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月星死了,這個事實我到現在都還無法相信。

事情被夏初陽解決掉了,而夏初陽似乎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有名,他靠著他的人脈將這件事情壓了下來,這才沒有造成很大的轟動。

並不是說羅月星是個無惡不赦的大壞蛋,所以他的死訊會造成社會的轟動,而是那場爆炸雖然是在如此隱密的地方下發生的,卻也造成許多民眾的恐慌。

羅月星的名聲也僅限於黑道的圈子裡,而那場爆炸中除了我和夏初陽,就沒有任何的生還者,他們甚至連屍骨都沒有留下半點。

後來是怎麼回去的我已經不記得了,到現在又過了幾天我也不清楚,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導致我的生活重心在一夕之間不見了,直到現在我都還無法接受。

羅月星是不可能會離開我的,沒錯,他是不可能會離開我的。

我呆坐在椅子上,靜靜地望著落地窗外的蔚藍海域,這裡是夏初陽的別墅,他說他排了假期,帶著我一起來這裡散心。

我不懂我為什麼要散心,羅月星明明就還活著,因為我知道他是絕對不會離開我的。

一雙溫暖的大手搭在我的肩上,夏初陽看著我,柔聲問道:「還好嗎?」

我沒有看向他,更沒有轉動我的脖子,視線從未離開過海上,我仍舊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看著這樣的我,夏初陽的眼神閃過一絲痛苦,但他很快地又重新振作了起來。

「宥銘,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管夏初陽說了什麼,都傳不進我耳裡。我不知道這種情況已經維持了多久,我只想活在我的世界裡。

沒錯,我的世界,月星,月星就在這裡,他沒有離開我,從來沒有……

「他走了!」

我呆愣地望向夏初陽,他正一臉的憤怒。

「那傢伙走了!他走了!」

……誰?誰走了?

「羅月星走了!他死了!」夏初陽歇斯底里地吼完後,隨即用手遮住雙眼,嘴裡還不斷低喃著:「你到底要什麼時候才願意回頭看看我……」

月星……月星他……

爆炸的畫面再次浮現在腦海裡,眼前的視線變得有些模糊,淚水順著臉頰一滴接著一滴地流下。

死了……月星他……已經死了……回不來了……他已經丟下我了……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蜷縮著身體不斷重複說著這句話,這是我第二次嚐到失去的痛苦,而痛苦的來源都來自於同一個人。

為什麼?為什麼要丟下我一個人?我不要沒有月星的世界,我不要……

夏初陽從後面抱住我,他將臉埋在我的肩窩,冰涼的觸感順著他的臉頰流到我的脖子、順流而下,那是淚。

「求求你……」夏初陽沙啞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回頭看看我吧!就算只是一眼也好……」

我們就這樣維持這個姿勢,夏初陽不斷重複著那句話,而我則是靜靜地聽著,不發一語。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年,我依舊不清楚,時間的流逝對我來說越來越模糊,我甚至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幾、現在是幾點。

行屍走肉,也許這是我現在最好的寫照。

這些年來,夏初陽總是無時無刻地陪伴在我身邊,就連工作他都帶回來處理,為得就是能多陪我一點。

就算如此,夏初陽依舊將事情處理得很好,這讓我多少有些欽佩。

因為這種狀態,我也沒辦法再繼續打小說,編輯不得已也只能讓我暫時休息,所幸我的作品正好完結,雖然讓不少讀者擔心,但倒還不至於被人唾棄。

我沒有再回過那間和羅月星同住的家,我甚至不再出門,就只是像個剛初生的嬰兒,而夏初陽則是我的父親,照料我的生活。

爸媽也有來看過我,但他們沒有多說什麼,有時候只是在一旁靜靜地陪著我看著外面的風景,然後又回去了。

我知道他們將我交給夏初陽照顧,因為夏初陽主動開口要求要照顧我,希望他們答應,而他們也確實答應了這項無理的要求,老實說我並不了解夏初陽這樣要求的用意,是看在朋友的份上嗎?

就算是朋友,也不見得會願意付出這麼多,我不了解,也無力去了解了。

發呆的時間總是不閒多,我幾乎無時無刻都在看著窗外發呆,就這麼讓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也不嫌浪費。

這樣的生活在隱隱約約感覺得到過了很久,但我卻仍舊不願醒來,不願接受羅月星已經走了的事實。

現實是真的很殘酷,有時候我真不明白命運為什麼要這麼捉弄人,難道就因為我是同性戀,老天看不慣所以才要懲罰我?

這是個可笑的想法,因為世界上絕對不只我一個同性戀,要是老天真那麼看不慣,那世界上不就有數不清的人都跟現在的我一樣?

可笑的想法連我都忍不住嗤之以鼻,但是現在的我又能夠幹麻呢?

突然想起羅月星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他要我好好的活下去,但……至今為止,我都在幹麻?

糟蹋,我在糟蹋自己,不斷地糟蹋自己。

我忘記羅月星告訴我的話,在痛苦中活到現在,突然覺得自己很不應該。

羅月星已經死了,而過了這麼久,我也接受了,但……為什麼過了這麼久,我才想到羅月星希望我做的事情呢?

好好的活下去,沒錯,月星現在一定就在我身邊,陪伴著我渡過這幾年,每天都痛苦地看著我這樣活著……

羅月星,我是不是可以這樣想呢?

我忍不住笑了,卻是帶著嘲諷的笑。

羅月星,你總是這樣,擅做主張的把我搞得苦不堪言,有時候我還真希望我能恨你。

「宥銘?」

我轉頭看向正一臉驚訝地看著我的夏初陽,對了,還有這傢伙。

因為想起了羅月星說過要我好好活下去的話,讓我的腦袋逐漸清晰了起來,也漸漸恢復了思考能力。看著夏初陽,我下意識地又開始思考了起來。

明明就只是個朋友,但夏初陽在我心中卻又佔了很重的地位。而這幾年渾渾噩噩的日子,他也是對我百般照顧,看起來實在不像是把我當朋友看待。

不是朋友,那會是什麼?

我看著夏初陽,他驚訝的表情早已在我思考的途中被緊張所取代,他手忙腳亂地在我身邊打轉著,嘴裡也不停地問我「怎麼了」,也許是因為我這幾年的毫無反應讓他現在對我的任何反應都有點敏感吧?

我仍舊沒有說話,就只是直盯著夏初陽看。

『求求你……回頭看看我吧!就算只是一眼也好……』

腦海突然浮現出當時夏初陽的表情與話語,那是充滿痛苦的神情以及哀求的語氣,我愣住了。

過去的一切再次在腦海裡打轉,從遇到夏初陽,到他來找我當家教,從此變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起上大學、畢業、再相遇……我第一次覺得腦袋不錯的我,就某方面來說還挺蠢的。

一直以來我都沒發現,亦或是跟羅月星在一起的喜悅讓我充昏了頭,所以才沒有發現,而我卻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夏初陽。

「吶……」我的淚水忍不住順流而下,我看著夏初陽有些驚疑不定的眼神,「你為什麼不放棄我呢?」

夏初陽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掛上淡淡的笑。

「因為我愛你。」

因為愛我,所以不願意放棄我嗎?「就算知道我喜歡的是別人?」

「嗯,」夏初陽用有些沙啞的聲音輕輕地說:「因為我只喜歡你一個。」

我忍不住破涕而笑,我想傻瓜不只我一個,因為我們都是傻瓜。

夏初陽將我擁入懷裡,抱著我的雙臂緊而有力。

「宥銘,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