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何止心情不好?他連想哭的心情都有了!但他又怎麼可能會如實告訴蕾亞呢?蕾亞願意聽,但他可不願意說啊!

狄亞內心苦笑著,表面的笑容卻是十足的神清氣爽,他燦笑著迴避蕾亞的疑問,轉而開口詢問另一個問題:「你們怎麼會想去迪克萊恩學園啊?」

不是問「怎麼會想報名」,而是問「怎麼會想去」,這當然是因為迪克萊恩的入學方式不同於一般的學校了。

一般學校要進入就讀,只要符合該校的門檻,申請入學即可進入就讀。然而迪克萊恩雖然也有入學門檻,卻分成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書面審核,第二階段是實力測驗。

畢竟是學習,自然會有紙張的考試,書面審核自然就是看那些成績了。而實力測驗就如字面上的意思,是測試個人的戰鬥能力。

換句話說,就算收到迪克萊恩的入學通知,也不代表他們就是迪克萊恩的學生,這第二階段要是沒通過,他們還是得乖乖去別的學校就讀才行。尷尬的是這實力測驗的測試日期正是開學典禮當天,換句話說就是要當著所有人面前測試實力,這要是沒能通過,無疑是非常丟臉的一件事情。

這雖然是個能讓狄亞換學校的一個大好機會,但如果牽扯到這兩人,尤其是蕾亞這單純到令人髮指的孩子,要說服她隱藏實力、考不及格……絲毫不需要評估,狄亞就果斷的決定入學了。

先不論能不能說服蕾亞,光就要讓蕾亞在眾人面前丟人現眼這點,他是死也辦不到的!但就另一方面來說他也是死的,但死也要死的瞑目,所以他想知道兩位友人是基於什麼原因想就讀迪克萊恩的,畢竟兩人並不是那種會為了得到迪克萊恩學園的光環而就讀的人。

然而答案卻完全出乎狄亞的意料之外,甚至稱得上是驚喜了!

「因為狄亞要讀迪克萊恩,所以我們也要讀迪克萊恩呀!」蕾亞臉上的笑容大得讓狄亞有種刺眼得要張不開眼的錯覺,當然他很確定這是蕾亞的想法,至於羅諾是不是也這麼想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羅諾怎麼想其實也沒差,但對於蕾亞竟然是因為他才去讀迪克萊恩學園這點,他覺得胸口充斥著滿滿的暖意,舒服的讓他嘴角忍不住不斷上揚。就在他還沉浸在這美好的情感中時,羅諾不冷不熱的聲音卻在這時冒了出來。

「是你老爸幫我們搞到通知單的。」

這冷水潑的實在太適時、太犀利、太讓狄亞吐血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凱亞拉預謀的,算準他一定會因為兩位友人(或許只有一位?)都要就讀迪克萊恩而不得不乖乖地跟著去,便私下將三人的資料一起寄到學園去,狠啊!狄亞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吐槽自家老爸了,竟然為了遵從祖訓,不惜使出任何手段也要讓他乖乖去就讀,這還有天理嗎這?

忍不住撇了羅諾一眼,狄亞忍不住問:「你怎麼會答應那個老頭子的主意啊?」

在友人面前,狄亞也常稱呼凱亞拉『老頭子』,兩人聽久了倒也習慣,自然知道他是在說誰了。羅諾沒有花多少時間思考,便直接回了句:「因為蕾亞也要去。」

這是合情合理的答案,就連狄亞下定決心的理由也正是因為蕾亞,實在是因為放她一人太讓人放心不下了,就算就讀同個學校,也不太可能每天全天候二十四小時都待在她身邊,但兩個人就多少能夠互相照應喘口氣,這也是為什麼三人總是形影不離的原因。

他們怕啊!這被他們呵護過頭的小公主,恐怕出了這樹海不到三秒鐘就跟著陌生人跑了,說不定還搞不清楚處境,高興地吃著人給的棒棒糖還跟人說謝謝呢!

偏偏人就長得這麼嬌小可愛,讓人每每都把想說的狠話給吞下肚裡,他們還能怎麼辦?就死守在她身邊當個騎士囉……

「好吧……」狄亞嘆了口氣,事情已成定局,他也想不到別的辦法,豁出去就是了。

但狄亞這般憂愁的反應卻讓蕾亞面露不解,她以為狄亞聽到他們也要就讀迪克萊恩學園會很高興,怎麼反而卻是快哭出來的表情呢?

「狄亞不想讀迪克萊恩嗎?」蕾亞仍舊維持緊抓狄亞不放的姿勢,小臉仰得高高的看著他。

「是不想。」沒有隱瞞的必要,狄亞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卻讓蕾亞的臉上露出更多不解,他只好簡略地向她解釋道:「我是勇者的後代,到了外面就必須要有勇者的樣子,但我並不喜歡這樣。」

蕾亞瞬間露出了然的表情,接著一臉天真地笑道:「狄亞就做自己就好了呀!」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

蕾亞常常像這樣讓狄亞覺得全身無力,卻又無可奈何。這勇者光環可是很可怕的,不是一句做自己就能解決的事情,但他又要怎麼跟蕾亞解釋?這要解釋大概開學了她都還不明白,狄亞也只能如往常般打哈哈便過去了。

但蕾亞身為好奇寶寶,不懂的事情就一定要問到清楚才行,又怎麼會這麼好打發呢?狄亞也只能不斷展現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她糊弄過去。

「你還有我們。」一直沒怎麼說話的羅諾在這時開了口,雖然表情依舊是一臉死魚樣,實在讓狄亞感受不到他的真心,但他還是覺得心頭一暖、淡淡一笑。

「嗯,你說得對。」不管是做自己還是做勇者,他都還有這兩位無可替代的好朋友在,確實不需要如此感傷。

狄亞的好心情也感染到蕾亞,這讓她跟著露出開心的笑,而兩人的笑似乎也讓一臉死魚樣的羅諾多了一些生氣,三人之間的氣氛又更加和樂融融。

「對了,狄亞被分配到哪間宿舍呀?我和羅諾都是『天之寮』哦!」蕾亞突然想起此事便高興的提醒,卻讓狄亞的臉部表情瞬間又扭曲了會。

「你們……同個宿舍?」狄亞詭異的看看蕾亞又看看羅諾,在接觸到他的視線後,羅諾也是一臉的無奈。

「宿舍好像沒有特別分男女宿舍,大概是都個人房的緣故吧。」羅諾一個起手,手上就多了一張卷軸遞給狄亞。

狄亞自然認得那份卷軸,因為他也有一張,只是當時只顧著和凱亞拉吵架,倒是沒細看裡面的內容。

那是一張寫著宿舍名稱及宿舍所在地的簡略地圖的文件。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