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江紀澤說的話,還是對她的態度,總之此刻的唐柔心內築起的高牆確實是完全倒塌了。

她抿了抿唇,最後彎唇一笑:「好。」

唐柔知道,身旁的男人將會是她強力可靠的後盾,也是她目前唯一的依靠。

似乎對象是江紀澤,她就不介意學習依靠似的,這個發現讓她也有些新奇。

唐柔的轉變雖然不大,但江紀澤就是感受得到女孩似乎有什麼改變,對此他喜聞樂見。

而唐柔既然決定要依靠江紀澤,那就真的是直接將事情丟給他。

就見唐柔眼珠子骨溜溜的一轉,抓著他大手的手一拉,江紀澤乖順的彎下腰附耳傾聽,就聽女孩軟嚅的嗓音悄悄說道:「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處理啦!」語氣還透著明顯的狡詐。

倒是多了幾分俏皮可愛。

江紀澤面容無奈,眼底卻流淌著笑意,「好。」

「這麼爽快啊?」

「嗯。」

唐柔呵呵笑著,然後輕聲說道:「江紀澤,你會寵壞我的。」

江紀澤垂眼看著一旁雖面帶笑容,卻有些恍惚的女孩,低聲回道:「那就寵壞吧。」

唐柔頓時笑彎了眉眼。

既然要把事情都丟給江紀澤,該讓對方知道的也應該先說明一番,因此唐柔趁著所有人尚未集結完畢,先和他科普一番關於末世的一些情況。

當然,為了不暴露自己重生了的秘密,唐柔說的也不過是一些初期隨便觀察就能知道的事情,至於其餘像異能有哪些比較敏感的話題就全說是自己從小說看來的,也只是猜測一類的謊話來帶過。

全然未知她的秘密其實早就被他知曉了。

江紀澤也不戳破如此簡單的謊言,只是安靜的將該記的記一記,待會才好進行說明與分配。

「這幾天大家都觀察過了,現在滿世界的喪屍在街上跑,他們猜得也八九不離十了,簡單來說就和那些末世小說寫的差不多,有些人類依舊是普通人,有些則是異能者,這我之前就跟你提過了,畢竟我不知道為什麼末世前就覺醒了空間異能。」頓了一下,唐柔又接著說:「統計的事可以交給爸做,這事不急。至於異能也和他們猜得差不多,基本的火、水、風、土、木,還有雷系、冰系之類的,另外像我的空間系,還有治癒系、精神系之類的,不過治癒系還滿少見的,記得跟他們說路上有見到了一定要把人收進來,人品不好就想辦法控制吧,別殺了就行。」

唐柔說得很自然,也不覺得自己最後幾句話有什麼不對。江紀澤也沒說話,畢竟現在世界已經變了,非常時期使非常手段,對他來說很正常。

「另外還有力氣變大的力量型異能者,速度變快的速度型異能者,不過這種單純增加某方面能力的異能者也只是比普通人多了點生存機會,要是不努力加強訓練也只是早死的廢物。」

「喪屍跟異能者其實差不多,也許就像那些電影、小說一樣,可能是因為病毒還什麼東西引發的,這個可能要找個研究人員來研究。假設這場災難是病毒引起的,那喪屍跟異能者其實都是這個病毒引起的,差別在於一個變成只會吃人沒有理智的怪物,一個變成多了能力的……嗯,超能力者?」唐柔說完忍不住倒在江紀澤懷裡呵呵笑著。

江紀澤只是淡笑著伸手將女孩扶穩,避免她摔倒了。

唐柔沒有起來,而是轉了個身直接躺在江紀澤的大腿上,抓過他的手繼續玩,「我要說的是喪屍跟異能者形成的方式是一樣的,所以喪屍和異能者的腦中都會形成晶核,晶核對異能者和喪屍來說都是大補的東西,那玩意兒可以提升異能等級,換句話說,喪屍也是有級別的。」

