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音森,你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我看著倩奏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模樣,實在沒什麼好感,畢竟當她問類似的問題並擺出這種表情的時候,通常最後是沒什麼好事的。

而經過無數次的經驗來看,我最好是要先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事情,之後才會比較好應付,所以我想了想,明天是二月十四號……

用不著再細想下去,我的嘴角一抽,實在不想知道倩奏的腦袋在想什麼。反正八成又是要我做巧克力,或是送我吃巧克力之類的,隨便怎樣的好,反正我是絕對不會收下倩奏的巧克力的。

誰知道她會在巧克力裡參雜什麼鬼東西,吃下去沒出事才有鬼!

明天好死不死又是我難得的休假日,慘了,看來假裝出任務然後把項鍊留在神殿的方法是行不通,因為我的行程倩奏早就調查清楚了,真是失策。

等一下,明天寒冰是不是也休假?那我是不是要來考慮一下和他來個一日出遊?雖然在情人節兩個大男人出去在外人眼中滿可憐的……我覺得光就在這邊想像也挺可憐的,說不定會因此有人來關愛我們,這樣不太好。

我個人是沒什麼差別啦,畢竟已經被倩奏變成女生──

不對,我女身的身分已經曝光了,雖然十二聖騎士和教皇等人知道我內心其實是男人的事情,但在別人眼中可就不是這樣了,那這樣我跟寒冰出去不就變成了人人稱羨的情侶?

可是這樣的情況在我們眼裡也挺令人同情的,一個是內心是男人的美女,一個是知道美女裡面是男人的男人,實際上是兩個大男人,卻被人誤認為是情侶的這種情況,光用想的就覺得悲哀啊!

不過如果可以因此而躲避掉倩奏這個麻煩,被人誤會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

衡量過利弊後,我決定先打發掉倩奏,然後在私下去找寒冰來場男人間的約會,雖然這聽起來不太美好,但對我個人而言不錯就夠了。

「明天?明天不是我放假的日子嗎?」我裝傻著,露出一臉開心的笑容。

「我終於盼到假期了,明天一定要睡到自然醒,然後再出去逛逛街,還要吃他個十塊紅茶蛋糕,好好犒賞一下我自己才行!」頓了一下,我又接著說:「啊,這假期來得真是時候!剛好最近做任務做到快瘋掉了,可以紓解一下。」

我一邊露出沉浸在美好幻想裡的模樣,一邊偷瞄倩奏的表情,她正因為我的反應而一臉呆愣,大概是沒料到我會對明天的假期如此期待吧。

依我對倩奏的了解,她八成會以為我會因為有假期而高興的懶在房裡睡覺休息,哪裡也不想去,然後她就會找機會拿她做的巧克力給我,也許裡面會加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讓我吃了會對看到第一眼的人一見鍾情之類的,就像之前的太陽一樣。

噢,我誰都可以愛上,就是不想愛上倩奏這個欠揍的傢伙!

不過也不能這麼說,要是真的愛上別人,如果是女人,外表是美女的我實在很難跟對方說「我喜歡妳」;如果是男人……噢,我實在不想承認自己性向有問題,這種事情等我真的愛上男人了我就會坦承點,所以到時候再說吧。

現在想這麼多好像也沒什麼用,還是把注意力放在倩奏身上,別讓她有機可趁比較實在。

「那,你明天是要自己出去嗎?」倩奏又丟了另一個問題給我,而這個問題早在我的預料之中,但我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露出一臉思考的樣子,然後用遲疑的語氣緩緩說道:「我記得伊希嵐哥明天好像休假,我打算找他一起出去走走……怎麼了嗎?」

我露出燦爛的笑容笑看著倩奏,不意外地看到她面有難色,這讓我暗自笑了笑。

「呃,沒什麼啦……」倩奏有些苦惱地搔著頭,卻又不敢把話說出口,但隨即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她一臉高興地看著我問:「吶吶,我說音森啊,明天你要不要做巧克力給大家吃?」

「巧克力?」倩奏的問題再次讓我的嘴角一抽,要我在情人節做巧克力給十二聖騎士吃,這不就等於是要我向十二人告白嗎?還是給他們友情巧克力好可憐他們?尤其是太陽,太陽騎士只能愛神不能愛女人,也許他會很需要。

不過用女身拿巧克力給太陽,我覺得他會有九成的機率會以為我在向他告白,一成的機率覺得我發燒了。

「我沒事幹麻要做巧克力給他們吃?」我狐疑地看著倩奏,我覺得就算我再怎麼不願意.也應該要先搞清楚她到底想搞什麼鬼,畢竟倩奏曾說過她喜歡我,既然喜歡我,又為什麼要我送巧克力給十二聖騎士?而且還是在情人節的時候……

