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轉身呆愣地看著自己的死囚微微一笑,握著心臟的右手稍一使力就將其捏碎,看著對方的身體緩緩倒下,亞紗也只是感嘆著身為殺手的自己真是好久都沒有殺過人了。

對她殺人的方式最為震驚的非奇犽莫屬,因為那招可以算是揍敵客特有的招式,且她的手段甚至能與他父親匹敵!

這招當然不是亞紗本來就會的,前世的身體素質也完全學不會,還是在發現現在這具身體有著極優良的素質後嘗試性學了一下,發現能夠使出許多前世無法做到的事後才學起來的。

這算是眾人第一次見到亞紗出手,驚訝對方竟有著與外表不相符的實力,一時間都難以回神,卻只有亞紗自己知道她根本沒使出全力,甚至連稍微認真一下都沒有,因為對手實在太弱了。

「蜘蛛要是這麼弱,又怎麼會是A級罪犯,甚至到現在都還沒被抓完?」看著死囚的屍體嗤之以鼻,亞紗看向對面接著說:「我們可以通過了吧?」

「當、當然可以……」

五人在四名死囚的注視下,前往下一個關卡。

在前進的路途中,亞紗走在酷拉皮卡身邊,淡淡的說:「蜘蛛雖然極惡不赦,但也是環境所逼,想要在流星街生存下去,只有不斷提高實力去搶奪、去殺人,所以他們隨心所欲。」

「……所以他們殺了人,就不該被人怨恨?」酷拉皮卡很想失控,可是和他說話的是女孩,他知道她沒有惡意,所以勉強穩住心緒。

儘管他也知道流星街是什麼地方,對女孩的話也有些認同,但族人的性命讓他無法理智思考,雖然已經盡可能的壓抑,問的話還是有些歇斯底里。

「會被怨恨是理所當然的,尤其對一個從小就被保護得好好的,生活在封閉環境裡,對外界毫不知情的人來說,如果是這樣的族群被殲滅,活下來的倖存者更容易被復仇的情感支配。」亞紗的聲音很好聽,說得話很平穩,儘管話題對酷拉皮卡來說異常敏感,卻還是有鎮定的效果。

「但同樣的,對這樣的人來說,復仇是最可悲的。」

「……為什麼?」他的聲音有些乾啞。

「對一個從小就生活在黑暗的人來說,殺人不算什麼,就算是普通人殺人,有一半機率會活在罪惡中,一半機率選擇繼續殺人,而且殺多了也就習慣了。但對生活在光明的人來說……」平靜的雙眸看向金髮男孩,好聽的嗓音迴盪在安靜的走道上,她沒有停頓太久,只是依舊用著平緩的語氣淡淡的說:「只要殺了人,就會崩潰。」

酷拉皮卡沉默了,其他人也沒有說話,一時間安靜的可以。

沉默依舊沒有持續太久,酷拉皮卡張了張嘴,嗓子很乾澀,卻還是勉強發出了聲音:「如果他背負的是所有族人的性命,他就必須為族人報仇,哪怕會因此而崩潰。」

「也許他的族人也沒想到自己會死於非命,但就因為比任何人都了解外面世界的危險,所以才選擇封閉的環境,因為他們知足,並且虔誠的認為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幸福。」沒有絲毫思考的時間,直接就脫口而出,她頓了一下,又接著說:「就算他不替族人們報仇也沒關係,因為族人一定會認為對他來說最大的幸福就是好好活下去,連同他們的份一起。」

「那如果他堅持想為族人做些什麼呢?」一時間,酷拉皮卡覺得有些迷茫。

「既然是為族人做的,當然是從族人身上下手,例如完成他們的遺願,或是讓他們擁有完整的軀體。」亞紗可以說將話講到最白了,而酷拉皮卡也確實聽懂了。

──原來……她都知道。

酷拉皮卡覺得心情有些複雜,儘管對方年紀尚幼,但他很清楚對方的話也不無道理。一直以來他確實被仇恨沖昏了頭,只要一聽到蜘蛛就容易情緒失控,就好比剛才看到的那蜘蛛刺青,要是由他上場……

他知道女孩會突然說這些全是為了他,因為她知道自己的過去,知道自己族人死在蜘蛛手下,而她並不希望自己去報仇。

閉上雙眼深呼吸了口氣,酷拉皮卡覺得一直莫名沉重的心變輕鬆了些,他看了看身旁的女孩,恢復以往理智的腦袋終於正常運轉起來,不免好奇的問:「那亞紗呢?為什麼會殺人?」

「雖然和哥哥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但這不妨礙我形成與他相差甚遠的性格。同樣面對要取自己性命的敵人,哥哥可能會選擇在勝利後放對方一條生路,但我卻可能會選擇殺了對方。」

酷拉皮卡先是愣了一下,才有些狐疑的問:「為什麼是可能?」

亞紗直盯著他看,看得他都有些不自在了,才淡淡地問:「你要聽假話還真話?」

「呃……真話。」

又是一陣沉默,亞紗看著酷拉皮卡,又瞥了眼走在前面的三人,發現眾人都在豎耳傾聽,甚至有意無意的偷看他們,眼裡並沒有因為她殺人而有絲毫恐懼或反感,這讓她微微一笑。

「人命很值錢的,沒錢請我,殺不殺就要看我心情。」

「……」

「亞紗很喜歡錢?」奇犽有些狐疑的問。

「也不是。」頓了一下,她才回答:「但錢永遠不嫌多。」

眾人先是沉默了好一會,隨即「噗」的一聲,五人都笑成一團,考試特有的緊張氣氛瞬間消散得無影無蹤。

「亞紗,謝謝妳,我知道要怎麼做了。」酷拉皮卡擦掉眼角的淚水,真誠的說。

「沒什麼,要幫忙可以找我。」亞紗輕點點頭,微微一笑,真誠無比。

「啊,也可以找我哦!」小傑揮了揮雙手。

「別忘了還有我。」雷歐力笑著說。

「嘛,我也不是不能幫。」奇犽抓了抓頭。

酷拉皮卡看著四人,掩嘴又輕笑起來,心裡的枷鎖算是徹底解開,莫名輕鬆。

之後五人都選擇時間上較短的路,雖然有些累了點,花了快九個鐘頭的時間終於到達最後一關。

五人的情誼本就越來越堅定,更何況他們的時間很充裕,所以毫不猶豫選擇圈,只是不想花四十五小時的亞紗只是在門開啟後拳頭一握,直接就將牆給打碎。

她的身體素質不但好,就是力氣也被她練得很大,要打碎牆壁實屬不難,因此花了三分鐘就抵達底層。

由於一開始在找暗道時亞紗並沒有開口提醒,所以當其他人終於發現不對勁時已經有不少人開始攻略賤井塔,因此當五人下了暗道時已經過去不少時間。但也因為她的加入讓他們沒有浪費太多時間,因此當五人抵達底層時,西索和伊耳謎已經在玩抽鬼牌了。

「喲,小亞紗也滿快的嘛~」西索呵呵笑著,隨手一抽卻抽回了鬼牌,這讓他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隨即笑著將手裡的牌洗了洗。

「嗯。」雖然伊耳謎那張釘滿念釘的臉實在難看,但亞紗卻是直接鑽進西索懷裡,打了個呵欠,看起來有些疲憊。

她揮揮小手和小傑等人說了句:「我先睡一下。」便調了個舒服的姿勢,西索也跟著調整讓她躺得更舒適,待她不動了才笑呵呵的繼續和伊耳謎打牌。

*****

不要跟我談合不合理,我一點也ㄅ想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