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在家中的勇利其實很不習慣,畢竟維克托的出現實在太過強勢,不過短短幾個月就完全融入進他的生活中,現下突然沒人早晨叫自己起來晨跑,沒人三餐雷打不動跑來叫自己吃飯,耳邊沒有那些嘰嘰喳喳的噓寒問暖,他真是哪裡都覺得不對勁。

雖然這樣的生活在維克托出現前不過是常態,但他現在卻顯然無法習慣,這讓他很憂傷。

尤其寫稿的速度又恢復從前,勇利簡直欲哭無淚。

好在這次的稿子他已經超前寫完了,而且還提前不止兩三天,而是整整一個月。

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就連自家編輯都忍不住打電話來關心他最近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這讓勇利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卻還要耐著性子和對方解釋自己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好說歹說才終於讓對方相信,簡直心感累不愛了。

也多虧他這次提前交稿,哪怕他現在寫稿速度因為維克托不在而嚴重下降,他也至少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廝混。

當原本一個習慣獨處的人生活被打亂,單調的生活被硬生生插進另一人,並到處充滿對方的生活痕跡,突然又回到從前的獨處,是誰都習慣不來,更何況像勇利這般普通人。

所以哪怕他盡力讓自己靜下心專注在面前的稿子上,數小時過去了,螢幕上顯示的稿子檔依舊一片空白,這讓他在回過神的下一秒面露茫然。

又嘗試讓自己專注在稿子上卻仍舊無果後,勇利抿了抿唇,最後輕嘆口氣,掏出手機,減肥過後變得更加節骨分明的手指飛快地在螢幕上輕點著,發出一條訊息,坐著又等了一會兒,在手機發出聲響的下一秒劃開一看,在看清屏幕上的訊息後,嘴角終於掛起多日不見的微笑。

──我能去看你練習嗎?

──可以,我在……

維克托一次又一次地看著屏幕上的這兩條訊息,臉上掛著令雅科夫難以直視的傻笑,久久不放那被他握得都有些燙手的手機。

嘿嘿,他的小豬豬說要來看他練習,這是不是代表小豬豬其實也和他抱有同樣的心情?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維克托覺得自己都能飛上天了,嘴上咧開的笑容又大了些,看起來更加傻氣。

雅科夫忍不住抬手掩面,他絕對不承認這貨是他的學生……

然後雅科夫就見上一秒還笑得跟傻子似的男人突然提起小提琴開始認真的練習了。

雅科夫:……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這一秒就變的畫風,難道我剛剛看到的都是幻覺?

就在雅科夫在思考人生……思考他是不是太累了的時候,維克托卻已經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想著自己待會要如何表現,才能在勇利來時讓對方有眼前一亮的感覺,從此眼裡心裡裝滿的都是他,噢,想想都有些激動。

只是這一練習,三小時都過去了,他拉小提琴也拉的累了,都不見勇利到來,覺得自己深深被欺騙的維克托頓時像條死魚橫躺在地上,任由雅科夫怎麼踢都不願意起來。

「你小子到底搞什麼鬼呢?累了今天就別練習了,我放你回家明天再來還不行嗎?躺在這像什麼樣,快點給我起來!」雅科夫沒好氣的說。

可惜維克托怎麼也不肯動,最後雅科夫就乾脆不管他,帽子一戴,丟了句「明天記得準時來練習」就走了。

維克托是真的很難過,原本收到勇利的消息,想著這幾個月和對方的相處來看,就是不用和鄰居打聽都能看出勇利是個不擅與人相處的主兒。

這大概還要歸功于勇利的工作,讓他變得又懶又宅的不願意出門,大把時間寧願拿去碼字賺錢了吧。

所以在收到勇利的訊息,明顯是要來看他的話語,維克托是真的很激動。

他真的以為在這短短幾個月的付出是有效的,他以為勇利或多或少是有些在意他的,他以為距離他和勇利告白的日子不遠了……

現實卻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勇利沒有來。

他們住的公寓到他練習的地方距離不遠,就是用走的也不過短短十幾分鐘的路程,而現在距離他收到勇利的訊息已經過了三個小時。

維克托躺在地板上,看著天花板的雙眼有些無神,說自己不難過吧那也未免太自欺欺人了,怎麼想都覺得沒辦法欺騙自己,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他決定在躺一下就回去。