感覺很有問題。

「不是啊,大家每天都很辛苦,你又正好明天放假,做些甜食慰勞一下他們,他們也會比較高興不是嗎?」倩奏天真的笑著,我則回她一個更大的笑容。

「妳在說什麼啊、倩奏,妳忘了嗎?伊希嵐哥平常都會做甜食給他們吃,每天都有被慰勞,就是我這個紅茶狂熱份子也受到伊希嵐哥不少照顧,每天都能得到心靈上的撫慰呢!」

「……」

「只是甜食是不夠的,明天終於是我盼望已久的假期,可以讓我好好休息一下,再加上我的紅茶蛋糕,噢!這真是最高級的享受。」我一臉陶醉地說,還不忘偷瞄倩奏的表情,不意外地再次看到她面有難色,現在大概在想下一步要怎麼做了吧?

現在的我也只能見招拆招,直到把倩奏打發走,我才可以去找寒冰,但看這個樣子應該還要耗好一陣子,我必須要做好心理準備。

「可是音森,平常雖然是伊希嵐在準備甜食,但如果知道是你親手做的,相信他們也會很高興吧?」倩奏笑咪咪的說,頗有計畫得逞的樣子,而她的話也確實很有道理,這讓我忍不住想了想。

也對,要說我下廚的機會是少之又少,但只要一下廚,十二聖騎士就算是再忙也會把手邊的工作給解決掉,就為了能吃幾樣我做的食物,那我趁著這個機會做點甜食給他們吃,也當作是讓寒冰放一天的假,這樣似乎也不壞。

我微皺著眉頭,眼角餘光不忘打量著倩奏的表情,她現在根本一副勝利者的姿態,這讓我掛上燦爛的笑容。

「妳說得很有道理,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做給他們吃也不是問題。」不給倩奏插嘴的時間,我接著說:「那麼我現在就立刻去找伊希嵐哥,跟他討論討論。」

「咦?等、等一下啊音森……」倩奏呆愣地看著早已轉身離去的我,卻看不到我臉上吃笑的表情。

哈!真正獲得勝利的是我才對。

 

沒有浪費一分一秒,我立刻去找寒冰,並說了明天由我做甜點的事情。他很快地便答應了,也露出一臉的好奇。

「你打算做什麼?」

看寒冰的表情實在不難猜出他現在的興奮,大概是想或許可以多學到一樣甜食的做法吧。不過實際上我也還不曉得要做什麼,反正什麼都可以做,就是不會做巧克力。

「伊希嵐哥想吃什麼?」我將問題反丟給寒冰,只見他沉默地思考著,沒多久便笑著說:「什麼都好,因為小森的手藝很好。」

「什麼都好嗎……」我一手撫著下巴,對於要做什麼實在打不定主意,不然就像平常一樣,做些蛋糕之類的好了。

「對了,不然來做鬆餅好了。」我邊說邊舔著舌頭,突然也好想吃鬆餅。

「鬆餅嗎?」寒冰點點頭,似乎也覺得不錯。

「不過鬆餅還是熱的好吃,乾脆找個時間把大家聚集起來好了。」我邊思考邊說,一旁的寒冰也認同的點點頭。

「這件事就交給我吧。」寒冰自告奮勇地接下了這項活事,也免去我一個麻煩。

而寒冰也非常迅速地解決掉這件事,但我想最大的原因大概是因為聽到是我要做的,他們才會這麼合群吧。總之時間很快地便定出了,是中午十二點半,打算當作大夥中午休息時所吃的飯後甜點。

本來打算自己處理,但寒冰堅持要幫我的忙,所以寒冰十二點就會先和我匯合,並且吃我親手做的午餐。當然這並沒有讓其他人知道,不然一定會換來他們的不滿,然後我要做的東西就會增加了。

懶人如我,才不幹這種苦差事。

大致上的一切都規劃好後,到了隔天就沒問題了。依照計畫,在和寒冰一起吃完午餐後便開始著手進行製作鬆餅,如預計般地在十二點半、十二聖騎士都到齊後,便拿到他們的所在地,也就是會議室裡。

我做的是焦糖鮮奶油鬆餅,自然是和情人節沒什麼關聯了。不過似乎只要是我做的,他們也覺得高興。看著眾人開心的品嘗,我也跟著掛起了笑。

許久沒吃鬆餅的我也非常高興地享用起來,在這之前是完全忘了倩奏的事,這讓我在吃的同時總覺得似乎忘了什麼事情,待我想起來時已經來不及了……

原本是要叫寒冰和我一起溜出去散步好迴避倩奏的,但因為要做鬆餅,以至於忘了這件事,也因此現在的我仍在高興地吃著自己親手做的鬆餅。

實在不忍說,雖然寒冰做得甜食也不錯,但自己做的就覺得更加美味,而且算算時間自己似乎也許久沒有下廚,廚藝沒有因此而退步,我是不是可以感到自豪呢?

