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亞紗的指示,很快願意留下並聽從指揮的人便開始動作,也因為有她的提醒,他們比漫畫上來得早動作,因此準備起來還算悠哉。

她也沒因為提出一系列指示而成為指揮,將隊長的身分交給半藏,副隊長的身分交給酷拉皮卡,接下來的事情她就沒參與了。

也因此他們雖然提早做準備,但當晚上發生異變時,小傑仍舊因為衝動而跳海跑去救人,對此亞紗直接提早回房眼不見為淨,所以她沒有看見。

也因為提早做準備,漫畫裡雷歐力為了下海取砲彈而因為意外昏迷,後又被小傑拉上去的意外並沒有發生。

雖然沒有記憶中的意外,準備起來也不慌不忙,但隔天要離開時,負責掌舵的酷拉皮卡還是因為強烈晃動而撞到腦袋昏迷過去,最後還是伊耳謎接手才順利渡過這場考驗。

一切都如她所知曉的劇情進行。

因為沒了那場意外,少了西索救小傑一事,亞紗一直都和前者在一起,因此在危機過去後有幸見識到拔掉念釘的伊耳謎的臉,這讓她忍不住直盯著對方漂亮的俊臉打量,看得他都有些狐疑。

就是西索也不免好奇她怎麼一直盯著伊耳謎,難道愛上對方了?

亞紗只是看著伊耳謎的臉點點頭「嗯」了一聲,淡淡的說:「這樣帥多了,准許你在我面前。」

「……」

明顯有些出乎預料的反應讓兩個男人皆是一愣,有些無言。

「小亞紗不會是外貌協會的吧?」西索有些不確定的問。

「嗯?勉強是吧。」頓了一下,她說:「有好看的為什麼不看,要去看會傷我眼的?」

……太有道理,他們竟無言以對。

「行了,我要睡覺。」邊說邊鑽進西索的懷裡,對方顯然已經習慣她三不五時鑽進自己懷裡睡覺的行為,動作那叫一個自然,看得伊耳謎都忍不住好奇的問:「在他那裡有比較好睡嗎?」

雖然問的問題有些奇怪,但亞紗還是微睜著沉重的雙眼,輕輕的說:「比地板好一點,比床差。」

思考了一下,伊耳謎又問:「那要不要試試看我的?」

西索的雙眼微瞇,有些危險的看著伊耳謎,但後者畢竟也是殺手,對前者的殺氣不為所動。

「嗯?」亞紗迷迷糊糊的其實腦袋已經無法正常思考,一時反應不過來對方在說什麼。

伊耳謎見狀乾脆大手一撈,直接把人從措手不及的西索懷裡撈了出來,抱在懷裡溫香軟玉的感覺讓他先是一愣,意外發現自己不但不討厭,甚至還有些喜歡,這才明白後者為什麼老是喜歡抱著女孩。

他是殺手,不喜歡與人接觸,因此這初次體驗對他來說無疑是新鮮的,最重要的是他不排斥。

起初注意到女孩是因為西索的接近,剛開始還以為是自己好友的老毛病又犯了,對女孩的實力提起興趣,漸漸卻發現對方對待女孩的方式似乎有些特別,這才又多加關注了幾分,卻沒想到自己的視線竟也開始無意識地常轉到女孩身上。

對伊耳謎來說,這百分百是不正常的,而他只想搞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般失常,所以他更加上心的觀察起女孩。

觀察越久就越明白,尤其在女孩心情明顯不悅或不耐等負面情緒浮現時,那無意中隱隱散發的氣場讓他明白了一件事──女孩和他們是同類。

就算是同類也不該如此吸引他目光,他發現女孩身上還有一股特別的氣質,那氣質可以引起許多人注意,甚至產生莫大好感。

而他對女孩的好感也是來得如此莫名其妙。

隨心所欲慣了,伊耳謎自然樂於順從自己的心情,既然他喜歡女孩,也不討厭觸碰女孩,甚至非常樂意,他自然是照著自己的心情去動作,因此懷裡的溫暖讓他直接無視西索殺人的目光,順著亂動找著舒服姿勢睡覺的女孩跟著調整姿勢,竟是在難得的迎合別人。

調整姿勢少不了碰撞到對方結實的胸膛,這讓亞紗在終於找到舒服的姿勢準備睡過去時低聲咕噥了句:「跟西索差不多……」便沉沉入睡,這讓聽到的兩人對看一眼,西索的眼神瞬間又布滿殺氣,但又怕吵到女孩的睡眠便冷哼了聲,拿出撲克牌自己默默玩了起來。

亞紗睡得很沉,因此就算伊耳謎將他抱上飛行船也沒有醒來,而在上飛行船之前後者就已經在臉上插滿了念釘,眾人只覺得奇怪前者什麼時候認識後者,竟然還在對方懷裡睡得安穩,卻不料當前者因為要抽籤而被叫起來,看到對方那插滿念釘的恐怖鬼臉時被嚇得魂都差點飛了。

驚呼一聲跳進西索懷裡,亞紗這才發現睜眼所見之人是伊耳謎,頓時就有些無語。

「那個,我真的會被你嚇死,下次要是再這樣,直接把我交給西索就好了。」她說得真誠無比,換來的是伊耳謎機械似的「喀喀喀」聲,根本不明白對方在表達什麼,這讓她略感無奈。

西索能感受到女孩緊貼自己的身體所傳來劇烈跳動的心跳,知道對方是真的被嚇到了,忍不住發出特有的詭異笑聲,聽得亞紗不悅的回頭瞪了他一眼。

亞紗是同時過關的小傑等五人裡最後去抽籤的,因此是順序第七,抽到的數字是一百九十八號,這讓她愣了一下,沒記錯的話這好像是那三兄弟其中一人的號碼牌。

看著後面的考生一個接一個的抽籤,亞紗順便瞟了眼眾人的號碼牌,在確定自己要奪取的號碼牌正是那三兄弟之一後,之後的說明她就一個字也沒聽進去了。

她一直昏昏欲睡,看得西索乾脆直接將人抱在懷裡,有了人型被窩亞紗就睡得很是乾脆,調了個姿勢又睡了起來,等說明結束、聚集的考生都解散後,見她明顯睡了很久,顯然方才的說明都沒在聽的模樣,小傑等人為對方如此沒有危機感的輕鬆表現感到很是無奈,卻也莫可奈何。

一直睡到抵達戒備爾島才被第一個下船的西索叫醒,他呵呵笑著問尚未完全清醒的女孩:「需不需要我在下面等小亞紗,再抱著妳進去呢?」

附近聽到的人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本人卻像是絲毫未覺自己說的話有何奇怪之處般,依舊泰然自若。

知道小傑要奪取的號碼牌就是西索的,亞紗又怎麼可能會跟著他?更何況最近自己特別嗜睡,身體明顯有異,這讓她有些在意,為了好好察看一番,這次她打算獨自行動。

儘管有些可惜,但西索還是在他特有的詭異笑聲下緩緩步下船。

而亞紗依舊是第七位下船的,她一走進樹林裡就跳上樹隱藏氣息,直到自己的目標一百九十八號下來的那一刻,動作如一陣風般悄無聲息的將號碼牌拿走便飛也似地離開了,而對方卻絲毫未覺自己號碼牌已經不見的事實。

*****

今天很勤勞,大概是沒睡覺特別興奮(幹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