉眼彎彎,看得出心情非常愉悅。

江紀澤也知道,也許十六歲的唐柔正一個人住在一間豪宅裡,孤孤單單的每天哭泣哀傷,但現在的唐柔絕對不在意唐家的一切。

恐怕唐家所有人在她眼裡有如跳樑小丑,現在留著很大原因還是等著娛樂吧。

江紀澤不知道自己已經將唐柔的心思猜了個七七八八,只是依舊沉默地答應,這種無條件寵溺到毫無原則的地步的感覺讓唐柔貪戀無比。

然後江紀澤就帶著那份資料離開了。

唐柔沒有休息太久,想想方才江紀澤說他先見了江浩一面,於是決定離開前去和對方打聲招呼。

唐柔雖然是空間異能者,但每位異能者或多或少都會有所謂的精神力,只是相較於可以用來攻擊的精神系異能者來說,其他異能者的精神力基本上沒什麼作用,只是或多或少提高人的記憶力、計算力等。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唐柔發現自她重生後,除了早末世爆發前就成為異能者外,身為異能者的恢復力、精神力也比前世要高上許多。

雖然莫名其妙,但結果她很滿意,過程就可以忽略不計了。

也因為她的精神力強大,要搜尋這間屋子裡的人對她來說毫無困難,因此就算不用問人她也能輕鬆找到江浩的所在位置。

江浩還在書房內,沉默地不斷重複翻看著令他目眥欲裂的資料,腦海飛速計算思考要怎麼整垮唐家,整垮唐博遠。

不讓唐博遠那個畜生付出慘痛代價,他就不叫江浩!

就在他氣得雙目通紅之際,房門被人輕輕敲響,驚醒了沉浸在憤怒中的他。

「進來。」江浩以為是江紀澤去找馮思薇去而復返,因此只是隨意抹了把臉便開口放行。

卻沒想到進來的是位嬌軟的小女孩。

「……小柔?」江浩有些不確定地開口喚道。

「是我,好久不見了,江叔。」唐柔沒想到一進門就看見江浩通紅著雙眼的狼狽模樣,但她很快就發現對方手中的那一疊紙張,恐怕那上面和方才江紀澤準備拿去給馮思薇看的那份是一樣的吧,頓時就笑彎了眉眼。

女孩的笑容乾淨純粹,還帶著明顯的愉悅,江浩看著這樣的唐柔心底就一片柔軟,對唐家也更加怨憤不滿,眼底閃過一絲狠辣。

雖然那抹情緒轉瞬即逝,但還是被唐柔眼尖的發現了,她想了想最後還是開口說道:「江叔,唐家的事您不要管。」

江浩有些訝異地看著唐柔,「怎麼?小柔妳有什麼想法,能和江叔說說嗎?」

「紀澤有和您說下個月的事嗎?」

江浩一聽雙眼銳利了一瞬,畢竟對象是唐柔,因此很快就將這抹厲色壓下。想江紀澤雖沒有說明清楚,說不好奇是假的,但對大兒子的高度信任讓他壓下了詢問的慾望,卻沒想到這事似乎連唐柔都清楚?

當然唐柔早在方才就被江浩納入自家人的範圍內,自然不會使計要從她嘴中套出話來,因此只是老實答道:「他只說七月一日將江家所有人召回本家,還要帶上妳,另外要我盡可能搜集食物、衣服和武器。」

雖然對江浩說完後沒有反問自己而有些訝異,但唐柔很快就反應過來原因,心情就更加愉悅無比。

也大概知曉了江紀澤的打算,大概是想在末世開始前就將自己納入羽翼下保護吧。

唐柔眉眼柔和了一瞬,才笑著說:「這事確實不好解釋,不過放任唐家蹦踏倒跟這事有關,總之您和馮姨就先別管了。」

江浩注意到那個「先」字,換句話說就是要他們暫時先別動唐家,之後隨他們高興吧?他點了點頭,笑著說:「行啊,江叔就看你們兩葫蘆裡賣什麼藥,搞得這麼神秘。」

「江叔最好把身手高強的人手也一併召集起來,我到時候會錄一段影片,您放給他們看就行了。」唐柔笑咪咪的說。

江浩想到大兒子要自己盡可能收集武器,現在唐柔又要他召集人手,頓時神情一凜,深覺事情恐怕沒他想像中簡單,回答的語氣也帶了幾分嚴肅:「我知道了,這事妳就放心交給江叔吧。」

「那江叔,雖然很晚了,但我還是得走,就不和馮姨告別了,您幫我跟她招呼一聲。」

江浩雖然想挽留,但眼下似乎他們交代下來的事比較重要,而且兩個孩子明顯就有秘密,還是不小的秘密,想著也許對方是要去處理這些暫時不好和他交代的事,便只好無奈放行了。

「小柔啊,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要記住,江家永遠是妳的後盾。」他說得正經嚴肅,還帶著對她的濃濃愛護。

似乎在這一刻,唐柔終於體會到所謂的父愛之情,這讓她微愣過後眼眶竟有些通紅。

江浩畢竟沒有照顧女兒的經驗,對唐柔突然哭紅了眼就有些手足無措,手忙腳亂的不知該如何安慰,看起來還有些傻樣,看得唐柔都忍不住破涕為笑。

「我知道了,謝謝您,江叔。」

「傻孩子。」江浩有些無奈,最後還是輕輕拍打著她的肩以示安慰。

接著唐柔就在江浩的目送下,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江家。

她調適心情的時間非常迅速,因此很快就將自己收拾一番,以不影響腳傷的速度快速回到家中,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換了身衣服便出門繼續她的掃蕩大業。

今晚,位於T市北部的兩家倉庫,在悄無聲息中再次被搬空。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