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來到聚餐地點,不外乎第一時間都是上下打量著薛子墨,在確認他氣色很好、一切如常後才放下心來,笑著和他打招呼。

薛子墨又怎麼會看不出幾人的小動作?哭笑不得之餘心裡也感到異常溫暖,臉上笑容也就跟著深了幾分。

「怎麼樣?身體還好嗎?」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狀似是沒事,但唐安瀾還是忍不住輕蹙眉頭關心詢問。

「嗯,我很好。」薛子墨微微一笑。

「真的沒事?」紀成文一臉狐疑。

「要不你跟我打一架?」眉頭一挑,似笑非笑。

「……」紀成文一噎,乾笑著說:「不用不用,你看起來真的很好。」

其他人聞言都有些哭笑不得,卻也真的相信薛子墨的身體是真的沒事,內心還忍不住感慨。

要知道對方那像不要命般的高強度工作可是持續了將近兩年,身體卻沒有被搞垮,這要他們怎麼能不佩服?

「行了,別老欺負他。」唐安瀾笑著拍拍薛子墨的肩膀,「聽阿易說你被他強制放假了,這次要休息多久?」

「一個月。」也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事情,因此薛子墨回答的很爽快。

「那倒是挺長的。」唐安瀾摸了摸下巴,當然這個長自然是以對方這兩年的行程來看。

「要不要再多一個月?」身為煌輝總裁的沈元思說這種話,在場要是有其他人,恐怕會被嚇得以為是別人假扮的也不一定。

這段日子以來的相處讓沈元思是真心對待薛子墨的,因此已經不像最初那麼執著的想要將人留在自家公司賺取大筆金錢,反而多了些兄弟間的維護照顧,再加上這兩年來對方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來娛樂圈玩玩也能玩到這種境界,除了佩服還是佩服,又有什麼好計算謀利的?因此這句話帶著九成九的真心,他是很認真嚴肅的在問青年這個問題的。

「不用。」薛子墨笑了笑,「一個月我還嫌太長呢。」

眾人對薛子墨非人般的身體又有更進一步的認知了。

「那這一個月有打算去哪裡玩嗎?」杜遠好奇的問。

「恐怕沒辦法,我有私事要處理。」薛子墨神色不變,依舊笑咪咪的說。

這麼說瞬間就提起眾人的興趣,沈元安更是按耐不住好奇直接開口就問:「什麼私事,不能跟我們說?」

「嗯……太多了,不太好說。」

眾人:……你這樣說不是讓我們更好奇嗎!

然而直到這次的聚餐結束,薛子墨都沒有透漏分毫,只是笑著說了句:「以後你們就知道了。」便結束了這次的聚會,讓眾人實在好奇得不得了。

其實薛子墨不是不說,而是不想說,他是要去處理薛家那些破事的。自他重生以來一直就有一些古怪的地方引起他注意,要不是為了江易,他也不會一股腦的將時間先耗在娛樂圈上。

獲得影帝他是勢在必行,時機也已成熟,因此是時候先稍作休息,把一些事情給處理了。

當然他要處理的也不只這些,還有給梁陽煦的驚喜。

當梁陽煦看到手裡拿著戒指,笑得一臉溫柔的跪在自己面前的薛子墨,他無疑是有些懵的。

經過上次兩人把話說開後,兩人間的情感確實已經越發穩定,但他卻沒想到青年會如此快就向自己求婚。

求婚,哪怕對方已經說過這輩子只有他一人,哪怕自己不要他也一樣,但他卻沒想到青年竟然出乎預料會做出這種事。

「我知道你還是會不安,我想這樣你應該就能放心了吧?」薛子墨笑看著紅著眼眶像隻小兔子般,眼帶委屈與控訴地看著自己的愛人,他知道自己這個決定做得很正確,至少愛人是真的相信自己的真心了。

和梁陽煦在一起他就知道想要維持住兩人間的情感恐怕有些困難,因為他的愛來的太快。恐怕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他不確定,只知道自己就是只認定他,也只會有他了。

畢竟為了奪得薛氏,他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麼冷血,像他這樣的人,前世要是有人跟他說他會愛慘一個人他一定嗤之以鼻,可現實卻是──他確實愛慘了梁陽煦。

就像對他來說,紀成文是個特別的人,兩人雖然無法相比擬,但梁陽煦的一顰一笑都能輕易牽動他的情緒,要察覺到他的不安實在是輕而易舉,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這麼早就向對方求婚的想法。

他想讓愛人安心,而他一直以來就不在意粉絲的想法,就算會影響到他奪得影帝,如果梁陽煦要求,他也願意在這非常時期宣佈出櫃,反正對他來說取得影帝成就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薛子墨一直都是非常有自信的人,更別說重生後的他身附系統,雖然系統陷入沉睡,但光就系統商城裡的東西就夠他狂妄一輩子了。但這個祕密沒人知道,因此對別人來說,他無疑非常耀眼,耀眼得令人有些張不開眼。

這也是為什麼他做了這麼多保證與承諾,梁陽煦還是會略感不安的緣故。

結了婚,有了名分,梁陽煦自然不會再胡思亂想,他哭笑著答應了對方的求婚,看著對方替自己帶上了婚戒,然後顫抖著接過戒指也替對方帶上,他覺得這一切好似在作夢,卻又如此真實。

但更讓他跌破眼鏡的是下一秒,他就被薛子墨拎出國去領證了。

看著手中的小紅本,梁陽煦還有些回不過神來,那彷彿拿著史上獨一無二的至寶般小心翼翼捧在手心裡的小模樣看得薛子墨有些心癢難耐,於是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對方拆吃入腹了。

他們樂呵呵的回國,薛子墨更是直接就發了消息給唐安瀾等人說他和梁陽煦結婚了,爆炸性的消息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他們這才想起那天聚餐,他那有些詭異的笑容。

原來是打著這樣的主意啊!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恍然大悟,震驚的同時也覺得有些好笑,想不到一向成熟穩重得不符合年齡的青年竟然也會做出如此孩子氣的事來。同樣的他們也為兩人感到高興,這也證明兩人對待感情的認真,完全不需要他們擔憂。

兩人雖然同為男人,而男人和男人在一起雖然讓他們都有些驚訝,但到底都不是些普通人,眼界也沒那麼狹隘,最重要的是他們都很重視薛子墨,因此只要對方幸福,不管對方做出什麼事,恐怕就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都會無條件支持吧。

實在是薛子墨的人格魅力太大了,尤其是唐安瀾和江易已經完全開啟了弟控模式,自然是對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就是要他們幫忙捅別人一刀,他們也會樂呵呵的笑著幫忙。

紀成文畢竟是主動和對方交朋友還堅持這麼久,有多重視對方自然不言而喻。沈元安現在可是薛子墨的腦殘粉,相信就不需要再說了。而沈元思,他現在也算是被對方人格魅力徹底吸引,沉迷其中的人之一。

也只有和薛子墨深入相處的人才會如此,當然這樣的前提是要被他真心相待。

要不,明明是位如此有魅力的人,又怎麼會被薛家人如此仇視呢?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重生後的薛子墨將大部分外露的鋒芒給收起,前世的他可是渾身帶刺,除了紀成文幾乎沒人能輕易靠近他、得到他信任,但這一世他試著去相信紀成文以外的人並與之相處,而現下來看,他無疑是成功的。

眾人因為這件事又一次出來聚餐,看著兩人帶著的戒指都是一陣打趣,然後是真心祝福。

他們都以為薛子墨所謂的私事就是這麼回事,卻不想這不過是其中之一。

是的,他們似乎都忘了當初薛子墨說的話──太多了,不好說。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