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樣的狄亞,海盜們哪還有人敢吭聲?雖然他們海上航行的日子夠久,對殺人行強這種事情也是熟悉的不得了,但他們這些不會使用魔法的凡人能活這麼久,靠的還是他們強烈的求生本能啊!

眼前的少年雖然還只是個孩子,但本能卻在向他們發出強烈警告,這三人是動不得的!就連海盜船長都得費好大一番功夫,才能讓自己不像那些手下們微微發抖。

「不說話呀?」狄亞臉上的笑容又更加恐怖了幾分,這似乎是眾多壓力集結而成、一次爆發所造成的結果,但對羅諾來說倒也不是第一次看見了,便見怪不怪,依舊在一旁細心照料著蕾亞。

而斷了理智的狄亞還知道什麼叫手下留情嗎?當然不知道!

也不等一群海盜開口說上一句話,就見他的身影快速地穿梭其中,一下這裡一個火球,那裡一個閃電,接著這裡又一個拳頭,那裡又一個踢擊。狄亞不知道這艘船上到底有多少人,但視線範圍內的卻是在短短五分鐘內就全數解決掉了。

海盜們倒的倒、掛的掛,而狄亞則毫髮無傷的站在正中央,爽朗地抹去額上的汗水,臉上的表情洋溢著幸福的滿足感,但這樣的場景在外人眼裡卻更加突顯魔王這個詞更加適合他的這個事實。

大概是發洩過後,狄亞只覺得更加疲憊了。他掃了一群人一眼,一手抓起躺在腳邊的海盜船長,燦笑著說:「不好意思啊,可以請你載我們到迪克萊恩學園嗎?」

意識還很清醒的海盜船長哪能說不?趕緊點頭如搗蒜,招呼眾人便改變航行方向。

雖然剛才仍舊大鬧了一場,但畢竟在到這裡之前就消耗太多的體力與魔力,狄亞的攻擊自然是不太犀利了。眾人雖然身上帶傷,倒也沒有幾個是嚴重的,他們也只當狄亞手下留情,畢竟還要靠他們前往目的地嘛!

看了眼時間,並要海盜們盡量加快前進的速度,三人便在船員的帶領下來到一間房裡稍作休息,一安頓好蕾亞,狄亞和羅諾便直接在她身旁倒頭就睡,這一睡就睡了整整半個小時,還是因為海盜船長發現迪克萊恩學園的船隻而前來通知三人才醒的。

迷迷糊糊的,狄亞邊揉有些酸澀的眼睛,邊隨口道:「東西都有帶到嗎?我們要準備換船了……」

這奇怪的問題讓已經有些清醒的羅諾「哈啊?」的一句,狐疑的看向他,畢竟將行李丟在空間戒指的他們,哪來這種問題?

但狄亞這還沒清醒呢,隨手就從空間戒指裡拿出行李箱,嘴裡還不忘碎碎唸:「東西啊東西!自己的東西要記得帶到,不要落在這了,我不會陪你回來拿的喔……」然後就打開自己的行李,似乎是要檢查行李箱裡是否有缺少什麼東西。

羅諾的腦袋現在是更加清醒了,看到狄亞的行為也懶得開口阻止,就任由對方繼續下去,但對對方行李的內容物倒也有幾分好奇,便就這麼直盯著他的行李箱看。

蕾亞早早就昏睡過去,也因此她比兩人休息的時間都要來得長些,所以比羅諾更早清醒,一臉精神奕奕的模樣。在聽見狄亞說要檢查行李的時候卻也是感到一陣狐疑,不懂他們怎麼會有把東西遺落此處的行為,也因此只是不解地看著他開始檢查起行李箱。

但這行李箱一打開,狄亞的腦袋當機了,羅諾和蕾亞都靠上去了,兩人一臉發現新大陸的表情,對著狄亞行李箱的內容物嘖嘖稱奇。羅諾甚至用著他的死魚眼看向狄亞,語帶嘲諷地道:「想不到你竟然連行李都整理得這麼有型。」

狄亞瞪大雙眼看著自己的行李箱,用力的將箱子蓋起再打開,內容物依舊是開始時見到的模樣,這下他是真的徹底清醒了,連帶額頭也爆出了數條青筋。

行李箱裡,只放了一套衣服、一瓶水、一些乾糧和一封信,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狄亞強忍著心中的怒氣,將那封明顯出自凱亞拉之手的信給拿起來閱讀,這越讀,理智自然也跟著又斷裂了數條。

你小子當真以為老子會幫你整理行李啊?樹海裡等去吧!老子只是當初也被老頭子整過,所以拿你來解解氣啦!

「那個死──老──頭──!」狄亞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拳頭已經緊到不能再緊了,他一個揮手就將行李箱丟進空間戒指裡,內心更是發誓著一定要一有機會就回家去破壞凱亞拉和米沙兩人的甜蜜時光,非氣死凱亞拉不可!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他出門時凱亞拉會露出奇怪的笑容了,因為他整理的行李根本就不叫行李,而且還是照著當初他被他老爸,也就是狄亞的爺爺整的情況做的!

這出門在外只有一套衣服、一瓶水、一些乾糧,是要他怎麼過活?學園的情況早已一條一條清清楚楚的寫在那厚得嚇死人的校規書裡,而狄亞也早已將那本書給翻完了,簡單來說就是你可以空手去到那邊再添購必需品,只要你有足夠的金錢就沒問題!

沒錯,就是錢!狄亞現在可是除了凱亞拉準備的行李之外全身上下空空如也,哪來的錢給他添購啊!

心中那個憤怒啊!狄亞已經不知道什麼叫理智了,只見他雙眼發火,咻的一下就跑得不見蹤影,接下來就聽到房外一陣乒乓作響,還有不少人的鬼叫哀號,羅諾和蕾亞互看了一眼,兩人這才跑出房外看看情況。

當他們終於找到狄亞,並且了解情況的時候,兩人都是極有默契的閉緊嘴巴當作沒看到。原來狄亞因為失去理智,也不管自己到底是不是勇者,仗著自己的實力就將這海盜船給洗劫一空了。

而當兩人抵達的時候,尚處在瘋狂狀態的狄亞正雙手插腰、仰天大笑著呢!那個畫面要是讓外人看到了,說他是勇者?惡魔、魔王一類的詞可信度還更高點呢!

海盜船長臉上掛著的兩行淚水,那個刺眼啊!他們多年以來搶到的金銀財寶竟然在一瞬間被一個路過的少年給洗劫一空,而他們不但反抗不成,還得乖乖帶他們到前方不遠處,那艘屬於迪克萊恩學園的船上,這要他怎麼不流淚?怎麼不感到心酸?

「我看等送走他們,我們也別再當海盜了吧……」海盜船長流著淚,小聲的和他的副手如此說著。

「我正有此打算呢……」副手也流著淚,如此回覆自家船長。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