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情況哪怕沒有看過漫畫,憑亞紗前世身為第一殺手的身分,要猜測出一二不難。搶球的遊戲經過多久她不知道,但不管是小傑還奇犽上場,哪怕最後兩人同時進攻也依舊只有被尼特羅耍著玩的份。

相較於兩人的氣喘吁吁,尼特羅就顯得氣定神閒,看起來非常輕鬆,由此可窺見一二對方的實力,但亞紗知道對方根本就沒認真過。

最後奇犽放棄先行離去,對於他的異常亞紗只是瞟了一眼沒有說話,小傑卻是接著從阿妮達口中得知尼特羅根本沒用過右手和左腳,卻還是不願放棄搶球,並發出了至少要讓對方使用右手的發言,隨後阿妮達便開口說要離開回房休息,而尼特羅也准許了。

瞬間就剩下尼特羅、小傑和亞紗三人。

小傑接著繼續他的搶球大業,場地也換到外面去,小傑甚至使用起釣竿作為武器助力,亞紗雖然早注意到奇犽、酷拉皮卡、雷歐力三人在裡面走廊上觀看,但並沒有回頭和他們打招呼。

最後小傑雖然成功讓尼特羅使用右手和左腳,卻也累得直接倒地就睡,這讓她有些無奈。

「怎麼樣,看了這麼久,要不要也和老頭子我玩玩呀?」尼特羅摸著鬍子,看著亞紗突地說道。

「我?」她狐疑地指著自己,怎麼突然問起她來了?

「對,就是妳,要是能搶到球就給妳張獵人執照,怎麼樣呀?」尼特羅呵呵笑得中氣十足,絲毫沒有他會輸的感覺,甚至帶了點勢在必得。

「行啊。」尚未等其他人反對,亞紗就先笑著答應了。

「亞紗,妳也看到剛才的情況了,別浪費體力。」奇犽微蹙眉頭,有些不贊同的說。

能夠有如此機會可以輕易拿到執照,她又怎麼可能輕易放過?直接笑著要三人帶小傑去休息,便要求尼特羅換回方才的場地,並且只有他們二人,對方也不覺得有什麼,很爽快的就答應下來。

三人無法跟去,也只能帶著小傑找了個位置休息了。尼特羅倒是好心,先去通知機長開慢一點,才帶著亞紗來到方才的空房。

「你說只要搶到球就給我獵人執照?」亞紗邊隨意的拉拉筋邊問。

「當然,我好歹也是獵人協會的會長,這點權力還是有的。」尼特羅笑著一手撫著鬍子,一手隨意地拍著手中的球。

「那好,你認真點,但是別用念,我不會。」

亞紗的話讓尼特羅面露驚訝,「妳竟然知道念嗎?」

「大概知道。」她點點頭。

「呵呵,看來有些拭目以待了。」

雖然尼特羅這麼說,但亞紗還是看出對方絲毫沒有認真的意思,反正她剛才已經提醒對方要認真點了,不能怪她。

要知道亞紗雖然還不會念,但為了讓新的身體能夠像前世那樣靈活運用,這幾年也是費了很大的功夫在訓練上,這才知道自己的身體素質遠比前世要好上許多,因此和不認真的尼特羅比,搶下對方手中的球那是分分鐘的事情。

前世好歹也是名傑出殺手,論隱藏氣息那絕對是比奇犽要出色百倍,尼特羅甚至驚訝的發現他竟完全察覺不到女孩的氣息,這讓他額上瞬間冒出些許冷汗。

下一秒,手中的球就不見了。

他驚訝的看著出現在面前的女孩,臉上表情掛著無害的微笑,手裡拿著的正是原本在他手中的球,尼特羅完全相信對方哪怕沒有念,實力也非同小可。

竟然連他都察覺不到女孩的動作,可見對方的實力有多深不可測。

還沒學習念就足以和自己匹敵,那學習念之後呢?

雖然整個過程尼特羅並沒有認真以對,卻還是不妨礙他對亞紗的高度評價。

好在從女孩身上絲毫感覺不到惡意,尼特羅只能慶幸擁有超強實力的她沒有走上歪路。

「妳叫什麼名字?」尼特羅輕撫著鬍子。

「亞紗。」她淡淡回答。

「亞紗有師父嗎?」

「沒有。」

「所以妳是自己將身手練起來的?」他有些驚訝。

「嗯。」絲毫不覺這有什麼好驚訝的,亞紗回答的依舊平淡。

尼特羅眼裡閃過一陣玩味,撫著鬍子又笑了幾聲,才道:「那好,我說到做到,恭喜妳成為獵人了。」

「我要求接下來的考試可以自行選擇參不參加。」亞紗很快便提出了條件,「我說過我是來陪哥哥考試的,我會視情況決定要不要上場,至於獵人執照,你可以等結束之後再發給我。」

