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到屋內,初次拜訪的幾人,視線皆忍不住在屋內到處打轉。原來這間房子的真正面貌是個四四方方、沒有窗戶的實驗室,而屋外那破爛房子的外表不過是種掩飾罷了,也難怪剛才在屋外不管他們怎麼看,都無法從窗戶看清屋內的面貌。

而這間實驗室不只擺滿了各種裝有奇怪顏色液體的瓶瓶罐罐,地上還散亂了許多奇怪的東西,像是沒有刀身的劍柄、長得像公事包的筆電,當然還有一堆原子筆等,要不是還有那些瓶瓶罐罐與設備,他們都要開始懷疑這裡其實不是什麼實驗室,只不過是個普通的住家,裡面住著一個將玩壞的刀劍玩具亂丟在地的上班族。

「喂──楊思宇,還活著嗎──」阿桂平淡的語調沒有絲毫的關心可言,就好似他們其實是路過此地,想要借宿一晚而登門拜訪詢問有沒有人在般。

想當然,自然沒有人會回應阿桂的這句問話。阿桂也不意外,繼續朝內走了幾步,沒多久就看見一個男人躺在凌亂的地面上,這人正是他們要找的傢伙。

「哦!找到了。」天使也正巧看到躺在地上的楊思宇,他尾隨阿桂走上前去,還不忘笑著問:「死了嗎?」

阿桂只是掃了眼仍在上下起伏的身體,便淡淡地回答:「沒。」接著便和天使兩人,一人一邊將楊思宇扛起,抬到了被小芸和李豔先一步清出空位的沙發上。

「然後呢?都昏倒了,你們要怎麼讓他吃東西?」甲甲隨口問著,「送醫?」

對於甲甲的問題,天使率先笑了起來,而阿桂則是和平常一樣地淡定,也沒多做解釋,抬腳就和天使一起朝楊思宇身上踹去。

「痛!」楊思宇吃痛地縮起身子,雙手胡亂地往痛處直摸,嘴裡還不忘抱怨著:「去你的!你們這兩個兔崽子,每次來都用這招,就不能溫柔點嗎!」

「反正你每次都忘了吃飯,八成是很想死,要是這樣能踹死你,也算是幫你完成心願,你應該感激我們才對呀!」天使掛著燦爛的笑容,說出了令楊思宇吐血的話語。

「呸呸呸!你小子說什麼鬼話,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想死了?」楊思宇沒好氣地吼著,「只不過是在研究新的發明,不小心太過忘我了而已,別胡亂詛咒我我告訴你!我要是死了,這個世界就少了一個天才發明家,地球會邁向毀滅的!」

「地球會不會毀滅我是不知道,不過你的腦袋已經先毀滅了。」甲甲非常淡定的吐槽,一旁的李豔和小芸早已掩嘴低笑了起來。

「夠了,吃飯。」簡單的幾句,那無形中的壓迫感讓所有人立刻停止胡鬧,楊思宇更是接過天使遞來的麵包,安靜地啃了起來。

「咦?他就吃這樣啊?」小芸有些驚訝地看著楊思宇,對於已經餓昏的人卻只吃麵包這件事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但隨後阿桂便解除了她的疑惑。

「只是先墊墊肚子。」

「噢!原來是這樣啊……」

「對了,冰箱裡有我做的飲料,雖然顏色很奇怪,不過是我的自信之作!你們要不要來一點?」楊思宇邊說邊看向天使,示意他去將飲料拿過來。

似乎是對這種事情習以為常,天使也不拒絕,反而主動開口問:「有人要喝嗎?」

不意外地得到所有人的同意──除了沒說話的阿桂,但依照天使對阿桂的了解,只要他拿過來,阿桂還是會喝的──天使很快地便將冰箱裡的瓶瓶罐罐拿了六瓶過來,一個抬腳,也不管主人就在面前,直接就將桌面上的雜物給掃到地上去,好讓他把那些瓶瓶罐罐放在桌上,這讓楊思宇心痛的一陣怪叫,但卻被完全無視了。

飲料有四種顏色,分別是藍、綠、紅、黑,因為是隨機拿的,除了藍色拿到了三瓶之外,其餘各拿了一瓶。

「好啦!我隨便拿的,自己挑吧!」天使像在招呼客人般,微笑地說完這句話後,便接在拿走藍色飲料的阿桂後面,跟著拿起綠色飲料。

見兩人先有了動作,其他人也不疑有他地拿走了一瓶。李豔跟甲甲似乎是對阿桂的選擇非常信任,因此也拿走了藍色飲料,這讓原本就想跟阿桂喝同樣飲料的阿月狠狠地瞪了兩人一眼,隨後又憤憤地拿走了像是代表他現在的心情的黑色飲料。

沒得選擇、也沒什麼不滿的小芸,則是拿走了最後一瓶的紅色飲料。

儘管不是第一次了,但這次畢竟還有自家弟妹在,阿桂看著手中用試管裝著、再用軟塞塞住的飲料忍不住輕蹙眉頭,確認性地詢問:「楊思宇,你確定這是飲料吧?」

「確定啦、確定啦!」楊思宇非常敷衍地回應,嘴上仍在忙著啃麵包,這讓阿桂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些,正打算起身踹人,卻見小芸已經率先將飲料喝了下去,來不及阻止的他也只能壓下心中那越發明顯的不安,軟塞一拔便仰頭喝了下去,卻在這時聽到了令他更加不愉快的驚呼聲。

「啊!」剛才還忙著啃麵包的楊思宇,第一次正視天使拿來的飲料,他一臉呆愣地看著所有人手中的飲料,接著又看向天使,試探性地詢問:「我說天使,這些飲料你是從上層、中層還下層拿的?」

天使舔了舔嘴,那飲料的味道還不賴,讓他有了再喝一瓶的念頭。腦裡邊想著要再去拿幾瓶來喝,嘴上還不忘回答楊思宇的問題:「中層啊,你不是說過能吃的都放在中層以上?」只是放在上層的飲料都是青一色的褐色,看起來像大便一樣的,實在倒胃口,在看看中層放著這麼多不同顏色的飲料,他自然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中層那明顯令人賞心悅目的飲料了。

「慘了……」楊思宇的這句低咕清清楚楚地傳到阿桂耳裡,這讓他臉色一沉,黑著臉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瞪視著楊思宇,明顯的殺氣雖然還不至於讓楊思宇害怕,但他還是乾笑了幾聲。

「說,這些是什麼?」阿桂冷冷地問著,一手越過楊思宇的臉,抓住他身後的沙發椅背,身體也漸漸地往前傾,緩緩逼近楊思宇,但後者仍舊沒有因此而感到害怕,反而哈哈笑了起來。

「放心啦,不會死人的!」

楊思宇的話讓阿桂暫時放下心來,但下一句話,還伴隨著自身的變化,卻讓阿桂黑著臉說不出話來。

「不過啊,這可是我到目前為止裡,作出的最偉大的發明喔!」楊思宇非常歡樂地說,聽在阿桂耳裡,卻是牙癢癢地讓人想殺人。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