就在我還在高興的時候,倩奏來了。

「音森──」

倩奏轟轟烈烈地撞開會議室的大門,手裡還抱著一盒包裝精緻的小禮盒,禮盒裡散發出一股巧克力的香氣,不難猜出裡面的內容物。她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異常高興地朝我衝過來,我這才轉動僵硬的脖子,嘴角正劇烈抽動著。

慘了,都忘了這傢伙的事了。

仔細想想,倩奏根本不是要我做巧克力送給十二聖騎士,而是為了讓我做食物,至於做什麼她根本不在意,因為她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忘了她的事情,好讓我能繼續留在神殿裡。

換句話說我還是被陰了,但是啊……

我額冒冷汗,有些無言地看著倩奏,妳這麼大費周章的,該不會就只是要我留在神殿裡好能收下妳的巧克力吧?但對象是妳,就算要我當面拒絕我也無所謂啊,反正傷害妳的心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最重要的是我也不會因此而有任何罪惡感可言,每次都是很放心的傷害妳哦!

不知道倩奏知道我的想法會有多受傷?糟糕,我突然好期待她的反應啊!

咳!絕對不是我太S了,而是因為倩奏太欠揍了,相信這句話一定有很多人認同我,我不需要感到心虛,對吧?

該來的總是會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既然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我也只能面對倩奏了。

我假裝……不對,我本來就不想理會倩奏,所以我就真的一臉對她沒興趣的模樣,只是用眼角瞄了她一眼,便繼續吃起我的鬆餅,畢竟鬆餅這食物就是要趁熱吃才是最美味的,一點也不想要因為她而耽誤到美食享用的我自然是毫不猶豫地無視她了。

倩奏突然的出現雖然嚇到不少人,但很顯然大家的注意力還是在我做的鬆餅上,也因此所有人很快地便恢復正常,和我一樣地繼續吃起鬆餅。他們的反應雖然不會給倩奏造成太大的挫折,但我的反應就不同了。

「討厭啦、音森!不要無視人家嘛!」

我彷彿看到倩奏的臉頰上掛著兩道淚水,但還是被我果斷無視掉了。對象是把我變成女人的倩奏,就算再怎麼傷她的心,我也永遠不嫌多。

依舊無感地看著倩奏,我將最後一塊鬆餅塞進嘴裡,倩奏見了正想將她手上的禮盒放在我面前,但我卻早一步把我順便做好的紅茶蛋糕給拿出來,看得她瞬間苦著臉,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

而我的舉動讓太陽啊了一聲,指著我的紅茶蛋糕就問:「我說小森,那塊蛋糕該不會也是你做的吧?有沒有我的份?」

太陽這樣一問,其他人也跟著起了同樣的反應,這讓我有些哭笑不得。

唉,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因為在做的時候寒冰就有提出這樣的情況,再說我也大概預料得到,所以就特別多做了幾份。要不是有寒冰幫忙,恐怕現在我還在廚房裡製作蛋糕吧。

擺了擺手,我話還沒說出口,寒冰就替我將蛋糕分送給其他人,這讓他們高興的歡呼起來,又開始品嘗起我做的紅茶蛋糕。

倩奏也不管我到底吃完了沒,一副下定決心的模樣便將禮盒放在我面前,這讓我抬眼看向她。

「幹麻?」

倩奏插著腰,中氣十足地喊著:「這是我做的情人節巧克力,快點收下吧!」

嘴角一抽,這樣的發展還真是我始料未及的,沒想到倩奏竟然會在這麼多人面前如此直接地喊這句話,但看了眼桌上的禮盒,想想過去她的種種壯舉,這讓我實在不敢恭維裡面的東西會有多正常。

那麼我又該如何打發掉她呢?

我看了看十二聖騎士,燦笑著說:「喂,給你們加點零食,這巧克力就給你們吃吧。」

「咦?」

「可是那是……」

十二聖騎士各個面面相覷,不曉得該說什麼話的時候,就見倩奏不滿地大吼著:「音森!你怎麼可以把人家對你的心意就這樣分送給他們呢!」

「可是我覺得好東西就是要和好兄弟分享啊,所以我決定把妳的巧克力分送給大家。」我燦笑著說,絲毫不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勁,這讓其他人露出一臉的無奈,卻也沒有因此插入我和倩奏之間的對話,因為他們都知道,現在最好是乖乖地吃自己眼前的美食,這才是上上策。

他們的不答腔並不會因此造成我的困擾,而我也只是依舊一派輕鬆地應付著倩奏,她在見我絲毫沒有要吃巧克力的打算後,氣憤地鼓起臉頰,但隨後又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臉欲哭無淚的看著我。

