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我抓了抓頭,越抓視線越清楚,視線越清楚腦袋也越清晰。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戴著戒指睡覺?我記得有一群不知死活的不死生物跑來打擾我睡覺,連戒指都來不及戴就衝出去了啊……

我狐疑地走出房外,空無一人的村莊,只有微風輕撫著孤獨豎立在那的房子,還有樹葉磨擦的「颯颯」聲傳入耳裡,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村民們……沒有回來?

我皺著眉頭,回想起自己轟完不死生物後就沒了記憶,再來是自己起來戴上戒指變回男生,然後又沒了記憶。

這斷斷續續的記憶是怎麼回事?我皺著眉頭思考著,眼角卻瞄到一地焦黑。

……算了,先把村民們找回來吧。

我又看了眼那突兀的焦黑地帶,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踏著沉重的步伐去找村民們。

回來後的村民們看到那塊焦地非旦不生氣,還拿了很多東西要送給我,說是感謝我的謝禮。

「沒關係沒關係!」村長笑咪咪的說,「音森騎士讓我們的村民安然無恙,不死生物也全被趕走,我們只不過是損失一個豬圈,再蓋就可以了。」

「但是……」

「音森騎士叫我們連同牲畜也一起帶走,只不過是一個豬圈,您不用太在意啦!」

因為這樣,我完成任務回去了,還帶了一大堆的謝禮。教皇很高興,其他人也引以為傲。

雖然我仍舊不知道他們幹麻這麼驕傲。

之後又過了兩個月,而這兩個月我依舊每天做任務為我的紅茶蛋糕賣命。

嗯?你說一般人都是為薪水賣命吧?噢!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薪水跟紅茶蛋糕,當然是紅茶蛋糕比較重要啊!

兩個月,我也把那斷斷續續的奇怪記憶給忘得差不多了,卻又因為村長的邀約而再次來到這個村子,但……

我看著村民們一一倒下,皺著眉頭看著豎立在遠方的兩道人影。

人影在一眨眼的時間便出現在我面前,我盯著兩個陌生的臉孔,但其中一個卻是越看越眼熟。

「說!你把你女朋友藏到哪去了?」斯特里亞皺著眉頭看著我,我卻是一頭霧水。

女朋友?我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我狐疑地看著斯特里亞,他則是響指一打,我就因為突然湧現的記憶而頭痛欲裂。

靠!這不是我戴上戒指後的記憶嗎?所以前面沒戴戒指的記憶也被他封印了?

「不管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沒有記憶的你不可能會提防我。」斯特里亞的語氣有些冰冷,「快說!你把她怎麼了?」

我看著斯特里亞臉上的慍怒,「噗」的一聲笑了起來。

噢!原來你這兩個月都在找女生的我啊?唉!男生是我,女生也是我,你找得到男生的我,自然是找不到女生的我囉!

不過多虧了你,我發現能變男變女還挺有趣的!男朋友是我,女朋友也是我……糟糕!我會不會越來越自戀啊?

「有什麼好笑的?」韓冷冷的說,銳利的眼神透著一絲不悅。

我看向韓,越看是越眼熟,怪了!我認識他嗎?

我乾咳了一聲,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笑著說:「不用白費力氣了,你們永遠也找不到我可愛的小女朋友。」

「你說什麼?」斯特里亞皺著眉頭看著我,而我則是露出更加燦爛的笑容。

「順代一提,要是把我殺了就更不可能看到她了。」因為被你殺死了嘛!

噢!親愛的斯特里亞,我不知道我現在的感覺跟被你封印的記憶有沒有關聯,但看你氣得全身顫抖讓我莫名的心情大好啊!

不用難過,總有一天會讓你見到的!雖然你見的人還是我。

啊!整人真是太好玩了!謝謝你,斯特里亞,你讓我的世界變得更加多彩繽紛!就讓我在此感謝你一秒鐘吧。

我仍舊笑看著斯特里亞,但我沒發現我的笑容越來越燦爛,不過倒是有發現斯特里亞的臉越來越難看,而韓的臉則是越來越冰冷。

嗯,我還是覺得那個叫韓的傢伙很眼熟啊!

「她沒事嗎?」

我看著斯特里亞,點點頭。

我現在不就好好的站在你面前,能有什麼事?我又在心裡偷笑了下。

「我知道了。」

我看著斯特里亞,他的雙眼透著堅定地說:「只要我找到她,我就會把她帶走。」

我點頭,微笑著。

只要你找得到的話……但我一點也不想被你帶走。

還有斯特里亞,你把我當成什麼了?把女朋友關起來虐待的惡人嗎?你這麼生氣幹麻?要生氣的人是我吧?你算哪根蔥啊?竟然擅自將我的記憶封印起來,你好大的膽子啊!看來你活得很不耐煩是吧?就讓我送你一程如何?

「如果我找不到的話,我就殺了你。」斯特里亞冷冷的說。

「喂喂喂!我不是說了我死了你就更不用見到她了嗎?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你沒在聽嘛!」

沉默了一會,斯特里亞笑了。

「既然如此,到時候就讓你受點小傷,好讓她照顧你好了。」

「啊?」我呆愣地看著斯特里亞,他一個閃身來到我面前,右手還放在我的頭上。

「你的記憶會在那個時候恢復,好好享受接下來的寧靜吧!因為我會讓你知道你有多麼的無能。」

斯特里亞的話回盪在我耳裡,但我只想說一句話。

幹!還來啊?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