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黑子哲也臉上的笑,赤司征十郎著實鬆了口氣。現在對方知道他的心意,但對方的傷痛並不是他一人所造成的,如果黑子哲也最終還是決定要退部,他依舊不會阻止的。

就算彼此分開了,他還是會在對方心中留下一席之地,現在的他是如此深信不疑的。

兩人又隨便聊了會,直到時候不早了,黑子哲也才道別離去,他們的生活雖然與平時無異,彼此間的互動卻有著明顯的不同。

赤司征十郎觀察過了,青峰大輝仍舊不怎麼參加部活動的訓練,黑子哲也對此雖沒有明顯的表態,但他還是多多少少注意到了對方的心情。對此,就算是身為隊長的他也是做不了什麼的。

而在那天的失態後,赤司征十郎也恢復了以往的作風,與黑子哲也相處時,大部分還是一副帝王的姿態,唯一不同的是黑子哲也已經確實明白他的心意了,多少還是能察覺到對方命令中所帶著的關心與溫柔,對此便沒有什麼不滿。

隨著時間不斷的流逝,黑子哲也最後還是退出了籃球部,赤司征十郎雖然沒有任何表態,卻也還是感到一陣灰心。礙於尊重對方的決定,所以他沒有阻止這件事情,而退部的黑子哲也在心境上似乎仍造成了嚴重創傷,開始有意迴避起赤司征十郎,而他也如對方所願的保持距離,他想對對方而言,現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有關籃球的一切,包括他這個籃球部隊長吧。

漸漸的,彼此間的關係似乎回到赤司征十郎告白前的狀態,不同的是兩人完全沒了交集,誰也沒見誰,直到彼此都上了不同的高中、完全分離,才真正宣告這段關係的結束。

 

冬季選拔賽,在開幕式結束都遲遲不見火神大我出現的誠凜一行人,相田里子正額爆青筋的破口大罵著,而其他人又是安撫又是意識到這種大場面所帶來的緊張感,正彼此打氣加油時,黑子哲也收到赤司征十郎傳來的簡訊。

自從離開帝光籃球部後,刻意迴避赤司征十郎的黑子哲也已經許久沒有和對方聯繫了,對方似乎也體諒他的難處而從未主動聯繫過,這種舉動對他來說實在談不上傷感,相反的還很感激。

然而現在不同了,因為他又再一次地打起他最愛的籃球。

這次,他已經可以像先前的幾場比賽一樣面對奇蹟的世代,面對赤司征十郎了。

向其他人報備一聲,雖然得到相田里子的首肯,卻還是叫了一名隊員與他一同前往。對於這樣的安排黑子哲也並不介意,來到簡訊上的地點,除赤司征十郎以外的奇蹟世代早已全員到齊。

幾個人隨便聊了會,沒多久赤司征十郎也來了,對於有不相干的人跟來更是直接下達了驅逐令,奈何火神大我正好在這時出現,膽子大得直接反抗赤司征十郎,就見他不疾不徐的向綠間真太郎借了代表幸運物的剪刀,於是就有了一場令人驚心的小衝突。

值得慶幸的是並沒有釀成什麼嚴重的後果,火神大我的臉頰僅被劃出一道血痕,幾人又隨便說了些話,這場短暫的聚會便就此結束。

看著赤司征十郎離去的背影,黑子哲也猶豫片刻,轉頭便和火神大我等人招呼一聲:「不好意思請你們先回去,麻煩替我跟教練說我隨後就到。」便丟下來不及反應的兩人直朝赤司征十郎奔去。

赤司征十郎行走的速度並沒有很快,黑子哲也沒多久便追上了。

「有什麼事嗎?哲也。」赤司征十郎的臉上掛著微笑,完全感受不到方才給人的強烈壓迫感,這樣的發現讓黑子哲也忍不住掛起微笑。

「好久不見了,赤司君。」

黑子哲也的平靜倒是讓赤司征十郎微微一愣,隨即輕笑幾聲。

「快要開始比賽了,快點回去吧。」赤司征十郎說著就要轉身離開,卻被對方給攔了下來。

「赤司君還喜歡我嗎?」黑子哲也直視著對方的雙眼,直白的話倒是讓對方出乎預料,但隨後卻又微微一笑。

「哲也,這個問題對現在的你來說,很重要嗎?」他不答反問,因為他很清楚對方的心思,哪怕已經有段相處空白期。

這個問題也讓黑子哲也沉默了,赤司征十郎自然是不會靜靜地等待對方說話,照著一貫的作風強勢命令:「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快點回去吧哲也。」然後再一次的,他轉身邁開步伐,也再一次的,被對方攔下。

