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至少對阿桂來說挺特別的。

稍早前,弟弟阿月帶著妹妹小芸一起來天使家找他,而今天也不知道吹了什麼風,連甲甲也來了。

甲甲還是老樣子,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好似一個不注意,在場的男人就會被她帶進房裡,然後她就會依舊老樣子的在享受之餘,將毒品打進自己身體裡。

如果對象是天使,阿桂自然不介意,就是連同毒品一起打進天使身體裡也行,反正天使有得是錢,就算染上毒癮,他也一定是比甲甲瘋狂的那一個。

再加上本就寄住在天使家的李豔,六個人在大廳裡,分別佔據了一個位子。

「所以,你們今天怎麼全跑來了?」阿桂淡淡地問,其實並沒有特別想知道理由,但今天確實是特別的日子,他必須要確定他們是無聊沒事跑來玩的,他才可以安心的出門。

「沒什麼,小芸叫我帶她來找你玩。」阿月說出阿桂不意外的答案,所以阿桂並沒有因此而有所反應。

而甲甲也說出了阿桂意料之中的答案:「因為經過附近,就順道來看看你們啊,怎麼,不歡迎?」

阿桂搖了搖頭,緩緩起身。

「李豔,替我陪小芸玩,我還有事,出去一趟。」

「好的。」李豔乖巧地回以微笑,答應了阿桂的拜託,卻換來阿月的不滿。

「喂、哥,我難得帶小芸來找你玩,你卻要出去?」

一旁的甲甲則輕笑了幾聲,還不忘露出一抹嫵媚的笑,愉悅地說:「小弟弟,要是覺得無聊,姊姊可以陪你玩玩,會很快樂的哦~」

不等阿月開口,阿桂便淡淡地警告:「不准動我弟妹,就算是妳,我也會殺的。」

阿桂的話讓甲甲露出一臉的惋惜,語帶不滿地說:「討厭啦,你應該把人家擺在第一位才對呀~」

但阿桂只是沉默不語,不打算再開口說些什麼。

見這場小鬧劇結束了,天使順勢插了進來:「我說阿桂,今天該不會是那個日子吧?」

很顯然的,天使的話引起其他人的興趣,所有人因此都靜了下來,聽著兩人接下來的對話。

「嗯。」

「噢,原來又到了這個時候啦?」天使一手環胸,一手撫著下巴,思考了一會才又接著道:「那把他們全帶去不就得了?」

聽到這,終於忍不住發問的甲甲,代表其他抱有同樣疑問的人發問:「帶去哪?」

天使看向阿桂,他在徵詢他的意見,因為他看見阿桂皺眉頭了,也不知是不是對自己冒然說出這些話引來他人好奇而感到不滿。他很重視阿桂,所以他可不希望因為這麼幾句話就和阿桂斷了感情。

要是阿桂真的不想讓他們知道,他也會盡一切能力來把這幾隻好奇小貓給乎弄過去。

輕嘆了口氣,阿桂才開口:「也沒什麼,就只是一個實驗室。」

「實驗室?」

「嗯。我請天使買下來的,送給一個朋友,但是一段時間就要過去把餓昏在那的他給帶出來吃東西。」像是在說什麼不怎麼樣的聊天話題,阿桂邊說邊喝了口奶茶,而說話的對象是他們,自然也不覺得這句話有什麼需要讓人驚恐的成份在。

言下之意就是他的那位朋友非常熱愛研究發明,已經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所以偶爾要去把昏倒的他拉出來吃頓飯,免得成為一具不會動的屍體。而今天,正好就是要去找他的日子。

「簡單來說,就是實驗狂?」小芸歪著頭,十足十的好奇寶寶,在看到阿桂點頭後,她露出更加好奇的表情。

「那,我想去看看,行不行?」小芸邊說邊跳到阿桂所坐的長沙發上,雙手還不忘抱住他的手臂,撒嬌的味道十分嚴重。

只可惜,阿桂就是敵檔不住這樣的攻擊,完全沒有思考,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於是所有人就這麼浩浩蕩蕩地去拜訪阿桂口中的實驗室,而這間實驗室事實上離天使的別墅不遠,阿桂開著天使的轎車,勉勉強強將所有人塞進後,沒有因此而放慢速度的朝目的地疾駛而去。

車上的人除了小芸以外,倒也沒什麼正常人,就是小芸這個唯一正常的女孩子也沒有因此而感到絲毫害怕。不過幾分鐘的車程,便見車速逐漸放慢,接著停在一間房子面前。

房子的外觀非常不起眼,四周就如天使的別墅般,被樹林所圍繞著,只是眼前的房子比天使家要小上許多。房子的外觀有些破舊,看起來就像是長年無人居住的廢墟,要不是阿桂帶他們來這裡,就是路過見到了,也沒人料想得到這裡還真有人住。

這是一間只有一層樓的房子,屋頂早已被藤蔓佈滿得到處都是,就連窗戶也有嚴重的裂痕,好似只要在一陣強風吹過,它的壽命也就宣告終了。

屋內一片漆黑,看不清裡面的情形,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貼在窗戶上,導致無法看清屋內的情形,但遠處根本看不清。隨著阿桂的腳步越接近,他們越盯著每一扇窗戶看,越發現每扇窗的奇怪。

光線完全透不進窗戶內,他們只看得到屋內一片漆黑,除此之外什麼都看不到。這種現象很奇怪,儘管四周都是樹林,但到底現在也是白天,不可能一點光源都照射不進去,就是站在屋子面前,也看不出那是有東西擋在窗前的跡象,這讓他們不禁開始好奇屋內到底是什麼風景。

如果是正常人,早就嚇得不敢接近了,由此可見這些人裡還真沒有一個是正常人……小芸雖然是裡面最正常的一個,但卻也不怕這種場景,畢竟知道兩個哥哥都犯罪過,甚至參觀過阿桂的收藏品,有這種膽識的她自然是不怕了。

也沒有敲門一類的動作,當然現場除了小芸,似乎也沒人有這樣的禮儀與認知,阿桂非常自然地推開唯一比較完好的門,但卻只是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這讓身後的幾個人面露不解。

「怎麼了嗎?」走在最後面的李豔,由於身高的關係,不要說裡面的情況,就是門都看不見,所以她只能開口發問,順帶不死心地墊起腳尖,試圖想一探究竟,奈何前方的男人們個個比她高大,散亂的隊形更是連點縫隙都沒有,她依舊什麼也看不到。

就在李豔想要嘗試跳躍的同時,阿桂的聲音傳來了。

「你們幾個聽好了,待會進去之後千萬,『千萬』別碰任何東西,知道嗎?」

不只要重複,還要加重那兩個字的語氣,阿桂以此來說明事情的嚴重性,但他其實對這些人是否聽得進去不抱太大的期望,反正他也只是義務性地警告一下罷了。

當然,他會、也只會緊盯著阿月和小芸的,其他人就是死了也沒關係。

也不等他們回應,阿桂這次毫不猶豫地帶頭進去,幾個人也沒有回應的意思,紛紛跟著走上前去。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