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那間辦公室,還在氣頭上的我,每一步都踩得非常用力,就好像得罪我的是地板一樣,但地板無辜卻不會痛,而我的腳卻很痛。

從生前開始就這樣了,只要一提到我的名字,就一定會變成眾人嘲笑的對象,還好我長相可取,女孩們不會笑我的名字,倒是會滿臉通紅地上前跟我搭話。

雖然我說這種話可能會顯得很自戀,但還是要說,生前的我確實是個名副其實的帥哥。順帶一提,我還有一個至交好友,他是我的童年玩伴,而我們都是眾人嘲笑的對象,可以說是難兄難弟的代表了。

唯一慶幸的是我們長得都很不錯,所以嘲笑的對象就只有男生們,因此我們很會打架──為了要好好修理那些不知死活的傢伙們。

回想起生前的種種,憤怒的心瞬間平復了不少,但臉上卻也沒有任何表情。

重生到這個世界,除了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外,我翻找過全身上下的地方,確定沒有任何生前的東西也跟著來到這個世界,這讓我覺得有些遺憾。

生前的皮包裡,裡面放著的那張我最珍惜的照片,有家人、有他,但是現在卻什麼都沒有,連想看著照片思念一下也不行,只能用有些模糊的記憶來回憶。

模糊?不,我的記憶一向很好,這是我最自豪的地方,所以我還記得大家的長相、輪廓,就算沒有照片,我也會永遠記得他們。

想來在這個世界裡只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要重頭開始,不禁讓我覺得有些頭疼,因為我不確定我是否能習慣這裡的生活,畢竟這裡跟我原本的世界實在是差太多了。

試問,一個生活在充滿高科技的世界長達十八年的人,突然被送到一個充滿魔法這種虛幻能力的世界生活,真的能夠習慣嗎?

……嗯,我的適應力很強,所以習慣只是早晚的事情。

腳下的步伐早已恢復平常,但我的腦袋仍舊一片混亂。沒有因為看到我這個陌生臉孔而上前搭問的人,只因為現在的我正走在無人的長廊上。

神殿很大,走廊自然很多,因為腦袋處在混亂的狀態,我根本無法仔細思考要走哪條路,再加上剛才是在氣頭上,就更不會想到隨便亂走的後果了。

當然,尚未整理好思緒的我,依舊還沒想到這個問題。

不只混亂,內心還有股莫名的情緒在竄動,那種情緒有個名字,叫「寂寞」。

我竟然開始覺得寂寞了!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一直以來我都認為我很獨立,但才死沒多久便來到新的環境,而我卻開始感到寂寞?

天啊!難道我要這樣一直想念著生前的家人、朋友們,每天晚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痛哭叫喊著大家的名字不成?別鬧了!

現在這個身體,年齡大概跟我生前一樣,是十八歲,而這個世界雖然沒有高科技啊醫療產品什麼的,但相信神術這種東西夠讓我安然無恙的長命百歲了,也就是說……

我要寂寞個八、九十年嗎?

不,不會的,我的適應力很強,而且今天就要住在神殿裡了,神殿裡的人這麼多,交個一兩個朋友應該不成問題,是我杞人憂天了,但是這種寂寞感會持續到何時呢?

這實在是個好問題,因為我實在受不了寂寞。

想到這不免嘆了口氣,我決定先將所有問題拋諸腦後、順其自然。

停下腳步,整理好思緒的我看了看四周,原本因為腦袋恢復清晰而不再疼痛的頭,卻又在看清附近的景象後,再次痛了起來。

「我的天!這裡是哪裡啊?」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