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緩睜開眼,印入眼簾的是……黑!一片的烏黑!

怪了!我沒有睜開眼嗎?我試著眨眼,很明顯地感受到眼皮的開闔。我又試著移動我的手臂,感受到手指移到我的面前,卻仍什麼都看不見。

好暗。

我摸摸我的手、我的臉,柔柔嫩嫩的相當好摸,但那小掌實在是令我無奈,怎麼重生的定義是再經歷一次童年嗎?

我爬起身,身下的觸感不難發現那是一張床,正想摸下床,卻被一隻手臂一把撈回。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啊!」地尖叫了聲,我被輕輕放回床上,耳邊傳來男人不悅的聲音。

「菲尼你好吵啊,到底知不知道現在是幾點……」

我吞了口口水,乖乖的閉上眼準備入睡,抱著我入睡的男人卻猛地爬起,「啪!」的一聲打開小燈,一臉驚慌地看著我。

我睜著大眼回望著男人,臉上因男人奇怪的反應而透著不解。

「菲尼!你還好吧?是不是剛才敲到頭了?」男人緊張的看著我,嘴巴卻吐出了令我傻眼的話。

我剛才應該是乖乖的準備入睡吧?一般小孩通常被罵什麼的就會乖乖的照著爸媽的話去做,所以我沒做錯才對啊!怎麼,難道做個乖小孩就是頭殼壞啦?

呃,雖然還不確定這個男人就是我老爸啦!

重點是,我剛才做了什麼需要讓他反應這麼大的事嗎?

「呃,父親?」我小心翼翼地看著男人的反應,只見男人瞪大雙眼張大嘴巴地回望著我,這讓我有些納悶。

照他的反應……難道他不是我老爸?既然不是我老爸,那為什麼要抱著我睡覺啊?

但這個疑問很快地就得到了解答。

「天啊!菲尼,你剛才叫我什麼?」

「父、父親……」我有些木訥地看著男人一臉呆愣地看著我,隨後眼角泛著些許淚光。

……現在,是怎樣?

男人一臉死而無憾地看著我,說:「噢!菲尼,你終於會叫我『父親』了!瞧你每次都叫我『死老頭』,就是打死也不肯喊我一聲老爸,現在竟然叫我父親?天啊!是父親啊!不是老爸,更不是死老頭!現在……我真慶信你敲到頭!」

「……」

喂喂喂!什麼叫真慶信我敲到頭?這是為人父親該說的話嗎?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個叫菲尼的小鬼就這麼欠扁嗎?只不過叫一聲『父親』就讓他老爸有這麼大的反應……看啊!看看他臉上寫著的「不枉此生,我死而無憾了!」,也太誇張了吧?只是一聲父親啊!

唉!人生在世,怎麼能讓父母這麼頭疼呢?想我病魔纏身十八年,也讓我父母受苦了十八年了,我怎麼可能不好好當個孝順體貼的孩子呢?所以叫老爸『父親』就是我對老爸的尊敬。

噢!我知道我是個孝順的孩子,可惜出生下來就是為我父母帶來苦難的,所以也稱不上孝順啦!也因為如此,一時習慣難改,所以就叫他父親了。

重點是,這裡是哪裡?不對,在那之前……

「父親,我沒有敲到頭。」我一臉無辜的看著老爸。「只是夢到我生了很嚴重很嚴重的病,讓父親和母親很辛苦,結果在十八歲的那一年死掉了,讓父親和母親很傷心,所以父親,從今天開始我會乖乖的。」

老爸先是一臉呆愣地看著我,隨即笑了起來。他輕輕拍打著我的頭,笑著說:「傻瓜,那只是夢而已,你不會有事的。」

鼻頭一酸,我忍著不讓眼框裡的淚水滑落。

只可惜那不是夢,我已經死了。只是現在又重生,將你的孩子──菲尼,抹滅了。

心頭一愣,我呆住了。

抹滅?我的重生,竟是這個叫菲尼的孩子的消失嗎?

大概是我的臉色太過慘白,老爸將我擁入懷裡,笑著說:「乖,你不會有事的,你會好好的活著,知道嗎?」

「……嗯。」

老爸滿意的笑了笑:「乖孩子,快睡吧!」

「……父親,母親呢?」我看著老爸準備關燈的手猛地停在半空中,內心是更加不解。

怎麼?難道這孩子的老媽出了什麼事了?不然他老爸反應這麼大幹麻?

「呃,菲尼,你真的沒有撞到頭嗎?」老爸有些緊張的看著我,見我搖頭,又問:「那你說,你記得什麼?」

真不愧是老爸!已經發現我什麼都不知道了嗎?也好,趁這個機會讓他知道,順便讓我認識一下這裡的環境。說不定這裡是佛夏村,這樣我就可以去找魯夫交流交流了!

「我沒有撞到頭,但是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想了想,決定再補充一句:「除了那個夢。」

我看著老爸有些慘白的臉,愧疚湧上心頭。

真是抱歉,讓你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失去了兒子,還要為我而緊張……突然覺得罪孽深重,讓人窒息。

在老爸的說明下,我知道這裡不是黎明島,而是裴特列迦島上的唯一一個村莊。唯一慶信的是,裴特列迦島是位於東海的一座小島。

老爸的名字叫做傑洛.D.斐德,曾經是海軍。因為在一場意外遇到老媽潔妮西絲而決定退出海軍,帶著老媽回到故鄉裴特列迦島,過著安逸的生活。

裴特列迦是一個偏僻的小島,也因此很少有海軍經過,也很少有海賊來騷擾,是個能讓人每天過著安逸生活的地方。然而三年前,島上卻來了一群海賊,殘忍掠奪島上居民的糧食資源,也奪走了老媽的性命。

在這裡,斐德是唯一一個有能力抵抗的人,但單他一人又怎麼能保護島上所有人的安全?所以潔妮西絲成了島上的救命恩人,她犧牲了自己,換取島上居民的所有人的性命與安全。

然而海賊又怎麼可能守信?潔妮西絲死後,那群海賊仍任意妄為,至今為止仍常常來島上掠奪資源,令島上的居民痛苦不已,斐德更是痛恨自己的無能,無法為潔妮西絲、為居民做些什麼。

而菲尼從小就是個調皮搗蛋鬼,海賊來了也魯莽抵抗,令斐德非常頭疼。

他已經失去潔妮西絲了,他無法想像沒有菲尼的日子,也因此他總是要將近二十四小時守著菲尼才安心。

聽到斐德這樣說,我不禁想笑。

看來菲尼這小鬼真的是個死小孩啊!但……

如果,我重生的代價就是菲尼的抹滅,那我願意用我的性命,來換取你的家人一生的平安。我在心裡默默的向菲尼發誓。

從今天開始,我,李逸傑,就是傑洛.D.菲尼。

「對了,菲尼,」斐德突然正色道:「既然你說今後會乖乖的,這幾天你就好好去玩,那些海賊大約在一個禮拜就會再來,到時候你一定要乖乖待在家,知道嗎?」

一個禮拜?我乖巧的點點頭,甜甜的笑著。

「我知道了,父親。」

一個禮拜,我會熟悉一切,為了我對菲尼的誓言,拼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