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阿綱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是黑手黨的老大……」里包恩看著魯夫等人,開始說出了關於彭哥列與彭哥列之戒的事。

在里包恩說完之後,澤田等人也說出了至今為止的經歷。

不管是六道骸還是戒指爭奪戰,澤田都心有餘悸。

經由這次的對話,澤田這才深深感到自己有多麼的無能。

而澤田等人也深深希望這次的決鬥可以讓自己有所成長。

「但藍波只是個孩子吧?」喬巴皺著眉頭,眼神透著不贊同。

「對啊!竟然讓這麼小的孩子戰鬥,你們說的戒指爭奪戰,聽起來就很危險啊!」娜美皺著眉頭看著澤田等人。

「這……」澤田難過的低下頭。

「第十代首領……」獄寺擔心的看著澤田,隨即朝娜美吼著:「那又不是第十代首領願意的!」

「喂,娜美。」

娜美看向索隆,後者朝她看了一眼,又看向魯夫。

娜美不解的跟著看向魯夫。在聽到索隆出聲時,也跟著抬起頭來看的澤田也跟著看向魯夫。

魯夫正面無表情的看著澤田,後者被盯的渾身不自在。

「那就變強啊。」魯夫劈頭就說出了這句話,澤田呆愣的看著魯夫。

「只要變強了,就可以保護別人了。他們是你重要的夥伴吧?」魯夫看著澤田。

澤田愣了一下,然後看向其他人。

「嗯!」

澤田的回答,讓彭哥列守護者們皆笑了起來。

魯夫也跟著嘻嘻笑著。

「既然如此,」久久不語的雲雀突地出聲。「明天跟廚師打完,就換劍客吧。」

索隆看著雲雀的眼神透著興奮,冷哼了一聲。

「這就要看我們的船長了。」索隆轉頭看向魯夫,但對於魯夫,他並沒有放太多希望魯夫會說什麼好話。

雲雀又看向魯夫,後者又用他那面無表情的臉回看著。

「就全部交給里包恩吧。」

魯夫的回答讓草帽海賊團的全體人員和里包恩愣住了。

「喂!你這傢伙真的是魯夫嗎?」索隆皺著眉頭看著魯夫,一臉的不敢置信。

「就是說啊!魯夫怎麼可能會說這種話!」騙人布一臉驚恐的看著魯夫。

「喂,魯夫!你該不會又亂吃了什麼東西吧?」香吉士跟著說。

「哇啊啊啊啊!魯夫、魯夫有問題啦!醫生!醫生啊!」喬巴慌張的吼著,然後回過神來,呆愣的說:「我就是醫生啊!」

羅賓只是呵呵笑著,娜美的臉上透著驚恐,佛朗基只是呆愣的看著魯夫。

「幹嘛啊?」魯夫皺著眉頭看著其他人。「這種事情交給里包恩決定就好了啊!」

里包恩看著魯夫,不發一語。

「殺手先生。」羅賓笑看著里包恩。「你的目的應該不只是提升我們的能力吧?」

索隆和香吉士聽了,恍然大悟。

「咦?這話是什麼意思?」澤田呆愣的看著羅賓。

「你是想順便收集我們的資料吧?」索隆冷冷的看著里包恩。

「咦?里包恩,這是真的嗎?」澤田驚訝的看著里包恩。

里包恩看著魯夫等人,沉默了一會,才笑著道:「現在已經不需要了。因為你們的資料,在我們這裡用不到。」

「不,」香吉士吸了口菸。「除了魯夫、小羅賓和喬巴、佛朗基外,其他人都是一般人。也就是說,我們的資料在這裡也用得到,而且是非常有用。」

「等、等一下,為什麼佛朗基……」澤田不解的看著香吉士。

「哼!等到了佛朗基的決鬥,你們就知道了。」香吉士笑著說。

里包恩又看向魯夫。

「為什麼要交給我?」

「不知道。」

魯夫的回答,讓所有人愣住了。

回過神來的草帽海賊團,笑著嚷著諸如「他是魯夫沒錯啦!」之類的話。而澤田等人則是笑了起來。

里包恩看著魯夫,笑了起來。

「看樣子,你好像是憑感覺行事嘛!」

「或許吧!」魯夫嘻嘻笑著。

哼了一聲,里包恩看向雲雀,說:「額外的決鬥就等剩下的四場結束再說吧。」

不滿的哼了一聲,雲雀不語。

「那麼今天就到此為止,你們就各自回家吧。」里包恩笑著說。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