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子墨並不是為了耍帥才選擇睡樹上,而是他觀察過這附近的樹林葉子特別茂密,上去了便能遮擋住自己身體,就不用擔心做些奇怪舉動了──好比睡覺時反射性殺害意圖攻擊的生物。

雖然參加這檔節目就是為了暴露自身實力,好讓薛家那些糟心人知道他們想對付的人到底好不好惹,但也不是完全暴露,一整天下來雖然已經被拍到不少,但那對他來說不過一成實力,畢竟後頭跟著個攝影小哥,一堆危險都被他給迴避掉了。

但就是這一成便足以震攝住薛家那些欺善怕惡的老傢伙了,恐怕只要看過這一期節目,薛家的破事也算處理的七七八八,唯獨某兩個人……

也不曉得這次宋禹寒是那兩人中的誰派來的,薛子墨舔舔嘴,饒富興味的笑了。

那兩人大概也蹦踏不久了吧。

這麼一想,以手做枕的薛大少倚靠在樹幹上的姿勢一調,更遐逸了。

這個夜晚不止薛子墨,就是攝影小哥雖得到男神各種關照而激動萬分也是心大的睡了場好覺,畢竟他今天的活動量可不小,會如此熟睡也不奇怪。

攝影機已經被關機了,待明早起床才開機繼續拍攝,通常這段期間參賽者都在睡覺不會到處亂跑,但薛子墨本就沒太過疲憊,再說他現在的身體素質可無法和常人比擬,因此不過休息片刻就有九分精神。

他現在所處的位置下面的人看不到,他卻是能看到下面的一切,因此瞥了一眼確定小哥已經陷入熟睡中後便一個跳躍輕巧落地,悄無聲息。

看了看時間是半夜兩點,距離小哥起來開機大約還有四五個小時,只要在這段期間回來就行。

於是他就這麼丟下小哥往深處冒險去了。

當然,就算已經替小哥做好些防護措施,讓對方獨自一人留在這種地方還是很危險的,更別說人小哥還在睡著,毫無危機意識的模樣也讓他有些哭笑不得,因此在走之前特地在附近溜了一圈,把所有會危害人性命的生物不是趕走就是殺掉,身上一時沾染上不少腥味,惹得薛大少不悅的蹙起眉頭,有些嫌棄的撇撇嘴。

解決完小哥的安全問題,薛子墨便運起內力,身影飛快地穿梭在樹林裡。

他的動態視力本就被調整的異常優越,因此速度再快也能輕鬆觀察附近形勢,不過是好奇這地區深處有什麼東西罷了,所以並沒有去招惹其他東西。

這要是有旁人在,只會看到一道殘影如風般吹過,根本看不真切,以為自己產生了錯覺。

就這麼一路晃到深處,薛子墨不禁慶幸自己先行前來探路的決定,這地區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大上許多,一天下來路程甚至連三分之一都不到,身後還跟著個攝影小哥,怕是連七天都不夠他帶著人晃完一圈。

而當他跑到山頂卻發現其實就是幾頭即將滅絕的野熊後也失了興趣。

雖然這一路上也碰到不少普通人會覺得兇殘萬分的毒蛇猛獸,但那些對薛子墨來說根本構不上威脅,在發現深處所謂最危險的生物不過是幾頭野熊後不免也有些失望,看來自己因為購買不少系統商城裡的技能,恐怕在這世上已經稱得上無所畏懼了吧。

這要是前世來到這種地方他也要小心萬分,可現在卻像是在逛後花園般輕鬆自在,甚至因此嫌棄起自己浪費時間跑到這種地方,想想也是有些好笑。

因為還有些時間,於是薛大少就很悠哉的將整個地區都晃了遍,從深處一直看到外邊,還順帶找到杜遠和四名參賽者,卻是沒有驚動到任何人,還獵了隻野兔清理一番後用葉片包裹放到杜遠身邊。

隔天起來看到身旁多了這麼一樣東西的杜遠一時間還因為尚未清醒的腦袋而有些發懵,在回過神來的下一秒才意識到這一定是薛子墨晚上來過一趟,也只有薛大少會為自己做這種事還做得神不知鬼不覺,瞬間感動得熱淚盈眶。

