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森兄弟,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哪怕是你無意識的用魔法將我和教皇電成了焦炭。」

在此說明一下,剛才我無意識的使用雷的魔法將太陽和教皇電成焦炭是在上午的時候,而現在太陽站在我前面,是我迷路了、肚子也餓到走不動的晚上的時候。

嗯?你問我怎麼不問路?如果我說,我走的路剛好都沒有人你相信嗎?

啊?你說那我怎麼不大叫?身為一個男人,卻要大呼求救,這像話嗎?

嗄?你說我迷路能迷的這麼久,而且還沒遇到半個人,很厲害?靠!那是因為我是天才……不對,你說什麼?小心我把你電成焦炭我告訴你!

「我不需要光明神原諒我的罪惡,我只需要吃飯!再說,要原諒也是光明神要求我原諒,輪不到祂!」我冷冷的說。

要不是光明神,我也不會變得這麼慘!

想當初我看了《吾命騎士》後就開始信仰光明神,但結果卻是莫名其妙的穿越到這裡。光明神,祢不能因為我信仰祢,祢就把我帶來這邊啊!祢想讓我順理成章的信仰祢嗎?祢最近就這麼缺信徒嗎?難道葉芽城的居民還不夠多嗎?都死了嗎?祢說啊祢說啊!

「還有,這附近沒有人,講話不用這麼文謅謅的,煩死了。」我忍不住瞪了太陽一眼。

現在這條長廊上四下無人,只有我和太陽,我不懂明明就已經知道我知道他的底細了,他還在那邊文鄒鄒的講他最討樣的太陽語幹麻?

最重要的是我現在肚子好餓,餓到一個極致!我怕我待會再聽下去就會暴怒失手錯殺他!

記得騎士守則說過「誰都可以犧牲,就是不能犧牲太陽騎士」,要是我就這麼把格里西亞給幹掉了……

估計是教皇把他復活,讓他每天把我推下山崖再送塊大石頭來和我作伴吧?

太陽看了我一下,才開口道:「光明神幹麻要你原諒?」

我冷哼了一聲,憤憤的說:「要不是因為光明神,我才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沒錯!一定都是因為光明神,所以我才會在這邊,而且還被變成女性的軀體!一想到就氣死人,光明神,祢死定了!

請不要說我莫名其妙的遷怒給光明神祂老人家,要知道我現在經歷的是穿越,穿越!OK?

穿越這種事你覺得一般人做得到嗎?根本做不到嘛!對吧?你說!這不是光明神祂老人家搞得鬼那是誰搞得?難道是你?

不,你不要緊張,我知道絕對不會是你,所以我不會把你電成焦炭的,放心吧!真相就只有一個,現在只差證據了!

……慢著!我現在是穿越到《名偵探柯南》去了是不是?還真相就只有一個咧!當我柯南啊?還新一?不對,他們是同一人嘛!

咳!對不起我餓昏頭了,我們繼續吧。

太陽看著我一臉的憤怒,皺著眉頭看著我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如果是要吃飯的話就走吧。」

「你要帶我去吃飯?」我雙眼發亮的看著太陽。

噢!格里西亞,你真不愧是太陽騎士!你是我心目中的神,請讓我永遠追隨你吧!

放心!我知道我會在這邊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不用擔心我會在哪天突然唾棄你的!

「對啦!」太陽不耐煩的說,「待會還要帶你去找審判。」

我跟在太陽的後面,狐疑地看著他。「審判?找審判幹麻?」

雖然我已經看過小說,知道格里西亞和雷瑟是最要好的朋友,而教皇也跟格里西亞說過我知道他的事情,但格里西亞就這麼確定我也知道他跟雷瑟的事嗎?就這麼帶我去找雷瑟不太好吧?

太陽看了我一眼,才道:「教皇不是叫你去找審判教你劍術嗎?」

「噢!」我點點頭,原來是為了這個啊?

但是死老頭你也太隨便了吧?太陽騎士長和審判騎士長是出了名的水火不容,你就這樣叫格里西亞帶我去找雷瑟,就算十二聖騎自己心知肚明他們的老大不像表面上那般不合,但那也只限於十二聖騎他們自己啊!其他騎士們看到他們的聖殿騎士之首帶著一個沒見過的小騎士去見審判騎士長會嚇得以為要開戰了吧?

嗯?你問我為什麼是開戰?當然是因為身邊帶了一個沒看過的小騎士啊!

所謂「借刀殺人」,格里西亞自己的劍術這麼爛,他要打當然是去找別人來幫他打。

但神殿裡又有誰打得贏雷瑟呢?所以他們自然就會以為我這位從沒看過的小騎士是格里西亞從外面帶回來的高手高手高高手,為了要和雷瑟打而找來的。

啊啊!越想我肚子越餓,隨便你們吧!你們都不介意了,我這個外人還介意個屁啊?

