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金木研交給月山習,雖然還是覺得有些不妥,但森下月還是丟下金木研暫時出門一陣子。

最近十一區有些熱鬧,也因此森下月幾乎待沒多久便又出遠門,金木研就是想問關於他是不是喰種的問題也問不到,而月山習因為森下月沒有特別規定,因此只是躲在暗處偷偷看照著對方。

森下月自然不是去掃蕩十一區的青桐樹,而是因為青桐樹的緣故,除十六區以外的地方,不少喰種都蠢蠢欲動。十六區礙於由他統治,再加上留下的喰種裡不少實力高強的在看守,也因此就是喰種們成群結隊也不敢貿然攻入。

然而其他區的不安分卻也會影響到眾多事情,這次將笛口涼子帶去十六區時,藤原貴史丟給他處理的資料中就整理了不少這類資訊。

當然,他並不是為了什麼偉大情操,為了減少古董的工作,亦或是幫助CCG、幫助人類,減少敵人、減少威脅,而是為了最初的目的──十六區。

既然統治十六區並進行喰種管制,他就有義務負責那些喰種的生命。青桐樹所造成的影響導致十六區的取食困難,所以他必須獵捕些食物回去,否則平衡一旦被破壞,十六區也將會崩潰。

帶著一幫手下獵食,再由他們負責運送回十六區,森下月到處奔波著,一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是在一次接到月山習的電話,他也沒因此而趕回去。

「你說研被抓走?」那次通話差點讓森下月把手中的手機給捏爆。

『哎呀,發生那種事情,為了怕金木躲我,我只好暗中保護他了,只是沒想到對方會從窗戶把人給打包帶走嘛!』月山習的語氣輕鬆,但也只有他自己明瞭當時有多害怕,畢竟現在和他通話的對象可是森下月,是個拜託他保護金木研、有著恐怖實力的黑,但是他卻搞砸了,這要他如何不擔憂?

嘆了口氣,森下月很快就緩和自己的情緒,反正金木研被青桐樹的人抓走是在預料之中的事情,果然交給月山習也是沒辦法阻止未來的走向。

「我事情還沒忙完,要是古董那邊有動作,你就去幫忙。」交代完這句話,森下月便結束了通話,繼續投奔在獵捕食物的工作中。

他必須在短時間內打理好一切,因為未來的情勢只會越來越險峻,恐怕連不濫殺無辜人類這點都很難做到,因為食物只會越來越少,而他們的壽命……顯然還很長。

連同庫存算在內,森下月估計食物可以供上一陣子後,他便先行離去趕往十一區。接二連三的奔波,就是森下月也感到有些吃不消,但他還是強打起精神來到十一區,不稍片刻便找到金木研的所在位置。

霧嶋絢都倒在地上動彈不得,臉上的表情痛苦不已,大概是骨頭已經被金木研給用碎了一半。金木研面無表情,頭髮卻已變成了白髮,而古董前來搭救的小隊似乎剛抵達沒多久,正在和青桐樹的野呂戰鬥。

沒有人發現森下月的到來,而他也沒特別出聲,只是悄悄地來到霧嶋絢都的身旁。

「我說你保護家人的方式還真笨拙啊。」森下月蹲下身,帶著黑帽的臉就是躺著的霧嶋絢都也看不清。

「為、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儘管看不到對方的臉,但對方的一身裝扮卻是所有喰種和CCG都知曉的。

「因為你帶走的傢伙是我弟弟,就是那個變白髮的小子。」森下月比了比身後背對著自己的金木研。

霧嶋絢都朦朧了,他沒想到黑竟然還有個弟弟,還是個如此軟弱,卻在一夕之間變成冷血怪物的金木研。但腦袋隨即一轉,霧嶋董香是和金木研在一起的,那不就代表……

「什麼啊……原來她已經有這麼強大的靠山了啊……」霧嶋絢都面露苦笑,為自己多餘的擔心感到可笑。

可是,像黑這樣的人,怎麼會特別照顧那個無能的姐姐?難道是沾了那個弟弟的光,成為順道保護的對象?

霧嶋絢都的疑惑全表現在臉上,森下月一眼就看了出來,「董香泡的咖啡很好喝。」

「……」

因為霧嶋董香泡的咖啡很好喝,所以保護她?這樣的理由一聽就知道是亂講的,但霧嶋絢都卻也懶得去深究真正的理由了。

「嘛,再帶上你一個也沒差。」

淡淡的語氣,說著令他瞪大雙眼的話語,霧嶋絢都幾乎都要懷疑自已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但對方卻只是微微一笑,接著起身回頭,卻是野呂前來準備將他帶走。也是在這時,眾人才發現森下月竟在不知不覺中出現在此地。

野呂沒有說話,只是站在原地靜靜地與森下月對望著,但用帽子擋住雙眼的森下月卻不能用眼神與對方交流,所以他淡淡地開口:「這傢伙我要了。」

一句話,卻是讓眾人面露錯愕,就連金木研也無法理解他的用意,不禁開始胡亂猜測起來。

難道是因為他是董香的弟弟?可是他傷害了董香,這件事哥哥不知道吧?金木研想開口,但卻又有種感覺,好似對方在阻止他開口般,這讓他將嘴裡的話又吞了回去。

「月山。」

一句叫喚,卻足夠讓人理解,月山習來到森下月身後,將動彈不得的霧嶋絢都給抱起,也算是再次向野呂宣示──霧嶋絢都他要定了。

野呂依舊沒有開口說上一句話,但森下月卻明白對方在等什麼,所以他再次開口:「直接說死了吧。」

這一次,野呂默默地轉身離去,而他們也緊接在後離開此地。

金木研的變化森下月自然很清楚,但畢竟是他在這段期間沒有陪在對方身邊的緣故,實在不能全怪罪在月山習身上。

在與霧嶋董香等人會合後,雖然對月山習揹著霧嶋絢都感到驚訝,但在聽到是森下月要求帶走時,霧嶋董香的臉上明顯露出了些許放心。

但隨後就如森下月所知的,金木研拒絕回到古董,而被他所救的萬丈數壱決定與他同行,並且被他所接受,而月山習也自動表明願意加入,卻是在被他嚴重警告後才微笑答應。

「別這麼警戒我嘛,我現在可是聽從老大的指示在行動喔!」月山習笑著看向森下月,這讓金木研愣了一下。

森下月面無表情,倒也算默認月山習所說的事情。金木研沉默了好一會,霧嶋董香在這時提出也要加入的事,卻被他果斷拒絕了。

霧嶋董香生氣的離去了,而西尾錦為了追上她也匆匆向眾人道別,金木研又看向森下月,卻見對方的嘴角微勾,露出了一抹淺笑。

「我也跟去吧。」

*****

今年第一篇!!雖然不是今天寫的(幹

總之就是祝大家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