然後,真的是很突然的,一個念頭一閃而過。

維克托手快地抄起丟在一旁的手機,認認真真好似看什麼至高寶物的看著勇利發給自己的訊息,終於發現了問題。

──勇利根本沒說他什麼時候來看他練習。

是的,勇利只是問能不能來看他練習,但可沒說馬上就來啊。

維克托放下手機抹了把臉,為自己被高興沖昏腦袋的幻想留下一把辛酸淚,突然覺得沒比自己更蠢的人了。

抬眼瞥了眼時間,回去正好買份晚餐。

反正今天的練習已經結束了,就算勇利沒來找他,他去找勇利吃飯也是可以的。

這樣一想維克托瞬間又覺得精神滿滿,雙眼一亮腰部一個用力就挺身站起,正準備收拾東西卻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以為是雅科夫說話不算話又跑回來,臉上表情就垮了下來。

「我親愛的老師,您可千萬不能說話不算……」邊頂著張哀怨臉說話邊回頭的維克托在看到門邊站著的人是他心心念念的青年後瞬間禁了聲,眨了眨眼,腦袋一片空白。

看起來還挺呆萌的。

勇利有些好笑的看著一臉怔愣看著自己的維克托,拿著塑膠袋的手抬起搖了搖道:「你的練習結束了嗎?我給你帶了晚餐。」

維克托終於回過神了,但心下仍舊有些難以置信,他沒想到在徹底失望後見到對方,自己竟會如此激動,稍早前的不滿與委屈瞬間消散無蹤,只餘下濃濃的滿足感。

雖然那些不滿與委屈完全是因為他自己會錯意而造成的,但這些在現下都不重要了。

勇利來看他了,還帶著愛心晚餐。

本來因為想通前因後果,知道對方可能不會今天來看他練習,卻沒想到會得到意外之喜,失望過後得到的滿足無疑會倍速成長,巨大的喜悅席捲而來,這讓維克托的心跟著顫了顫,都有些無法自恃了。

維克托的臉上瞬間掛上燦爛的笑容,手上東西一丟就屁顛屁顛的跑到勇利面前,像得到什麼新奇玩具開心不已的孩子般,愉悅的接過勇利手上的塑膠袋問:「你給我帶了什麼?」

「炸豬排蓋飯。」勇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因為他帶的是自己最愛吃的。

畢竟一直以來三餐都是由維克托準備好的,對方又是按照他的喜好來準備,因此勇利不知道對方喜好也無可厚非,但一想到對方這麼照顧自己,自己卻對對方了解知之甚微,不免有些羞恥與難堪。

見維克托臉上絲毫未顯不滿,悄悄覷著人看的勇利頓時放下心來,臉上跟著露出抹放鬆的微笑。

維克托本來就因為勇利說要來而興奮異常,隨後又因為對方遲遲未出現而失落,因此便一直沒什麼胃口,就是決定自己跑去找對方吃飯也只是稍稍緩和情緒,現在心情好了,鼻尖那炸豬排蓋飯的香味又不斷直衝而來,頓時倍感飢餓。

勇利一臉懵逼的看著雖稱得上狼吞虎嚥,卻依舊不失優雅的維克托埋頭苦吃,呆呆的就問了一句:「你很餓嗎?」

「有點。」維克托絲毫不以為意,反而大大方方地承認,沒有任何因尷尬而露出的害羞,反倒讓勇利覺得自己大驚小怪了。

又看了看時間,發現自己來的時間確實比平時和對方一起吃飯的時間晚了一個鐘頭,頓時就有些不好意思,勇利搔了搔頭靦腆一笑:「那你快吃吧。」然後就跟著一起吃了起來。

兩人間的氣氛一時間溫馨瀰漫,還有種歲月靜好的錯覺。

維克托很喜歡現下的氣氛,因此吃飯的動作不自覺地緩慢下來,嘴角也掛上抹愉悅的笑。

他當然知道眼前的青年有多平凡普通,但就是這樣的人,不過是不經意的一次拜訪,不過是因為彼此相處的氣氛融洽,但就是這些微不足道的一切讓他特別歡喜,也特別熱愛。

然後深受吸引,無法自拔。

*****

印調請點我→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