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如里包恩所說的,澤田等人都請了假,一行人就這麼和魯夫等人來到了學校後山。

「那麼,今天是香吉士和雲雀,」里包恩笑看著兩人,問:「準備好了嗎?」

香吉士點了根菸,吸了一口。「好了。」

雲雀只是看著香吉士,然後拿出了他的浮萍拐,表示回答。

看著兩人,里包恩笑哼了一聲,隨即開口道:「那麼就……開始!」

語音剛落,雲雀就朝香吉士衝了過去。

澤田看著還在一臉悠哉的抽著菸的香吉士,不由得緊張的大喊著:「危險啊!」

衝到香吉士面前的雲雀,快速的揮著浮萍拐。

香吉士快速起腳,擋下了雲雀的攻擊。

「好、好厲害!」澤田呆愣的看著香吉士。

雲雀笑了笑,開始朝香吉士快速的揮動著浮萍拐。

香吉士輕巧的閃躲著,一個跳躍跳到了上空。

雲雀也反應快速的朝香吉士跳去,揮舞著浮萍拐的速度也越增越快。

「嘖!」香吉士在空中一個翻躍,用腳踢向浮萍拐。

兩人就這麼輕巧的落地,雲雀更是一落地,就朝香吉士衝去。

冷哼了一聲,香吉士笑著踩熄著菸,說:「羊肉套餐!」然後在雲雀衝到自己面前時,起腳。「首肉、肩肉、背肉、鞍下肉、胸肉、腿肉……」

香吉士毫不間斷的朝雲雀的各部位踢去,雲雀也快速的用浮萍拐擋著。

「羊肉SHOT!」

強而有力的腳,朝雲雀用力踢去。

雲雀也快速地用浮萍拐擋著,但那力道竟強的讓他的手有些稱不住,甚至感到些微的麻痺。

「好、好厲害!香吉士不是廚師嗎?」澤田驚訝的看著香吉士,內心崇拜不已。

「對啊!香吉士是廚師。」魯夫笑嘻嘻的說。

「喂,臭廚師,你該不會打不贏這小鬼吧?」索隆對著香吉士冷哼了一聲。

聞言,香吉士雙眼冒火的看著索隆,吼著:「你說什麼?有種再說一次,你這個綠藻頭!」

「你叫誰綠藻頭?」

「怎樣?要來打一場嗎?」

「來啊!」

「香吉士,你現在是在跟雲雀學長決鬥啊!」澤田一臉驚恐的看著雲雀朝香吉士揮動著他的浮萍拐。

「哼!」香吉士用手稱著身體,快速的轉動著身體,把雲雀踢飛了出去。

澤田等人一臉驚訝的看著香吉士,後著則是又點了根菸,然後一臉殺人的恐怖表情瞪著索隆。

「哼!」索隆看著香吉士,笑道:「想打嗎?」

「正合我意!」

於是,索隆嘴裡一把,然後雙手各拿一把刀,朝香吉士衝了過去。

「我說你們兩個……」騙人布無奈的看著打得火熱的兩人,嘆了口氣。

喬巴早已跑去幫雲雀療傷,澤田等人則是呆愣的看著索隆與香吉士的打鬥,魯夫只是嘻嘻笑著,而里包恩只是靜靜的看著,最後是……

「你們兩個!」娜美一拳朝兩人的頭上打去,兩人的頭瞬間多了一個大包,倒在地上。

「真是受不了耶!」娜美皺著眉頭看著索隆和香吉士。

「生氣的娜美小姐也好可愛!」雙眼變成了愛心的香吉士說。

「哼!你這個色廚師!」索隆冷眼看著香吉士。

「你說什麼?」香吉士冷瞪著索隆。

「怎麼?還想打嗎?」

「哼!要就……」

話還沒講完,兩人的頭上又多了顆包。

「你們兩個給我適可而止!」娜美沒好氣的吼著。

「是……」

「娜美小姐好厲害喔……」澤田呆愣的看著娜美。

「竟然一拳就解決掉那兩個怪物……」獄寺也呆愣的看著娜美。

「難道,最強的是娜美小姐?」

「總之,」里包恩笑看著所有人。「今天的決鬥是雲雀輸了,喬巴就留在這幫雲雀治療,阿綱跟守護者們給我把今天的戰鬥牢牢記住。魯夫跟其他人就先回去吧。」

「喔!」魯夫笑嘻嘻的說。

「那我們就先回去吧。」

一行人便紛紛連開了學校後山,澤田等人更是將今天的這場戰鬥記在腦海中,當作日後決鬥的參考。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