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一直到事情結束,唐柔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她看到那隻喪屍已經衝到江紀澤面前,銳利的指甲離他只剩下幾公分處時,瞳孔微縮,感覺到異能運轉的些微改變,耳邊是江浩等人焦急的吶喊聲,就見原本還猙獰著一張臉的喪屍身體停頓了一瞬,接著從身體中心開始扭曲,形成螺旋狀,最後消失無蹤。

整個過程只短短不過三秒鐘。

唐柔感覺自己體內的異能在快速流失,別說她身為當事人,就是旁人也猜測得出是她做了什麼,但事實上她雖然知道是自己做的,卻不知道是怎麼做的。

明明她的異能只是空間系,這輩子重生後又多了個治療而已,不是嗎?

不過這種情況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所以她還算很冷靜。

這要是發燒過程中沒有以旁觀者的角度在看過一次上輩子的經歷,恐怕一時間她根本想不起來,但就因為才剛看過且印象深刻,所以她很快就發現了這次的情況和當初差點被強暴時的情況一樣。

唐柔有些不確定地看著自己的掌心,雪白滑嫩的,看不出絲毫異狀。

「沒事吧?」江紀澤跑到她身邊,見她一臉迷糊的樣子,有些擔憂地問。

「沒事。」唐柔回過神,朝他笑了笑。「倒是你,沒受傷吧?」

「沒有。」

「那就好,我們繼續上路吧。」唐柔率先轉身上車。

江紀澤有些不確定地看著唐柔的背影,最後還是默默地跟著上了車。

不過這次的戰鬥都讓兩人流失不少體力,因此開車的人就變成了江浩了。

江浩倒是無所謂,就是不斷從照後鏡觀察兩個孩子的表情,眼底帶著明顯的擔憂。坐在副駕駛座的馮思薇更是不斷開口詢問:「你們兩個真的沒事情嗎?」

實在是剛才江紀澤的處境太過危險,看得幾人心驚膽跳,哪怕已經確定沒事了還是後怕得不行。

「沒事的,媽你別擔心。」唐柔也有些無奈,因為同樣的問題馮思薇已經問過很多遍了,而她也不厭其煩地回答了很多遍,可偏偏對方仍舊不放心,她也無可奈何。

「我們只是剛才用了異能,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唐柔微笑著說。

「真的?」馮思薇還是有些不確定地看著兩個孩子。

最後是江紀澤終於聽不下去,語帶無奈地回答:「真的。」

顯然大兒子的話還是有一定可信度的,馮思薇雖然還是覺得有些不妥,但還是乖乖地轉回身子。

唐柔覺得更加無奈了,難道她的話就這麼不可信?她哀怨的看向身旁的江紀澤。

江紀澤有些好笑的看著這麼孩子氣的女孩,摸摸她的頭以示安慰,卻被對方毫不客氣地揮手拍開。

他看著她不滿的瞪視自己,無聲說:「我不是小孩子了!」

江紀澤微微一笑,又摸了一把她的頭。

一旁的江睿澤別提表情有多驚悚了。

江睿澤:卧槽!這麼幼稚的傢伙一定不是他哥!

翻了個白眼給江紀澤,唐柔低垂著頭,實際卻是在察看身體狀況。

要不是剛才那隻喪屍連渣都不剩,不然它腦內那顆晶核一定是大補,她自己倒是沒差,可以先丟給江紀澤,這樣對方不但能恢復體力和異能,說不定過沒多久就能升級了也不一定。

說多都是淚,現實卻是什麼都沒留下,她也很想哭。

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身體情況,確定除了異能發動後造成的流失狀態之外,什麼事都沒有,唐柔眨了眨眼,覺得自己的異能或許真的有古怪。

她很確定上輩子的自己只有空間異能,這輩子也只多了治癒異能,那麼問題就出在她的空間異能上了。

那麼,區區空間異能,是怎麼做到殺人殺喪屍於無形的?而且還乾乾淨淨,連渣都不剩。

簡直就像是將東西收進空間裡。

頓了一下,唐柔瞳孔微縮,呼吸急促了一瞬又漸趨平穩。

「怎麼了?」江紀澤很快就發現女孩的不對勁,他擔憂地低聲詢問。

可惜他們現在是在車裡,此刻又沒人說話,也因此就算他壓低了嗓音,還是被其他人一清二楚的聽見了。

頓時坐在後座中間的唐柔就被車裡另外三人注目了。

「沒有、沒事。」唐柔搖頭擺手,訕訕的笑著說。

不過要是她的猜測是正確的,相信今後的日子會更加好過吧。唐柔這麼想著,忍不住笑彎了眉眼,決定等異能恢復後就立刻進行測試。

*****

回來更新啦,不過字數一樣不多,憋介意_(:3 」∠ )_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