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菲尼格爾有個和自己長得很像的妹妹,也對她非常呵護,只要是妹妹想要的,就算是要暫時讓對方離開自己身邊,只要能看到對方的笑容,他也願意。

這種想法尤其在他意外成為穿越之神後,能夠隨心所欲達成任何事情的他更是將自己的信念貫徹到底,也因此看著和自己同樣成為穿越之神的妹妹一天比一天還要無精打采,他忍不住問了:「妹妹,有什麼心事就跟哥哥說,哥哥辦得到的事一定幫妳。」

他喜歡妹妹,也非常疼愛妹妹,他希望妹妹的臉上能隨時掛著他愛看的可愛笑容,而不是現下的沉悶與些微苦痛。

然而妹妹卻只是露出尷尬的表情,抓了抓頭後才有些小聲地回答:「我想在當一次人類……」

「什麼?」梅菲尼格爾都要懷疑是不是自己耳朵有問題了,他最親愛的妹妹竟然當神當到想回去做人類?

「因為……」對方一個抬手憑空便出現了顆水晶球,水晶球很快便顯現出畫面,畫面中有個黑髮男子正手腳俐落的在進行暗殺,看得梅菲尼格爾更加不解。

「他不是那個世界裡讓全人類畏懼的殺手嗎?」他問,見自家妹妹輕點了頭,狐疑地又問:「他怎麼了?」

腦袋隨即一轉,梅菲尼格爾在下一秒驚呼:「妳該不會喜歡上那傢伙了吧?」

但對方卻是輕笑著搖了搖頭,她說:「不管是在成為神之前還之後,哥哥都是最疼我的人。」

儘管有些牛頭不對馬嘴,但聽到這話的梅菲尼格爾卻還是挺起胸膛,一臉驕傲的朝自家妹妹狂點頭,看得對方既好笑又無奈。

「可是哥哥,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他的,但他的人生讓我覺得很悲傷。」她看著水晶球裡的男人,表情也跟著透著難過,這讓梅菲尼格爾跟著有些慌張。

「但是妹妹,就算妳去找他又如何呢?他已經是冷血無情的殺手了,說不定連妳也會被他殺掉啊!」梅菲尼格爾不是不願意幫自家妹妹,而是這個風險實在太大了。

就如他所說,水晶球裡的男人在那個世界已經是受到全世界畏懼的殺手,儘管對方的遭遇確實可憐,似乎從小就被推入地獄,進而造就出現在的他,但不管妹妹再怎麼心疼對方,對方都已經成為冷血無情、隨時可以依照當下心情殺掉別人的惡魔了,他又怎麼能放心讓最寶貝的妹妹去面對這種危險?

出乎預料的,她卻是露出淡淡的笑容笑看著他。

「哥哥,我知道我這樣太任性了,但我就是想試試看。」

「……」梅菲尼格爾實在不知道該拿對方怎麼辦,他不懂為什麼,「為什麼對他這麼執著?」

「因為他跟哥哥很像啊。」

梅菲尼格爾的心臟猛地一緊,過去還是人類時的記憶漸漸浮現在腦海裡。

在他還是人類時,由於家庭因素的關係,他也像水晶球裡的男子一樣,被迫送去一個不人道的機構去受訓。要不是對方拿妹妹威脅自己,他也撐不下去。也是因為對方時常拿妹妹威脅自己,他在最後將所有人全殺了,靠著自己的雙腳走回家去。

還記得當時的他心中唯一支柱便是自家妹妹,他的母親在生下妹妹時便因失血過多而死去,他的父親……他可不承認那個將自己丟給別人帶去受苦受難、過著如地獄般生活的男人是自己父親。

在那機構待了起碼有五年,五年的時間,他卻無法保證和那冷血無情的可憎父親住在一起的妹妹是否還能安然無恙,而當他終於找到妹妹時,卻發現對方竟然正想染指妹妹,心中的憤怒更是倍數上升。

如果只是沒有好好照顧妹妹,梅菲尼格爾或許還不會這麼憤怒,只要帶著妹妹遠走高飛就行了,但對方竟然還想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做這種事情,在這些年被教育得冷血無情的他二話不說潛入屋內,沒多久就摸到對方身後,直接就將對方敲暈。

看著妹妹一臉驚疑不定的看著自己,梅菲尼格爾朝對方微微一笑,替對方打理好服裝便要對方乖乖地待在這裡,接著便拖著男人到別的房間去了。

之後對那男人做了什麼事情,就連他妹妹也不知道。他並沒有立刻殺了那個男人,而是徹底折磨對方好一陣子才將他給磨死,待對方死後便帶著被他安置在別處的妹妹到別的地方去定居。

要不是因為在那之後有妹妹的陪伴,恐怕現在的他也不會在這裡,而是和水晶球上的男人一樣,成為冷酷無情的冷血殺手,讓自己的雙手沾染更多血液吧。

「但是妹妹,他已經殺了很多人了。」梅菲尼格爾不死心地說,對方和他不一樣,雙手已經沾染太多血液,背上已經有著太多人命,這樣的對方真的不會對妹妹不利?

「嗯,其實他跟哥哥一樣,是個很溫柔的人哦。」她溫柔一笑,那笑撫平梅菲尼格爾的情緒,也讓他妥協。

「我知道了,我會把妳送過去的。」梅菲尼格爾給對方一個安心的笑,他摸摸對方的頭,接著將對方擁入懷裡。「路上小心,只要妳一死,哥哥就會去接妳。」

「嗯。」懷裡的她笑得開懷,跟著伸手回抱住他。

對方的舉動也讓梅菲尼格爾露出寵溺的笑,不管過了多久,他最寶貝的就屬眼前的妹妹了,畢竟對方就是他的唯一。

「那,我走了。」她朝他露齒一笑,而他則是笑著揮揮手,並替對方打開通往水晶球裡那名男子所處之地的大門。

梅菲尼格爾,這是在他成為穿越之神前,那位將他接過來的大人賜予的新名字,如今也早已遺忘自己原本的名字了。他拋棄過去,拋棄所有一切,接受這個新名字並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持續至今。

他的妹妹雖然也有痛苦的回憶,卻是比他想像中更加堅強的好女孩。她同樣拋棄過去,拋棄名字,卻是給自己取了個喜歡的新名字。

「哥哥可別因為太寂寞就來把我接回來唷!」她俏皮一笑。

「才不會勒!」梅菲尼格爾有些好笑地回道。

看著對方轉身邁開步伐,身影漸漸沒入通往異世界的大門,他微微一笑。

森下雨海啊……

取了個日本名,不會是想做些什麼吧,妹妹?

*****

今日二更

堅持天天更文整整三個禮拜真是前所未聞,但這個成就應該也就到此為止辣!

明天開始不定期更文,所以今天說不定會三更……

說ㄅ定辣(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