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捧著花束,我和夏初陽來到羅月星的墳墓前。

說來還真有點諷刺,這竟然是我第一次來看他。

我將花束放到墳前,看著墓碑上寫著的「羅月星」這三個字,一陣苦澀湧上心頭。

「對不起,過了這麼久才來看你。」

你不會對我生氣吧?氣我糟蹋自己怎麼久,完全沒把你的話聽進去。明明就希望我能好好的活下去,我卻過了這麼久行屍走肉的生活。

伸手輕撫著墓碑,冰涼的觸感讓我有種凍傷手的錯覺。清晨的冷風吹過,讓我的身體感到更加寒冷。

一件溫軟的大衣披在我身上,我反射性地轉過頭,只見夏初陽正微笑著看著我。

「穿上吧,會感冒的。」

我聽話的將外套穿上,雖然我們是在羅月星的墳前,但我卻沒有一絲彆扭與不安。羅月星,我知道你不會恨我做這樣的決定。

和夏初陽一起對著墳墓拜了拜,我們便離開墓園。羅月星,我會再來看你的。

一路上的我們很沉默,就只是靜靜地走著。但我卻覺得心中有塊大石頭壓得我有些喘不過氣,為什麼?是因為愧疚嗎?但剛才在羅月星面前卻沒有任何感覺,到底什麼才是我的真心?

好複雜,到頭來我還是不了解,感情這種事情真的太複雜了。

「宥銘。」夏初陽叫的很輕很柔,見我轉頭看向他,他便掛起了微笑,「不要覺得愧疚。」

……我總是很納悶,為什麼夏初陽這傢伙每次都知道我在想什麼?難道他會讀心術?

不,這種天方夜譚就不要再想了,夏初陽是不可能會讀心術的。

「其實,那傢伙也知道我喜歡你。」夏初陽別過頭,語氣中有著不易察覺的無奈。

連情敵都輕易看出他對我的感情,而我卻渾然未覺,也難怪夏初陽會有這種反應了。

「所以,他在離開的前幾天來找過我。」

這句話讓我愣住了,羅月星找過夏初陽?而我卻什麼都不知道?

「他找你做什麼?」我問,而夏初陽則是直盯著我好一會,才拿出了一封信。

信上的筆跡我並不陌生,是羅月星的筆跡。

我拿出信紙打了開來,默默地看著。

原來羅月星早在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天就知道夏初陽喜歡我,所以信裡面寫得是如果他死的話,希望夏初陽能夠代替他好好照顧我。

信裡面還提到其實我對他們兩人的定義有些模糊,因為對我來說,他們兩人都很重要,是一個都不能少的存在,羅月星認為是因為我對夏初陽多少也有些異樣的情愫存在的緣故。

只要羅月星死了,夏初陽就有機會,因為我對兩人的情感其實相差不遠,決定性的因素就只是我和羅月星認識的比較早,讓我有強烈喜歡他的錯覺罷了。

事實上這件事我隱隱約約也有感覺到,只是我不願去多想。然後現在的羅月星已經不在了,重新振作的瞬間,羅月星的位置也被夏初陽所取代。

我知道我這樣很糟糕,但……感情就是這麼複雜的東西。

其實這封信寫得很長,多半是在說我的事情。臉上早已佈滿淚水,從這封信看得出羅月星有多愛我,然而他卻已經不在了。

夏初陽輕柔地拭去我的淚水,臉上掛著些微無奈的苦笑。

「我的愛遠遠不及他,對你的了解也是。」

我抬頭看著夏初陽,搖了搖頭,我微笑著。

看著夏初陽,總有種魔力,只要夏初陽在身邊,我就會覺得很溫暖。

「謝謝你。」

夏初陽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著搖搖頭。

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這件事已經讓我納悶了許久,忍不住地,我開口問道:「初陽,我從以前就很好奇了,你為什麼總是叫月星『那傢伙』啊?」

聽到這個問題,夏初陽明顯愣了一下,然後他搔了搔頭,才用著有些尷尬的語氣解釋道:「喜歡的人不知道我喜歡他,半路卻又殺出個超強情敵,這要我怎麼對他有好口氣啊?」

夏初陽的回答讓我愣了一下,「你在吃醋?」

我的問題讓夏初陽的臉上一陣紅,這反應讓我忍不住輕笑了起來,原來夏初陽也會有這麼可愛的反應,但隨即又想到他們在之後的交情似乎不錯,這讓我再次納悶了起來。

「不對啊,你們之後不是處得挺好的,除了那次吼我的時候有喊過月星的名字外,我也都沒聽過你叫月星的名字啊!」

「噢,」夏初陽搖了搖頭,笑著說:「我們再次見面後,我跟那傢伙的交情確實變得比較好,但叫那傢伙叫習慣了,那傢伙也不介意,所以就這樣了。」

叫習慣?這樣的回答還真讓我錯愕,「你連跟他說話也這樣叫他?」

「嗯,像是『你這傢伙,又給我捅什麼摟子?』之類的。」

這樣的舉例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難道羅月星每次去找夏初陽都是一身禍?

「你都不知道那傢伙多會使喚人!老是丟一大堆麻煩給我處理……」一想起以前羅月星每次來找他就準沒好事,夏初陽就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夏初陽到底還是一個黑道老大,帶來的事情自然不好解決,盡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所以只能私下幫他解決,這讓夏初陽每次都忙得焦頭爛額,卻也瞬間提升了不少能力,人脈也因此越建越廣,這點倒是讓夏初陽沒什麼好抱怨的。

我們又繼續走著,早晨的寧靜與空氣仍舊是我們的最愛,這又讓我回想起高一時遇見夏初陽的那一天。

時間過得好快,一轉眼我們都成為出社會的大人了,但很多行事作風卻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

我仍舊會懷念起羅月星,儘管他已經不在了,但他在我心中的份量卻不曾減少,他跟夏初陽一樣,都是我最深愛的人。

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我都無法捨棄掉他們任何一方。後半輩子還有夏初陽的陪伴,那麼我是不是可以奢望……把對羅月星的愛,保留到死去後的與他相會?

「走吧!」

我看著夏初陽,他的笑容充滿了活力。

「我們回家吧。」

愣了一下,我再次漾開了笑容。

「嗯。」

突然,我似乎明白了一件事──

夏初陽,你的存在對我來說,就跟太陽一樣,溫暖得讓我放不開……

「初陽。」

夏初陽看著我,笑著應了聲:「什麼?」

這一生雖然稱不上美好,但至少我遇到了兩個深愛我的人,以及我深愛的人。對我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羅月星、夏初陽,謝謝你們愛我,還有……

「我愛你。」

******

嗯,很爛我知道,相信也沒有人會吐槽我(你

然後我印象中好像有打錯但是我懶得看了所以我也忘了我到底有沒有改(被揍死

然後我的部落格裡終於有一個已完結了!!!!(淚流滿面

然後沒什麼好說的,因為我現在也想不到,所以就這樣(喂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