「哲也。」赤司征十郎沉下臉來,強烈的壓迫感頓時浮現上來,壓得對方有些喘不過氣。

「別忘了,我的命令是絕對的。」

儘管空氣令人沉悶、令人窒息,但黑子哲也還是深呼吸了口氣,語氣沉穩且堅定地回答:「現在的我腦海裡只有和誠凜的大家一起打敗奇蹟的世代、得到冠軍這件事,但這問題的答案對現在的我來說也一樣重要。」

自從退出帝光籃球部後,他們之間的交集就這麼消失無蹤,這甚至是黑子哲也自己刻意造成的。而現在,他們分別就讀不同的高中,換句話說兩人至少在未來的這三年裡也會沒什麼交集,隨著時間的流逝,過去的情感又會剩下多少?

就算高中畢業、兩人再次一同生活,彼此間的感情還會相同嗎?

黑子哲也自然知道現下的局面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但他還是對這樣的未來感到一絲擔憂。他不會在和對方的比賽中做出放水的行為,因為彼此想要獲勝的心情是一樣強烈的,尤其他本身和奇蹟世代的差距,就算要說他想獲勝的心情比他們要強烈上兩倍、三倍甚至更多都不為過,而這正是他重拾籃球的決心!但現在的他更想清楚明確的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否早已終結。

他需要確認,未來才不會有過多的期待。

這些日子以來的迴避自然是讓他下了很大的決心,但也同樣讓他更加釐清自己的心情。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的,但他卻知道自己比想像中要來得更加喜歡對方,而這也代表不管過了多久,哪怕是現在這種敵對局面,他仍然喜歡著對方。

那對方呢?

如果對方能夠現在就給自己明確的答案,那麼未來他也就不需要為毫無意義的行動浪費時間,也因此現在就得到解答就顯得無比重要。

赤司征十郎是不會知道黑子哲也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來找他的,但他卻知道對方現在的想法與心情。

這是在這短短幾句對話的過程中察覺到的。

他察覺到對方的決心,察覺到對方的不安,甚至是對方的心情,忍不妨地,赤司征十郎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打從知道你回來繼續打籃球我就不擔心了,哲也,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

黑子哲也默默地看著赤司征十郎,沉默不語。

「你已經是我的了,永遠。」帝王的姿態、語氣及命令,赤司征十郎展現出如往常般的霸氣,臉上的笑容是狂妄、是自信,卻也讓黑子哲也微微一笑。

「啊。」

「時間差不多了,快點回去吧哲也。」赤司征十郎說完就要離去,隨即腳下一頓又回過頭來。

「對了哲也,要是有機會和我們對上,可別因為輸了又像國中時一樣。」赤司征十郎抓著對方的手猛地一拉,在對方唇上烙下一吻,動作快的絲毫沒被旁人所察覺。

「這次,可不准你跑了,這是命令。」

黑子哲也先是對這突如的發展羞紅了臉,但隨後又穩住情緒,臉上也掛著笑。

「啊,我們會贏的。」

對方這種明顯挑釁的話沒有招來赤司征十郎的不滿,他只是看著黑子哲也眼中的堅定,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轉身,離開,沒有動作,也沒有言語,赤司征十郎這次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而黑子哲也也再無稍作停留,分別果斷的讓人看不出彼此間所溫存的情感。

冬季選拔賽即將開始,而他們之間的情感,仍在一點一滴的增長。

*****

天啊我的部落格終於有第二個完結了!!!

雖然總體來看很短(幹

 

之前曾經開放點文,有個妹紙跑出來跟我喊赤黑,當時面孔那個扭曲啊……不過還是擠了這麼一篇,雖然拖很久就是了(幹

原本是想短短一篇就結束,畢竟不太會寫同人嘛,結果竟然給我創下創舉,這赤黑的字數竟然快要一萬六了我的媽XDDDD

都淚流滿面了,這同人真心第一次打這麼長啊……

然後我非常有先見之明,根據以往經驗來判斷,我已經在噗浪上預告有極大可能是爛尾,對不起我不會收尾啊XDDDDD

然後OOC不意外啦大家隨便看看(靠么

Ya這幾天下雨放假看我多勤勞!!

之後可能沒有了ㄅ(幹

為了慶祝完結,下面是否該來幾個留言呀????(靠杯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