「我不管啦!那是人家親手做的巧克力,你至少也吃一顆嘛!」倩奏哭喪著說,看起來倒也有幾分可憐,我只是搔了搔頭,最後默默地拿起禮盒拆了開來。

這項舉動讓倩奏喜出望外,高興地看著我拿出盒子裡的其中一顆巧克力。巧克力看起來倒是挺正常的,普通到讓人對味道不抱太大的期待。

我看了眼倩奏,拿著巧克力的手緩緩朝自己嘴邊送來。

十二聖騎士的表情也沒被我看漏,各個一臉「不會吧,你真的要吃啊?」的表情,大概是倩奏的創舉多到每個人就算沒被她害過,也聽說過其他人的悲劇吧?但是沒關係,其實我也不打算要吃這個巧克力。

就在大家全神貫注地看著我手中的巧克力時,我手腕一甩,將巧克力朝正好走進來的教皇口中扔去,這讓教皇差點噎死,卻還是將那顆巧克力給吞了下去。

所有人接一臉哀默的表情看著教皇,我則是像什麼事都沒發生般地繼續吃起我的紅茶蛋糕,而倩奏則是一臉腦袋當機的模樣。

「咳!咳咳!」教皇痛苦地彎下身咳了好一陣子,眼角都忍不住流下淚來,然後在順過氣的下一秒破口大罵:「你們這群傢伙在搞什麼鬼啊!我不過是聽說小森今天有做甜食而過來要個一點來吃,結果一進來就差點被你們謀殺,你們就恨不得我去死是嗎!」

教皇一臉氣呼呼的模樣,但我只是燦爛地笑著回道:「哎呀,我說死老頭啊,活得好好的在說什麼呢?」

我的話讓教皇差點吐血,沒好氣地吼著:「你說什麼!」但隨即身體一震,眼神在一瞬間變得渙散起來。

見這般景象,所有人皆啊了一聲,一副「終於開始了」的模樣看著教皇,接著便一副看戲的模樣,期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當然,我也不意外,正以看好戲的心態等著接下來的發展,而接下來也確實不負我的期待,讓我看得津津有味。

眼神渙散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太久,教皇的眼神便恢復原狀,而倩奏的臉色卻是越來越慘白,全身正微微顫抖著,腳還不斷地緩緩後退著。

下一秒,就見教皇雙眼呈愛心狀,嘴裡熱情地喊著:「我的倩奏小寶貝喲!」便朝她撲了過去。

教皇的那句話讓毫無心裡準備的我們把嘴裡的食物全吐了出來,連帶引起劇烈的咳嗽,我喘著粗氣抹去嘴角上的殘渣,難以置信地看著教皇。

「他……他剛才說什麼?」我抽搐著嘴角,看著倩奏一臉驚恐地閃躲不斷朝她飛撲而去的教皇。

「倩、倩奏……小寶貝……」太陽也同樣抽搐著嘴角,看著嘴裡不斷喊著什麼的教皇。

會議室裡,只有教皇的興奮吶喊與倩奏的驚恐哀嚎聲在迴盪,還伴隨著他們追逐時碰撞桌椅的聲音,我們雖然皆因此而無法好好地坐在原位享受美食,卻還是有志一同地拿起紅茶蛋糕來到會議室的一角。

「該說是她活該呢,還是她的執著實在令人害怕呢?」太陽額冒冷汗,邊說邊將蛋糕塞進嘴裡,而其他人也不免對這句話感到哭笑不得。

「還好,雖然還是被她得逞、留在神殿裡,但我還有自知之明,知道不能吃她做的東西。」我也懶得再看他們的追逐遊戲,直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便吃起手中的紅茶蛋糕。

「不過教皇要是知道自己說了那些話,大概會有好一陣子不敢面對我們吧?」太陽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和我一起很沒形象的坐在一旁,還不忘說著風涼話,而其他人見我們這樣,雖然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做出跟我們差不多的事情來。

「沒錯沒錯。」

「誰把現在他說的話紀錄下來,然後整理一份給大家,也順便留一份給教皇,讓我們以後可以好好回味一下,也讓教皇留做紀念?」我邊咬著叉子邊打著歪主意,當然也獲得一部份人的支持,而倩奏……

「你們不要在那邊聊天了,快來救我啊──」

哈!誰理妳啊。

******

紗櫻ㄉㄉ的點文,情人節賀文提早放出

是的很長,可以分成上中下的那種,看我待妳不薄ㄅ(幹

邊看火影還能邊打完ㄉ我真是太厲害ㄌ(都你在說

好ㄉ,明天再丟到其他地方,也解決了一篇點文,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