江紀澤這一聽哪裡還不明白?異能者會升級,喪屍也會,等級越高必定越難對付,以後的生活只會越來越艱難。

而唐柔會接受他完全是在相處過後漸漸改變的,這就代表上輩子有很大可能他並不在她身邊。

想來也是,憑他現在這麼緊張,這麼呵護、愛護,恨不得將所有最好的給她,又豈會讓她受到半點傷害?可她卻成長成現在這副模樣,可見上輩子的日子過得必定不好。

被把玩的手忍不住握住那隻調皮的小手,但很快就鬆了開來,繼續任由女孩把玩。江紀澤現下內心滿滿都是對唐柔的心疼,還有這輩子必定要將人寵到骨子裡去的決心。

「現在大街小巷應該都只看得到喪屍,但不排除會有變異植物和變異動物的出現,按照小說寫的來看,通常這兩種都不好對付,可以讓大家多加注意一下。異能者的身體素質比普通人好很多,但每個異能者的身體素質也有差異,除了身體素質之外,還有一定程度的精神力,精神力的作用在於提高一些腦力開發程度,像是會稍微變聰明點、記憶力提高之類的,還可以抵抗精神力攻擊,不過一般異能者跟精神力異能者的精神力根本沒得比就是了。」

「身體鍛鍊很重要,攻擊以異能為主,近身武器為輔,以後可找不到東西代替子彈,槍械武器只會漸漸被淘汰,所以不要太依賴了。」

「我之前有跟你說過異能者身體素質的事吧?異能者的恢復力挺強的,不過也是因人而異,可以進行以前做不到的高強度訓練,讓他們根據自己的身體狀況進行最高極限的鍛鍊,這樣才能大幅度增加存活率。」

「末世開始的越久,人性就越醜陋,你要記得提醒爸,去M市的路上不要什麼人都救,建立基地後也要注意,別那些白眼狼、老鼠屎都收進去了。」

看唐柔一臉的嫌棄厭惡,江紀澤好笑的用沒被抓住的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好。」

「路上最重要的是要搜物資,物資只會越來越稀少,想辦法看有沒有辦法多找幾個研究人員,不求研究出什麼喪屍疫苗,能淨化土地跟水源就夠了。不過水源的話,多找些水系異能者能先應急一下。」

「嗯。」

「對了,還沒問你覺醒什麼異能呢?」

「雷系和精神系。」

「雙異能?不錯啊,雷系破壞力強,精神系異能可以操控大腦,等級高點說不定還能操控喪屍。」

「嗯。」

「話說我還想說已經有空間異能了應該沒我的事了,結果竟然還是發燒了,試了一下才發現我也多了個異能,猜猜看是什麼?」

「是什麼?」

「叫你猜怎麼不猜呢?」唐柔扁了扁嘴,隨後又歡快道:「告訴你,是治癒系異能,受傷了記得趕緊來找我啊。」

「好。」

「……我說這麼多了,你怎麼就不問我怎麼知道這麼多?雖然我只是從那些小說和電影的情況猜出來的。」

「嗯。」

「……」

唐柔算是看出來了,這貨根本不管自己說什麼都無條件相信,哪怕是扯淡也一樣。

「算了算了。」她一臉嫌棄的擺擺手,眼底卻劃過一絲笑意,「對了,異能者要是被喪屍咬到還是有可能會變成喪屍的,叫大家要小心點。」

「好。」

「等一下分配完讓他們再留一個禮拜熟悉一下怎麼殺喪屍,然後帶著物資先走吧。」

「嗯。」

「今晚我要出去,這麼多天了,應該有晶核好挖了才對。」

「我陪妳。」

「好。」

該說的都差不多說完了,唐柔起身正要和江紀澤說先回房了,卻後知後覺的發現不知何時,所有人已經集合完畢,正安靜的坐在後面,瞬間就懵了。

唐柔:……你們什麼時候開始偷聽的,我怎麼沒發現?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