「沒問題。」這項提議並非難題,尼特羅自然答應的爽快。

由於時間也不早了,距離抵達下一個會場剩沒多少時間,又有些睡意的亞紗和尼特羅道別去找西索,直接窩在對方懷裡就睡了起來。雖然對方的身體結實硬梆梆的讓她窩得不太舒服,到底還是比睡地上要好,且對方的懷抱溫暖,因此想也沒想見到人就直接拉開對方雙臂鑽了進去。西索雖然因為她的動作而僵硬了一下,卻又很快的適應,還替她調整了姿勢讓她睡得更加安穩。

滿足的亞紗也因此睡了個好覺,就算到了賤井塔仍睡得歡快,也因此在下飛行船之後,像奇犽告訴阿妮達他們家的事情一類的小事她是一點也不知道,要不是尼特羅想確定她到底想不想參加這次的考試她也不會被叫醒。

「參加。」無視其他人疑惑的眼神,亞紗睜著朦朧的雙眼,聲音因為剛睡醒而帶著女孩特有的軟嚅,可愛得直達人心,讓聞者都有些心跳加速。

亞紗沒有找暗門,因為她知道小傑不但會找到,而且還很多,因此很放心的坐在一旁想要醒醒腦。

小傑、亞紗、酷拉皮卡、雷歐力、奇犽五人分別站在五個暗道前,隨著四位男性同時數到三,五人同時跳下暗道,下去了才發現都在同一個地方。

換句話說賤井塔的未來改變了,原本東巴的位置被亞紗取代,沒了扯後腿的,相信他們會過得很順利。

五人同時按下圓圈開啟前進的道路,接著便是雙方五人一對一的比試,亞紗沒有聽對面帶頭的囚犯廢話,而第一場比試她也沒搶著上場,因此最後就由酷拉皮卡去了。

由於是生死決鬥,酷拉皮卡雖然實力不錯,但對手畢竟是無惡不赦的罪犯,實力也是不容小覷,雙方的戰鬥非常激烈,最後還是由酷拉皮卡贏得勝利,成功讓對方開口認輸。

畢竟囚犯也是很惜命的,哪怕是對方自己說要生死決鬥,但在性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還是不得不低頭,因此他們順利拿下了第一場勝利。

第二場則是小傑上場,比試非常簡單,長短蠟燭選一根,燭火最先熄滅的人輸,雖然不管選哪根蠟燭都被對方動了手腳,但就如亞紗所知道的劇情般,最後仍是由小傑獲得勝利。

只要再贏一場,他們就能通過這一關了。

而第三場比試……

「我來吧。」亞紗淡淡的說,不顧眾人反對直接就上場了。

對方長得很醜,一上場就囉哩叭唆講個沒完,但亞紗卻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僅僅瞥了對方一眼,勉強忍住噁心的感覺,她說:「吶,你轉一圈看看。」

「嗯?」雖然不明所以,但想想自己背後的蜘蛛刺青,他不介意先讓對方開始就嚇破膽,要是能因此而直接棄權他就賺到了,所以他無所謂的轉了一圈。

不意外地感覺到後面四人有一人的氣息在瞬間亂了節奏,亞紗知道酷拉皮卡看到了,因此便自然的說:「吶,你剛才說要進行一場直到對方死亡才停止的戰鬥對吧?」

「沒錯,小妹妹後悔了嗎?看在妳這麼漂亮的份上,本大爺就准許妳現在認輸,怎麼樣啊?」他嘿嘿笑得猥瑣,一張噁心的臉更顯猙獰。

「不用了,開始吧。」語氣平淡,彷彿在說「今天天氣真好」般,這讓對方瞬間有些發懵。

──難道這小妹妹是個傻子,想要找死?

那死囚納悶的心想,但見女孩一副弱不經風的模樣,八成也沒什麼殺傷力,便笑著說了句:「既然妳想死我就成全妳,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亞紗只覺得好笑,隨即右手一陣扭曲,在瞬間改變手指的構造,圓潤的指甲變得細長尖銳,身影在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待她再次出現已經在死囚身後,手裡還握著一顆跳動的心臟,而對方卻絲毫血液未滴。

*****

我的微博竟然被盜了我的微博竟然被盜了我的微博竟然被盜了

世界第一好笑(幹

 

看得出來真的寫得很簡略,那個死囚是誰啊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幹

好辣沒關係辣就這樣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