他也毫不避諱直接就在攝影機的拍攝下向觀眾炫耀,他說:「看!一早起來就有早餐好吃,這一定是子墨留給我的!」

事後節目組還特地將這點抓出來訪問:「你怎麼確定那是子墨給你的?當時他離你的位置可遠著呢。」

「這個節目開播到現在從來沒有參賽者試著互相幫助,就是連節目組都沒想到吧?我記得當初子墨在問起這件事時楊姐妳也一臉懵逼呢。」

主持人是位女性,姓楊,在這圈子也有一定名氣,問話總是異常犀利不怕得罪人,為人又大大咧咧很容易得到別人好感,倒是沒因此而博得壞名聲。雖然年齡和杜遠相差不多,卻是比他早進入這個圈子,因此他尊稱對方一聲「姐」。

「對的,畢竟節目組雖然沒有強制規定,但前幾期的參賽者都沒想過這個可能性,連帶連我們都忘了這個辦法。」楊姐點頭讚嘆,一時間也有些感慨。

「對吧?我跟子墨和其他參賽者也沒說上幾句話,別說他們不知道要合作,就是知道了大概也不會找我們,所以會這樣做的不就只有子墨了嗎?」杜遠說著說著,頭顱都跟著高高仰起,這要是後面還有條尾巴,大概已經翹得天高了吧。

楊姐這一聽也覺得有道理,瞬間就信了六分,但畢竟是知曉當時參賽者大概位置的工作人員,這讓她有些納悶。

本就不是藏得住問題的主,於是便開口問了句:「可是當時子墨的位置離你是最遠的呢?」

卻見杜遠一臉神秘莫測的看著楊姐,笑著說:「楊姐,妳只要知道對象是子墨,就沒有他辦不到的事。」

杜遠雖然沒見識過薛子墨飛一般的速度,但畢竟已經在心裡把青年神化了,會對對方有如此自信也無可厚非。

而當時的楊姐想的是這幾天青年的一系列表現,頓時又覺得這句話可信度極高,對杜遠的猜測又信了八九成。

之後從薛子墨口中得到確認,證實那確實是薛大少特地獵給他的後,樂得像隻求表揚的小狗,直要青年給他猜對的獎勵。

「我一看就知道是你給我留的,看我這麼信任你,是不是該有什麼獎勵?」

那理直氣壯的,連薛子墨都是一陣好笑,最後還是很好說話的按對方要求買了輛全球限量僅十台的超跑送給對方,讓他那一陣子樂得作夢都會傻笑。

薛子墨會這麼大方也是看在對方是自己為數不多的朋友上,事後發現這個事實的杜小遠還稍稍變本加厲,倒是讓薛子墨難得好脾氣的一一應下,反倒讓他心虛了好一陣子。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做完這一切的薛子墨看了眼時間也差不多到攝影小哥該起床的時候,憑著過人的記憶力毫不費力便回到原處,就見小哥仍安然無恙,卻是一臉睡眼惺忪的和自己對視。

「起來了?」手裡提著自己獵到的另一頭野兔,薛子墨有些意外地看著比自己預料中要早起的小哥。

小哥還神智不清呢,聞言只是胡亂點著頭。

薛子墨會意外只是因為根據他的觀察,小哥昨天的運動量已經稍微超過身體能負荷的量了,原以為對方會起晚了點,沒想到仍是準時起了,頓時又是一陣佩服。

難道做這行的都這麼敬業嗎?薛子墨有些狐疑的看著小哥胡亂抓著本就睡得一團糟的頭髮,隨後又失笑著搖搖頭,著手準備烤肉去了。

至於終於清醒過來的攝影小哥回想起方才種種,內心屏幕瞬間刷滿了「卧槽」,更加胡亂抓著頭髮內心就是一陣吶喊:男神竟然比我還早起?我竟然比男神還晚起!男神都獵完兔子回來準備做早餐了我卻剛起床!

小哥內心的哀號薛子墨是渾然不知,只是悠悠哉哉的準備手上工作,順便想著反正這裡已經都看過了,不如待會就直接出發去找杜遠好了。

而終於冷靜下來的小哥看著自家男神熟練的生火烤肉,沉默了一會才後知後覺想起攝影機尚未開機,於是趕緊起身把機器給打開了對準青年。

看著屏幕中青年用那隻節骨分明、修長漂亮的手烤肉,小哥終於忍不住捂上了臉,男神你七早八早就吃烤肉這樣好嗎?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