默默地跟在太陽後面,我還不忘記一下路。

打從迷路開始,我就順便將神殿的路給一一記下。

嗯?你說這樣還會找不到食堂,而且一路上還沒碰到人,實在有夠厲害?靠!這叫天賦!懂不懂啊?人家還沒看到我就會先閃得遠遠的,代表我很可怕!

嗯?你說我真是天才?還好啦!不用太仰慕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什麼?你說是天生的蠢材?你,死吧!

重點是,既然是記路,我當然是記我有到過的路啊!食堂在哪?我哪知道啊!

飢腸轆轆讓我的腦袋有些無法運轉,也因此過了這麼久,我才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話又說回來,為什麼我會用魔法啊?」我低喃著,但似乎還是傳進太陽的耳裡。

「你沒使用過魔法?」太陽挑眉看著我。

我搖搖頭,「沒有啊。」

我身為正常人,怎麼會用魔法呢?

呃,也不能這樣說,搞得這世界都不是正常人一樣,是在我原本的世界啦!我的世界可是充滿高科技,怎麼可能會有魔法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呢?

說沒有也不太對啦!我的世界還是有魔法這種東西的,就在小說漫畫和電視裡。

太陽的眼睛轉了轉,然後笑著說:「真有趣,你想學魔法的話就來找我吧。」

是啊,真的很有趣,學魔法不是找魔法師,而是找騎士,還是一名太陽騎士。

但仔細想想,要是學會魔法了,我就可以在不死生物出現的時候跑第一,不管是玩樂還是洩憤,我都可以站在遠處狂丟魔法轟死那些(可愛的洩憤工具)……可恨的不死生物!

慢著!一個身上穿著騎士服的傢伙卻用魔法攻擊不死生物,像話嗎?這不就真的跟格里西亞沒兩樣了嗎?我的志向是要成為像格里西亞一樣的聖騎士嗎?那我是不是也該學會神術和死靈法術啊?

不對,我可以先換掉衣服再去,這樣我照樣可以玩……不是,是消滅。

如果學會了劍術和魔法,那我就可以衝第一用劍砍不死生物,時不時還放個火放個電,這玩樂……這消滅速度會很快,這樣就很無趣……不是,是可以大大減低在旁圍觀的民眾們的傷亡人數。

如果學會了神術和魔法,我也可以衝第一用聖光轟不死生物,時不時還放個火放個電,這玩樂……不是,是消滅速度會比學會劍術和魔法要快更多,這樣無趣也……不是啦!是圍觀的民眾們的傷亡人數也會降低更多!

如果三樣都學會……噢!我看其他十二聖騎都不用玩了,不是,是不用忙了,只要在神殿改他們的公文,每天悠悠哉哉的過活就可以了。

前提是我學得起來。

不過我還是很興奮啊!想不到繼劍術和神術,我還可以學魔法?真是太棒了!光明神,我對不起祢,其實把我送來這裡還挺不賴的!一想到未來的生活……真是作夢也會笑啊!哼哼哈哈哈!

咳!抱歉,我只是餓昏了,餓昏了。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件很嚴重的事!格里西亞,你說你要教我魔法,你這個根本不用唸咒的傢伙是要怎麼教我啊?你當我跟你一樣,體內有魔王的碎片,可以不用唸咒就能使出魔法是不是啊?你以為世界上想學魔法的傢伙都是魔王是嗎?

不對,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魔王……唉!算了,就給你教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早上的不安全沒了,就像本來就不存在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不,也許只是錯覺?再說,也不是每次感到不安時就會出什麼事……算了!懶得再多想,我高興的說:「那就拜託你啦!」

太陽因為路上開始有其他人而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想當然他又要開始用他那文鄒鄒的太陽語來說話了,但不愛講太陽語的他又怎麼可能會因為我這個來路不明還知道他底細的傢伙用太陽語來浪費他的體力和精神呢?

看著太陽,我忍不住又說:「順便教我怎麼優雅和變臉好了……」

太陽看著我,用著別人聽不到的音量,語帶疑惑地問:「怎麼,你想當太陽騎士?」

聽到太陽的問句,我微微一愣。

當太陽騎士?別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會對聖殿騎士之首這個職位有興趣呢?格里西亞,你以為我是你嗎?你以為我會跟尼奧說「因為我想站在你的位置上啊!」嗎?我可是個正常……不對,是平凡人耶!身為平凡人,又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荒謬的念頭呢?想也知道是為了──

「不,我是想當個笑裡藏刀的人。」我奸笑……不是,是燦笑著說。

太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回過頭繼續用他那太陽騎士式笑容看著前方,很直接地裝做沒聽見。

「喂,你還沒回答我啊!」

「……」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